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
民事庭审语言规则与策略研究
【副标题】 以当事人话语权表达的研判为基础
【英文标题】 Research on Language Rules and Strategy in Civil Case Trial
【英文副标题】 Based on Judgment of Expression of Parties
【作者】 王忠诚孙伟【作者单位】 天津法官学院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民事庭审;语言规则;策略;当事人话语权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1
【页码】 92
【摘要】

本文根据法律语言学的常规分析方法,对庭审情况进行实证研究,发现法庭审理中存在偏重法庭调查,法庭辩论等程序虚化现象,部分当事人及律师通过多种方式提出话语权主张。因此,应总结和遵循庭审语言规则,从语言学角度优化庭审程序,并在庭审细节上适当改良,科学评定庭审,夯实当事人话语权认知基础,以利于当事人话语的合法合理表达。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2666    
  庭审是法庭查明事实的主要场所,也是当事人唇枪舌战的法定场所。[1]伴随审判模式从职权主义向当事人主义的转变,当事人的话语权经历了由弱到强的过程,“我要说”已成为当事人庭审中的普遍心态。话语表达实质是对权利的诉求,公众法律意识的提升给既有的庭审程式带来了新的挑战。
  一、庭审话语权力关系分布考察
  当事人对案件结果的重视毋庸置疑,对案件是否以公正的方式审理他们同样关注。现行庭审模式中法庭话语权由法官主导,一旦法官对话语权的分配失衡,当事人话语权即可能受到削弱和侵害,影响当事人对审判是否公正的整体认知。
  (一)文本解读:法庭规则中蕴藏的话语权
  庭审参与者主要通过话语来参与庭审,包括陈述事实、阐明理由,主张利益,反驳攻击。在职权主义审判模式下,法官为查明事实、解决纠纷,法官严格依照庭审程序和规则分配当事人话语权。1993年最高法院颁布的《人民法院法庭规则》(以下简称《法庭规则》)第7条规定诉讼参加人“发言、陈述和辩论,须经审判长或者独任审判员许可”,据此,法官牢牢的把握着所有诉讼参加人的发言权,诉讼参加人处于消极、被动地位。审判实践中,法官常常会在法庭调查前向当事人强调“不许对话”、“不经许可不许发言”、“不得超出问话范围回答”等,借以强化法官在庭审中的话语权地位。诉讼参与人是否能够在庭审中达到目的,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法官的“许可”,即法官的发言权分配。发言权分配得当,当事人可能因能参加程序的所有场面、发言被法官直接听取等而获得满足感,这种感觉与案件得到了公正处理的感觉紧密相关。[2]与此相应,话语权分配不均,当事人易产生对抗心理,“法官不让说话、打断发言”是当事人经常投诉的内容。[3]
  (二)初步审视:基层法院庭审话语权现状
  为调查当事人的话语权在司法实践中的现状,根据法律语言学的常规分析方法,笔者随机旁听了所在法院10个传统民事案件的庭审,[4]统计每个庭审中法官话轮、法官引起的相邻语对、打断的次数,[5]区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阶段进行语言分析后发现:
  1.法官的主控地位凸显。上述各类案件中,法官话轮占总话轮的比例一般都超过了40%,在侵权纠纷中甚至高达50%以上。法官启动的相邻语对占总相邻语对接近100%的比例,只有在离婚案件中,法官在法庭调查阶段给予了当事人偶尔的对话。职权主义的审理模式仍旧在基层法院占据主导地位。法官是法庭对话的“启动者”。
  2.法官打断、插话现象频繁。上述各个庭审中,打断的现象频繁出现在诉讼各个阶段,平均每个案件打断的次数都超过10次。法官为了让当事人按照其审判思路回答问题,常打断当事人的话语进行修正,并通过程序解释将其打断合理化。当事人的所有其他主张和请求必须为此让路。
  3.部分当事人话语权主张强烈。虽然法官掌控着法庭的话语权分配,当事人多数时间处于被动应答的地位,但一些当事人为了扩大话语权表述机会,通过各种语言技巧将自己意见尽量多的表达出来,抵制法官的控制。
  (三)深度调查:各级法院庭审话语权探究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为更深入了解法院整体情况,笔者随机抽取中国庭审直播网上的10个民事庭审的图文直播[6]和10个民事庭审的庭审录像[7]为样本做进一步调查。通过对样本的观察,笔者发现:
  1.法官话语权分配随意性大。大部分法官的采用的语言模式和语调不会随着案情或审判阶段的不同而调整。对于“多说什么少说什么”缺乏掌握,一些法官过分省略程序性语言(如对回避、当事人权利,法庭各阶段的注意事项的释明十分简略,用“大家听清了吗”结束语言),却过多参与法律关系方面的辩论,法官和一方当事人“较劲”的状况时有发生。同时存在法官让一方当事人大段陈述,却对另一方发言多次打断的情况。由于当事人能力参差不齐,一些当事人法律知识缺乏,对于法庭问答采用宁滥勿缺、冗长无序并且前后重复的陈述。此时,法官的应对方式各有不同,有的会耐心听完,有的会边听边提醒当事人“说过的不要重复”,有的会在当事人重复时敲击法槌制止当事人继续发言。[8]一些法官自身思路不清晰,语言重复、不规范、“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常常法庭辩论结束后又恢复调查,既无法理清自身思路,也让当事人摸不着头脑。
  2.庭审各阶段话轮分布不均。法庭调查阶段的话轮数倍于法庭辩论阶段的话轮,宣布开庭期间的主要是法官宣讲相关规定的程序性话语,一般固定维持在5-6个话轮,在最后陈述部分,常被一笔带过。庭审的重点明显置于法庭调查阶段,其他阶段的话语数量和内容则存在较大差距。对上述30个庭审样本的时间分类和统计,庭前准备、法庭辩论和法庭调查阶段时间比重分别为11%、14%,75%,其中法庭调查中法官调查、质证、当事人互问又分别为39%、28%、8%,验证了我国庭审以调查为主的实际情况。
  3.庭审流程限制当事人话语权表达。43%的庭审未归纳争议焦点和总结无争议事实。庭审各程序的“以不变应万变”的组织方式给了法官审理思路,却并不利于当事人辩论思路的整理。调查和辩论的截然分立导致庭审内容虚化的情况尤其严重。江苏沛县和新沂市等南方地区法院的庭审程序一般按照“原、被告陈述诉请答辩——归纳争议焦点——质证——法庭询问——法庭辩论——最后意见——询问调解”的思路,并根据情况予以调整。北京、天津等北方地区法院的庭审程序则是“原、被告陈述诉请答辩—法庭询问—归纳争议焦点——质证——法庭辩论——询问调解——最后意见”。庭审程序不同导致当事人话语权表达程度出现差异。
  二、当事人对庭审话语权的应对
  “把事实讲清楚”是当事人话语表达的目的。在司法公信受到质疑的大背景下,法官如果没有把握好当事人话语权的分配尺度,当事人则会采取各种方式予以应对,甚至导致当事人话语权表达的异化。
  (一)当事人的庭审话语应对
  1.冗长型策略。冗长回答一般在法官采取开放性问话时出现,当事人为了将尽量多的信息传递给法官,通过冗长的细节描述来完成回答。现在出现了另一种形式,即在法官进行封闭性问话时,为了传递更多信息,正常回答法官问话后,通过增量回答来达到多说的目的。
  2.模糊型策略。当事人对法庭问话的回答并非都是明确的,常使用“可能、大概、也许”等对答话进行限定。究其原因,一是由于客观事物自身的模糊性和人对客观事物认识的不确定性,当事人无法对某些事物做出精确的描述,但为了尽量合作,在回答询问时,使用模糊语以期做出符合事实的回答;二是由于使用了某一模糊语,可以让自己进退自如,从而达到自我保护的目的。[9]
  3.修正策略。修正包括自我修正和他人修正,自我修正是修正之前自己的不利话语,他人修正是对庭审强势者(法官、对方律师、公诉人)在法庭问话中所陈述的案件事实进行他人修正,进而试图纠正强势者对案件事实进行描述时所产生的一些不利于己方的错误印象或含义。[10]但当事人一般不会用明显的否定用语如“不”、“不是”来进行修正,而是通过直接陈述来提供出不同的信息。
  4.打断策略。法庭上的打断行为主要由法官实施,但当事人在庭审中打断法官问话的行为也时有发生,大多发生在法官和当事人对抗氛围较重时。答话人听到与自身利益不符合、不认同的观点要马上做出反应,或者答话人意识到必须抓住机会说出有利于自己的观点否则会错过最佳辩解机会,因此通过打断方式强行获得说话机会。也有当事人不满法官打断,以“请让我讲完”等话语进行“反打断”。
  (二)当事人话语权的表达异化
  当事人庭审话语权事实受到限制时,还从时间、空间上来扩展话语权表达,更有甚之,以不理性的方式予以表达,期望对法院裁判产生影响。
  1.空间延伸。法庭是表达意见的主要场所,没有特殊情况,法官不应当私下接触当事人,但在庭审中未能充分表达的当事人,将话语表达的空间扩展到网络上,希望引起舆论关注,增强其话语权的表达。
  2.时间扩展。话语权表达时间一般都有明确的规定,如答辩时间、举证时间、庭后笔录补正的时间以及上诉的时间,每个话语权表达形态都有规定的时间范围。而一旦当事人话语权受到限制或者可能受到限制,话语权表达的时间将扩展到诉讼全过程。自电话传唤这个诉讼环节开始,到最终案件执行完毕。
  3.方式异化。当事人话语权表达方式一般以在法庭上通过言语陈述和开庭后通过交纳书面材料为主,但随着各种舆论事件对司法公信力的影响,当事人在正常表达话语权的同时,为了进一步表达话语权,采取其他种种方式来达到诉讼目的,其中主要表现为通过网络夸大宣传,向各级党政机关信访反映问题、以自身的过激行为向法院施加压力等。
  (三)由果导因的剖析
  1.庭审规范缺失。法官在庭审中给予当事人话语权的分配是否合理,缺乏相应的庭审规则和语言规范,同时过于注重案件客观事实和裁判实质正义的司法文化传统,使法官对当事人的地位未给予足够尊重,程序职权主义的色彩仍然较为浓厚。
  2.当事人法律意识觉醒。民事诉讼中当事人开始呈现两极分化趋势,一部分当事人缺乏法律知识,庭审中只追求事实陈述,不进行法律论证。另一部分则精通某一类法律,在某些法律领域的法律知识比法官还要渊博,庭审中开始显露强势地位。法律意识的提升,加之律师等专业人员的介入,当事人对庭审话语权的渴望势必上升,庭审应对多元化随之到来。
  3.法官兼顾效率和公正的现实要求。基层法院长期面临案多人少的局面,案件的大量积累和严格的审限制度,加之配套人员和硬件设施的短缺等种种因素,都促使法官期望尽量减少开庭次数、缩短庭审时间。而在基层法院一些当事人法律素养不高,律师参与较少的情况下,法官尽量压缩当事人的话语表达机会,将庭审中心放在事实调查上,从而根

  ······
法宝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266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