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超期羁押的成因与对策*
【英文标题】 Cause of Formation and Countermeasure of Extended Custody
【作者】 李忠诚【作者单位】 最高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厅
【分类】 法律经济学【中文关键词】 羁押;超期;成因;对策
【英文关键词】 Custody;Extend;Cause of Formation;Countermeasure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2)01—057—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1
【页码】 57
【摘要】

超期羁押是一个长期困扰我们的执法难题。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有执法观念上的重实体轻程序、挖隐案破积案的功利思想方面的原因,有法律规定的羁押期限不尽合理、非羁押措施应用不理想、案件复杂、执法机关经费不足装备落后方面的原因,也有执法者的执法水平不高等原因。要解决超期羁押问题,应当以完善立法为先导,以提高执法人员的素质、技术装备水平作保障,以建立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并重的司法理念为基础,以强化法律监督职能、完善监督措施和建立相应的责任制为基本手段。

【英文摘要】

Extended custody is a difficult law —implementing problem which has worried us over along period of time . The various reasons are as follows:the regulatory custody time limit is not quite reasonable ; the application of non—custody measures is not good ;cases are complicated ;the outlay of the law—uting organs is not enough and their equipment lags behind;the law—uting level of law utors is not high enough.Settling the problem of extended custody should be guided by Perfecting the legislation,guaranteed by enhancing law—utor s’qualities and technology equipment levels,based on establishing the judicial concept that procedural justice and substantiality justice are both important .Strengthening legal supervision function,perfecting supervision measures,and establishing relevant responsibility systems should be taken as the basic measur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603    
  
  超期羁押是指公安司法机关在刑事诉讼过程中超过法律规定的办案期限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违法行为。根据超期羁押有无可以再延长的期限分为绝对超期羁押和相对超期羁押。绝对超期羁押是指公安司法机关办案超过了该诉讼阶段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最长期限限制的违法行为。绝对超期羁押无可以再利用的法定羁押期限。相对超期羁押是指公安司法机关办案超过了该诉讼阶段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基本期限,虽尚有可以延长的期限但没有依法办理延长羁押期限手续而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违法行为。简言之,相对超期羁押是有可以利用的延长期限但未依法办理延长手续的情况。如根据刑事诉讼法124条的规定:“对犯罪嫌疑人逮捕后的羁押期限不得超过2个月。案情复杂、期限届满不能侦查终结的案件,可以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批准延长一个月。”这里的“二个月”就是侦查中基本的羁押期限,如果期限届满不办理延长羁押手续超过2个月的羁押期限就是相对的超期羁押。如果没有刑事诉讼法126条、第127条、第128条规定的情形,超过3个月的羁押期限就是绝对的超期羁押。区别超期羁押的不同情况,对于研究制定解决超期羁押的措施是十分必要的,因为相对超期羁押可以通过补办延长羁押手续来解决,有关责任人承担超期羁押责任也相对轻一些。
  超期羁押问题的提出并受到党和国家的如此重视―全国人大和最高检察院将其作为执法检查的重要内容之一,标志着我国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收容审查的废止,退回补充侦查次数的明确限制,为无休止地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亮起了红灯,也为解决超期羁押提供了契机,使研究解决超期羁押问题成为可能。
  一、超期羁押的基本状况
  从目前情况看,超期羁押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长期超期羁押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都涉嫌严重犯罪。目前超期羁押时间比较长的案件
  主要涉及的罪名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贩毒罪、受贿罪贪污罪、放火罪、故意伤害罪、诈骗罪等犯罪。这些犯罪性质严重,社会危害性大,而且案件本身也比较复杂,查办难度大,但又不能变更为其他强制措施。
  (二)超期羁押的问题较为普遍,侦查、审判阶段超期严重,拘留超期更甚。超期羁押问题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的不同诉讼阶段都存在,公安司法机关各部门都有超期羁押的问题,所以说超期羁押是带有普遍性的问题。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侦查阶段和审判阶段的超期羁押比较严重,拘留超期更为突出。
  (三)超期羁押案件的归类不科学,统计尚待精确。我国刑事诉讼法对死刑复核案件、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上诉、抗诉案件没有期限的规定。而实践中这类案件的审理期限确实很长,有的地方也将这类案件列为超期羁押案件来统计。显然,这是不科学的。另外,我国刑事诉讼法122条规定:“对犯罪嫌疑人作精神病鉴定的期间不计入办案时间。”实践中常常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羁押的状态下进行鉴定,这一期限往往未能在羁押期限中扣除。犯罪嫌疑人不讲真实姓名、住址,身份不明的,侦查羁押期限自查清其身份之日起计算。审查起诉和审判中改变案件管辖的,重新计算羁押期限。超期羁押是一个随诉讼阶段的递进而出现滚动现象的复杂问题。同一案件在上一诉讼阶段超期,经纠正便进入了下一个诉讼阶段,在下一个诉讼阶段又有可能再次超期而受到再次纠正。这样一个案件就有一个首次超期与再次超期的问题,同一个人在不同诉讼阶段都被超期羁押的话将被多次计算,给统计工作带来诸多不便。
  (四)短期超期羁押的纠正效果明显,纠正率较高,但是前清后超、边清边超的问题突出,超期羁押如割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检察机关的监所检察部门努力工作边超边清,因为他们清楚不清更超。
  二、超期羁押的原因
  勿庸置疑,超期羁押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社会问题,是由多种因素作用而成的。笔者试图加以综合分析,遗漏和偏颇之处在所难免。
  1、执法观念上的原因。公安司法机关在长期的司法实践中形成的重实体轻程序、重打击轻保护的思想观念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彻底的转变。一是超期羁押的案件最终得到了有罪的判决时,其超期的部分可以从刑期中折抵扣除,表面上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并无不公之处,这往往成为超期羁押的托词。二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涉嫌犯罪而被羁押,如果轻易地将其释放,不利于打击犯罪和维护社会的稳定,人民群众也不会答应。因此,在实体与程序、打击与保护相冲突时,公安司法机关往往容易将天平倾向于实体真实和打击犯罪,而忽视程序的价值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权利的保护。
  2、法律规定的羁押期限不尽合理。我国刑事诉讼法关于逮捕后的羁押期限的规定未能体现犯罪性质与羁押期限之间的“比例性原则”,即重罪、复杂的案件的羁押期限应当相应地延长,而轻罪、简单的案件的羁押期限应当相应地缩短。刑事诉讼法法小宝修改前的羁押期限的立法不足是由收容审查措施来弥补的。刑事诉讼法修改后,收容审查被取消,可以替代的措施没有了,羁押期限不足的问题就凸现出来。目前,我国刑事诉讼法关于羁押期限的规定是采用限制延长的模式来规定的,即案件的羁押期限可以相应地延长,但是有法定的条件加以限制。根据刑事诉讼法124条的规定,侦查中的基本羁押期限是2个月,案情复杂、期限届满不能终结的案件,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批准可以延长1个月。如果有刑事诉讼法126条、第127条规定的情形还可以分别延长2个月。如果有刑事诉讼法128条规定的“另有重要罪行”的情形,则可以重新计算侦查中的羁押期限。由此可见,就一罪而言侦查中的羁押期限最长的只有7个月。这个羁押期限难以适应公安司法机关同复杂的犯罪作斗争的需要。重大、复杂的案件,侦查难度大,证明的标准要求高,所以控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时间就应当长一些,这就是羁押期限的比例性原则,简而言之,羁押期限应当与案件的严重程度、复杂程度成比例。这一做法在国外立法例中同样存在。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典第97条规定:“在对案件进行侦查时,羁押的期限不许超过2个月。在不能结束侦查和缺少改变强制措施根据的情况下,区、市检察长、军长、舰队、兵团、卫戍部队的军事检察长和与他们相同级别的检察长可以延长这一期限到3个月。这种期限只有因案情特别复杂,才能由自治共和国、边区、州、自治州、自治区检察长、苏联武装力量兵种军事检察长、区、军区、舰队和相同级别的检察长继续延长到6个月,而苏俄检察长和军事总检察长则可从羁押之日起延长到9个月。在特殊情况下和只有针对实施了严重犯罪的刑事被告人才能延长羁押期限9个月以上。苏联副总检察长可以将该期限延长至1年,苏联总检察长可延长至1年半。苏联检察长委员会预先审定羁押被告人超过1年以上期限问题。继续延长羁押期限,则不允许,被羁押的被告人应当立即释放。”意大利刑事诉讼法关于比例性的规定更显而易见,它以犯罪嫌疑人可能判处的刑期来决定羁押期限的长短。该法第304条规定,预防性羁押的时间在任何情况下不得超过被指控之罪规定的最高刑期的2/3。为此目的,无期徒刑相当于最高期限的有期徒刑。意大利刑事诉讼法在对审前程序、一审程序、上诉审程序等诉讼程序的羁押期限按照可能判处的刑期分别作出了限制。同时还对最长的羁押期限作出了明确限制:“预防性羁押的总期限,即便在考虑到305条规定的延期之后,不得超过以下限度:1)2年,如果诉讼针对的是依法应判处6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2)4年,如果诉讼针对的是依法判处无期徒刑或6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犯罪。”
  3、错误适用羁押措施的赔偿责任分担不合理。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国家赔偿法只将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作为错捕、错判的义务赔偿机关。在司法实践中检察机关对错捕案件赔偿时往往将公安机关错拘的赔偿责任一并承担。这样公安机关对拘留的案件超期的后果并不会因为赔偿而予以重视,只要是案件一旦批捕则拘留的责任就会免除,所以超期拘留问题突出。二是一审判无罪的,赔偿责任由作出批准逮捕决定的检察机关承担。二审判无罪的,一审法院和检察机关共同承担赔偿责任。且不说二审法院可以通过发回重审的方式而免除一审法院单独赔偿的责任,单就二审判无罪检察机关与一审法院共同赔偿这一点而言,无非考虑案件是由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的,是一审法院审判的,但是国家赔偿法没能按照此理将一审判无罪案件的赔偿责任由批准逮捕的检察机关和在拘留情况下提请批准逮捕的公安机关作为共同的赔偿义务机关。检察机关的批准逮捕是在公安机关的要求下进行的,有的是在公安机关要求复议、复核的情况下作出的。特别是当案件一旦批准逮捕,错捕的责任就法定地落在检察机关的肩上,公安机关无赔偿责任,往往不会基于责任的考虑而对侦查中发现的不应当逮捕的情况及时作出处理:或者撤销案件,或者变更逮捕措施。这显然不利于案件的及时处理,往往导致超期羁押,不利于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4、从诉讼模式来看,犯罪控制模式下的羁押观,往往有挖隐案破积案的功利思想。不可否认我国目前的诉讼模式具有很浓的犯罪控制的色彩,与正当程序诉讼模式相对应的犯罪控制模式更为注重有效地控制犯罪,追究犯罪,维护公众的利益,往往不重视对公民个体权利的尊重和保护。正是基于有效地控制犯罪,当犯罪嫌疑人一旦被逮捕,则成为公安司法机关挖隐案破积案的对象,所以长期羁押甚至超期羁押就成为有效的挖案破案的方式。如某犯罪嫌疑人自首其盗窃汽车后,人赃俱在,本可以迅速结案,但是公安机关非得在2个月的羁押期限基础上再提出延长1个月不可,似乎从中可以挖出近年来失窃车辆的案件线索。基于为此目的而超期羁押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5、法律没有赋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迅速接受审判的权利。基于有效地控制犯罪的需要,我国刑事诉讼法没有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迅速接受审判的权利,这也是公安司法机关超期羁押的原因之一。在正当程序的诉讼模式下,比较强调当事人诉讼权利的保护,制约控诉方的权力,增大了裁判方的权力,希望裁判方能及时地介入诉讼双方的“纷争”,充当仲裁者的角色。所以,迅速审判则成为必要与可能。如美国宪法6条修正案规定,在一切刑事诉讼中被告人享有获得迅速、公开审判的权利。所谓迅速审判就是无不必要的延误,如何衡量要考虑若干因素,如延误的长短,延误的原因,被告人未主张这项权利以及对被告人造成的不公正后果等。如果被告人获得迅速审判的权利受到侵犯,唯一的补救就是撤销指控,而且此后对同罪行不能再次提出指控{1}。意大利刑事诉讼法449条规定了适用迅速审判程序的情况和方式:(1)如果某人在犯罪时被逮捕并且公诉人认为应当予以追诉,可以直接将处于逮捕状态的人提交法官,以便在自逮捕后的48小时内获得对逮捕的认可并使该人同时受到审判。(2)如果逮捕未获认可,法官将文书退还公诉人。当被告人和公诉人同意实行快速审判时法官可以决定实行该程序。(3)如果逮捕得到认可,则立即进行审判。(4)当当场逮捕已经得到认可时,公诉人也可以实行快速审判。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人在自逮捕后的14日内被提交给法庭。(5)对于在讯问过程中作出坦白的人,公诉人也可以实行快速审判。被告人自登记犯罪消息后14日内被传唤出庭受审。因受追诉行为而处于预防性羁押状态的被告人在同一期限内被提交给法庭。(6)如果对之要求实行快速审判的犯罪与其他不符合该程序所要求的条件的犯罪相互牵连,对这些其他犯罪以及其他被告人分别进行诉讼,除非这样做将影响侦查工作。如果必需进行合并审理,在任何情况下,普通程序优先。1966年12月16日联大通过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第9条第3项规定:“任何因刑事指控被逮捕或拘禁的人,应被迅速带见审判官或其他经法律授权行使司法权力的官员,并有权在合理的时间内受审判或被获释放。等候审判的人受监禁不应作为一般原则。但可规定释放时应保证在司法程序的任何其他阶段出席审判,并在必要时报到听候执行判决。”美国宪法修正案将迅速审判作为一般原则,意大利刑事诉讼法则列举了快速审判的条件,人权公约使用的是“合理的时间内受审”。我们理解合理时间应当是尽可能短的时间,不能有不合理的拖延。与之相比,我国刑事诉讼法没有作出类似的规定。司法实践中,有的司法机关为了解决诉讼期限过长的问题,正在探索普通程序简易审,以求加快办案的速度,缩短办案的时间,从而解决超期羁押的问题。司法实践是立法的先导。在我国刑事诉讼法中确立迅速审判的原则或者具体制度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行的,因为这是实践的呼唤。
  6、案件复杂是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案件复杂反映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案件事实复杂。犯罪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现象,有的犯罪案件是多人实施,有的是跨地区、甚至跨国实施,有的犯罪嫌疑人为逃避打击而隐匿、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而使案件变得复杂,有的主犯在逃,从犯难以处理,特别是那些“定又定不了,放又不敢放”的案件是造成超期羁押的重要原因。另外对于一人或者数人涉嫌数个犯罪的案件,只要查清一罪就可以就此罪依法作出处理,其他犯罪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按照数罪并罚的原则来处理。但是司法实践中,有的公安司法机关,宁肯超期羁押,一并结案,也不愿意先结一罪再查余罪。另一方面法律适用复杂。遇有案件的法律适用发生了分歧,难以形成共识的情况,就要请示上级机关,从而导致案件久拖不决,造成超期羁押。
  7、非羁押措施的应用不理想。在我国刑事诉讼的强制措施体系中与拘留、逮捕这两种羁押措施相配套的非羁押措施是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如果后两种非羁押措施充分发挥出应有功能,则羁押措施就会相应地减轻压力。目前,非羁押措施在适用中的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珍惜法律赋予的人权保障的有利措施,在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时逃跑、串供、毁灭、伪造证据或者干扰证人、被害人作证,影响刑事诉讼顺利进行。因此,公安司法人员不愿意适用这两种非羁押措施,认为羁押措施不仅提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方便,还可以防止他们妨碍刑事诉讼的顺利进行,甚至可以预防他们再犯罪。二是公安司法人员不正确适用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措施。具体表现为:第一,收取过多的取保候审的保证金,使取保候审无法适用。由于公安司法机关的内部规定都只规定了取保候审的保证金的收取下限,没有规定上限,所以司法实践中的公安司法机关对取保候审的保证金数额规定得太高,犯罪嫌疑人无法承受,导致取保候审形同虚设。第二,传讯犯罪嫌疑人不以保证诉讼顺利进行为目的,而是千方百计没收保证金。第三,取保候审的执行措施不落实。公安机关的公安派出所往往把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执行作为软任务,不予重视,执行不力。第四,对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案件不认真办理,长期不处理,甚至放任不管,不了了之,一旦提出纠正,便走向反面:对承办的案件轻易不适用非羁押措施。
  8、案件管辖争议的解决没有规定时间界限,扯皮现象严重。刑事诉讼法只规定了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改变案件管辖的,重新计算羁押期限,但是没有规定解决案件管辖争议的时间和拖延案件处理应当承担的责任。在司法实践中案件管辖发生争议时,又以审判机关的上级指定管辖为准,案件指定管辖后又要将案件退回检察机关重新移送起诉。这样一起管辖有争议的案件要拖很长时间才能解决。另外,刑事诉讼法没有规定侦查中改变管辖的案件能否重新计算羁押期限,导致案件在侦查阶段改变管辖能否重新计算羁押期限,如何进行监督都无法可循,执法的随意性较大,自然就影响案件的及时查处。
  9、特殊问题没有特殊的时间规定。刑事诉讼法只规定外国人犯罪案件由中级人民法院作为第一审法院来审理,对外国人犯罪案件的拘留、逮捕问题没有特殊的程序规定,但是司法实践中,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331条曾经瘦过你也是厉害、《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94条的规定,公安机关的刑事拘留、检察机关的逮捕都要经过省级机关的批准,有的还要经过最高机关的批准。这显然需要时间,而刑事诉讼法没有对此作出规定,有关内部规定增加的程序又无权增加诉讼的时间,这也往往导致办案时间过于紧张,有时甚至超时限办案。
  10、超期羁押没有相应的责任承担。这是超期羁押长期得不到有效解决的重要原因之一。有的地方公安机关对公安人员超期羁押的案件实行经济制裁,超期办案一起的罚款50元,责任一到人,同经济利益挂起了钩,于是超期羁押问题得到了有效的遏制。但是超期羁押的责任追究制还没有普遍建立起来,这无疑不利于案件承办人基于责任的考虑而抓紧办案,从而解决超期羁押。目前最高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厅正在制定《刑事诉讼中超期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责任追究办法》,目的在于通过建立超期羁押的责任体系,从责任的追究角度来预防超期羁押的发生,对于已经出现的超期羁押责任进行制裁,也可以起到警示的作用。
  11、没有建立强制医疗程序。我国刑法18条的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显而易见,对犯罪时就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依法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发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患有精神病因而无诉讼行为能力时依法应当中止诉讼。对于前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绝对不负刑事责任的,这一鉴定结论一经做出,就应当将其释放,由其家属看管和医疗或者由政府实行强制医疗;对于后者也有一个强制医疗的问题,因为该人是应当负刑事责任的,只是目前无受审能力,中止审理又不便将其释放,更需要实行强制医疗。目前,我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美国联邦刑事诉讼规则和证据规则(Z).卞建林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60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