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我国法人民事责任制度之检讨
【英文标题】 Review of China's Legal Person's Civil Liability System
【作者】 任尔昕王肃元【作者单位】 甘肃政法学院
【分类】 诉讼制度【中文关键词】 法人;民事责任;独立责任;有限责任
【英文关键词】 Legal Person;Civil Liability;Independent Liability;Limited Liability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2)02—051—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2
【页码】 51
【摘要】

法人对外承担的民事责任不应被理解为有限责任;法人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并不必然意味着排除了法人成员就法人债务承担除出资以外责任的可能性。我国《民法通则》对法人民事责任含混不清的规定,以及学界由此产生的理论误区,已使我国有关合伙企业的立法和正在制定中的《破产与重整法》陷入理论困境中,也难以解释公法人的设立者对公法人应承担的无限责任。因此,从理论上重塑我国法人民事责任制度具有十分紧迫的现实意义。

【英文摘要】

Civil liabilities assumed by legal persons cannot be viewed as limited liabilities That legal persons independently assume civil liabilities does not necessarily mean that the possibility that members of legal persons may assume the liabilities beyond their investigation can be excluded as to the legal persons’debts The vague prescriptions concerning legal persons’liabilities in the veneral Principle of Civil La w of China,and the theoretical blind points aroused thereof in the scholastic field have made the legislation with respect to enterprises in partnership in China,and the Bankruptcy and Readjusting La w being made in atheoretical puzzle,and it’s difficult to explain the unlimited liabilities that the establishes of the public legal person should assume for the publish legal person Therefore,on theory,the re is urgently realistic significance to reshape legal persons’civil liabilities syste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650    
  
  法人制度是民法的基石。法人的民事责任制度又是法人制度的核心——能否独立承担民事责任被认为是某一团体能否取得法人资格的标志之一。[1]在我国,基于制定《民法通则》时社会经济环境的影响,该法对法人制度特别是法人民事责任制度上的许多规定都是含混不清的。直到现在,这个领域内许多基本概念尚未得到澄清,理论上亦存在诸多误区。在民事主体法律形态多元化、权利能力多样化的今天,这些问题的存在,会对我国民事主体立法产生消极影响。同时,《民法通则》对法人责任制度功能的错误定位和社会由此产生的不当理解,也是导致我国法人制度不尽人意的根本原因之一。基于此,笔者不揣浅陋,拟从我国法人民事责任制度的法律规范基础入手,分析法人民事责任制度理论和实践上的几个误区,在此基础上,通过对法人民事责任制度现实困境的描述和评析,为重塑我国法人民事责任制度提出一种思路。
  一、我国法人民事责任制度的法律规范基础及理论误区
  1986年《民法通则》颁行,我国的法人制度由此得以确立。该法第3章用18个条文集中对法人作了规定。在法人的责任方面,该法第37条把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作为法人应当具备的条件之一。在第41条中,又重申了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是全民所有制企业和集体所有制企业取得法人资格的条件之一。该法第48条特别强调了全民所有制企业以国家授予它经营管理的财产承担民事责任,集体所有制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以企业所有的财产承担民事责任。同时,该法第51—53条又对联营各方在不同的联营形态下如何承担民事责任作了若干规定。
  《民法通则》虽然规定了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是所有法人应具备的共通性条件,但未对作为基础命题所使用的“独立承担民事责任”作进一步解释,特别是除企业法人外其他法人用以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财产范围是什么,也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同时,法人以自己所有或有权支配的财产对自己约定或依法应负的义务独立承担民事责任,是否就意味着排除了法人成员(设立者、出资者)或其他人与法人承担共同连带责任的可能性?按照我国大多数学者的理解,答案似乎应该是肯定的,但这一解释的法理和法律依据是什么,《民法通则》没有规定。
  还有与此相关联的另外一个问题:《公司法》颁行后,股东对公司债务以其认缴出资或认购股份承担有限责任成为公司法人的本质标志,那么法人成员对法人债务承担有限责任是否是所有法人的本质标志呢?《民法通则》中没有出现“有限责任”这个概念,但至少从其规定中可以看出,全民所有制法人、集体所有制企业法人和外商投资法人,其成员(设立人、投资人)对企业债务承担的是有限责任,但其他法人的情况怎么样呢?《民法通则》亦未作规定。
  由此涉及到了几个深层次的问题:一是法人的民事责任与法人的权利能力之间的关系问题;二是法人责任制度的功能定位问题。特别是第一个问题,在我国目前有非常现实的意义:合伙企业能拥有自己独立的财产且与合伙人财产相分离,合伙人对该财产亦不享有单独处分权,同时,合伙企业具有自己的名称并能以该名称起诉和应诉、进行交易活动,但却不能对自己的行为承担民事责任,这似乎是不可思议的。
  因此,有必要对我国现行法人责任制度进行全面检视,特别是应注意到《民法通则》的这种规定,导致了我国有关法人民事责任制度的学说自20世纪80年代至今仍然存在的含混不清,理论上亦存在诸多误区:
  误区一:法人对外承担的独立民事责任是一种有限责任。
  我国《民法通则》基于将有无独立的责任能力作为衡量某一团体是否为法人的必备要件之一,规定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为取得法人资格应具备的条件之一。但《民法通则》对什么是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这一基础命题未作进一步解释,这造成了理论上相当大的混乱。各种民法著作及教材对这一问题作了各种各样的阐释,其中主要的观点有两个:一是法人对外承担的独立民事责任实质上是一种有限责任{1}{2};二是法人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必然意味着排除了法人与他人(特别是法人成员)承担共同连带责任的可能性{3}{4}{5}。对第二个观点,我们将在后面专题论述。这里先看第一个观点。
  认为法人对外承担的独立民事责任是一种有限责任的观点,实质上是混淆了独立民事责任和有限责任这两个基本概念,这种混淆必然导致理论上的不合逻辑。法人责任制度中的有限责任和无限责任是特指法人成员(出资人、参加人)对法人债务承担财产责任范围的有限与无限,而非指法人本身的责任。责任的有限与无限,只能是法人成员责任的有限与无限,法人成员承担法人债务的根据在予其是法人成员的法律地位,而限定法人成员责任范围的理由则在于债务并非法人成员个人的债务,而是法人的债务。法人成员的财产无非分为出资法人的财产和成员个人的财产,责任有限与无限的分界线正在于法人成员的出资,以出资为限即为有限责任,超越出资承担责任即为无限责任。
  能否对外独立承担责任,则是法人本身的责任限度。一般而言,法人民事责任的核心问题就是法人对自己的债务能否独立承担责任。事实上,独立民事责任是与非独立民事责任相对应的。严格来讲,法人对外能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在法律上的完整表述应该是:法人对以自己的名义从事的活动所产生的债务,要以自己既存的或将来可能取得的全部财产承担责任。因此,独立责任的前提是独立财产,一种组织(机构)只要具有以自己独立的名义支配的财产,即具备了对外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基本条件。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没有独立的财产,自然谈不上独立承担责任的问题。非独立民事责任,则是指一种组织没有可以自身名义支配的财产,故其从事活动所产生的债务不能(也不可能)由其自身承担,而是要由该组织的创办者以他们自己的名义承担。
  由此,法人责任制度中的有限责任和无限责任是特指法人成员对法人的行为所承担的责任,其责任的主体是法人成员;而独立责任和非独立责任,则是指法人或其他组织(机构)对其自身行为所承担的责任限度,其责任主体是法人本身。认为法人对外承担独立民事责任是一种有限责任的论点,实质上混淆了两种在内涵和外延上都完全不同的责任。将法人对外承担独立民事责任和有限责任相提并论,会导致理论上的混乱。本来,法人对自己的债务独立承担的民事责任应是一种完全责任、全部责任,它仅意味着法人的所有财产,均为其对外承担债务的一般担保而已。
  误区二:法人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必然意味着排除了法人与他人f特别是法人成员和设立者1承担共同连带责任的可能性,即法人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必然意味着其成员承担有限责任。
  由于我国《民法通则》和《公司法》分别规定了以所有制形式为标准划分的国有企业以国家授予它经营管理的财产或企业所有的财产承担民事责任,公司则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民事责任,排除了他人特别是企业公司法人的出资人或设立者对该法人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可能性。这样就给理论界造成了一个印象,即法人对外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必然意味着排除了法人与他人就法人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可能性。如有论者就明确指出:“肯定法人独立责任者,当然否定法人成员的无限(连带)责任。”{6}(P.263)这又陷入了另一个误区。从我国《民法通则》的规定看,法人可分为企业法人、机关法人、事业单位法人和社会团体法人,虽然《民法通则》对法人的这种分类方法与大陆法系国家民法将法人分为公法人和私法人的作法不相同,但机关和事业单位法人(特别是靠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法人)应归于公法人范畴,当属无疑。我国《民法通则》没有对公法人的设立者对公法人的债务承担何种责任做出规定,但如果想当然地认为法人对外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就意味着排除了所有法人与他的成员(出资人、设立者)就法人债务承担共同连带责任的可能性,则是缺少理论和现实依据的。这通过考察法律为什么要规定以所有制形式为标准划分的企业法人仅以国家授予其经营管理的财产或其所有财产承担民事责任,公司法人仅以其全部资产承担民事责任,而排除其成员和上列企业、公司法人共同承担除出资以外民事责任的可能性就可以发现。
  20世纪80年代《民法通则》制定之际,我国正在进行以城市为中心的经济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打破国有企业统负盈亏,吃国家“大锅饭”的局面,确立和保护企业的独立自主地位,使其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商品生产者和经营者,使国家不再对亏损企业承担无限责任。正是基于这一考虑,《民法通则》特别强调:全民所有制企业法人以国家授予它经营管理的财产承担民事责任。同时,在全民所有制企业“两权分离”的经营模式下,让国家(出资人)对企业的债务承担无限责任,也将导致对国家的不公平。而集体所有制企业法人和外商投资企业法人以企业所有财产承担民事责任,主要是基于搞活经济和吸引外资的考虑。
  法律规定公司法人以其全部财产承担民事责任,股东对公司以其认缴出资或认购股份承担有限责任,则主要是基于以下考虑:第一,减少和转移投资风险,进而吸引投资。因为有限责任使股东能事先预定、并将投资风险限制在其预见的范围内,因而减少了股东的投资风险;同时,股东亦可通过向多个有限责任制公司投资,以投资多元化的形式来分散投资风险;也只有在有限责任制度下,股东才可以通过自由地转让股票及时转移投资风险。第二,有限责任是股东人格和公司人格分离的必然结果。现代公司的经营管理机制要求实现股东人格和公司人格的彻底分离,即股东非经法定程序或公司授权,不得以公司名义从事经营活动,公司以一种法律和章程规定的方式对外独立表达自己的人格。在这种情况下,若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无限责任,将导致对其严重的不公正——股东在没有参与公司管理时却对公司管理者的行为承担与其地位不相适应的责任。有限责任正好实现了股东与公司相关主体利益的衡平,在这个意义上,有限责任制度是公司与股东人格分离并相互独立的必然结果。第三,促进现代市场经济的发育和完善。由于有限责任制度之于公司的重大意义,公司得迅速发展而成为现代市场经济中的重要主体。有限责任制度对股东投资风险的限制使得股份得以自由转让,进而引发大规模股票交易,带动了证券市场的发展,完善了要素市场{7}(P.6)。
  因此,在计划经济条件下对某些以所有制形式为标准划分的企业法人,以及市场经济条件下对公司法人要求成员对该法人以出资为限承担有限责任,是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和功能意义的。从实证法的角度,对以所有制形式为标准划分的某些企业法人和公司法人的成员责任进行限制,所涉及的问题其实是某种法人成员在特殊情势下所亟需的特权,只有将以所有制形式为标准划分的某些企业法人成员(设立者)的责任限制在一定范围内,“两权分离”的经营模式才有其运转的前提;同时,公司法人只有在有限责任机制下才能运转,否则没有人会愿意成为公司股东。但我们认为,赋予有些企业、公司法人的成员对该法人以出资为限承担有限责任,并不意味着所有法人的成员都可以享受此种待遇。因为,第一,《民法通则》第48条、《公司法》第3条将全民所有制企业法人、集体所有制企业法人、外商投资企业法人和公司法人成员(设立者、出资人、股东)的责任限制在出资或投入企业的财产范围,这种限制本身就不具有普遍性,它不能作为所有法人成员都对法人债务承担有限责任的法律依据;相反,《民法通则》在有关机关和事业单位法人的规定中并没有明确这类法人以设立者在设立时投入的财产为限负责,也没有排除设立者和公法人共同承担民事责任的可能性。其实,机关法人和靠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法人“对国家财产不能有较充分的支配权,当它不能用预算拨给的经费和实有财产来抵偿债务时,不发生破产问题,一切责任均由国库承担。”{8}(P.237)
  第二,从理论上讲,一种组织,能否独立承担民事责任,主要看该组织有无可供其以自身名义支配的财产,即如前所述的“独立责任的前提是独立财产”。在这里“独立责任”意指对自己行为所产生的后果(债务)能够用自有财产承担责任;如果该组织具有以自身名义支配的财产,就意味着其可以独立承担民事责任了。但这种“以自有财产承担责任”却并不能被理解为他人(包括法人成员)对法人债务不能承担共同连带责任;相应地,法人和他人(包括法人成员)就法人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也并不意味着法人承担的就不是独立责任了。从语义上讲,“独立责任”中的“独立”是指不依靠他人{9}(P.267),独立责任应理解为不依靠他人承担责任。但不依靠他人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为“排除”他人。因此,无论从理论上还是语义上,法人“能够独立承担责任”都不能必然意味着排除了法人成员和法人就其债务承担除出资以外责任的可能性,除非法律有明确的规定。
  第三,把法人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和其成员的有限责任联系在一起,也是因为我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彭万林主编.民法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

{2}江平主编.民法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

{3}马骏驹,余延满.民法原理(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

{4}关立,王作堂. 民法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

{5}佟柔主编.中国民法学·民法总则(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0.

{6}江平,赵旭东.法人制度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

{7}徐晓松.公司法与国有企业改革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

{8}江平.江平文集(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

{9}现代汉语词典(Z).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

{10}甘培忠 . 企业与公司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

{11}(德)托马斯·莱赛尔.德国民法中的法人制度(J).中外法学,2001,(1).

{12}江平.法人制度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

{13}梁慧星.民法总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6.

{14}陈现杰.公司人格否认法理评述(J).外国法评译,1996,[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65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