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民事再审案件受理费的规范适用
【英文标题】 Standard Application of Attorney Fee of Civil Re-trial Cases
【作者】 徐莹颖【作者单位】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13
【页码】 102
【摘要】 案件受理费是诉讼费用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具有引导、调控诉讼行为的功能,案件受理费的收取直接关系到当事人诉权的行使。再审案件受理费因具有显著的特殊性,对之规定也应体现出有别于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的差异性。实践中,法院在特定情形下是否应当收取以及如何收取再审案件受理费的问题上,缺乏明确的法律规定可供操作执行,由此造成适用困境,引发裁量尺度不一之负面效果,严重影响了案件受理费调控功能的有效发挥,动摇了司法公信力。对此,应发挥司法能动性,可采取法律解释方法,结合诉讼收费理念及负担原则,在不突破现行条文规范的前提下,对哪些情形下应当收费,哪些情形下不宜收费;费用由谁负担;当事人不交费法院如何裁判等问题作出处理,兼顾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7047    
  一、我国民事案件受理费制度概况
  (一)诉讼费用与案件受理费的含义
  诉讼费用系舶来品。在我国古代,诸法合体,民刑不分,百姓去衙门打官司无法定规费。也有说法称西周时期就收取民事诉讼费,即纳箭听讼制度:当事人各交纳一百枝箭作为讼费;若不交纳,则视为服输。[1]但通说还是认为诉讼费用滥觞于清末,尽管清律并不承认讼费合法性,但胥吏肆意征收法外规费乃是不争的事实。有学者统计,彼时法外规费巧立名目多达三十余种。[2]鉴于此,法部令各地“诉讼费一项规定酌收之法”。1906年4月,沈家本、伍廷芳等人正式起草了《大清刑事民事诉讼法草案》,其中专列有民事案件讼费表,对民事案件诉讼费用作了明确规定,由此开启我国民事诉讼收费之先河。新中国成立后的上世纪50年代初曾尝试在局部地区征收诉讼费用,不久后因政治运动而废止。上世纪80年代初,部分地区制订地方性规章恢复征收,1984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民事诉讼收费办法(试行)》,在全国范围内正式恢复诉讼收费制度。除民事案件外,行政案件亦会产生诉讼费用,但本文所探讨的诉讼费用仅指民事案件。
  诉讼费用与案件受理费非同一概念,而系种属关系。《中国大百科全书/法学》将诉讼费用定义为“民事诉讼当事人向法院交纳为进行诉讼所必需的法定的费用”,包括案件受理费和应当由当事人负担的实际开支。前者具有国家规费性质,为国库收入;后者由法院收取,用于补偿实际支出。[3]
  (二)收取案件受理费的目的与意义
  司法资源属社会中全体社会成员所共有,而提起诉讼的则是利用这些公共资源的部分人,由全体成员来为部分成员的获利承担费用,显然不符合公平正义要求。基于“受益者分担”原理,当事人除作为纳税人承担支持审判制度的一般责任外,还因具体利用审判制度获得国家提供的纠纷解决这一服务而必须进一步负担支撑审判的部分费用。[4]
  在构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框架下审视,诉讼只是解决纠纷的一种手段而非唯一的手段。征收诉讼费用客观上增加了当事人提起诉讼寻求司法保护的成本,促使其在纠纷发生时,主观上更愿意积极寻找更为经济的非诉手段解决,继而避免大量的纠纷涌入法院,导致法院案件审理超负荷并影响公正审判,亦可减少当事人通过提起诉讼以阻却相对方及时行使权利,或造成相对方诉累等目的之恶意诉讼及滥诉行为。
  以域外立法例观之,不论大陆法系亦或英美法系,诉讼费用有偿原则为各国通例,只在费用具体构成上有异,但各国诉讼费用均包含案件受理费或与之性质相当的费用。法国曾暂行司法免费原则,后相关规定被废止;德国的诉讼费用外延广泛,包含法院内费用、法院外费用、律师费用、当事人费用、法院执行员费用等;日本将诉讼费用分为裁判费用和当事人费用,裁判费即相当于案件受理费性质;美国的诉讼费用收费低廉,但当事人起诉亦应当支付案件受理费;韩国的诉讼费用包括裁判费用、律师费用,以及当事人自己为诉讼支出的费用。
  (三)现行立法中对案件受理费的规定
  民事诉讼法对诉讼费用规定在第十一章第一百十八条。该条第一款原则性规定:“当事人进行民事诉讼,应当按照规定交纳案件受理费。财产案件除交纳案件受理费外,并按照规定交纳其他诉讼费用。”由此可见,我国法律将诉讼费用的外延界定为案件受理费以及其他诉讼费用。关于“其他诉讼费用”的具体内容,在由国务院发布并于2007年4月1日起实施的《诉讼费用交纳办法》(以下简称交纳办法)中有所明确,包含两类:一类是向法院申请执行、保全、支付令、公示催告、撤销仲裁裁决或认定仲裁协议效力,以及破产案件、海事案件的申请费;另一类是证人、鉴定人、翻译人员、理算人员在法院指定日期出庭发生的交通费、住宿费、生活费和误工补贴。
  就诉讼费用的收取,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三款规定:“收取诉讼费用的办法另行制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解释)第九章对此作了专门规定,其中部分条文就案件受理费的交纳时间、交纳范围、费用负担等有概括性规定。该章是对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八条的细化,但仍未对再审案件受理费的收取问题予以明确。就再审案件中如何收费的问题,在有新的法律规范出台之前仍需适用交纳办法的规定。
  二、再审案件受理费收取的必要性与特殊性
  (一)收费的必要性
  在民事诉讼程序之外存在着实体权利,这种既存的实体权利可能与判决确认的权利内容不一致。为保护此种实体权利,追求客观真实,需要在判决生效后仍有纠错并救济的途径,再审制度就起到这样一种最后屏障的作用。换言之,再审程序是为了纠正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裁判中的错误而对案件再次进行审理的程序;是对于判决、裁定、调解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而且符合再审条件的案件才能适用的一种特殊审判程序。[5]再审制度存在本身即是对二审终审制的突破,是为实现个案的实体公正而牺牲掉一部分法的安定性的制度。它并非如二审一样的连续审,而是具有救济审之性质,因此再审程序不仅非必须,且对之启动应慎之又慎。
  再审程序的特殊性在于它以生效裁判确认的诉讼关系为诉讼对象。对一、二审的立案审查主要是对法定要件是否齐备的形式审查,如主体、管辖等,在立案制度已由审查制改为登记制的当下更是如此。而对案件是否再审而进行的前置性审查,在审理程序上具有相当程度的独立性,且为实质审查。一个再审裁判的作出,实际上经历了通过再审审查程序撤销原裁判,以及通过再审程序作出新裁判两道审理工序。考虑到案件的难度与审理程序的复杂性,再审中所耗费的司法资源通常更甚于一、二审投入。该成本并不当然全系由当事人来负担,正如有学者所言:“合理的诉讼费征收标准总是在免费诉讼与按照法院实际开支全额征收之间寻求折中。”[6]由于再审审查程序仅对案件是否满足法律规定的再审事由进行审查,并不对当事人的实体权利义务作出处分,因此尽管理论界对于再审审查案件是否应当收费存有争议,但笔者认为收费缺乏法理基础,且现行法律也未作收费规定。而再审程序参照一、二审程序审理,是对原审之诉的重新裁判,在特定情形下向当事人征收再审案件受理费实属必要。
  现已失效的1989年《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办法》规定了再审案件一律免交案件受理费,加之上诉案件受理费与一审标准相同,导致该法实施一段时间后,再审案件数量猛增。对此有学者指出:“上诉费用的昂贵和上诉结果的不确定性抑制了上诉程序功能的实现,成为导致免费的检察抗诉和再审程序滥用的重要原因之一。”[7]有鉴于此,最高人民法院在1999年发布了《〈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办法〉的补充规定》,对相关内容作出修改,规定部分再审案件应当交费。由此我国进入了再审案件有条件收费的阶段并延续至今。
  (二)收费的特殊性
  我国的再审案件受理费制度,横向上有别于其他国家,纵向上有别于一、二审。在我国,收取再审案件受理费是附条件的。大陆法系国家实行再审启动主体单轨制,即申请再审仅限于当事人提出,仅法国允许检察院为代表政府或者维护社会公共秩序、社会公共利益,作为当事人提起或参与诉讼。单轨制所依据的法律理念,是民事诉讼中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但在我国,再审案件来源有当事人(或案外人)申请再审与司法机关依职权再审之分,其中依职权再审的主体又包括法院和检察院。法院可直接依职权对案件再审,检察院可依职权向法院提起检察建议或抗诉后由法院决定再审。其他国家对再审案件一律向当事人收取案件受理费,在我国则以不收费为原则,收费为例外,此亦有异于一、二审案件以收费为原则,不收费为例外之规定。此外,在费用负担原则以及不交费后果等方面,再审也与一、二审大相径庭。
  三、再审案件收费范围的规定与适用
  (一)交纳办法中对收费范围的规定
  交纳办法第九条是对再审案件受理费范围的具体规定,以不收费为原则,收费为例外。收费情形仅限于当事人提供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裁判而再审,或当事人未上诉而于一审裁判生效后申请再审两类。
  (二)适用中的问题与处理方式
  交纳办法第九条规定提纲挈领,但不够细化。再审案件来源不一,类型广泛,故法院适用该条进行收费时问题颇多。盖因规范不明确,本着谦抑原则,避免侵害诉权,而对全部再审案件概不收取案件受理费的做法亦不鲜见。
  需特别指出的是,交纳办法制定于2006年,并于第二年起正式实施,彼时仍适用1991年制定的民事诉讼法。后民事诉讼法历经2007年与2012年两次修正,并于2015年出台了相应的司法解释,民事诉讼制度与交纳办法制定之初迥异,特别在审判监督程序方面,变化修改甚大。故适用交纳办法第九条时,应结合民事诉讼规定与理念灵活处理,避免机械。下面笔者就几类特殊再审案件应否收费问题试论之。
  1.检察院依当事人申诉而提出检察建议或抗诉的再审案件
  民事诉讼遵循“不告不理”原则,启动诉讼程序的主导权集于当事人自身,非因当事人起诉或上诉,他人无权发起(公益诉讼等特殊情形除外)。再审案件则不然,如前述,我国再审案件的启动包含检察院依职权提出检察建议或抗诉后法院决定再审,其又可进一步细分为检察院依职权自行发现并提出、检察院依申诉人申请并经审查后提出两类。在后一种情形下,若法院决定再审的理由基于申诉人提交的新证据,或一审后当事人未上诉而后又向检察院申诉的,申诉人是否应当交纳再审案件受理费?对此未有明确规定。
  依交纳办法第九条文义,应当收费的再审案件仅限于当事人申请再审,并不包含司法机关依职权再审案件。然此情形下,再审来源可分为两个层面:直接层面为检察院依职权提起,间接层面仍来自当事人申请。因此对第九条的解读就不能拘泥于条文的字面含义,而应在民事诉讼收费制度的整体架构下,结合目的解释与体系解释等方法综合判断。
  首先,从收费对象角度来看,引起案件再审的源头在申诉人,其与案件并非全无关联,其系原审当事人,于再审中仍具有当事人资格,案件的裁判结果与之利益休戚相关。在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发布的民事诉讼文书样式中,抗诉案件裁判文书首部要求列明申诉人的基本情况,可印证该院事实上亦认可抗诉案件中申诉人的当事人主体地位。因此向申诉人收费未突破交纳办法第九条规定的收费对象为当事人的范围。
  其次,从收费必要性角度来看,诉讼收费对于防止当事人滥诉和鼓励采用非讼争端解决方式化解纠纷具有积极意义。[8]若予免收,理性当事人无疑更倾向于向检察院申诉:其一,通过一审裁判后不上诉,申请再审时不提交新的证据,而是待再审审查结束后向检察院申诉,可逃避交纳二审、再审案件受理费;其二,有了检察院的支持作后盾,法院再审支持其申诉主张的可能性更大。因此,对申诉人免收再审案件受理费,将会引发申诉权的滥用,导致法检两家司法资源的无益损耗。
  再次,从收费合理性角度来看,交纳办法第八条规定的免收受理费的案件可概括为:特别程序审理的案件;裁定不予受理、驳回起诉、驳回上诉的案件;对不予受理、驳回起诉和管辖权异议裁定不服,提起上诉的案件。以上要么是非诉案件,要么是诉讼案件但未经实体审理,均不涉及对当事人实体权利的处分,而仅对程序权利特别是诉权有所影响。申诉人向检察院申诉的目的在于改变原裁判对自身实体权利的处分,跟前述免收案件受理费的情况显然有异。此为合理性之一。当事人向检察院申诉后经检察建议或抗诉再审,比之迳行向法院申请再审,多出检察院履行法律监督职能对法院生效裁判进行审查的环节,增加了司法工序。既然收取诉讼费用是基于“受益者分担”,那么此成本理应由从中受益的申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7047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