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学》
国际法哲学社会哲学协会第17次世界大会综述
【分类】 法律信息【期刊年份】 1995年
【期号】 4【页码】 12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345    
  
  两年一度的国际法哲学社会哲学协会(简称“IVR”)世界大会第17次会议,于1995年6月16日到21日在意大利的波伦亚(Bologna)市波伦亚大学[1]举行。参加这次学术会议的有来自世界各国的法学家和社会学家共700余人,其中包括当代国际法理学派的著名学者,如美国新自然法学的权威德沃金(Ronald M.Dworkin),西方马克思-主义法学的法兰克福学派第二代代表哈伯马斯(Jurgeu Habermas)等法学家。中国法学会派出郭道晖、李步云和曹培(现伦敦大学博士生)作为该协会的中国分会的代表,参加了会议。参加会议的中国学者还有郑永流(现在德国讲学)、徐国栋(现在罗马大学研究罗马法)、王志勇(现在巴黎大学进修)。
  这次会议的主题是:“20世纪末对法律的挑战”。会议就以下一些具体论题进行了大会发言和分成81个小组进行交流讨论:(1)权利与人权;(2)国家主权与公民权;(3)法律渊源;(4)法律、技术与环境,(5)后现代主义;(6)有关各国法哲学研究进展的国家报告,(7)法学理论与哲学的趋势;(8)从社会学观点看法律,(9)符号论与法律,(10)义务——允许理论的历史,中国代表向会议提交了《中国权利立法及其法理基础》(郭道晖)、《民主宪政在中国》(李步云)、《“法律与发展”理论—对过渡时期研究的有用工具》(曹培)等论文,并在小组会上进行了宜读和讨论。郑永源、徐国栋、王志勇也分别提交了《二十世纪末中国法律面临的挑战》等论文。在大会发言中,主要就以下几个主题作了报告和讨论。
  一、关于权利及其法律保障
  罗马大学教授科塔(Sergio Cotta)的《权利与法治》,法国的马蒂奈(Peces-Barba Martinez)教授的《人权与法哲学问题》认为,权利是从人们(个人之间)的社会关系中形成、发展起来的,如社会与个人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契约关系,就是权利与义务关系,起初它是自然地存在着,是人们自由选择的行为,最后才成为法定权利。权利义务是法律的基础,这是一个中性的概念,由于法律在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有很大区别,不同文化背景的国家,对权利的理解很不一致,因而权利义务的法定,可以形成不同的政治思想与意识形态。发言者认为,个人权利是核心,在此基础上形成社会利益和社会权利。过去只讲社会有权利,个人不得侵犯社会利益与社会权利;现在这种观念已经改变,承认社会也有义务和责任,社会应保障个人的人权。完整地理解权利,不只是体现为你享有什么,而且包括你要求什么。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森(Amartya Sen)在《道德权利与法定权利》中就二者的关系和道德权利的社会作用、贫穷国家公民的政治权利、对人口过剩的生育权的担心等问题作了阐述,他强调贫穷国家公民的经济权利应优先于政治权利。香港大学法律系主任陈宏毅在《权利的历程—比较文明的反映》中,从文明的比较角度,对古代中国、古希腊、罗马、中世纪基督教和现代西方文化中与“个人权利”概念有关的道德和精神作了探讨。他认为,在传统的孔孟之道中,强烈的以家庭伦理为基调的文化色彩窒息了任何权利观念。古希腊人也认为个人从属于整个社会,但希腊社会当时对“正义”的论辩,为权利观念铺平了道路。罗马法学则包含了现代权利概念的内容。
  与会者在对这些发言的提问中,有的提出正义与平等能否统一?义务是否是对权利的限制?权利和义务是否必定是对应的(如我有言论自由,别人并无听我的言论的义务)?权利义务在人类社会中谁先产生,何者为主?还有人问权利义务是否上帝决定的?也有的学者对发言者把人权作为现代国家的主要标志,认为这是典型的欧美人权观念,对如何看待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权提出了质疑。……从这些问题讨论中也可看出,权利问题以及人权问题,仍然是法学界关注的、认识不一致的、有待不断深入探讨的热门话题,有的发言者的题目中就标出这是一个“老而常新的问题”。
  二、关于国家主权与公民权
  与会的欧美国家的学者对欧共体产生后引发的有关作为“国际政府”的欧共体同其原有的各民族国家的主权和公民权、人权的关系,表现出很大的理论兴趣和政治敏感。哈伯马斯在他的《欧洲民族国家—它过去的成就与局限,主权与公民权的未来》、德沃金在他的《主权与公民权的新形式》、加拿大的国际法教授巴耶夫斯基(Ame Bayefsky)在她的《主权与人权—为老战略的新辩解》的论文和发言中,都讨论了这个问题。哈伯马斯指出,民族国家这个最后历史类型,正遭受着来自公民社会多元文化的差异和全球化倾向两方面的挑战。他认为走出困境的道路是建立像欧洲联盟这样的超国家政权。德沃金认为,国家是根据人民共同协议—宪法而组成的一个中立的机构,关键在于人民的选择。欧共体作为一个“国际政府”,也是人民的选择,不能认为只有民族国家的政府才合法;国际政府也是合法的。欧洲政府不是对欧洲各民族国家负责,而是直接对欧洲人民(或公民权)负责,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小词儿都挺能整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34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