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比较法研究》
韩非天下第一
【作者】 喻中【作者单位】 四川大学法学院
【分类】 中国法律思想史【期刊年份】 2009年
【期号】 6【页码】 11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2711    
  一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简而言之,那时跟现在非常相象,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说它好,是最高级的;说它不好,也是最高级的。”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开篇写下的这段话,正好可以用来描述韩非生活的时代:既美好又糟糕,既智慧又愚昧,既信仰又怀疑,既光明又黑暗,既充满希望又令人无比失望。
  就“美好”的一面来说,韩非的时代乃是中国史上的“轴心时期”,涌现出来的文化巨人非常密集,超过中国有史以来的任何时期。思想之深邃,精神生活之自由,想象力之宏富,创造力之丰沛,辞章之灿烂,后世的中国人只能望洋兴叹。这样的时代,难道不是最美好、最有智慧、最令人神往的时代吗?
  就“糟糕”的一面来说,韩非的时代凛冽而肃杀,是一个典型的丛林世界,一个真正的乱世。何谓乱世?孔夫子临死前7天拖着老病之躯说出的那几句话最为精到。他说:“泰山崩塌了,栋梁毁坏了,哲人凋零了。”给人以精神寄托的几样东西全部都垮掉了,这样的时代,不正是一个最黑暗、最令人沮丧失望的时代吗?
  这是一个既令人特别悲伤,又让人万分欣喜的时代。现代智者弘一法师在临终前写下的“悲欣交集”四个字,恰好道出了那个时代的精神实质。这番景象,就是韩非诞生之后第一次睁开眼睛所看到的时代画面,所面对的世界图景。
  韩非生于韩,死于秦,这一点是很明确的。韩非死于公元前233年,这一点也是明确的;但他的生年,却是一笔糊涂账,没有人说得清楚。一个比较合理的推算是公元前295年。这一年,正值韩*王元年。
  二
  韩非的父亲是谁,史无记载。我们只知道,在韩国宫廷里出生的韩非,是名副其实的王室公子、高干子弟。从小耳濡目染,尽是生动活泼的宫廷政治剧。这样的天时地利,让韩非对于帝王之术,不仅有理论的修养,更有实践的体验。用现在的话来说,算是实现了理论与实践的有机结合,走出了一条从实践到理论,再从理论到实践的成才之路。这就比那些只在体制之外谈权力、只在沙盘之上说政治的人,更有优势,至少不需要专门去搞调研。
  不仅如此,韩非还有一个特殊的优势,那就是,作为荀子的学生,得到了荀子的真传,理论功底比较扎实。既有对宫廷政治的亲历亲见,又有学术思想名家的指点,再加自己的理论悟性,造就了韩非超越于其他人的政治卓识。但是,韩非也有一个让人难堪的毛病,那就是说话结巴,口才相当差。但是,上帝造人还是比较公平的,上帝虽然没有赋予韩非以寻常的演讲术,但却给了他超乎寻常的写作能力与文字表达技巧。他给我们留下来的文字,是公认的先秦散文的“四大台柱”之一。按照郭沫若的说法,韩文的峻峭,与孟文的犀利、庄文的恣肆、荀文的浑厚相比,实在是各有千秋,难分伯仲。
  三
  与韩非交往较为密切的人,除了上文提及的导师荀子,还有以下几个人。这些人大致构成了韩非主要的交往圈子或社会关系;或者说,这些人构成了韩非最基本的生活世界。
  一是相对暗弱的两任韩王:早期的韩*王,以及韩*王之后的韩桓惠王。当时的韩国积贫积弱,综合国力在“七雄”当中,排名倒数第一。由于长期遭受强秦的侵凌,国土越来越小,国家安全根本就得不到保障。韩国作为“战国七雄”之一“雄”,早已“雄”不起来了。韩非的文章告诉我们,在长达30多年的时间里,韩国在秦国面前,根本就不能保持独立国家的自主性,其地位仅仅相当于秦国的一郡一县。韩王受辱不说,大臣们也苦不堪言。对于这样的国际国内形势,韩非深感忧虑。宗族公子的责任感,驱使他反复向两任韩王上书劝谏,希望韩王正确运用法术,实现富国强兵。遗憾的是,他的建议并未得到采纳。
  二是相对有为的韩王安。这个于公元前278年接替桓惠王即位的韩国君主,比较赏识韩非。公元前237年,当秦国又一次威胁到韩国的时候,韩王安与韩非在一起研究过削弱秦国的策略。在韩王安即位的第5年,秦军猛攻韩国,在危险的关头,韩王安派韩非出使秦国,这是韩非命运的一个转折点,他由故国迁至敌国,并最终死在那里。又过了4年,韩王安也被秦王俘虏,成了亡国之君,韩国也降格成为了秦国的颖川郡。
  三是堂谿公。这是一位韩国的老先生,身世已不可考。我们只知道,他曾规劝韩非要注意明哲保身,不要出风头去搞什么法术,因为那是很危险的。他告诫韩非:“你不是说过,楚国不用吴起,致使国力衰败;而秦国依靠商鞅,却实现了国富兵强的目标。然而,吴起被肢解,商鞅被车裂,都没有什么好结果,你又何必步他们的后尘呢?”然而,韩非颇有“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的精神。他表示,建章立制,有利于国家与公众,即使有风险,也要一往无前。
  四是秦王政。当他还没有见到韩非的时候,他是韩非的仰慕者,是韩非的粉丝。当他把韩非留在秦国之后,事实上又把韩非拖入了秦国的宫廷政争之中。韩非身陷其中,终于不能自拔,最后死在秦王政的手上。
  四
  与以上几个人相比,更深刻地左右了韩非命运的人物是李斯。这也是一位名士,在政治上很活跃,政治手腕比韩非还老辣。司马迁的《史记》专列一卷为其作传,这个待遇,比韩非高,比老子、庄子也高。
  李斯本是楚国人,年轻时当过楚国某地方政府的小科员。后来跟随荀子学习帝王术。正是在荀子那里,他认识了作为同学的韩非。他读了韩非的文章后,只能自叹不如。我估计,忌妒与陷害的种子,很可能就是在那一刻种下的。
  李斯完成学业后,发现楚王成不了什么大事;除了秦国,其他国家也不怎么样。为了摆脱卑贱和穷困的人生,李斯告别荀子,离开故土,来到秦国寻找进一步发展的机会。这就相当于现在的有志青年,在贫困的家乡找不到用武之地,就去北京、上海或深圳。李斯就是当时的有志青年。他来到最强大的秦国之后,首先投奔做丞相的吕不韦,通过吕不韦的关系,总算找到了游说秦王、表现自己的机会,并得到了秦王的信任。在秦国政权体系中,李斯获得了一席之地,从长史、客卿、廷尉,最终升至丞相的高位。
  公元前234年,秦王政读到了韩非的名篇《孤愤》、《五蠢》,很受震动,深有感触地说:“哎哟,我要是能见到这等人物,要是有机会跟这样的高人交往,死了都愿意。”李斯听到这话,赶忙解释说:“这些文章都是我的同学韩非写的。”秦王政一听,高兴了,原来这位高人就在韩国,那还不容易!于是挥师伐韩。在大兵压境的情势下,韩王安派韩非出使秦国。
  韩非来到秦国之后,提出的政见是保存韩国,当即遭到了李斯的反对;秦王也无法赞同。其间,韩非还在秦王面前说了权臣姚贾的坏话,这就引起了李斯与姚贾的合谋陷害。他们两人对秦王说:“韩非这个人,毕竟是韩国的宗族公子,始终都在谋求韩国利益的最大化,不可能真心实意地为秦国着想,留着他,永远都是个祸害,还不如把他诛杀了,更有利于维护秦国的根本利益、整体利益、长远利益。”秦王听信了这番话,同意把韩非交给狱吏去惩罚。在这个过程中,李斯派人给韩非送去毒药,让他自杀。韩非不愿死,他想向秦王申诉,但未能如愿。等到后来秦王反悔了,派人去赦免韩非,韩非却早已死在秦国的监狱中了。
  看来,韩非是一个精于谋国而拙于谋身的人。他洞悉并阐述了宫廷权术的奥秘,为君主支了无数的高招,但却不能有效地保护自己。悲夫。
  五
  韩非的一生,思想大于行动,立言胜过立功。因此,要认识韩非,从思想与文字着眼,能够更准确地描绘出韩非的肖像。
  在先秦时期一流思想家群体中,韩非对于政治实践的介入最深。他生于韩国宫廷,死于秦国宫廷,飞来飞去帝王家,从这个君主身边辗转到那个君主身边,因此,韩非对于现实政治的理解也是最准确的。正是这样的现实主义风格,为韩非的思想与文字打上了冷峻的色彩。如果与其他学派稍作比较,这种色彩就更鲜明了。
  先看韩非与儒家的关系。如果说韩非是冷峻的,那么孔孟就是温热的。冷峻的韩非注重现实的利害关系,因而可以看作是极端的现实主义者;温热的孔孟重义而轻利,因而可以看作是极端的理想主义者。韩非的现实与冷峻,在那个弱肉强食的年代,满足了精明的君主们的需要,所以,秦王一读到韩非的文章,就产生了“甚合我意”之感。可见韩非的话,真是说到君主们的心坎上了。与之相映成趣的是,孔孟的理想主义,因为过于高蹈,往往令各国君主们敬而远之,因为不好用啊。所以,无论是孔子还是孟子,在奔走于各国的路途中,几乎处处碰壁,最后只落得个无功而返。原因不在于他们的运气不好,而是在于,他们兜售的东西只适合写在旗帜上;只有韩非的东西,才能为君主们提供真正的行动指南。所以,孔子与孟子的简历,大致都可以归结成一句话:游说各国君主不成,最终只好寄身于教书先生的行业。至于韩非,则是君主们争抢的对象,韩王安舍不得,秦王政非要不可。反差如此之大,原因只在于,孔学与韩学的精神不同:孔学体现了“善之渴望”,是“向善之学”;韩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271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