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无证驾驶等特殊情形下交强险追偿权之定位
【副标题】 基于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评析【作者】 谷昔伟
【作者单位】 江苏有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分类】 保险法
【中文关键词】 交强险追偿权;比例;过失相抵【期刊年份】 2015年
【期号】 19【页码】 82
【摘要】

在无证驾驶、酒驾等特殊情形下,基于交强险的公益性和强制性,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对受害人人身损害具有法定赔偿义务。该义务有别于致害人的侵权损害赔偿责任,除受害人故意制造保险事故外,保险公司不得主张过失相抵减轻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全额赔偿受害人损失后,向致害人追偿,该追偿权为反向代位求偿权,即保险公司代位取得受害人对致害人的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并在致害人侵权责任范围内按比例追偿。保险公司超出其侵权责任的全额追偿并无法律依据。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8739    
  一、问题的提出
  随着机动车保有量的激增,人民法院审理驾驶人无证驾驶、酒驾等特殊情形下保险公司追偿权案件较多。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以下简称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规定,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全额赔偿受害人损失后,可以向驾驶人追偿,但对于追偿范围的确定存在较大争议。如张某无证驾驶机动车与江某驾驶的二轮摩托相撞后,交警部门认定双方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江某30110元后,是向张某全额追偿30110元,还是按责任比例追偿一半即15055元?[1]
  在审判实践中,相当一部分判例支持保险公司全额追偿。支持全额追偿的观点认为:其一,无证驾驶、醉驾等特殊情形属于保险公司免赔的范围,但法律从保护受害人的角度,规定保险公司仍应先赔付给受害人,故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所承担的是一种法定的赔偿责任。同时,该责任是一种无过错责任,保险公司要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受害人的全部损失。其二,保险人的追偿权源于受害人对侵权人的损害赔偿请求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18条第2款规定,保险公司赔偿受害人后,有权在赔偿范围内向侵权人追偿。其三,《解释》第19条亦明确规定,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不是同~一人,当事人请求投保人和侵权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可见,侵权人是最终的责任承担者。其四,由于保险公司承担的责任并非是因侵权行为所产生的侵权责任,而是依照法律规定所承担的一种法定赔偿责任,在赔偿时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因此,保险公司在向侵权人追偿时也应按照无过错责任原则,依赔偿的金额全额向侵权人追偿,不再考虑侵权人在交通事故中的责任比例。[2]
  从目前公开的案例报道来看,全额追偿说似乎更具正当性和合理性,但笔者对于机动车方承担部分责任时交强险全额追偿持否定态度。本文以交强险第二十二条为依据,通过对交强险追偿权性质以及过失相抵原则在无过错责任中适用等方面,通过法律规范的逻辑体系分析,厘清交强险追偿权的本质和范围,论证无证驾驶等特殊情形下交强险按责追偿的合理性。
  二、交强险追偿权语境下相关概念的实质内涵
  (一)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的理解
  我国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和《解释》第18条规定了在无证驾驶、酒驾等四类特殊情形下,保险公司对受害人人身损害的赔偿责任。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唯一的例外是该条第二款“交通事故的损失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即保险公司的免责事由只能是非机动车方故意制造保险事故,不存在扩大解释的空间,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一条对此亦有明确的规定。上述规定均明确了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严格的法定责任,酒驾、无证驾驶等高度危险情形下造成交通事故致使受害人遭受损失的,不属于保险公司当然免责的范畴。[3]致害人在四种特殊情形下导致受害人伤亡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均应承担赔偿责任。
  审判实务中,对于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财产损失”的理解,一度存在争议,主要有三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该条规定的财产损失应当作广义理解,该四种情形下,保险公司只需垫付抢救费用并向致害人追偿;第二种观点认为,此处的财产损失应当作狭义理解,保险人除了垫付抢救费用外,还应当赔偿受害人财产之外的其他损失;第三种观点也同意对财产损失作限制性解释,四种高危情形下,保险人应当首先垫付抢救费用,并赔偿受害人除财产损失以外的其他损失,但只能就垫付的抢救费用向致害人追偿。此后,中国保监会、最高法院不同审判业务庭对于财产损失的范围观点亦不一致,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是2008年10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在《关于财保六安分公司与李福国等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请示的复函》([2008]民一他字第25号复函)中认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条规定的‘人身伤亡’所造成的损害包括财产损害和精神损害。精神损害赔偿与物质损害赔偿在强制责任保险限额中的赔偿次序,请求权人有权进行选择。请求权人选择优先赔偿精神损害,对物质损害赔偿不足部分由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赔偿。”根据该复函的规定,交通事故造成的受害人人身伤亡损害包括财产损害和精神损害。因此,对交强险条例中与人身损失并存的财产损失应当作狭义理解,仅限定于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受害人物质财产损失。[4]故在酒驾、无证驾驶等特殊情形下,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应当赔偿受害人因人身伤亡所导致的伤残赔偿、医疗费用费等,仅对于受害人机动车、衣服、手机等纯粹的物质财产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
  (二)我国交强险追偿权的性质
  1.特殊情形下交强险追偿权的法理基础。由于交强险的公益性和强制性,原则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不具有追偿权,但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了特殊情形下保险公司垫付医疗费后的追偿权,例外惩罚恶意肇事行为,由致害人承担终局性责任。交强险具有一定意义上的社会保障功能和社会公益性,但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本身并非社会福利机构,保险人在被保险人存在严重主观过错的情况下对交通事故的受害人承担了赔偿责任,应当有合理的途径消化或分解这一加重的负担,即对被保险人进行追偿。[5]一般而言,酒驾、无证驾驶等高危情形下交强险追偿权的设置,主要目的在于:一是对于酒驾、无证驾驶等恶意行为的惩罚。应当说,在致害人具有高危行为时,显著增加了交通事故的发生几率,如对于该类行为不予以规制,而通过交强险分担风险,将导致该类致害人自认为有了交强险作为护身符,有恃无恐,增加道德风险。二是契合交强险的立法目的。我国台湾地区学者亦认为,依照任意责任保险的原则,对于酒驾、吸毒等致害人主观恶性较重的情形,原系保险人不保事由,但如交强险不予保障,受害人的权益难获保障,为求平衡,赋予保险人向加害人求偿(实为代位追偿)的权利,使加害人负终局责任。交强险的立法目的不在于减轻致害人的责任,而是为了保障受害人得到及时有效的救助,之所以交强险对于酒驾等四类高危行为依然承担赔偿责任,主要在于保险公司具有专业优势和雄厚财力,系汇聚投保人的保费对小概率事故进行赔偿,分散社会风险。该四类高危行为,致害人主观恶性极重,属于除外危险,保险事故一旦仅与除外危险具有相当因果关系,保险人即无需负保险责任。[6]但为避免在致害人赔偿能力不足而又无法通过商业险承担风险时,受害者的损失无法得到及时补偿,由交强险赔偿受害人损失具有合理性,但应赋予保险公司追偿权以平衡利益关系。三是维护危险共同体的利益。由于高度危险行为导致交通事故的几率明显高于正常谨慎的驾驶行为,如果不能追偿,势必增加保险人的支出,而交强险系基于不盈利不亏损原则设置,如保险公司额外支出保险费,必然通过增加保费的形式予以弥补,相当于守法的投保人为恶意违法致害人承担风险,显然不利于交强险的良性发展和社会救助功能的实现。赋予保险人追偿权,就是使得保险人根据保险原理本不应赔偿而赔付出去的资金损失得到填补,避免因该险种损失概率上升,引发保费上涨。[7]四是防止受害人获得重复补偿。对于无证驾驶等恶意情形,并未免除致害人的责任承担,受害人因交通事故同时享有保险给付请求权和对致害人及连带债务人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基于人身损害的损失填补原则,为避免受害人得到双重补偿而获得不当得利,将受害人对于致害人的损害赔偿请求权让与保险公司,同时将可能无法追偿的风险转嫁给保险公司。
  2.域外交强险追偿权的相关规定。我国台湾地区2005年修改之前的“强制汽车责任保险法”第27条规定:“保险人仍应依本法规定给付保险金,但得在给付金额范围内,向加害人求偿。”但因在学界和司法实务中,关于保险人对加害人求偿的权利性质究竟是否为代位权存在着较大分歧,[8]2005年修法时于第29条后段明文规定保险人“在给付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请求权人对被保险人之请求权”,“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所谓代位行使请求权人对被保险人之请求权,主要指侵权行为损害赔偿请求权而言。”有学者认为,台湾地区强制汽车责任保险的结构特点就在于侵权责任与责任保险制度脱钩,所保险者并非加害人的侵权者责任,即不以交通事故具备民法或特别法所定侵权行为发生损害赔偿责任为前提。不过,保险给付仍与侵权责任具有密切关系。构成侵权行为时,受害人享有向保险人或被保险人请求赔偿的选择权。[9]被保险人因故意、从事犯罪行为、酒驾等而发生的事故,系被保险人对第三人(受害人)有赔偿义务,保险人基于责任保险契约理赔后,由受害人处取得损赔请求权,保险人系代受害人之位,向恶意被保险人请求,使该被保险人负终局责任。[10]同时,在德国保险合同法关于强制责任保险的特别规定中,第117条第5款规定:“保险人依据第1款至第4款向第三人给付者,第三人对要保人之债权移转予保险人。”而依据此条第1款的规定,在要保人恶意肇事时,保险人仍应对第三人为给付。日本机动车损害赔偿保障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873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