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上海政法学院学报》
论我国合宪性审查制度的两大基本原则
【英文标题】 On Two Basic Principles of Constitutional Review System in China
【作者】 范进学【作者单位】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分类】 中国宪法
【中文关键词】 合宪性审查;基本法律;党内法规;基本原则
【文章编码】 1674-9502(2019)06-105-0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6
【页码】 105
【摘要】

我国合宪性审查制度是由国家层面的合宪性审查制度与政党层面的合宪性审查制度共同构成的,国家层面的合宪性审查解决的是包括法律法规在内的规范性文件是否与宪法相抵触的问题,政党层面的合宪性审查解决的是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是否与宪法法律相一致的问题,因而两套合宪性审查制度可以同时并存,各自独立,但又相互衔接、相互配合,共同构成中国特色合宪性审查制度不可或缺的内容。基于我国合宪性审查制度的特殊性,在现阶段,从我国国情、政情与现实出发,要真正推动合宪性审查工作不断发展,则必须首先确立两个基本原则:一是基本法律不予审查原则;二是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不予审查原则。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2564    
  
  

我国合宪性审查制度是由国家层面的合宪性审查制度与政党层面的合宪性审查制度共同构成的,即在我国,存在着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的备案审查制度与国家层面的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宪法审查制度。鉴于我国合宪性审查制度的特殊性,在现阶段,从我国国情、政情与现实出发,要真正推动合宪性审查工作的不断发展,必须首先确立两个基本原则:一是基本法律不予审查原则;二是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不予审查原则。

一、基本法律不予审查原则

“基本法律”一词在我国首次出现是在1980年8月30日彭真同志向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所作的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中,他谈到民法和民事诉讼法时称“是很重要的基本法律” [1]。1982年宪法文本才第一次正式出现“基本法律”这一术语,《宪法》第62条第3款规定,全国人大行使“制定和修改刑事、民事、国家机构的和其他的基本法律”;对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职权,《宪法》第67条第2款、第3款规定:常委会行使“制定和修改除应当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的职权,以及“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法律进行部分补充和修改,但是不得同该法律的基本原则相抵触”。2000年3月由第九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通过的《立法法》第7条又重申了1982年宪法的上述规定。[2]然而,《宪法》《立法法》以及历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其他正式文件,均未对“基本法律”的内涵如标准、位阶效力等作出权威性解释。目前,学者仅仅从学术研究与探讨的角度,对“基本法律”进行了分析与阐释[3],譬如,韩大元与刘松山在《宪法文本中“基本法律”的实证分析》一文中认为:“基本法律是指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仅次于宪法而高于其他法律的对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某个领域重大和全局性事项作出规范的法律。”

从宪法的规定分析,1982年宪法第一次赋予了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国家立法权”的职权,在此之前,全国人大是“唯一”行使“国家立法权”的机关。[4]1982年宪法之所以赋予作为全国人大常设机关的常委会行使国家立法权,立宪者的考量是:“由于全国人大代表人数较多,不便经常进行工作、行使职权,……因此,草案将原来属于全国人大的一部分职权交由它的常委会行使,扩大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职权和加强它的组织,更好地发挥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作用。” [5]因此,全国人大常委会拥有的立法权是由全国人大立法权派生出来的。[6]结合1982年《宪法》第62条和第67条关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立法职能之规定与彭真《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的说明》,笔者认为,立宪的基本意图是划分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立法权限,即全国人大制定哪些法律,常委会制定哪些法律,而不是对“基本法律”和非基本法律进行定义上的界分。从全国人大制定包括基本法律与非基本法律的全部法律,到常委会也制定一部分法律,这部分法律就是除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因此,宪法关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立法职权的划分规定,表达了5层含义:一是全国人大有权“制定刑事、民事、国家机构的和其他的基本法律”;二是全国人大也有权制定“刑事、民事、国家机构的和其他的基本法律”以外的法律[7]; 三是第67条第2款规定的“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法律”包括基本法律与非基本法律;四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除应当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也就是说,常委会可以制定除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包括基本法律与非基本法律)以外的(非基本)法律;五是全国人大闭会期间,常委会在不得同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的基本原则相抵触的前提下,可以对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包括基本法律)进行部分补充和修改。

从1982年宪法的上述规定看,宪法只是规定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分享全国人大的国家立法权的职权,换言之,在1982年之前,所有的国家法律均由全国人大制定,其中就包括基本法律与非基本法律;1982宪法赋予了全国人大常委会与全国人大共享“国家立法权”的权力,所以,全国人大常委会自然就可以制定“除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然而,由于全国人大有权“制定刑事、民事、国家机构的和其他的基本法律”,由此可推知,“基本法律”制定主体只能为全国人大,而作为全国人大常设机关的常委会不能制定“基本法律”,而只能制定“基本法律”之外的、全国人大不制定的“非基本法律”。由于全国人大常委会是从属于全国人大的创设机关,其立法权是由全国人大立法权派生而来的,要对全国人大负责并报告工作,也有可能制定或通过“不适当”的决定,所以,《宪法》第62条第11款又赋予了全国人大对其常设机关即常委会制定或通过的“不适当”的决定予以“改变”或“撤销”的审查监督权,从而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律由全国人大进行合宪性审查提供了宪法依据。而对于全国人大自身制定的“基本法律”,除了《宪法》第5条要求“一切法律”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外,宪法并未规定具体由谁进行审查监督。由于人民代表大会制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因此,否定了西方国家那种权力制衡式的、由全国人大(议会)之外的第三方机构对全国人大(议会)制定的基本法律进行审查的可能性。所以,全国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不可能受到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之外的其他权力机关的监督与审查,即使另设一个独立于全国人大的机构如“宪法法院”或“宪法委员会”的制度构建,也不符合我国的政治制度与政治体制,并将与之背道而驰。如此看来,全国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具有不可审查性。如若审查,也只能由全国人大自己进行自我审查。然而,这种自我审查应当不属于合宪性审查范畴,自己针对自己起草或制定的规范性文件,对照“宪法”进行自我审查,使自己制定的基本法律不与宪法相抵触,这是立法者的基本要求。问题是制定出来的“基本法律”是否与宪法相抵触,由谁进行合宪性审查?由于该问题在现行宪法中没有规定,《立法法》也未对基本法律的合宪性审查作出规定,所以,从学理上推论,基本法律的违宪问题属于自我审查的问题,而不应当由全国人大之外的其他机关予以审查。

合宪性审查的目的在于通过审查宪法以外的一切规范性文件的合宪性,以此确保宪法的正确实施,确保宪法的权威。在我国,由于法律体系是以宪法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在全部法律体系中,全国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基本法律以外的法律,截至2017年9月,共有252部[8]; 截至2014年9月底,我国已经制定现行有效的行政法规737件,国务院部门规章2856件,地方政府规章8909件。截至2016年7月底,现行有效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以及经济特区法规共9915件。其中,省、自治区、直辖市地方性法规5701件,设区的市、自治州地方性法规2936件,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967件,经济特区法规311件。[9]

快醒醒开学了

从我国法律体系的法律数量看,最庞大的是法规群与规章群,违宪或违法的规范性文件多属于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与政府规章等规范性文件。在“孙志刚事件” [10]发生后的2003年5月14日,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毕业、任教于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的俞江,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的腾文彪,北京邮电大学法学院的许志永3人以公民个人的名义,针对国务院1982年制定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起了合宪性审查建议书,3位博士认为,国务院1982年颁布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与我国宪法和有关法律相抵触,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他们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合宪性进行审查。正是该建议,开启了中国普通公民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起合宪性审查建议的先河。此后,公民个人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起合宪性审查建议的对象几乎都是针对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或政府规章的,几乎没有针对基本法律的,近年来针对普通法律的合宪性审查仅有1起。2003年6月21日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针对《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出了《对劳动教养的有关规定进行违宪违法审查的建议书》;2004年1月,广东省政协委员联署由朱征夫发起要求废除劳教的提案,要求广东先行一步废除劳教制度;2007年11月29日,江平、茅于轼、贺卫方、胡星斗等69名学界专家以公民名义,联名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递交针对劳教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卡在了奇怪的地方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256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