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外法学》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以联合国宪章为基础的国际法律秩序
【作者】 (美)鲁谬尔·S·金【分类】 国际条约与国际组织
【期刊年份】 1978年【期号】 1
【页码】 1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4694    
  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国际社会,住一个新的全球环境中重新引起了一个老问题:中国对国际法和国际秩序是促进呢,还是妨碍呢?中国对以宪章为基础的国际法律秩序的发展如果有影响,是什么影响?反之,国际法律秩序对于中国的国际法观念和国际法实践如果有影响,是什么影响?中国参加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的活动和联合国发起的国际会议已经六年多了,因而现在有可能对上述问题进行科学方法的行为分析,这些机构和会议很多都是从事于法律的发展和澄清工作的。
  中国参加许多联合国会议,扩大了它的法律观念和实践的多边一面,而它的法律观念和实践在过去主要是属于双边的性质和应用的。突然问,中国现任面临着一种它所难以逃避的挑战,即:有必要在联合国对一系列国际法律问题发表法律见解,并在进行其多边外交中使其国家实践受着持续的检验。甚至中国有一次拒绝参加具有法律重要意义的委员会或会议,或者不能在面临一种挑战或机会时采取一种立场,都有危险被其他会员国认为这是中国法律行为的证据。
  中国在其被排除于联合国之外的时期(1950—1971)发展起来的以宪章为基础的国际法律秩序的观念大体上是假设性的。中国没有机会去实践它的法律观念。尽管中国被排斥于联合国之外所造成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但否认或低估它在中国对国际法律秩序的想法的发展上所造成的概念上和心理上的影响,是鲁莽的。既然现在中国已经进入了国际社会,它是否会确认、修改或抛弃它在被排除时期所发展的以宪章为基础的国际法律秩序的概念呢?本文集中论述在联合国政治中的一些属于法律性质的关键问题,借以试图回答上述问题及有关问题。中国在专门机构和联合国发起的会议如第三_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中的法律实践,不在本文研究范围之内。
  中国法律实践的性质和范围
  为了分析的方便,我们首先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资源”的性质和范围,然后论述中国拒绝参加的法律机构和活动的类型,最后对中国所参加的几个有代表性的问题和机构的法律实践进行分析。
  很明显的是 ,并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联合国体系使中国恢复了对国际法的研究,或者使中国在国际法研究方面恢复到它在五十年代所享有的地位。周鲠生已经去世,据本人所知,陈体强仍遭清洗;迄今为止,半学术性的国际法和国际政治杂志都还没有恢复出版。中国人私下对联合国秘书处法律事务署的一位官员表明,纽约的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没有一名法律专家。
  而且,在北京的外交部没有一个专门致力于法律事务的业务部门。奇怪的是,外交部的两个司在一九七二年合并为一个名称冗长的司,称为“国际组织、会议、条约法律司”或“国际组织、法律和条约司”。自从安致远于一九七五年十月二十八日调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日内瓦国际组织常驻代表处主任以来,该司由两名副司长冀朝铸和毕季龙领导,中国政府没能任命一位新司长。
  毕季龙是中国的多边外交中最积极的“法律工作者”。他是中国参加联合国大会第二十七届和第三十届会议代表团的成员,每届都参加了第六(法律)委员会的讨论。他率领中国代表团参加一九七四年的重申和发展适用于武装冲突的国际人道主义法外交会议。他在一九七五年率领中国代表团参加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第三期会议。他也是中国参加日内瓦国家经济权利和义务宪章草案工作组的代表团团长,还积极参加联合国体系中各专门机构的官方代表团的幕后磋商活动。
  中国参加联合国活动最显著的特征之一是自觉地避免和不参加纯法律性的机构和活动。尽管联合国大多数问题在不同程度上与法律有关,但在传统意义上的一些国际法问题,则未引起中国的兴趣或使其卷入。例如,在联合国大会各主要委员会中,中国对第六委员会的参加是最低的和最消极的。在第六委员会上,引起中国反应的问题,仅是那些高度政治化的法律问题,如侵略的定义、修宪问题和国际恐怖主义。
  中国对国际司法程序的漠不关心,最突出地表现于它对作为联合国主要司法机关的国际法院的态度。法院是整个联合国体系中为数不多的成员有限制的机构之一,在中华民国指蒋介石集团)出席联合国的大部分时期,中华民国国民任法院都占有席他——徐谟自一九四六至一九五七年,顾维钧自一九五七至一九六九年,在法院代表“中国”。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以来,当大会和安理会需要选举五名任期九年的法官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有两次可以提名候选人的机会(一九七二年和一九七五年)。中国每次都未提出候选人,尽管由于五大国国民都要被选入法院的确定惯例而中国的候选人是会轻易地赢得选举的。对于秘书处法律事务署关于提出国际法院和旧际法委员会候选人的屡次友好探询,中国人总是有礼貌地但有意含糊地、不承担义务地回答说:“我们还没有作好准备”。
  鉴于今天中国没有以同际法作为独立的学术科目,得可以怀疑,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能够,或者甚至愿意准备好在国际法院中有一个法官司。国际法是中国高等教育的最原始的学术科目之一,这样说可能是并不夸大的。即使中国决定主张在国际法院有其国民的“合法”特权,它可能不愿把自己放在其本国国民争取国际法律界最高职位的候选人与其他国家的候选人相比得到不利评价的窘境。送出一匹特洛伊木马以进行一项破坏性政治或意识形态任务,这不是中国的外交作风。
  无论如何,中国作为联合国会员国就使它成为国际法院规约的当事国,但根据规约第三十六条第二项,它有权选择接受或拒绝法院的强制管辖。并不奇怪,中华人民共和国于一九七二年九月五日致法院的一封信中声明,它“不承认旧中国政府在一九四六年十月二十六日所作的关于接受法院强制管辖的声明”。中国在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上以类似的语调强烈反对把关于一个国际司法机构的强制管辖条款包括在未来的海洋法国际公约中。
  这里必须补充说明,中国并不是唯一的对国际法院漠不关心或拒绝国际法院强制管辖的国家。近年来国际法院的工作日趋减少的程度,可以从它的年度报告的缩短中看Ⅲ,虽然到一九七六年七月三十一日为止,国际法院规约当事国共有一百四十四个联合国会员国,以及列支敦士登,圣马利诺和瑞士三国,但是仅有四十五个国家承认法院的管辖是强制性的,其中许多国家还有重要的保留。更具有意义的是,在一九七一年八月一日至一九七六年七月三十一日期间,下列国家终止、废除或拒绝重新宣布接受强制管辖:菲律宾(一九七二年一月十八日);土耳其(一九七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法国(一九七四年一月二日);印度(一九七四年九月十八日);澳大利亚(一九七五年三月十七日)。
  同样地,中国对派其国民参加二十五个委员组成的国际法委员会或三十六个成员组成的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也不感兴趣。中国代表多次私下——有时也公开地——表示,他们是新来者,对于所讨论的每个法律问题,在他们能够采取坚定立场或积极参加讨论之前,需要先熟悉每个法律问题的背景。中国代表陈楚在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一九七二年十月二十日会议上声称:“中华人比共和国没有参加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的工作,现在仍需了解和研究与和平利用外层空间有关的资料和问题。中国政府保留在将来就有关题问进行评论和采取行动的权利。”四年后,这仍然是中国对外层空间问题以及大多数其他法律问题的态度——不直率支持也不直率反对,而采取一种精心设计的外交姿态,以冲淡它对联合国的许多纯法律问题的漠不关心甚至可能是蔑视的态度。
  由于中国这样缺乏兴趣和缺乏合格的法律人员,所以中国未参加许多关于国际法问题的联合国会议是不奇怪的。这里值得列举一下中国没有参加的四次关于国际法问题的联合国会议:
  (一)关于国际商品买卖中的时效(限制)的联合同会议(联合国总部,一九七四年五月二十日至六月十四日);
  (二)关于国家在其对国际组织关系上的代表权的联合国会议(维也纳,一九七五年二月四日至三月十四日);
  (三)联合国关于领土庇护问题的全权代表会议(日内瓦,一九七七年一月十日至二:月四日);
  (四)关于国家条约继承的联合国会议(维也纳,一九七七年四月四日至五月六日)。联合国多边条约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接受联合国多边条约方面的实践是高度选择性的和故意态度小明的。到一九七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在联合国主办下共制订了一百九十七个多边条约,而如表一所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批准或加入了其中的七个。该表可能是提出问题比回答问题多,因为表里把联合国宪章国际法院规约(为宪章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以及对于宪章的一些修正包括在内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联合国会员国之一当然受已生效的宪章修正案的拘束。但是,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联合国多边条约的声明与有关联合国秘书长行使保存职责的多边条约的国家继承的联合国实践之间不一致,便发生了一个问题。
  根据确定的联合国实践:
  一个国家如承认继续受其先前国家所签订的适用于该国领土的条约的拘束,须将其承认的正式通知这致联合国秘书长,秘书长则行使其保存的职能,将该项承认通知各有关国家。
  另外,一个国家发出这种通知,就被认为依其自己的权利从其独立之日起成为该条约的当事国。既然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直主张,在其被排除于联合国之外的期间中国问题是一个程序问题,而不是实质问题,我们可以假定,根据国家延续性的理论,中国前政府的一切权利和义务都移转给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在联合国秘书长于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收到的通知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声称:
  一、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成立前旧中国政府所签订、批准或加入的多边条约,
  中国政府在根据情况决定应否承认这些条约之前,将审查其内容。
  二、从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日起,蒋介石集团没有任何权利
  代表中国。蒋介石集团盗用“中国”的名义时任何多边条约的签字、批准或加入,都是
  非法的、无效的。中国政府在根据情况决定是否加入这些条约之前,将审查其内容。
  表一
  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于联合国秘书长执行保存者职能的联合国多边条约的加入或批准的承认:
  (截止至一九七六年十二月三十一一日)*
  ┏━━━━━━━━━━━━━━━━━━━━┳━━━━━━━━┳━━━━━━━┳━━━━━━━━━━━━━━━┓
  ┃  题  目               ┃签字日期    ┃生效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行动的日期 ┃
  ┣━━━━━━━━━━━━━━━━━━━━╋━━━━━━━━╋━━━━━━━╋━━━━━━━━━━━━━━━┫
  ┃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4694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