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外法学》
南斯拉夫的宪法法院
【作者】 (南)多尔迪·J·贾加【分类】 法院
【期刊年份】 1978年【期号】 1
【页码】 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4698    
  引言[1]
  南斯拉犬是社会主义国家中,第一个成立宪法法院作为独立机关,用来推行宪法审判制度的国家;直到现在,它仍是这方面行之有效的唯一国家。除南期拉夫外,捷克斯洛伐克在联邦制建立过程中,曾以1968年宪法法令采用宪法审判制度,但该国宪法法院并未行使职责,因而它仍然只是一个宪法上规定的制度。
  南斯拉夫是世界上唯一这样的国家:它的宪法载有用于遵守宪法和遵守法律的专章,对合宪性和合法性的概念、内容、机构以及维护宪法和法律的手段都作了明确规定。
  在南斯拉夫,宪法法院已在1963年的宪法体制中被采用,当时正值第二次全面制订联邦和各共和国宪法之际。这些宪法的公布标志着这一工人阶级领导的、以自治和社会主义民主为基础的、建立在生产资料社会所有制,而不是建立在国有财产之上国家,在社会政治组织方面开始了一个新阶段。
  这些宪法还标志着崇尚合宪性和合法性的新的篇章,因为这些宪法都规定了宪法法院作为维护合宪性的中流砥柱。从而,使这种维护不属于代议机关(国会)的直接仅限,这种机关是社会主义国家所特有的,而在某些资产阶级民主国家中,它代表着某一种维护制度。社会主义国家的这种维护,则属于一个独立的社会政治机关的权限范围,而不是一般司法制度的组成部分,因为宪法法院并不解决国民之间的争端,而是就政治制度中的某些基本问题作出判决。
  南斯拉夫宪法法院十多年的历程中所获得的经验说明了以下两个事实:首先,宪法法院和社会主义制度不是不相容的,而是可以成为、而且事实上已经成为社会主义国家政治制度的一个要素;其次,宪法法院完成了它为实现宪法和法律规定的种种社会经济政治关系所承担的维护合宪性和合法性,维护人和公民的自由和权利,维护自治,社会财产,联合劳动组织、共同体和社会政治共同体的自治权利和其他权利等任务。
  南斯拉夫宪法法院之所以存在的社会政治基础,是它决意要把合宪性和合法性当作社会制度的基石之一,并作为工作阶级和全体劳动人民以实现和维护合宪性和合法性等方式,发扬社会主义民主所依据的宪法原则。
  联邦合宪性的合法性的审查
  在南斯拉夫,合宪性是以联邦、共和国和自治省的三结合为特征的,与联邦组织以及与其中的现有水平的联邦关系相一致。这三方面的合宪性是彼此补充的,不是互相对立的。这正是国家社会经济组织统一的结果,也是它的政治基础统一的结果。这就是为什么三者的本质是同一的,尽管还有一些以联邦、各共和国和塞尔维亚社会主义共和国体制内的自治省(科索沃和伏伊伏丁那)的不同职能为条件的逻辑差别。
  联邦合宪性的内容是按照联邦宪法的绝对首要地位和联邦法律的局部首要地位来确定的。从而产生的基本要素是:
  ——各共和国和各自治省宪法不得违反联邦宪法;
  ——联邦、各共和国、公社和公社联合体的所有法律和一般性法令,以及联合劳动组织、其他自治组织和共同体的一般性自治法合,都必须和联邦宪法相一致;
  ——共和国和省的立法,包括以上所提到的一切法令,一律不得违反联邦法律。
  对所何法律和各种法令规章来说,联邦宪法居于首要地位,这是一条被确认了的绝对原则;而对共和国和省的宪法来说,关系就有点不同了。在前一种情况下,要求完全一致,而在后一种情况下,则是禁止违反。这种区别不仅以法合的“等级”为条件,而且也以它们跟联邦宪法的关系为转移。共和国和省的宪法不是根据、也不是来自联邦宪法,它们都是国家即共和国和省的自主性的表示,但由于社会经济制度的统一,它们是不能违反联邦宪法的,而且既是各自的自主性的表示,它们彼此之间也就不能完全一致。而就法律和其他法规来说,情况就不是这样,法律和其他法令规章则始终必须以宪法为基础,所以必须要跟宪法完全一致。
  联邦合宪性的另一因素是联邦法律跟共和国和省的法律相违反时,前者居于某种有条件的和暂时的首要地位。这就是,凡为联邦机关负责实施的联邦法律,若跟共和国和(或)省的法律相违反,在宪法法院作出判决之前,有效的是联邦法律。联邦法律的这种首要地位是有条件的,因为它的执行跟实施机关的类型有关;是暂时的,因为共有效的时间仅以宪法法院尚未作出判决者为限。
  联邦合宪性的内容还包括法律和所有其他法规生效的制度。生效以公布为准。按照联邦宪法,法律和所有其他法规以及自治团体的一般性法令全都必须公布,这就是说,在公布之前不生任何效力。
  为了保障法律的确实性和涉及准备执行法规所必需的“业务法”,联邦宪法规定,联邦法律和其他联邦法规以及一般性法令,最迟应于公布后第八天生效。然而,对这一原则,宪法规定了一个例外,即可以提早生效,虽则不能提早到制定之前。宪法还载有禁止一切法律、法规和一般性法令的效力溯及既往的原则,但对这个原则也规定了一个例外,即确认得由法律允准溯及既往,但仅以某些规定为限,并必须是为了公共利益的目的。
  只要作出一些有关共和国和省的地位以及有关各自治机构的法合之间的关系的必要改动,上述联邦合宪性的一些要素,本质是也就是共和国和省的合宪性的要素。联邦宪法法院
  (一)系统
  如上所述,南斯拉火的宪法法院系统是建立在联邦制原则上面的。因此,南斯拉夫的宪法法院共有九个,即南斯拉夫宪法法院,社会主义共和国(波斯尼亚一黑塞哥维那,门的内哥罗、克罗地亚,马其顿,斯洛文尼亚和塞尔维亚)宪法法院和社会主义自治省(科索沃和伏伊伏丁那)宪法法院。这些法院在其所属的社会政治共同体要求合宪性的体制内,都是独立机关,它们之间没有上下级关系,尽管就共和国和省的宪法法院对联邦宪法和联邦法规的关系而论,南斯拉夫宪法法院的判决对共和国和省的宪法法院是有约束力的。
  (二)职能
  南斯拉夫宪法法院的权限虽然相当的广,但不包括有关个别实现人和公民自由权利的判决,也不包括有关自治权利的判决。前一类问题属于普通法院的权限,后一类则属于专门自治法院——又属于联合劳动法院,关于它的成立是一种宪法义务。南斯拉夫宪法法院的权限可分为以下三类活动:
  (1)对于法规是否符合宪法和法律作出判决;
  (2)对于社会政冶共同体的职能争端作出判决;
  (3)对于不同机构之间的权限冲突作出判决。
  第一类活动,包括对如下的问题作出判决:所有的法律是否符合联邦宪法,以及关于共和国和(或)省法律为一方同联邦法律为另一方之间可能发生的冲突;联邦机构的法规和其他一般性法令是否符合联邦宪法和联邦法律的问题;共和国、省、公社和公社联合体等机构的法规和其他一般性法令,以及一般性自治法令是否符合联邦宪法,或是否符合应由联邦机构负责实施的联邦法律的问题。因此,这类权限包括对所有法规的审查,不管这些法规由什么机关发布,而且是从它们是否符合联邦宪法和法律着眼的。
  联邦宪法法院在行使上述职能时,对于共和国和省的宪法问题同法律和其他法规问题的权力是有基本区别的。这就是:对于法律和其他法规问题来说,宪法法院有权进行干预,而对于宪法问题,则只能把有关该宪法跟联邦宪法可能发生冲突的意见提交联邦议会。提交这种意见不是要议会进行干预,它只能向议会提出政治倡议,要求有关的共和国议会、省议会相应变更由它们制定的宪法以消除既定的冲突。
  就法规来说,南斯拉夫宪法法院的权力的特点在于;它有权对停止生效的法律的合宪性、社会政治共同体各机构的法规、其他一般性法令和一般性自治法合的合宪性及合法性进行审查,只要自停止生效之日起直到成立诉讼未超过一年者。由于这个权力的行使,使违宪和违法的法令在停止生效后的一个相当时期内的不利后果得以避免;这样,在一年之内,合宪和合法的状态还能以溯及既往的方式得到实现。
  第二类权限包括对联邦跟共和国(或)自治省之间的争端作出判决;然后,是对各共和国之间,共和国和自治省之间,以及公社和(或)来自不同共和国领土的公社联合体之间的权利和义务的争端——如不属于其他法院管辖者——作出判决。对这类争端作出判决——在南斯拉夫宪法法院的实践中还没有过记录——是保障联邦内各种关系的基本要素之一,这些关系是建立在联邦和联邦各单位(即各共和国)以及(在一定程度上)各自治省之间的职能分工的基础上的;这一点也是联邦制及其稳定性的一种表现。
  第三类活动也涉及与职能有关的争端。不过,这类争端是要确定包括宪法法院和其他法院在内的各种机构的权限。在这个 意义上,南斯拉夫宪法法院决定着各共和国和自治省的宪法法院之间的权限冲突。然后是法院和联邦机构之间;联邦与共和国和(或)自治省机构之间;法院和其他来自两个或两个以上共和国领土的国家机构之间的权限冲突。
  宪法法院的这类职能也涉及联邦关系的实质,因为它保障着来自不同联邦单位的机构之间依照宪法所确定的权限分工的实现。但是,它与第二类活动在性质上多少有点区别,因为它所保障的是每一机构符合宪法和法律的权能。
  此外,南斯拉夫宪法法院还持有两个职能,通过这两 个职能把它自己成为一方面使宪法和法律发生效力,另一方面使合宪性和合法性得到保障的一个社会机构和积极参预者。
  首先,联邦宪法法院关注着种种和实现合宪性和合法性有关的现象;它向联邦议会报告关于实现合宪性和合法性的情况和问题,并就制定和变更法律、采取其他旨在保障合宪性:和合法性、维护公民和自治组织及共同体的自治权利和其他自由和权利的措施,发表意见和提出建议。如果某一主管机构不为实施联邦宪法、联邦法律和其他联邦一般性法规中的一些规定而制定某一法律法令,南斯拉夫宪法法院就有责任把这个问题通知联邦议会。
  这些权限并不具有干预性质,但作为其他机构的鼓舞者,在使宪法法院在确立和建立符合宪法和法律的社会关系及其执行的过程中成为一个始终积极的主体,是具有重大意义的。
  (三)判决
  南斯拉夫宪法法院的判决的效力由联邦宪法确立,即其判决是有拘束力的,并应予以贯彻。这些判决的拘束性扩及到联邦包括联邦议会在内的所有机构,而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469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