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外法学》
中国与国际法
【作者】 (美)苏姗娜·奥格登【分类】 国际法学
【期刊年份】 1978年【期号】 1
【页码】 14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4695    
  中国共产党的作者和政治家,在国际法、主权和国家制度的研究中,根本不同于西方占支配地位的政治和法律理论的传统。这种西方传统企图把一般结论建立在有效的基本原则上,以便使这些结论经过许多年代并且对最多数国家(如果不是一切国家的话)都普遍有效。中国人认为,政治和法律理论的系统闸述应该完全从属于中同的需要。这种阐述无论具有什么样的真理价值,都渊源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这种阐述的实用性比它的其理性更为重要。显然,他们方法论一卜的假设,深刻地影响到他们的各种结论。
  中国共产党人尊重国际法,认为国际法对于为中国的国际态度在法律上提供辩护这方面是很重要的。但这并不是说,他们对同际法的意义、定义和性质的态度,同西方非共产党国家所抱的态度是一致的。一个重要的区别是,中同人明确认为,法律、特别是国际法,是政治的一种表现。这在中中国际法的研究中有所反映:虽然有一些以研究国际法为一项主要任务的学术团体,但没有一个是专门研究国际法的。而且国际法的研究,常常是在一般处理对外政策和外交的机构(如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和北京外交学院)中进行的。㈦际法也作为一门课程在若干大学里学习。然而据现任所知,除北京大学法律系自1973年在有限基础上开学之外,截至1976年初,还没有一个大学法律系自文化革命期间关闭以来重新开设。而且,从1966年年中停刊以来,没有一本关于国际法的杂志重新出版。此外,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60年退出了国际法协会,中国国际法学者就更加同国际社会的学术讨论隔离开来了。他仅仅在七十年代,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以及他们国际贸易的迅速扩大,这才使中国人有必要重新系统阐述他们对国际法律问题的立场。但是,并不没有证据证明中国的法律学者们在进行这个任务,相反,却是中国的政治家们似乎在负起说明中国法律立场的责任。
  因此,中国各种关于国际法的声明和文件,常常显得政治性较多而法律性较少,这是不足为奇的。所采取的立场,基本上不是以来自基本原则的法律结论为依据,而是以政治经济结论为依据的。暗示这样一种见解:已经发展的那些法律原则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它们不是以马克思主义本体论和认识论的基本原理或“进步的”价值为根据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研究国际法的质量,即使按照中国杰出的法律学者们自己的说法,也只是粗俗的。从文化革命开始,国际法的研究和国际法学家的训练就停止了,因为传统法律科学被认为是没有实际价值的。在中国进入联合国之前,至少有一位学者写文章谈到,如果中国人对国际法这门科学有任何贡献的话,那主要是在编纂和出版各种文件。他们发表的著作,倾向于忽视对国际法问题的创造性分析,而专心致力于分析或批判西方有关国际法的观点或行动。
  中国的国际法学者,非常接近美国人所称的与“自由主义”相对立的“激进”学者。一位杰出的国际法学者,曾经对西方国际法提出了批判,内容特别丰富而详尽。他指出,对每个资产阶级法学家的设想、前提和事实陈述,没有必要去考虑其是非。显然,他对他们是了解的,他很清楚地概括说明它们,然后他对它们的是非不作分析,就在广泛的意识形态立场上,简单地加以驳斥,认为它们都是为资产阶级帝国主义、扩张主义和世界霸权企图服务的。据说,这些政策的基础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
  因此,中国人不认为在试图限制主权的资产阶级国家的情况下,有什么善良的动机。在中国人看来,既然是资本主义制度,其目的就必然是同社会主义目的相对立的。没有必要去攻击制度的产物,而需要向制度的结构本身进行挑战。同样,要攻击的是资本家和帝国主义分子所造成的国际制度和国际法的结构,而不是他们关于国际法和主权某些方面的关系的具体论点。
  对大多数中国作者来说,法律原则、规范和制度都是从属于主权问题的。无论他们讨论法律理论、军事集团、援助、国际组织或者跨国法和比较法时,他们都能把每一件事同破坏主权概念的阴谋联系起来,即使某些资产阶级法学家被认为是主张完全相反的观点的。对于长期是国际社会成员的那些国家的作者们来说,所涉及的主要争论往往是十分不同的。例如,西方法学家在讨论国际法与国内法的关系时,其主要目的常常是想在不同的国内法和单一的理论上的国际法体系之间,建立或多或少的逻辑上的连贯性和有系统的协调。两方国际法律学者所主要关心的,是在发生冲突时使国际法公正地适用于各个国家的问题。中国学者则置这个问题于不顾,而集中注意一元论的观点对于国家主权有什么影响。中国学者认为,任何对国家主权可能加以限制的主张,不管是提倡“世界国家”、集体干涉、强制管辖权、扩大国际法主体的范围或者发展跨国法和比较法,都是侵略弱小国家以及社会主义和进步国家的借口。
  中国人现行想法之一的根源,十分明显地是他们对权力关系划分的观点,即强大国家将是限制国家主权的唯一获利者,并将经常乘机欺侮弱小国家。在中国人评价同家主权与国际一法的关系中,权力关系的重要性往往是很明显的。认为中国自己的遭遇同弱小国家相类似的想法,可以从中国人在联合国想把自己视为发展中“第三世界”国家这一点看出来,而其结果就表现为一种关于国家主权以及如何才可能利用国际法来保护或反对弱小国家主权的理论。但是,在这种分析中,同权力关系比起来,国际法准则是十分次要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4695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