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外法学》
不良宣传与青少年违法行为
【副标题】 用《青少年条例》限制存在的问题【作者】 (日)堀部政男(陆青译)
【分类】 犯罪学【期刊年份】 1979年
【期号】 6【页码】 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4758    
  一、前言
  目前,少年违法行为[1](或者称为青少年违法行为),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什么是少年违法行为呢?根据《少年法》的第三条第一款规定,下列的少年行为,称为“少年违法行为”:
  (一)少年犯罪行为;
  (二)未满十四岁,触犯刑罚法合的行为;
  (三)参照少年的品行或环境,具有下列理由,唯恐将来触犯刑罚法令的行为:
  1.具有不服从监护人正当监督恶习的;
  2.无正当理由不接近家庭的;
  3.与具有犯罪性质的人或者不道德的人交往的,或者出入于可疑场所的;
  4.具有损害自己或者他人品德行为的。
  在《少年法》第三条第一款中所规定的少年,第一项可以称为“犯罪少年”;第二项中所规定的少年,可以称为“触法少年”;第三项中所规定的少年,可以称为“虞犯少年[2]。”
  上述违法行为少年的人数或者称为少年违法行为的人数,虽然按照年度不同而有所增减,但是它的总趋势,则是逐渐增加的。
  《1978年版犯罪白皮书》,在《1977年少年违法行为》的小标题下,指出犯罪少年增加的趋势: “1977年刑事犯中的少年为162,819人,比前一年增加了3,058人。如果只以主要刑事犯来看,总数为114,615人,此前一年增加了3,364人(按人口此例上升了0.1%,占全体人口11.9%)。这是四十年代后牛期以来,少年犯罪增加的第三个高峰,据说仍然处在发展之中。”与此同时,其他违法行为——触法少年、虞犯少年,也都明显地增加:“1977年被警察教养的触法少年(交通事故除外1为35,337人,此前一年增加801人。1976年经家庭裁判所处理的虞犯少年总数为2,717人,比前一年增加55人”(着重点为作者所加——译者)。
  二、关于青少年违法行为的《不良宣传影响论》
  关于不良宣传和少年违法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前曾经以各种方式进行过讨论,但是一直溲有得出明确的结论,甚至关于这个问题,究竟以什么样的方法来进行讨论最为有效,也溲有定论。在这里,让我们先看一下,在最近文献中列举的由于不良宣传影响,所造成的具体案例。
  首先,看一下总理府青少年对策本部所编的《1978年版青少年白皮书》。《白皮书》认为违法行为的诱发原因,是不良宣传的影响。《白皮书》在第五章《关于整顿社会环境的施政方针》中的第一节《净化有害环境》里一开头就着重指出:“特别是刺激性戚或者助长残暴性的出版书刊、电影、广告、广播以及深夜饮食店等,对于少年品德的成长具有极大的影响。可以说,它是诱发少年违法行为的原因。”在这样一般地论述的同时,还具体指出: “在最近少年违法行为的案件中,由于从自动售货机购买到庸俗的色情的杂志,受到影响,而侵入女性住宅,对于熟睡的女子使用麻醉药品,企图进行猥亵行为的案件等等,有不少就是由于受庸俗的色情杂志、电影、电视等刺激所造成的。”
  其次,再以最近出版的以少年违法行为作为主题的书籍来看,其中所列举的事例,也都直接、间接地指出了这个问题。例如中津实圆所著:《少年违法行为——从违法行为下拯救可爱的孩子》(1978年出版)一书,在第一章《最近的少年违法行为》中,列举具体案例说:“女子高校学生B子(16岁)和十名青少年(男子四人、女子六人),出入于吃茶店,似乎是随便吃茶吸烟而已。但是,在1976年1月趁该集团中一人的双亲不在家的机会,在他的家中,竟于光天化日之下,进行性交。而这种性交行为,正是受杂志刺激进行的杂交。”他在该书第五章《诱发违法行为的环境》中,将“现代社会作为培育违法行为的基地”,并列举不良宣传的影响说: “1976年在爱媛县受教养的卖淫和不纯的异性交往等性的堕落行为中,有46%是直接或间接地因受不良图书、电视、电影影响的结果。”显然,从这样一些案例中,是不难找到一定规律的。
  下面,我们再列举最近发表的三个方面的调查,来看一下这个问题。
  第一个调查是《每日新闻社》进行的。该社早在今年《国际儿童年》开幕以前,就确定利用1978年12月3、4、5日这三天的时间,对二十岁以上的男女3,000人,进行《关于儿童的全国舆论调查》。这次调查,由于采取的是“规定题目直接面谈”的方法,所以除因为有病或者旅行等原因没能进行调查的人外,总共调查了2,250人,回收率达到75%。根据调查结果,《每日新闻社》对于“违法行为的动机”作了如下的分析:
  (一)中等、高等学校学生的违法性行为逐年增加,仅仅少女卖淫行为,在1977年被教养的,即达710人(根据警视厅的统计,此前一年增加了53人)。其动机,绝大多数是由于“好奇心”(占82.9%);“自愿进行的”(占49.4%);“被引诱的”(占46%)。在这次调查中,根据所调查的人列举的“少女卖淫动机”的形成原因,受“家庭环境”、“电视、杂志等不良宣传影响的”共占47%;“爱财的”占44%;“性的好奇心”占42%;“朋友关系”占34%。
  (二)庸俗的色情电视、漫画、杂志,对于“儿童不良影响”已经引起了人们异常地关注。根据这次调查的分析判断,电视、漫画、杂志,已经成为妨害儿童教养;破坏儿童健康成长;造成儿童自杀;使少女走上卖淫道路的重要原因。
  在这次调查中,最值得注意的,也是许多成年人明确表示最为担心的,是不良宣传对于儿童的恶劣影响。
  第二个调查是札幌市市民局青少年妇女部,委托青少年问题研究所进行的《关于1978年少年违法行为的家长与子女思想调查报告书》。上述《每日新闻社》的调查,是以20岁以上的男女作为对象进行的,而札幌市调查的对象,除市内的小学、中学、高等学校学生2,027人及其母亲1,829人(回答率90.2%)外,还得到道警察本部的帮助,在札幌市内六个警察署,对于因为偷盗等原因而被教养的2,220个少年,进行了有重点的调查,特别是对于造成少年违法行为的原因,进行了有目的的调查。兹举出其特点如下:
  根据调查的结果,喜好阅览色情杂志和喜好看对成年人放映电影的孩子,许多都是缺少双亲的所谓有缺陷家庭的孩子。在小学学生中,普通家庭和双职工家庭的孩子各占20%,其中有缺陷家庭的孩子占5%;在中学学生中,有缺陷家庭的孩子,高达15%。再以深夜收听广播的一般少年和违法少年进行比较,后者所占比率大;在小学学生中,一般少年占12%,违法少年占27%;在中学学生中,一般少年占47%,违法少年占72%;在高等学校学生中,一般少年占70%,违法少年占82%。从这些数字来看,少年违法行为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由于不良宣传造成的。
  调查的结果表明,造成少年违法行为的原因,首先是“家长责任”和“本人责任”;其次就是“不良宣传的责任”。根据造成少年违法行为原因的统计数字来看,可以证实“本人责任”就是“喜好的东西存在错误”;其次就是“不良宣传”。札幌市青少年问题研究所付所长,在分析这个报告时说:“受电视和漫画影响最厉害的,应该说就是违法少年。”“被教养的违法少年,造成其违法行为的原因,许多都是由于‘喜好的东西存在错误’和‘不良宣传’。不能忽视,谋取高额利润的商业性的不良宣传,已经成为少年违法行为非常重要的导火线之一的现实。”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调查非常重视不良宣传的恶劣影响。
  第三个调查是警视厅防犯部所进行的《关于少年违法行为发生的主要原因与环境关系的调查——特别是以庸俗色情内容为中心的不良宣传》。这个调查从“引起性冲动对象”这一观点出发,分析了不良宣传的影响,并且指出:“在中学学生男生中引起性冲动占第一位的原因,是杂志中刊登的关于性的消息(占45.1%);占第二位的原因,是杂志等于刊登的关于性的照片(占42.6%);占第三位的原因,是色情杂志(占37.3%);占第四位的原因,是电视、电影(占35.9%);淫猥之谈为第五位(占31.6%)。”
  综上所述,除占第五位的淫猥之谈(占31.6%)外,所有刺激中学学生男生性威的对象,都是不良宣传。
  这些案例和调查结果表明,不良宣传对于少年违法行为的影响,是相当严重的。这已成社会上所公认的事实。
  自从进入70年代以来,批判不良宣传与以前相比,有了显著增加。特别是最近,不仅要求自觉限制商业广告中有关不良宣传的呼声,迅速高涨,而且进一步要求用法律的形式来限制不良宣传的动向,也日盆明显。
  三、《青少年条例》制定的发展过程
  从历史上看,成为今天制定《青少年条例》的先行者,是1951年11月31日施行的《和歌山县保护少年条例》。它主要是对于销售有害书刊、图画,刊登有害广告,演出有害戏剧、电影等,予以严格限制(包括惩罚)。并且把进行干涉调查和采取紧急取缔等措施,也都作为《条例》的内容,予以明确地肯定下来。这个《条例》对于其他都、道、府、县,影响很大。以后,1952年香山县(8月10日施行)、1955年币申奈川县(1月4日施行)和北海道(6月1日施行)、1956年福同县(8月30日施行)、1957年大阪府(3月1日施行)和山崎县(12月25日施行)、1958年山口县(2月11日施行)和兵库县(6月1日施行)以及高知县(9月8日施行)等,总计在50年代有十个道、府、县施行了《青少年条例》。同时,在50年代的前牛期,政府的中央青少年问题协议会,以限制不良宣传为内容,向国会提出了《保护培养青少年法案》,并且国会对此进行了研究。这反映了中央机构对于这个问题,已有进行立法的动向(1953年)。这一时期所制定的《条例》等,都反映了色情杂志泛滥等所引起的严重社会问题,并企图用法律形式来净化日益恶劣的社会环境。
  1960年石川县(4月1日施行)和宫城县(7月1日施行);1961年老大埼玉县(1月1日施行)、岐阜县(4月1日施行)、爱知县(6月1日施行)、群马县(10月1日施行)、三重县(7月1日施行);1962年静同县(1月1日施行)、鹿儿岛(4月1日施行)、新泻县(6月1日施行);1963年茨城县(4月1日施行);1964年福井县 (7月1日施行)、山梨县(7月1日施行)、滋贺县(10月1日施行)、东京都(10月1日施行);1965年千叶县(2月1日施行)、岛根县(7月1日施行)、德岛县(11月1日施行);1966年大分县(6月15日施行);1967年同山县(10月1日施行);1968年爱媛县(4月10日施行)都先后实施了《青少年条例》。这样,从1960年至1968年,总计共有21个都、县施行了《青少年条例》。
  现在以60年代中叶,在广岛县研究制定条例为例,来看一下制定《条例》的发展过程:首先,64年3月在儿童福利审议会研究了关于是否制定《条例》的问题。同年7月由儿童福利审议会和青少年问题协议会联合发起成立了培养青少年条例研究会,并且开始了审议工作。但是,直至9月,仍然溲有作出结论。于是停止了审议工作。在66年10月又增加了委员,重新开始审议工作,直至67年7月,在这个专门进行研究工作的部门会议讨论中,仍然是可否两种意见各占一半。但他们却在这种情况下,轻率地作出了肯定的结论,通过了《条例草案》。当时,赞成制定条例的意见认为:“如果制定了《条例》,可以作为青少年对策的基础,补充以法律的形式还溲有规定的限制部分,进行净化环境”等;反对的意见强调:“指定有害图书,往往被个人主观见解所左右,恐怕运用起来,违背法律的规定。应该根据经营者的自觉限制和县民主运动办事。”这两种不同意见,在以后制定《青少年条例》时,经过反复讨论,终于取得了一致。
  再如,在60年代中叶,长野县的地区妇女会、防犯协会、育成会、町村会等六个团体,联合向县及县议会提出了制定《条例》的请愿书。因此,65年4月长野县就制定《青少年条例》问题,向县青少年问题协议会提出谘询。该协议会经过四次小组委员会、四次联席会议,审议关于可否制定《青少年条例》的问题,起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475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