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居住权可对抗房屋所有权人排除妨害请求权
【作者】 谷昔伟曹璐【作者单位】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房产法【期刊年份】 2015年
【期号】 18【页码】 65
【摘要】

[裁判要旨]如配偶一方死亡,另一方无固定经济来源又没有可供居住的其他住所,因婚姻关系产生的居住权益并不因夫妻一方去世而消灭。且老人对配偶生前尽到主要照顾义务,受遗赠人基于房屋所有权要求老人搬离,有违公序良俗原则。居住权相对住房所有权具有优位性,可对抗房屋所有权人排除妨害请求权。

□案号 一审:(2013)崇民初字第1516号 二审:(2014)通中民终字第0169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8245    
  [案情]
  原告:高见。
  被告:张圣菊。
  原告高见诉称,2013年6月,高见受遗赠其祖父位于南通市崇川区北园新村的房屋一套,并于2013年9月6日取得产权证。此后,高见数次要求被告张圣菊腾房,张圣菊不予配合。原告高见与其父名下无其他房屋居住。现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张圣菊立即迁出房屋,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被告张圣菊辩称,被告与高见祖父系合法夫妻,结婚8年多。高见祖父通过遗嘱将其名下房屋留给高见,但保留被告的居住权,待高见帮被告申请到廉租房后,被告同意搬出;被告每天照顾高见祖父,尽到了妻子的义务,高见及其父亲未尽赡养义务。
  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高见祖父(2013年6月13日去世)与前妻(1992年去世)生有一子一女。1993年12月30日,高见祖父购得此房。高见祖父与张圣菊于2006年11月2日登记结婚。
  2008年7月22日,高见祖父立遗嘱一份载明,将争议房产遗赠给孙子高见,并于同日在公证处进行公证。因该房屋产权纠纷,2013年8月6日,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判决案涉房屋产权归高见所有。后高见于2013年9月6日领取案涉房屋产权证。现张圣菊仍居住在案涉房屋内。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另查明,张圣菊及高见祖父生前邻居、好友均表示,高见祖父生前曾提及其去世后房屋遗赠给高见,但张圣菊享有居住权。同时张圣菊无经济来源和其他住房。菊花碎了一地
  [审判]
  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认为,高见从其祖父处继承案涉房屋,已实际领取产权证,高见为该房屋的产权人。张圣菊称高见祖父生前为其保留居住权,但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物权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妨害物权或可能妨害物权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险。”高见作为案涉房屋的所有人,应当对其房屋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张圣菊占用高见房屋的行为,已经妨害了高见物权行为的行使,因此,高见的请求合法有据,予以支持。遂作出一审判决,判令张圣菊于判决发生效力之日起30日内搬出南通市北园新村的房屋。
  宣判后,张圣菊不服,向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张圣菊与高见祖父于2006年11月2日登记结婚后共同生活居住在案涉房屋内,张圣菊悉心照顾高见祖父,履行了夫妻之间相互扶助义务。在高见祖父去世后,张圣菊作为其配偶,居住于案涉房屋内的现状应当得到尊重。在夫妻一方死亡,另一方又无其他居住条件的情况下,因婚姻关系产生的居住权益并不因夫妻一方去世而消灭。根据法院向张圣菊及高见祖父生前的邻居和好友调查,高见祖父生前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其虽将案涉房屋所有权赠予高见,但张圣菊对案涉房屋享有居住权。高见质疑证人身份但未能举证证明。高见取得案涉房屋所有权系继受取得,非原始取得,故对张圣菊享有居住权的现状应予尊重,其对物权的行使不得损害张圣菊的合法权益。在张圣菊无其他住房,又无固定生活来源且对案涉房屋享有合法居住权的情况下,高见要求张圣菊立即迁出该房屋的诉请,有违公序良俗,不予支持。同时,高见作为案涉房屋的合法所有权人,对该房屋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若张圣菊此后另有居所或者生活条件有较大改善,双方对于案涉房屋的居住权可另行协商,若协商不成,高见可另行主张。遂作出二审判决:一、撤销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2013)崇民初字第1516号民事判决;二、驳回高见的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居住权与所有权冲突引发的纠纷。由于我国物权法并未就居住权作出明确规定,在审判实践中,该类纠纷的裁判依据不足。本案中的张圣菊己是年逾七旬的老人,由于配偶去世前将唯一住房遗赠给高见,高见继受取得所有权后,能否诉求张圣菊搬离,实则法院裁判案件过程中的疑难问题。对于该类案件,一方面要依法保护房屋产权人的所有权,另一方面要保障老人最基本的居住权。法官如何在所有权和居住权之间进行利益平衡,选择正确的裁判路径,避免机械裁判导致的社会不公,则为本案的典型价值所在。
  一、法律维度的居住权概念
  我国并没有就居住权进行明确定义,只有物权法(征求意见稿)中,将居住权作为单独的用益物权制度,进行了明确的界定,即:“居住权人对他人住房以及其他附着物享受占有、使用的权利。”2002年1月28日全国人大法工委在《关于物权法(征求意见稿)的说明》中,第一次提出为了“切实保护老年人、妇女以及未成年人居住他人住房的权利”,在我国未来物权法典中规定居住权,并设专章共计8条规定了居住权制度。此后的几次物权法草案审议稿中,均对居住权加以规定,在2005年7月11日公布并全民讨论的物权法(草案)中,其条文增至12条,规定了居住权的设立、消灭以及权利义务关系,但在最终通过的物权法中,删除了居住权的相关规定。基于此,对居住权概念的阐述,需正本清源,从比较法的角度进行考察。
  居住权滥觞于罗马法,最初是作为人役权的一种形式而出现的,而人役权又是罗马法役权制度之一种。“役权,或是人役权(servitutes per-sonarum),如使用权和用益权;或是地役权(servitutes rerum),如乡村地役权和城市地役权。”人役权作为与地役权相对应的概念,指的是为特定人的利益使用他人之物的权利。优士丁尼《法学阶梯》将人役权分为用益权、使用权、居住权三种。该体系划分后来被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等大陆法系国家所采用,所有这些国家对居住权的规定,都依附于地役权和人役权的两分体系为前提,居住权存在于“用益权—(使用权)—居住权”权利梯队中;居住权具有人身依附性,如法国民法典第832条到第834条,对房屋享有居住权的人,得与其家庭在该房屋内居住,居住权仅以享有此项权利的人与家庭居住所需为限,居住权不得让与和出租。德国民法进一步确定了限制的人役权,限制的人役权只能在不动产上为特定的人(既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法人)设立。其他采用居住权的国家一般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法小宝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8245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