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从非暴力实施者角度谈校园暴力事件的防控对策
【副标题】 基于125起视频资料的实证分析【作者】 张丹丹
【作者单位】 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分类】 文教卫生管理法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34
【页码】 82
【摘要】

近年来,校园暴力事件发生的频率明显上升,其背后的原因也复杂多样。为寻找校园暴力事件发生的原因,提出科学而有效的防控对策,笔者收集、整理了相关校园暴力事件视频资料。通过分析发现,校园暴力事件的发生与持续在一定程度上与非暴力实施者的行为紧密相关。根据这一特点,本文提出,制定校园暴力事件防控对策可从非暴力实施者视角来考量,即惩罚出谋划策的组织者、教育支持戏谑的助威者、警醒熟视无睹的逃避者。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4075    
  

近年来,各种校园暴力事件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暴力的程度也越来越严重。据报道,大约有50万10至12岁的英国学生在学校遇到过身体暴力,并且在接受调查的人中,38%的学生表示上个月还被同学打过。[1]校园暴力俨然已经成为威胁校园学生安全与健康的主要危险源之一。这正如日本文部科学省分析的一样:无论是哪个孩子,都有可能成为欺凌的受害者和施加者。并且在一定程度下,对同学施以欺凌的行为是会重复出现的。[2]据不完全统计,在我国现行的四大视频门户网站(优酷视频、土豆视频、腾讯视频、爱奇艺视频)中有超过4000起校园暴力视频。鉴于此,各国以及各机构均表示了对预防校园暴力事件的关切。早在2013年,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就将校园暴力事件确定为“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3]从国外对校园暴力事件的研究以及我国有关校园暴力事件的视频资料上看,在这类案件中,除了施暴者以及受害者之外,还出现了第三类人群,即非暴力实施者。这主要是指与校园暴力施暴者相对的,未直接参与施暴,但却组织、鼓舞、援助、目睹校园暴力事件发生的一类群体。1993年至1999年美国国家犯罪受害者调查对全美12岁及以上的青少年进行的大型入户调查发现:80%发生在校园的攻击与抢劫案件都有一个或者更多的第三方在场,71%发生在家到学校路上的暴力事件中也同样有第三方的存在。[4]同样的,研究者康奈尔等根据对小学生的观察发现:在85%的欺负行为中至少有一个同伴在场,在超过一半的事件中有两个或更多的同伴在场。[5]从笔者随机在4大视频网站上收集、整理的125起案件上看,非暴力实施者出现的概率达100%。可见,非暴力实施者群体在校园暴力事件中呈现常态化,甚至有的还为校园暴力事件的发展增添助力,成为校园暴力事件的保护伞。据此,笔者对防控校园暴力事件有了新思路,即从非暴力实施者的视角防控校园暴力事件。

一、惩罚出谋划策的组织者

组织者主要是指通常隐藏在施暴者背后,在具体校园暴力事件实施过程中没有特殊的言行,却以引起、组织校园暴力事件的发生作为重要任务的一类非暴力实施者群体。他们虽然未实际实施暴力行为,但却是校园暴力事件发生的源头。笔者研究125起案件的视频发现,在24起案件中出现了这类群体,占总数的19.2%,出谋划策是这类组织者群体行为的基本特征。换言之,组织者以纠集、串联他人形成较为固定的校园暴力组织,并且指使、安排、调配人手实施具体校园暴力事件作为主要行为方式。虽然组织者仅属于非暴力实施者,但其距离校园暴力事件发生最近,是校园暴力事件的开端者,甚至可以说是校园暴力事件中的领导核心。从一定意义上看,组织者的存在导致了校园暴力事件的发生。而组织者出谋划策的行为,正反映了其具有一定的社会认识能力以及行为能力。这正是校园暴力事件中组织者具有一定刑事责任能力的表现。故而,必须对组织者予以惩罚,让其认识到自身行为的危害性,进而减少出谋划策校园暴力事件的行为,在从根源上预防校园暴力事件。

(一)惩罚组织者之依据:出谋划策,指导行为

组织者以出谋划策具体校园暴力事件作为重要的行为准则,其通过言语或行为怂恿施暴者施暴,或在施暴者施暴过程中给予行为指导,或在施暴过程中鼓励施暴者实施更为严重的施暴行为。组织者不仅引起了校园暴力事件的发生,同时还为施暴者提供了施暴手段以及心理上的支持和帮助。

第一,惩罚组织者,是因其引起了校园暴力事件,表现出较严重的社会危害性。组织者的首要任务在于发起校园暴力事件,为了完成这一任务,组织者常与施暴者建立“好朋友”“好哥们”的纽带关系。从身份上看,组织者多是施暴者的朋友或兄弟。具体可分为3类,一是组织者与施暴者和受害者均认识,并对受害者存在不满,发起校园暴力事件是为了借施暴者的手发泄对受害者的不满与憎恶。二是组织者与施暴者和受害者均认识,但并非对受害人不满,发起校园暴力事件是为了给施暴者撑腰,展现自身“朋友”和“大哥”的身份。三是组织者仅与施暴者认识,并且对受害者并非不满,发起校园暴力事件是为了履行帮助施暴者的承诺。无论组织者与施暴者以及受害者间的具体关系如何,组织者都是具体校园暴力事件的发起者。这种发起行为方面是为了发泄自身对受害人的不满,与成年人犯罪事件中的教唆犯有极高的相似性。另一方面是为了表达对施暴者的义气之情,显示自身作为操控大局的“大哥”形象。组织者具有一定的自我意识判断能力,在校园暴力事件中反映出较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因而,惩罚出谋划策的组织者是矫正组织者行为、责难组织者较严重的社会危害性的主要方法,也是从源头上遏制校园暴力事件发生的重要举措。

第二,惩罚组织者是因其出谋划策的行为为校园暴力事件的施暴者树立起坚实的后盾和保护网,让施暴者在施暴时有恃无恐。在校园暴力事件中,施暴者多是未成年学生,因其心智尚未成熟,在实施暴力行为时难免会表现出胆怯、没有底气等心理。特别是在实施校园暴力事件这一具有攻击性特点的行为之初,施暴者往往会有所疑虑与顾忌,会因为没有经验而不敢施暴。然而,组织者的出现解决了这一问题。组织者周密的计划打消了施暴者的顾虑,并为施暴者的行为增加了动力、指明了方向。组织者为施暴者的整个施暴过程提供便利与保障,让施暴者在施暴时可以有条不紊,甚至是肆无忌惮。组织者为校园暴力事件发生提供保障,这种保障行为恰恰扩大了校园暴力事件的危害后果。因此,惩罚出谋划策的组织者是防止受害者受害的首要途径,也是斩断校园暴力事件发生的关键。

(二)惩罚组织者之对策:以教育性惩罚为主

从组织者在校园暴力事件中的地位以及作用来看,其主导了校园暴力事件的发生,开启了受害人的受害阀门,是校园暴力事件的核心领导者。在预防校园暴力事件时,惩罚出谋划策的组织者是从源头上降低、消除校园暴力事件发生机率的首要途径。同时,惩罚组织者可以消除校园暴力事件发生的前提基础,避免出谋划策的组织者产生法不责众、侥幸逃避法律责任的心理,进而达到威慑校园暴力事件中其他非暴力实施者的目的。但是,在校园暴力事件中,组织者大多数是与施暴者年纪相仿的未成年人,因此,对组织者进行惩罚必须坚持宽严相济的思想,秉承对未成年人学生以教育为主的理念,坚持教育性惩罚的方式。

教育性惩罚,是指在法律和道德允许的范围内对学生的不当行为施加影响,使其认识到思想行为的错误,找到错误的原因和改正方法。[6]教育性惩罚是将教育与惩罚两种方式结合在一起,以惩罚为落脚点兼顾教育性的处罚方式。对校园暴力事件中的组织者适用这种方式,既符合法律法规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又能通过这种适当且合理的惩罚方式让组织者认识到自身恶性,进而不再挑起校园暴力事件。正如马卡连柯所言,合理的惩罚有助于形成学生的坚强性格,能培养学生的责任感,能锻炼学生的意志和人的尊严感,能培养学生抵制引诱和战胜引诱的能力。[7]将教育性惩罚方式具体运用到出谋划策的组织者身上,有以下两种对策:第一,由学校根据校园暴力事件的危害程度以及影响范围,对组织者进行法律允许的语言责备、隔离、剥夺某种权利、没收、留校、警告、处分、停学和开除等处罚。[8]值得特别注意的是,不能对校园暴力事件中的未成年组织者进行体罚、变相体罚或心罚。这3种方式不仅违反我国法律,而且还会伤害学生的自尊、损伤学生的精神、阻碍其个性发展,导致未成年学生不但不能够认识到自身的恶性,反而产生“以牙还牙”的反抗心理以及“以暴制暴”的攻击性行为,通过组织策划更为严重的校园暴力事件回击校方,以发泄自身的不满。第二,责令校园暴力事件中组织者的学校和家长对其进行管教。学校老师要加强关注与管理组织者的在校行为,家长要严加督促组织者的交友情况以及课余娱乐方式。倘若组织者逃学辍学、父母离异,出现无人管教的情况,可将其送入工读学校学习或是将其交由当地政府收容教养。同时,可以责令其完成一定时间的社会服务,由组织者居住地的未成年人法庭法官对其进行监督。必要的时候可以强制实施,以期达到在惩罚过程中教育校园暴力事件中的未成年组织者,预防校园暴力事件的目的。

二、教育戏谑支持的助威者

助威者主要是指看似与校园暴力事件的实施没有直接关系,却间接影响着校园暴力事件的发展,以在校园暴力事件实施过程中为施暴者摇旗呐喊、助威鼓励为重要使命的一类群体。笔者研究125起案件视频发现,在91起案件中出现了这类群体,占总案件视频的72.8%。戏谑支持是这类助威者群体主要的行为特点。在校园暴力事件中,助威者常常对受害者进行言语辱骂、,戏谑取笑、推擦打闹.起哄嬉笑以及性别侮辱[9]通过这些行为,助威者鼓励施暴者,并对其予以认可,为其提供心理支持。助威者在校园暴力事件中扮演着辅助的角色,处于非暴力实者群体的中间层面。在防控校园暴力事件时,强调对戏谑支持的助威者进行教育必不可少也不容忽视。这是从校园暴力事件发展的进程中防止类似事件恶化的主要方式。

(一)教育助威者之依据:戏谑玩闹,提供支持

在校园暴力事件实施过程中,助威者通过欢呼、嬉笑、辱骂或打骂等戏谑方式将校园暴力事件现场打造成为暴力实施的游戏场,并在此种环境中,为施暴者增添心理助力,让其以更饱满的激情实施施暴行为。因而,对具有这种行为方式的助威者必须予以教育。

第一,教育助威者是因其尚未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将暴力视作娱乐消遣的玩物,将校园暴力事件视为取乐的游戏场。助威者意图通过以下3种戏谑行为方式将校园暴力事件营造成为“玩暴力”的游乐场。一是助威者用手机记录校园暴力事件过程,并将相关视频在网络上传播。在好玩的心理作用下,助威者用手机将校园暴力事件的过程记录下来,为在他人面前炫耀或是娱乐消遣提供素材。二是助威者在观看校园暴力事件的过程,在一旁嬉笑起哄,特别是在校园暴力事件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谨防骗子)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407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