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公民财产权的制度化路径
【副标题】 一个人权和宪政的视角
【英文标题】 On the Systematization of Citizen's Personal Properties Ownership
【作者】 肖金明冯威【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法学院
【分类】 公民权利
【中文关键词】 公民财产权;制度化;宪法保障;公法保护
【英文关键词】 citizen’s ownership of personal properties;systematize;constitutional protection;protection of public law
【文章编码】 1009—8003(2003)02—0005—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2
【页码】 5
【摘要】

近年来,我国私有财产的法律保护问题一直受到经济学界和法学界的共同关注。公民财产权应当纳入强有力的法律保护体系,尤其是公法保护体系已渐成共识。而我国现有的法律制度存在着明显的缺陷,不足为公民财产权提供有效保障。本文从财产权制度及其意义出发分析了公民财产权的宪法保障和公法保护路径,以期促进公民财产权保护制度的完善。

【英文摘要】

In recent years,the educational circles of economics and law have been concentrated in the legal protection of citizen’s personal properties.It is a common understanding gradually that citizen’s ownership of personal properties need channel into the legal protection system,especially the public law system.But there are evident flaws in Chinese current legal system,and it is unable to supply effective protection for citizen’s right of properties.In this article,the authors analyze the property right system and its value,and definite the route of constitutional safeguard and public law protection of citizen’s ownership of personal properties.The article is in a sense beneficial for the perfection of citizen’s properties right syste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854    
  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1]
  ——(英)威廉·彼得
  1982年宪法实施20周年之际,人们在肯定其历史作用的同时,也在广泛讨论它的缺陷和完善。特别是公民宪法权利体系的缺陷和完善,更成为宪法学界着墨的重点。完善公民基本权利体系,建立宪法私有财产权制度,关系着非公有经济的发展和公民社会力量的成长,对建设市场经济、小康社会和法治国家具有根本的意义。
  一、财产权制度及其意义
  关于财产权的理解存在着不同的途径。财产权表明了人与人之间针对物的相互关系,反映着在人与物之间的关系之侧面上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鲁滨逊的世界里,产权是不起作用的”。{1}产权经济学或制度经济学意义上的产权制度是财产权制度的另类表达,产权被视为经济主体对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支配,是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的根本条件,其着眼点在于产权制度与经济增长的相互关系。“从法律的观点看,财产是一组权利,这些权利描述一个人对其所有的资源可以做些什么,不可以做些什么;他可以占有、使用、改变、馈赠、转让或阻止他人侵犯其财产范围。”{2}从法律和权利的角度理解财产权,可以是民法意义上的,也应当是宪法和公法意义上的。在民法意义上,所有权是财产权的起点和基础。民法上的所有权概念在20世纪初得以扩张,包括了传统的(物权的)所有权、债权、继承权、知识产权以及其它私法上的权利,或者称为“任何具有财产价值的私权利”,[2]它们与身份权、人格权等人身权并列,构成民法权利体系,民法财产权制度的意义在于形成私法意义上所有权的一般排他性;在宪法意义上,财产权与平等权、自由权相并列,构成宪法基本权利体系,宪法财产权制度的意义在于形成公法意义上财产权的特别排他性。民法财产权的一般排他性建立了针对一般他人的防御和保护,宪法财产权的特别排他性则建立了针对国家和政府的防御和保障。从私法意义上所有权的一般排他性到公法意义上财产权的特殊排他性,从民法意义上的所有权制度到宪法意义上的财产保障制度,财产权制度变得更为完整和更具意义。
  财产权制度更具意义是指财产权制度具有人权意义。近代自然法思想宣称财产权是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洛克的所有权概念包含了生命、自由和财产,作为自然法论的代表,他把人拥有生命、自由和财产的权利视为人与生俱来的自然权。洛克认为:“人们联合成为国家和置身于政府管理之下的重大和主要的目的,是保护他们的财产。‘主权者’的权力绝不容许扩张到公众福利的需要之外,而是必须保障每个人的财产。”{3}1789年法国人权宣言第17条将财产权宣布为“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首次建立了人类社会对于财产权地位的宪法认识。《世界人权宣言》第17条规定:人人得有单独的财产所有权以及同他人合有的所有权;任何人的财产不得任意剥夺。一般认为,《世界人权宣言》第21条以前规定的是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第22条至27条规定的是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根据《世界人权宣言》的权利内容排列,财产权应当属于《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范畴。由于当时在如何对待财产权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人们对如何将财产权写进公约有很大分歧,但并不是不同意将财产权列入公约,财产权实际上是被有意省略了。即使到今天,人们在财产权问题上仍然存在着争论。有些西方学者甚至将社会保障权也视为财产权。{4}财产权没有进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是世界各国人权专家共同的遗憾。与财产权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世界人权宣言》第14条规定的政治避难权。尽管《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没有规定财产权,但是找不出足够的理由否认财产权在人权体系中的重要位置,况且在人类人权思想和多数国家人权制度化的历史上,都能够发现财产权自身及其对于其它人权的深刻意义。
  财产权的意义决不限于它是民事关系中的基本因素,还在于财产在法律上的明晰和自由是市场主体独立与自主的保障,更在于它经常成为影响其它自由的要素从而构成制约或促进人权实现的基础。自由论者论及自由,几乎异口同声地谈到“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从而明示了这一天然的道理。私法领域财产权制度的发展、国有企业产权制度的改革,标志着财产权观念的进步,而人权意义上的财产权才真正具有宪政价值而为政府权力设定了界限。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政府权力被约束,它不得向社会和公民巧取豪夺。[3]实践财产权的人权意义,应当推进宪法和公法的进步和成熟,建立和完善财产权保障制度。
  二、财产权的宪法保障
  西方国家有着宪法保障财产权的传统,为财产权保障建立了一种公民相对于国家的基本权利的高度。当然,不同国家对财产权实施保护的法律机制不同。大陆法系国家兼用公、私法律制度全面对待财产权。1804年法国民法典545条规定:任何人不得被强制出让所有权。但因公用,且受公正并事前补偿时不在此限。在此之前的1789年法国人权宣言第17条规定: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除非由于合法认定的公共需要的明显要求,并且在事先公平补偿的条件下,任何人的财产不能被剥夺。德国民法第903条宣明所有权人可以依其喜好,支配其所有物。民法物权篇内的所有物包括动产和不动产。德国不仅通过民法物权制度为所有权提供有效保护,而且具有以公法制度保障财产权的传统。早在1849年,《法兰克福宪法》草案第164条法宝就宣告:所有权不可侵犯。征收惟有因公众福利且依法律,以及给予公平补偿之后,方得为之。1919年魏玛宪法153条规定:所有权受保障,其内容及其限度,由法律规定之。征收惟有因公众福利且依法律,方得为之。除联邦法律有特别规定外,征收必须给予适当之补偿。有关征收之争讼,由普通法院判决之。后来的德国基本法以类似的条款继受和发展了所有权不可侵犯的宪政精神。英美法系国家不存在公私法的划分,但以宪法保护财产权却是英美法治的基础和传统。宪法保护财产权的精神生于13世纪早期,英国1215年大宪章是财产者与国王斗争的结果,它不仅通过形成国王同财产者“讨价还价”的机制从而催生了现代议会的雏形,而且通过约束国王征税权从而奠定了宪法保护私有财产权的精神传统。英美国家以另外的方式表达了对财产权的宪法保障。1354年,爱德华三世第28号法令第3章规定:未经法律的正当程序进行答辩,对任何财产和身体的拥有者一律不得剥夺其土地或住所,不得逮捕或监禁,不得剥夺其继承权和生命。1791年和1867年两次修正宪法形成的美国宪法第5修正案和第14修正案创立的正当法律程序条款惠及几乎所有权利:非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从财产权的宪法保障角度看,宪法第5修正案创立的征用条款同样不可忽视:没有正当补偿,任何人的私有财产均不得被征用为公共使用。无论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法德式或者英美式)来表达对财产(权)的宪法态度,无论是价值条款(近代的神圣不可侵犯到现代的不可侵犯)加征用补偿条款,还是正当法律程序条款加征用补偿条款,其着力点都在于为国家权力如何对待公民财产权建立边界和设定规范,其原则就是通过对合法公共侵害的公正补偿,或者通过正当法律程序保障,实现对财产权的宪法保护。
  在宽泛的意义上,中国现行宪法也具有一定限度的财产权保障的规范内容。中国宪法以特别的方式表达了对待财产权的态度。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特别是存在将私有财产等同于私有制的误解,以及对私有财产(主要是私人财富积累过程)的正当性存在怀疑,长期以来,对私有财产权或者说公民个人财产权的宪法保障不够到位。尽管在1982年修订宪法以及其后对现行宪法的三次修改时,有人曾呼吁写进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条款,但现行宪法并没有将财产权列为公民的基本权利。[4]实际上,中国宪法对财产权的保护主要体现在总纲第12条和第13条中,具体规定为:社会主义的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国家保护社会主义的公有财产。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坏国家的和集体的财产。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的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的继承权。宪法总纲中上述关于财产权保护的规定至少存在这样一些不足:一是显示了宪法对公有财产和私有财产的不同态度。宪法把公有财产写成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而私人财产是加以保护的,这不仅是一个保护度的问题,即对私人财产的保护没有达到像对公有财产的保护那样强烈的程度,更是一个宪法态度问题,是对公有财产和私人财产给予不同的对待。二是显示了宪法对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不同态度。从经济学的角度,财产可以进行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划分,但这种划分不应当具有宪法意义。而宪法13条的规定却带有这种划分的明显倾向。宪法13条规定的公民的合法收入、储蓄、房屋等多属于生活资料的范畴,公民财产权仅在生活资料范畴中体现出一定的意义。可以这样讲,1982年宪法对公民财产权的保障,基本上偏重于对生活资料的保护,而轻视对私人生产资料的保护。{5}三是宪法13条的规定无法形成财产权的完整概念,难以产生私有财产权的宪法观念。公民私有财产的宪法地位未达到像公有财产那样“神圣”的程度,宪法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对公民私有财产权的保护主要表明了禁止对公民私有财产的一般侵犯而不是特殊侵犯(公共侵犯),或者可以这样讲,1982年宪法不仅没有建立起国家权力与公民财产权的合理边界,而且没有确立禁止对公民财产权的公共侵犯的宪政观念。
  在未来制宪或修改宪法时,提升私有财产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美)科斯,等.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M).上海:三联出版社,1994.97.

{2}(美)罗伯特·考特,托马斯·尤伦.法和经济学(M).上海:三联出版社,1994.125.

{3}(英)洛克.政府论(下)(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71.

{4}A·埃德.人权对社会和经济发展的要求(A).刘海年.《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研究(C).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10—11、53—54.

{5}胡锦光.中国宪法问题研究(M).北京:新华出版社,1998.168.

{6}林来梵.财产权宪法保障的比较研究(A).宪法论丛(第2卷)(C).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64—65.

{7}王涌.私有财产保护:从“物权法”到宪法(N).南方周末,2002—12—05.

{8}(美)B·R·温格斯特.自行贯彻的均衡与民主的稳定性(A).(加)A·布莱顿,等.理解民主——经济的与政治的视角(C).毛丹,译.北京:学林出版社,2000.4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85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