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关于重构民事再审程序的几点思考
【英文标题】 Some Reflections on Reconstructing Civil Retrial Procedure
【作者】 谭永红【作者单位】 山东公安专科学校
【分类】 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民事诉讼;再审程序;制度构建
【英文关键词】 civil lawsuit;retrial procedure;system reconstruction
【文章编码】 1009—8003(2003)02—0074—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3年【期号】 2
【页码】 74
【摘要】

再审立法指导思想的重构应当立足于:以公正为基础,效益为关键;实体与程序并重;以诉讼权利为本位。构建以当事人申请再审为主、检察院抗诉为辅、法院居中裁判、不告不理的再审诉讼运作模式,是现代诉讼理念的要求。再审理由应当重新予以科学设定。

【英文摘要】

Reconstruction of guiding ideology for retrial legislation should be grounded on such ideas as putting justice as a basis,viewing benefit as the key,paying equal attention to both substantive and procedural things and making litigation right—oriented.It is a requirement of modern litigation ideology that retrial litigation operating model should be reconstructed around such thoughts as taking parties—applied retrial as the principal and taking procuratorate—protested retrial as the secondary,making court judgment impartial and adopting no—action—without—request policy.Reasons for retrial should be scientifically re—defin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855    
  一、再审立法指导思想之重构
  长期以来,我国再审程序一直是作为民事诉讼的纠错机制而存在的。在“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原则指导下,再审程序的全部设计都体现了对客观真实的追求。应该说,人们追求客观真实是无可非议的,但是,在人们对诉讼法的研究不断深入的今天,我们却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即裁判结果并不能绝对再现案件的真实情况。所以必须更新立法的指导思想,彻底摒弃传统上的错误认识,从保障当事人诉权的角度出发,构建我国的再审程序,使之能够真正成为为当事人正当权利提供救济的诉讼机制。为此,笔者认为,再审程序的重构应当立足于以下三点:
  第一,公正为基础,效益为关键。程序公正与程序效益都属于民事诉讼程序的内在价值,二者具有一致性。即二者相互包含、相互制约、相互依存、相互支持。二者又具有冲突性,即对程序效益的注重,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程序公正的实现。一般情况下,民事诉讼程序公正性的增强会直接导致程序效益的降低。那么,如何协调二者的关系?必须坚持以公正为基础,效益为关键。
  第二,实体与程序并重。“诉讼公正是民事诉讼追求的永恒价值,它同时包括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两个层面,对两者都应予以执着追求,而绝不可以厚此薄彼。”{1}因为“司法最终裁判的机制,实质上是当事人间合理分配实体性和程序性权利和利益的过程。”{2}对任何一方的偏废,都会导致民事诉讼机制功能的不健全。
  第三,以诉讼权利为本位。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飞速发展,经济交往活动日益频繁,与经济繁荣同步的是,人们法观念或法意识的深刻变化,其中最突出的是权利意识的强化。反映到诉讼观念上,就是要求纠纷的司法最终解决、诉讼地位平等、诉讼中“武器平等”、对诉讼权利的尊重、处分自由、充分对话、诉讼权利的充分救济、诉讼中人权的保护和诉讼参与等。{3}这种新型的诉讼观念,其核心便是程序正义观念。在这种社会背景下,我们所面临的课题便是在民事诉讼制度的设计与运行中注入程序正义的理念,加强对程序正义的保障,以适应诉讼观念的上述变化。
  二、再审发动主体之重构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及当事人都享有民事再审程序的发动权,都是再审程序的提起主体。然而,现阶段我国学界对再审的发动主体观点不一,主要有以下三种学说:肯定说、否定说、附条件的肯定说。{4}持肯定说的学者认为,我国的再审程序发动主体应当是现行立法中所确定的三种主体。其中,法院在再审程序的提起主体中居于核心地位,检察院的抗诉在再审程序中居于辅助地位,当事人申请再审与申诉没有区别,司法实践中也大多这么做。笔者对此有不同意见,主要理由在于:法院主动再审,不符合民事诉讼中当事人的处分原则,也不符合诉审分离的原则,更不符合法院居中裁判的原则,等等,而且在司法实践中真正由法院主动发现错误并提起再审的情况很少,比较世界主要国家的再审制度,由法院作为再审发起主体极为罕见。故笔者认为,法院不应作为提起再审程序的主体。
  持否定说的学者认为,我国的立法应当取消法院和检察院的再审发动权,法院和检察院不是适格的再审主体,只有不服终局裁判的当事人才是适格的申请再审的主体。笔者认为,取消法院主动再审的权力是有道理的,而取消检察院的抗诉权在某些方面不够准确。理由在于:检察院的抗诉监督是一种事后监督,对保障民事审判活动的公正是十分必要的,尤其是在保障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不受侵害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其次,检察院的监督是一种来自法院外部的监督,它体现了检察权与审判权的互相制衡。另外,检察院的抗诉监督也有利于督促法官严格依法办案,消除司法腐败。总之,笔者认为应当有效地限制和利用检察院的再审发动权,给它一个准确的定位,而不能简单地取消。
  持附条件的肯定说的学者认为,再审程序的提起主体应当以当事人为主,检察院只在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时主动发动再审程序,行使抗诉权,检察院对当事人的私权利不进行干预。取消法院主动发动再审的权力,在再审之诉中,法院居于中立的地位,不告不理,公正审判。笔者赞同这一观点,即完善民事诉讼法的再审发动程序应建立以当事人申请再审为主、检察院提出抗诉为辅、法院居中裁判、不告不理的诉讼模式。
  首先,当事人申请再审。在私权自治原则下,私人间利益的追求与调整原则上应由相关的当事人自行解决,因为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最清楚自己需要什么,即当事人是自己利益的最好判断者。民事诉讼作为解决人们私权争议的诉讼过程,当事人在程序中应具有主体地位,充分享有诉讼权利及实体权利,而再审程序的启动直接影响当事人的实体权利和诉讼权利,因此,其发动与否完全取决于当事人。排除公权力干预私权利之后,应当强调再审程序的发动,应以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为基本出发点,当事人应在申请再审的主体中占居主导地位。
  其次,检察院抗诉提起再审。我国民事诉讼中的抗诉,是指人民检察院对人民法院已经生效的判决、裁定发现有提起抗诉的法定情形,提请人民法院对案件重新进行审理的诉讼活动。{5}学界对检察院享有民事案件的抗诉权有不同观点:一种观点主张取消检察院的抗诉权,理由在于检察院对民事案件抗诉有公权力不当干预私权利之嫌;另一种观点主张检察院的抗诉权应当加强,理由在于由当事人申请再审难以启动再审程序,且司法腐败现象严重存在,只有加强检察院的抗诉力度,才能切实保护当事人的民事权利,才能消除司法腐败;还有一种观点主张对检察院的抗诉权应作必要的限制,检察院只能对生效的裁判发现有侵害国家或社会的公共利益的情况时,才能抗诉,而不应对当事人的私权利进行抗诉。笔者赞同第三种观点。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检察院提起民事抗诉,应当遵循下列原则:(1)公益原则。检察院应当是“社会秩序的捍卫者”,负有保障“一切家庭安宁”、“公民安全”的责任。{6}检察院是国家利益和公众利益的代言人,检察院行使民事检察监督权,首先是保证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社会的公序良俗不受侵害。(2)以当事人申请为主,检察院抗诉为辅的原则。所谓当事人申请为主是指生效裁判具有符合再审的法定情形的,在不违反公益原则的情况下,检察院不主动提起抗诉,而是由当事人主动提起再审申请。这是充分尊重当事人在民事诉讼中享有的处分权的体现,也是公权力不干预当事人私权利的体现。当事人在发生民事争议后诉至法院,寻求法律帮助,使被破坏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恢复稳定,而生效的裁判是对当事人权利义务关系的最终确定。如果双方当事人在裁判生效后并没有提出异议,即使检察院认为该裁判在程序或实体上有错误,但只要不违反公益原则,就应当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不应当提出民事抗诉。(3)诉讼经济原则。效益观念在我国民事诉讼中具有重要地位,检察院提起民事抗诉,也必须以实现诉讼效益最大化为原则。如果生效的裁判虽然存在不足,但是提出抗诉解决这一不足可能导致人力、物力支配远超过所获得利益的情况下,检察院就应当依照诉讼经济原则,放弃提起抗诉。
  三、再审理由之重构
  再审程序不同于一、二审程序,它是一种特殊的救济程序,是针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提出的,以再次审理来保障民事争议的公正性,这便直接对确定判决的权威性与稳定性提出了挑战,并进而影响到当事人权益的确立与市场交易秩序的维持。毋庸置疑,确定判决的权威性与稳定性需要保障,再审之诉也有其设定的必要,尽管二者在制度价值方面侧重点不同,甚至有所冲突,但它们都是诉讼制度所必需的,因此,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在此二者之间寻求平衡点,既保障确定判决的权威性与稳定性,又要纠正有重大瑕疵之确定判决,这个平衡点就是再审理由。
  再审理由如同一道闸门,严格控制着进入再审的案件数量,如果闸门过宽,则确定判决的权威性与稳定性将受到侵害;反之,则当事人的利益未受到保护。正如张卫平先生所说,科学地设定提起民事再审的理由是为了在实现再审程序目的——对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的追求——与保障生效裁判稳定性以及争议解决效率性间求得一种衡平。{7}因而,再审理由之科学设定关系重大。
  (一)程序理由构建
  程序正义是立法者在程序设置、司法者在程序操作过程中所要实现的价值目标,而现行民事诉讼法关于再审理由规定的一个缺陷是忽视了程序正义的独立性,因此重构再审程序时应充分考虑这一点。关于程序方面的法定理由可列举如下:
  1.依法应公开审理的案件未公开审理。公开审理是指民事诉讼程序的每一阶段和步骤都应当以当事人和社会公众看得见的方式进行。英国有句古老的法律格言:“正义不但要伸张,而且必须眼见着被伸张”。程序公开原则的主旨就在于让民众亲眼见到正义的实现过程。这一过程对当事人和社会公众具有提示、感染和教育作用,同时程序公开提供了对诉讼过程实施社会监督的可能。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0条和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赵钢.对二十世纪下半叶我国民事诉讼法学研究状况之探讨(J).法学评论,1998,(1).

{2}陈桂明.诉讼公正与程序保障(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1998.

{3}张卫平.民事诉讼基本模式:转换与选择之根据(J).现代法学,1996,(6):19.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4}章武生,等.司法现代化与民事诉讼制度的建构(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572—575.

{5}江伟.民事诉讼法(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

{6}王淑贤.中国检察学(M).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1988.

{7}张卫平.民事再审事由研究(J).法学研究,2000,(5).

{8}陈瑞华.刑事审判原理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6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85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