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的比较分析
【英文标题】 Comparative Analysis On Allocation Mode of Criminal Law Interpretation Power
【作者】 喻海松 刘克兰
【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
【分类】 比较法【中文关键词】 刑法解释权 配置模式 比较分析
【期刊年份】 2008年【期号】 3
【页码】 128
【摘要】

本文在对比分析了大陆法系、英美法系、中国古代、近代和现行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的基础上,就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的影响因素、性质和评判标准等问题得出了几点认识,以期对我国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的完善有所裨益。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3508    

刑法解释权是指针对刑法条文(限成文刑法)作出具有法律效力的解释的权力,是国家权力的一种表现形式。刑法解释权的配置就是指刑法解释权如何在立法机关、行政机关以及司法机关等主体之间分配。古今中外,各国都有着别具特色的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对中外的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加以历史考察,不仅能使我们获得关于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的历史知识,而且会对认识我国现行的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有所裨益。基于此,本文将就古今中外主要的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进行比较探析,以求教于学界方家。

一、外国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历史考察

(一)大陆法系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的历史考察[1]

大陆法系的刑法解释可谓源远流长。公元前454年,古罗马颁布了第一部成文法——《十二铜表法》,大陆法系的刑法解释也就发轫于此。在此后的发展历程中,大陆法系的刑法解释权配置经历了集中于立法机关时期、由“类似立法机构的组织”行使时期、集中于最高上诉法院时期和集中于整个法院系统时期等四个发展时期。其中第一时期内,大陆法系各国将法官对法律的解释看作是对立法权的侵犯。“刑事法官根本没有解释刑事法律的权利,因为他们不是立法者。”这一时期的古典犯罪构成理论体系表现出了形式和客观的性质,试图排除法官对刑法的解释。[2]第二时期时,立法机关设立了一个新的政府机构——上诉法院,并授予它废除法院所作的错误解释的权力。这一举措,可谓一举数得:立法机关不必再行解释法律,也拒绝了一般法官解释法律的现象;既满足了分权原则的要求,也捍卫了立法机关的权威。第三时期,上诉法院逐渐演变为司法机关,并且成为普通法院系统中具有最高地位的法院,而建立这种性质的法院的直接结果就是防止法律解释权落入审判法官之手。第四时期,由于创设了最高法院,其不但有权审查下级法院的判决,撤销错误判决,作出正确的指示,而且相应地还可以对被错判的案件进行复审。这一制度被称为“复审制”。从此开始,整个法院系统的刑法解释权得到了认可,且这一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一直持续到今天。

(二)英美法系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的历史考察

英美法系的源头可以追溯到1066年的诺曼征服,“它为创造一个独特的、不成文的法律体系和一个以口头形式作出判决并加以记录的才华卓越、德高望重的司法界奠定了基础。”[3]与大陆法系相比,普通法系的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要简单的多。

1.英国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

公元1215年以《英国自由大宪章》的颁布为标志,这个老的判例法国家开始进入了判例法与制定法同时作为法律渊源的历史时代,从此也就拉开了制定法解释的历史帷幕。[4]到18世纪,法律的灵活解释已被明显遏制,但仍然得到承认。但是,这一时期对法官的解释严格到了近乎苛求甚至不顾一切的地步。进入20世纪以后,英国法律解释又回到了灵活解释的立场。[5]

2.美国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

在美国,一段时期以来,美国法院对制定法的解释奉行着严格解释的作法,但原因并非是出于对立法者的尊重,却是缘于为了维护普通法的尊严而对制定法的排斥。[6]“今天,美国联邦各法院和许多州法院在接受成文法时的态度,从整体上看,已经没有上一世纪那么敌对了。美国法院,特别是美国最高法院,在对待那些赋予为普通法所不知的权利以补救的法规时,往往持有一种慷慨豁达的态度。”[7]可见,美国的司法解释历经了从严格解释到灵活解释的发展历程。在这一过程中,法院系统独揽解释权是没有疑义的。

从对英美法系的解释权配置的模式可以看出,刑法解释权由法院一家独揽,刑法解释就是指刑法司法解释。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二、中国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的历史考察

(一)中国古代的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

中国古代的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缺乏法律的明文规定,但是这一权力的配置却是客观存在的。公元前536年,郑国的子产“铸刑书”,结束了不成文刑法时代,对成文刑法的解释也至此开始。“率土之滨,莫非王土;普天之下,莫非王臣。”作为集权统治者的皇帝,具有绝对的立法权,同时也相应地具有了解释法律的绝对权力。但是,皇帝一般不亲自解释法律,而是指派官员对刑法进行解释。这种形式下的刑法解释,具有普遍的法律效力,相当于现代意义上的刑法立法解释。中国古代最早的刑法立法解释当属东汉末年郑玄为《汉律》所作的章句解释,而刑法立法解释的最高成就当属《永徽律疏》。在中国古代,没有专门从事刑法司法解释的机构,刑法司法解释或者由国家官吏进行,或者由国家认可私家对刑法解释具有司法解释的效力,

由此可以看出的是,中国古代的刑法解释权是由立法解释和司法解释分享的。由于没有专门从事刑法解释的机构,所以,这一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是不合理的。但是,它中间的相关制度却影响着中国法律传统的形成,直至影响到现行的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

(二)中国近代的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

中国近代包括清末、北洋政府和国民党政府三个时期。这一时期的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的一个重大变化是解释主体由原来的法无明文规定到法有明文规定。

清末和北洋政府时期,确立了刑法解释权由法院独揽的配置模式,有利于刑事法治的统一。北洋政府沿袭了这一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国民党政府时期,根据《中华民国宪法》的规定,法律、法令的统一解释权由司法院行使,而且最高法院所作的司法解释和公布的判例,对各级法院的审判也具有法律拘束力。可见,国民党执政时期,将刑法的解释权分别配置给了司法院和最高法院,二者的权力内容有所区别:司法院行使统一解释权;最高法院刑法解释的效力局限于法院系统。

(三)中国现行的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条规定:“为了惩罚犯罪,保护人民,根据宪法,结合我国同犯罪作斗争的具体经验及实际情况,制定本法。”从应然的层面而言,“根据宪法”四个字,表明刑事立法权的根据来源于宪法、范围局限于宪法。[8]宪法是刑法的上位法,宪法及相关的宪法性立法是关于权力配置的根本法,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也是由相关的宪法立法确立的:

1.从横向来看,现行的刑法解释权配置模式是将刑法解释权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之间进行配置: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67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下列职权:……(四)解释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42条规定:“法律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律有以下情形之一的,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解释:(一)法律的规定需要进一步明确具体含义的;(二)法律制定后出现了新的情况,需要明确适用法律依据的。”由这些规定可以看出,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负责对刑法本身需要进一步明确界限的情况进行解释和对“两高”解释出现的分歧问题予以解决。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350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