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天津法学》
外观设计专利侵权诉讼中专利无效抗辩的规制
【英文标题】 Regulation of Patent Invalidation Defense in Design Patent Infringement Litigation
【作者】 张丽霞刁雨晴【作者单位】 南开大学法学院南开大学法学院
【分类】 专利法
【中文关键词】 无效宣告程序;无效抗辩;专利侵权诉讼;外观设计专利
【英文关键词】 invalidation procedures; invalidation defense; patent infringement lawsuit; design patent
【文章编码】 1674-828X(2016)03-0032-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3
【页码】 32
【摘要】

专利权无效宣告程序是与诉讼程序相独立的一套具有多重功能的制度,但在司法实践中却逐渐演变成为侵权诉讼中被告方的抗辩工具,究其原因,是由法律法规引导、无效宣告程序便捷特点、专利稳定性差以及律师办理案件程序等因素共同导致。问题由来已久,且有关部门亦积极制定对策。2016年4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实施的《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中设计了“先行裁驳、另行起诉”的制度,但问题并未得到根本性解决,应当从侵权诉讼程序及无效宣告程序两方面入手进行规范,完善无效抗辩程序。

【英文摘要】

The patent invalidation procedure is a set of system with multiple functions, which is independent from the litigation procedure. But in judicial practice, it has gradually evolved into the defense tool of the defendant in the tort litigation. The main reasons are the guidance of laws and regulations, the convenience of invalidation procedure, poor patent stability and the way of patent lawyer to handle cases. This issue has a long history, and relevant departments also actively make countermeasures. On April 1,2016, in Interpretation of Several Issues concerning the Application of Law in the Trial of Patent Infringement Dispute Cases (The Second) enacted by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the system of "the first cut and the separate prosecution" is designed, but the problem has not been fundamentally resolved. To solve this problem, measures should be taken in both infringement proceedings and invalidation procedure, to improve invalid defense procedur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7387    
  
  随着专利权人专利保护意识的提高,《专利法》的修改与完善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专利法适用的若干司法解释的出台,专利侵权诉讼逐渐规范,并成为专利权人维护自身权益,保障专利不受侵犯的重要途径。同时,案件逐渐增多和诉讼经验的不断积累,也使当事人的诉讼对抗活动形成相对固定的模式。在外观设计专利侵权诉讼中,被控侵权人大多都会主张专利权无效抗辩加以应对。过于频繁地使用无效抗辩,导致无效宣告案件数量过多,造成专利无效宣告行政程序功能失常,专利侵权诉讼程序效率降低,不利于专利权的实体保护。针对实践中出现的问题,2016年颁布实施的《专利侵权案件司法解释(二)》设计了“先行裁驳、另行起诉”的制度,以期提高专利侵权诉讼的审判效率。然而,司法解释中的制度设计只是对此问题的初步涉猎,并未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现象。
  一、专利权无效抗辩适用率高的困境
  在外观设计专利侵权诉讼中,被告方最常用的方法即是主张专利权无效抗辩。据统计,上世纪90年代某年中国专利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受理的298件无效宣告请求案中,有90%是由专利侵权诉讼引起的{1}。而中国裁判文书网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法院受理的383件有关外观设计专利侵权诉讼案件中,被告方提出专利权无效抗辩的所占比例依然高达83%以上。
  当事人提出抗辩主张本属正常行使诉讼权利无可厚非,而外观设计专利侵权诉讼中专利权无效抗辩的广泛适用之所以引起关注,关键在于看似正常的抗辩主张与现有设计抗辩、不侵权抗辩等所引发的不同程序效果,及其由此可能对诉讼公正与效率造成的负面影响。专利权无效抗辩适用率高现象的长期存在,说明我国专利确权与保护制度存在以下不足。
  (一)专利无效宣告行政程序功能失常
  专利权无效宣告程序设立的目的,是为了纠正国家知识产权局对不符合专利法规定条件的发明创造授予专利权的错误决定,维护专利权授予的公正性。无效宣告请求审查行为属于行政裁决类具体行政行为,系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面向社会公众,针对以无效宣告请求人提出的专利无效宣告请求,审查专利是否有效而进行的行政裁决行为{2}。
  专利无效宣告程序具有多元化功能。从专利授权审查角度来说,无效宣告程序有助于防止或纠正专利授权机关在授予专利时的不当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45条规定,自专利权被授予之日起,任何单位或个人均有权对不符合专利授予规定的专利申请宣告无效。由于专利授权机关授予专利之时只进行初步审查,实质性审查条件规定并不严格,因此对现有技术的获取十分有限,在客观上决定了无效宣告制度存在的必要性{3}。从专利权人角度来说,无效宣告程序还具备防御作用。专利权人出于专利可能存在瑕疵的考虑,为避免该项专利被他人申请宣告全部无效,自己预先作出一定的修改并提出专利权部分无效的申请,用以完善专利,保护自己的权利{4}。
  通过对法律法规的分析,不难看出无效宣告制度设计的初衷是引导单位或个人尽早纠正专利不当授权,而非待诉讼发生再行纠正。但实际上,如果不涉及侵权诉讼,鲜少有人会关注专利有效性问题,主动提出无效宣告,以上两种功能并未真正得以广泛知悉及使用。
  (二)专利侵权诉讼程序效率降低
  根据2001年颁布实施的《专利侵权案件司法解释》第9条的规定,专利权纠纷案件中,被告如在答辩期间内请求宣告该项专利权无效的,诉讼应当中止。虽然该司法解释同时规定了不实行诉讼中止的例外情形[1],但诉讼实务中较少适用。因当事人提出专利权无效抗辩,需要启动专利无效宣告程序,循环诉讼和程序空转的情况突出,对纠纷的实质性解决造成梗阻。
  过多的无效宣告请求案件的出现使法院出现审限延长、效率低下等问题。由于外观设计无效宣告案件的质量普遍不高,多为被告为拖延诉讼而为,法院在审查是否中止诉讼时重视程度不高,随意性相应较大。有些案件的审理法官认为被告提供的现有设计对比文件与专利文件不相似即为证据不充分;有些法官认为只要原告能够提供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价报告》即可认定专利有效性,裁定不中止审理。
  “为提高专利侵权诉讼的审理效率,尽可能缓解审理周期较长的影响,充分考虑专利授权确权行政诉讼改变专利复审委员会决定的比例较低的实际”{5},《专利侵权案件司法解释(二)》第2条[2]设计了“先行裁驳、另行起诉”的制度,在专利权是否无效的决定作出后,侵权案件审理法院可以裁定“驳回起诉”,不再需要等待行政诉讼的最终结果,并通过“另行起诉”给权利人以司法救济途径。可见,最高人民法院已经意识到近年来实践中被告无效抗辩问题的多发性,并试图通过司法解释予以规制。不过,最新司法解释将重点放在解决无效宣告决定与行政诉讼关联部分问题上,对因当事人提出专利权无效抗辩而引起的诉讼中止所造成的侵权诉讼程序的拖延会有一定缓解作用,但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三)对专利权的实体法保护不利
  过多地提出无效抗辩不仅可能侵犯双方当事人的程序权利,对专利权的实体法保护亦有不利。由于无效抗辩的广泛使用,法院需审查其是否符合中止情形,一旦诉讼中止,案件久拖不判,专利权人请求侵权赔偿的权利难以落实。较长的侵权诉讼审理周期,可能导致法院作出判决前涉案专利保护期已经届满,如专利权人进行续期,将由此产生续期费用;如专利权人未采取续期等方式应对,则该专利直接无效,案件结果将发生根本性改变,两种情况对专利权人之实体权利均是侵犯。此外,专利权转让是专利权人的一项重要权利,若侵权案件迟迟得不到有效判决,受让人受让专利权时承担的风险增大,涉诉专利权的转让难度也会相应增加,不利于专利实体上转让权利的实现。夫妻本是同林鸟
  二、专利权无效抗辩多发之原因
  (一)民行二元程序结构的激励作用
  由于我国专利制度具有民行二元程序特点,职权分离。专利权的有效性由专利复审委员会通过行政程序决定,法院只能通过司法程序对专利侵权案件进行判决,或对专利复审委员会的无效宣告决定作出行政性质的判决{6}。当事人提出专利权无效抗辩主张,通常将伴随着专利侵权诉讼程序的中止、专利权无效宣告行政程序的展开以及可能的专利权无效宣告行政诉讼的到来。
  《专利法》47条规定:“宣告无效的专利权视为自始即不存在。”如果涉案之专利在无效宣告程序中被宣告无效,则此专利自始不存在,原告将会彻底败诉。相比现有设计抗辩、不侵权抗辩等,专利权无效抗辩可以称作釜底抽薪式的抗辩方式。被告只要在答辩期内提起专利权无效抗辩,向专利复审委员会申请启动无效宣告程序后,再向法院提交无效立案相关证据及《受理通知书》,即可以满足诉讼中止的形式要件,而无效宣告程序即使不成功对申请人亦无不利后果,因此无效宣告程序对被告方有着极强的吸引力,被告只要了解此程序,基本上都会提出无效请求。
  尽管专利复审委审查无效宣告案件属行政性质,但其却不同于一般的行政决定作出程序,由于无效宣告程序中争端的发生双方系平等主体,即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与无效请求人,程序设计的最显著特点即为“非职权审查”。专利复审委通常仅针对请求人提出的请求、理由和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审查,不对专利是否有效进行全面审查。专利复审委员会的被动性使其具备类似司法审判机构的特征{7}。对于请求人放弃的请求、理由和证据,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复审委通常不应再做审查。即使《专利审查指南》规定了依职权审查原则,其仅是作为请求原则的例外而加以适用,因此无效宣告程序的主导力量为请求人而非专利复审机关。
  实际上,专利复审委员会无效宣告程序立案标准不高,程序简易,实践中无效案件受理条件很容易满足。无效宣告程序逐渐成为被告的固定应诉方式,也导致了有些被告为了拖延诉讼,滥用权利,浪费受理法院与专利复审委的有限资源。
  (二)无效宣告程序简单易行
  1.形式审查,立案容易
  《专利法实施细则》对请求人申请专利无效宣告的理由进行规定。具体理由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不符合专利定义、实质性条件;文书不符合要求,文件修改不符合原则;分案申请超出范围,专利申请超越专利权授予范围;违反禁止重复授权,违反先申请{8}。由此可见,专利无效宣告请求理由涵盖面宽,从实质上看要求不高。
  专利复审委员会印发的《专利复审委员会当事人须知》中明确了无效宣告请求文件的形式要求,但对于实质性的理由、证据等要求并不明确。请求人提出无效宣告理由,提交证据并进行说明即可,在提出请求之日起1个月内也可对无效理由、证据进行补充。在证据方面,专利复审委在请求人立案时对于证据的要求较低,立案后补充理由及证据的规定也印证了这一观点。在实践中,通常只有一位工作人员负责专利无效立案工作,立案审查时也不要求将请求人提交的证据与专利进行比对,只要请求人按规定填写规范格式的《无效宣告请求书》,提交相关证据即可成功立案。就请求人提交外观设计的现有设计证据来讲,只要证据上可明确显示时间,图片较为清晰,与涉案专利有一定相似性,请求人均可以立案成功。
  2.费用较低,时间宽松
  无效宣告程序请求费较低,外观设计专利无效请求费为每案1500元,请求人可自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起1个月内交纳无效宣告请求费。低廉的请求费导致请求人顾虑较小,即使无效宣告不成功亦不会有太大损失。
  无效宣告程序的时效性不强。《专利法》规定,自专利被公告授予专利之日起,任何单位或个人均有权利提出无效申请。由于专利复审委员会是居中审查专利有效性问题的行政机关,对请求人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并无时效性要求;而在侵权诉讼中,根据相关司法解释规定,被告应当于侵权案件答辩期内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二者审查标准的差别主要是由于双方立足点的不同:专利复审委员会是为纠正专利不当授权,旨在维护专利制度的权威性,对时效等程序性条件规范并不严格;人民法院审理案件则应在追求实体正义的同时还需兼顾程序正义。由于无效立案时效问题并非审查重点,因此请求人时间相对宽松,立案更加容易。
  3.举证简单,应对容易
  外观设计专利无效宣告程序中证据要求较为简单,立案不要求实质审查,口头审理过程中证据收集也相对容易。以外观设计中家具专利为例,由于家具式样较为统一,某些传统家具设计之间很难有较大幅度改变,因此现有设计较多。同时,在对比请求无效专利与现有设计时,由于外观设计专业性较弱,文件之间异同之处不具备专业知识的人也可以清楚说明,不需要投入大量成本即可完成。值得注意的是,实践中很大比例的无效宣告程序的提出目的在于中止侵权诉讼程序,并非达到宣告专利无效的实质效果,因此请求人轻视举证、开庭等环节,处理亦相对轻松。
  (三)外观设计稳定性较弱,被宣告无效的可能性大
  《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
【注释】                                                                                                     
【参考文献】

{1}张希华.专利侵权与无效宣告[J].科研管理,1993,(3):57-61.

{2}吕媛,张鹏.浅析专利无效宣告请求审查行为基本属性——以行政行为效力为视角[J].中国发明与专利,2015,(1):85-88.

{3}刘蕾.论专利无效宣告制度的防御功能[J].知识产权,2014,(12):33-38.

{4}李雪宇.专利权无效宣告若干问题探析[A].载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编:知识产权律师实务与法律服务技能[C].北京:法律出版社,2011.

{5}刘婧.统一细化专利侵权裁判标准营造有利于创新的法治环境——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负责人就专利法司法解释(二)答记者问[N].人民法院报,2016-03-23(2).

{6}{8}{16}徐梅.专利诉讼证据实务操作指引[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

{7}{18}崔立红.我国专利无效宣告之司法审查与程序价值[J].东岳论丛,2012,(5):172-175.

{9}国家知识产权局条法.新专利法详解[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1.

{10}丁利佳.专利侵权纠纷中的专利无效宣告请求及其相关问题研究[J].华北电力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10):84-86.

{11}{14}何伦健.中外专利无效制度的比较研究[J].电子知识产权,2005,(4):32-35.

{12}倪静.论我国专利无效宣告程序的完善——美、日、德三国制度比较及启示[J].江西社会科学,2013,(6):175-179.

{13}左萌,孙方涛,郭风顺.浅析美国专利无效的双轨制[J].知识产权,2013,(12):92-97.

{15}张玲,张丽霞,向波.发明专利侵权诉讼实务问题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

{17}张广良.知识产权民事诉讼热点专题研究[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738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