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刑事执行法律问题初探
【英文标题】 Studies on Legal Problems in Penal Execution
【作者】 邵磊【作者单位】 河北政法职业学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刑罚执行;立法模式;行刑模式;综合利用
【英文关键词】 penal ution;the models of legislation;the models of utive punishment;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5)02—0146—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2
【页码】 146
【摘要】 首先剖析了我国目前刑事执行的现状,并指出了问题所在;然后通过对西方一些国家在此方面的立法和司法实践的解读,得到了三点启示;最后在全面分析比较我国目前主要刑事执行理论观点的基础上进行了理论重构,认为我国的刑事执行改革应走执行体制一体化和立法形式多样化相结合的道路。
【英文摘要】 First the paper analysed the present of the penal ution in china and pointed out some legal problems in it.Secondly through comparing and analysing the theories and practices of utive punishment in some western countries,the author told that it could give us some inspiration.Finally,the paper proposed to better the utive punishment system in china and offered Borne suggestions of reforming and bettering legislation and applic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825    
  
  

刑事执行有广义、狭义之分,广义的刑事执行,包括对生效刑事裁判的执行和刑罚执行两部分;狭义的刑事执行,则指刑罚执行,又叫行刑。显然,刑罚执行不同于生效裁判的执行,即刑事诉讼中的“执行”,后者作为刑事诉讼的必然结果和延伸,属于诉讼中的一个阶段,而本文所探讨的刑事执行,是指国家刑事司法机关依法实施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裁判,对应承担刑事责任的罪犯执行刑罚的全部刑事司法活动。这一司法活动包括实体性和程序性规范内容,包括刑事法律规定的各种主刑和附加刑的执行,其内容和范围远远超出刑事诉讼中的“执行”。

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与发展,刑事法律活动中的惩罚主义和报应刑理论逐渐衰落,目的刑、教育刑理论以及以教育刑论为基础的集报应、威慑、矫正等于一体的一体论日益兴起,刑事执行开始突破理论上和实践中的传统界限,逐步摆脱其依附性和从属性的地位,在现代刑事法理论和实践中,行刑和以监狱为代表的行刑机关日益受到了人们的普遍关注和高度重视,特别是随着我国犯罪和重新犯罪的日益增多,犯罪性质日趋严重,犯罪总量不断增加,刑法改革的重心日益转向刑罚效益的提高和刑罚执行活动。至此,现代意义上的刑事执行已不再局限于程序上的将生效裁判交付执行活动,而是强调交付执行后实现刑罚目的的实际执行,即更侧重于实体方面的效应{1}。因此,深刻检讨我国现行的行刑制度,充分发挥刑罚执行惩罚和改造罪犯的功效,是刑法学界面临的一个紧迫课题。

一、我国刑事执行的现状分析

(一)刑事司法层面的分析

“惩罚和改造犯罪分子”是宪法赋予我国司法机关的神圣使命,刑事执行作为实现国家刑罚权的最后一个环节,从某种意义上讲,刑罚目的的最终实现,关键看行刑效益。但是作为我国根本大法的宪法和基本法律的刑法刑事诉讼法对刑事执行主体并没有完整的表述,刑事执行权分别由监狱、人民法院和公安机关行使。根据《监狱法》第2条、第74条和《刑事诉讼法》第213条规定,我国监狱是国家的刑罚执行机关,负责犯罪人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的执行。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13条、第214条、第217条和第218条的规定,公安机关负责管制、拘役、在被交付执行刑罚前剩余刑期在一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单处剥夺政治权利或者主刑执行完毕后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及驱逐出境等刑罚的执行;同时,公安机关还负责监外执行、缓刑、假释等刑事判决与裁定的执行。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11条、第219条和第209条的规定,人民法院负责对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罚金、没收财产以及无罪或免除刑罚的判决和裁定的执行。

这种分散的刑事执行体制在过去惩罚与改造罪犯,实现刑罚功能的刑事司法活动中发挥了应有的历史作用。然而,随着现代刑罚理论、行刑思潮的兴起和社会客观现状的变迁,这种由于某些传统的、现成的、便利的或者其他诸多原因形成的刑罚执行权能的分配格局所造成的弊端日益显现,主要表现为:

1.决定机关与执行机关不分,不利于监督制约。在刑事司法活动中,公安机关有刑事拘留权、执行逮捕权、侦查权和预审权,这是刑事司法活动的起点,而公安机关同时还肩负着拘役等刑罚措施的执行,即行使着部分刑罚执行权,这是刑事司法活动的最后环节。基于刑事司法活动内在地分为侦查、起诉、审判、执行四道环节,相应地,刑事司法机关由侦查机关、控诉机关、审判机关、执行机关组成,普遍遵循“分工负责、相互制约、相互配合”的原则,显然,公安机关执行刑罚违背了这一基本原则。与此类似的还有作为审判机关的法院执行部分刑罚的事实。

2.执行机构职能不顺,刑罚效益难以实现。公安机关、审判机关肩负着行刑职能,行使部分刑罚执行权,而这仅是其“副业”、“兼职”,居于次要地位。这种思维源于刑事执行仅仅是刑事审判的延伸和附属物,依法定罪量刑就是适用刑法的终结,重打击轻改造、重管理轻教育的思想倾向的深远影响,以致于司法行政机关的行刑工作未能在刑事司法活动中居于应有的一席之地,由此而造成刑事执行权分散行使,司法资源浪费,刑罚效果难以实现。

3.执行机关设置交叉,不利于统一管理。如作为刑罚执行机关之一的公安机关内部未设专门的监督机构,实践中是由基层公安派出机构负责实施,由于公安机关社会保卫、治安任务繁重,警力紧张,在人、财、物大流通的社会转型时期,这些“非监禁刑”的服刑罪犯极易失控脱管,使行刑活动形同虚设,刑罚效果无从体现。“墙内”的死缓、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由司法行政机关负责执行,而拘役及“墙外”的管制、剥夺政治权利、缓刑、假释等由公安机关负责执行,也不利于统一管理、教育、改造和调查研究、制定法规等工作{2}。而且在实践中,不少地方将拘役所与看守所合二为一,或者与行政拘留所合二为一,即看守所又可以是执行拘役刑的场所,这种刑事与行政不分、已决犯与未决犯不分的机构设置体制,不利于违法犯罪人的分类教育、管理和改造。

(二)刑事立法层面的分析

在刑事法治的视域中,我国目前的行刑立法仍属初级立法,可谓“面窄点浅”,所谓“面窄”,是指我国现有的行刑立法的覆盖面过于狭窄.没有穷尽行刑规范所应触及的范围;所谓“点浅”,是指就目前的行刑立法而言,尚待改进之处较多。我们的立法者没有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致使我们的行刑立法陷人“怪圈”:即行刑立法在刑事法中起步最早(1954年即颁行《劳动改造条例》)却成型最晚(1994年始出台《监狱法》)、目前我国有关刑事执行的内容主要规定在包括《刑法》、《刑事诉讼法》、《监狱法》和其他一些部门法规、司法解释中,存在以下几点问题:

1.权威性不够。一是立法的规格影响了法律的权威,《监狱法》不具有像刑事实体法和刑事程序法等基本法的地位,对有些外部关系的调整力度明显不够大;二是立法部门化影响了法律的权威,监狱立法没有自觉地把自身放到刑事执行这一系统利益中考虑,而事实上监狱的有些问题也必须通过刑事一体化立法才能解决。

2.立法的规范性不够。一是立法滞后,废和改不及时,刑事执行长期以行政法规为依据不够严肃,并且难以适应行刑发展的需要;二是规范性文件管理不严格,由于规章以上层次的法律缺乏,所以省级监狱管理机关和各监狱每年都有大量规范性文件出台,再加上尚未形成严格的市查、备案、清理汇编制度,规范性文件之间及其与上位法之间常存在矛盾和冲突,导致违法执行,各地执法难以统一。

3.操作性不强。一是表现为实体性规定与程序性规定不对称,法律法规中有许多应该和不应恢怎么样的规定内容,却很少有程序上如何操作的内容;二是表现为义务规定与不履行义务的措施规定不对称;三是表现为规定抽象,不够具体,如监禁刑执行仅有《监狱法》规定的第78条,非监禁刑执行内容更少{3}。

二、国外刑事执行制度对我们的启示

改革开放二十多年的实践证明,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必须敢于、善于吸取国外先进经验。同样,建设现代法治社会,亦要善于借鉴国外先进的法律思想、文化,通过对国外发达国家法律制度进行比较分析,对完善我国刑事执行制度或许有一些启发。笔者本着这一思路,通过阅读国外相关法律,得到如下几点启示:

(一)启示之一:刑事执行立法形式的多样性

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并没有采取统一的刑事执行法典模式,如注重法典编纂的大陆法系的代表国家法国、德国没有一部统一的刑事执行法典,有关刑事执行的内容大多规定在《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及相关的法律之中。葡萄牙、意大利等大陆法系国家与之相似。与上述国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俄罗斯,它于1996年12月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典型意义的刑事执行法典:《俄罗斯联邦执行法典》,其将法院裁判的刑事处罚的执行全部纳入法典中,实行了刑事执行立法的规范化和系统化,它与《俄罗斯联邦刑法典》和《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典》一起构筑起俄罗斯国家完善的刑事法律体系。俄罗斯的立法动向值得我们深入研究。俄罗斯从未制定过单独的监狱法,我们所称的监狱仅是其众多剥夺自由刑的执行机构之一,这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与其刑法典规定的13种刑罚方式相匹配,俄罗斯已建立了多达16种的行刑机构,各机构间既相互独立又可使被执行的刑罚相互转换,这便为统一的《刑事执行法典》的实施提供了条件。

可以看出,各国有关刑事执行立法并没有统一的模式,立法形式可以多样化,但为什么许多国家立法形式不同,但刑罚执行活动运转良好呢?其中的原因较为复杂,但欧洲各国普遍实行的刑罚转换制度是其原因之一。由此可见,刑事执行活动运转良好与否,不在于是否具备统一的立法形式,而在于整个刑事法律机制是否协调、完备、统一。

(二)启示之二刑事执行主体的统一性

刑罚执行中的监禁刑由监狱执行,而监狱归属国家司法部或法务部领导,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且刑罚执行中的非监禁刑由司法行政部门来管理亦是绝大多数国家的普遍做法。例如,法国的缓刑、监外执行等工作是由司法部管辖的;美国依靠社会力量来管理和矫正罪犯(包括假释犯、缓刑犯等)的社区矫正中心也是由司法部负责管理的;在瑞士,作为非监禁执行方式的公益劳动的组织和实施是由各州司法局的社会服务处负责的;日本的非监禁刑的执行是最成功的,其执行机构便是置于司法行政部门之内。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俄罗斯,在前苏联时代曾实行分散的刑事执行体制,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积极顺应世界刑罚发展潮流,于1998年经过司法体制改革,将刑事执行职责统一移转给了司法部,并在司法部系统内部自上而下地设立了专门的刑事执行机构,国家刑事执行职责由这些隶属于司法部的从中央到地方的专门刑事执行机构统一行使。

实行统一的刑事执行体制,有利于合理配置司法资源,提高国家刑事执行的效能。特别是法院不再负责死刑,罚金刑和没收财产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力康泰,韩玉胜,袁登明.刑事执行一体化初探——刑罚实现的制度性思考(J).犯罪与改造研究,2000,(10).
{2}郑可悌.刑习法律执行体制改革初探(J).司法研究,1998,(1).
{3}狄小华.关于完善我国刑事执行立法的思考(J).犯罪与改造研究,2000,(12).
{4}于同志,王莉君.俄罗斯的刑事执行制度(J).中国监狱学刊,2004,(3).
{5}王利荣.也谈完善刑事执行法制的基本思路(J).北京市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3,(10).
{6}周旺生.立法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100.
{7}朱苏力.学问中国(M).江西人民出版社,1998.17.
{8}余诤.一元与多元:对我国行刑规范设置模式的再思考(J).中国监狱学刊,2004,(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82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