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版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综艺节目著作权案件相关问题的调研
【作者】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作者单位】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著作权法【期刊年份】 2015年
【期号】 3【页码】 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6431    
  近几年来,各大电视台为提高收视率对综艺节目不断推陈出新。与此同时,各类新媒体正呈现出爆炸式的发展态势,大型互联网公司亦开始涉足网络自制综艺节目,与传统媒体竞争综艺节目的市场份额。节目模式的海外引进、制作流程的专业复杂、制作水准的不断升级,使得成功的综艺节目为制作单位带来巨大市场利益,继而又出现节目模仿抄袭同质化现象。为了能够鼓励原创,促进电视娱乐节目产业的发展,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对“综艺节目著作权法律问题”[1]进行了专题的调查研究。
  一、北京法院审理综艺节目著作权案件整体情况的简介
  1999年开始,以陈佩斯、朱时茂起诉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侵犯著作权及表演者权一案[2]为标志,北京法院陆续受理了围绕综艺节目产生的著作权纠纷案件,其中绝大多数是著作权侵权案件。涉案综艺节目绝大部分是央视和多家地方卫视台具有较高的收视率和知名度的各类综艺节目,如晚会类的“春晚”和“元宵晚会”、相亲节目“非诚勿扰”和“我们约会吧”、娱乐节目“快乐大本营”和“百变大咖秀”、选秀节目“花儿朵朵”和“中国梦想秀”等。2009年之后,综艺节目网络侵权案件开始出现,并成为综艺节目著作权侵权案件最主要的类型,涉及到的网络侵权行为主要包括提供在线播放、在线轮播、下载服务,或者为用户提供上传侵权视频的存储空间服务,或者通过技术手段在PC终端视频软件中同步直播综艺节目,或者通过拦截电视台信号同步直播综艺节目,或者通过手机终端应用软件同步直播综艺节目等行为。综艺节目著作权侵权案件绝大部分由基层法院审理,案件调撤率较高,判决率较低。据统计,北京市法院综艺节目著作权案件的判决率不超过15%,判决损害赔偿额从900元至12万元不等。中央电视台制作的“春晚”类综艺节目的侵权赔偿数额较高,最高判赔额为12万,最低判赔额也达到4万元。涉及地方电视台制作的综艺节目多为数期,原告通常以其中一期节目或数期节目起诉,索赔数额最高为5万元,不同法院的判赔数额按照每期900元至8000元计算不等。
  审理综艺节目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件中,主要的难点问题是:1、综艺节目性质的认定。该问题是基础问题,也是争议较大的问题,其直接决定了综艺节目中各方权利人之间的关系。2、综艺节目模式的认定。该问题涉及案件数量很少,但综艺节目制作行业关注度较高。3、综艺节目网络侵权损害赔偿的确定。该问题直接关系到综艺节目的司法保护力度。
  二、综艺节目的性质认定
  (一)三种主要观点
  一是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简称类电作品)。这是实践中的多数观点。该观点认为综艺节目从节目环节安排与策划、拍摄过程到剪辑制作完成,具有一定的独创性,系能以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类电作品。
  二是汇编作品。实践中,针对“春晚”等晚会类综艺节目。有法院认为,“中央电视台对于整台晚会的贡献主要体现在对报送节目的选择以及对节目顺序的安排上。从大量备选节目中挑选出形式新颖、内容精彩、符合观众欣赏口味的精品搬上春晚舞台,这种选择明显具有独创性。而另一方面,对于节目演出顺序的编排同样体现独创性。春节联欢晚会作为一个整体属于汇编作品”[3]。有法院在类似案件中亦有类似论述,但认定的是“春晚”的现场表演属于汇编作品。中央电视台作为“春晚”的汇编人,对其汇编的作品“春晚”享有著作权。[4]
  三是录像制品。这主要是对“春晚”等晚会类案件的另一种观点。该观点认为“春晚作为以展现现场精彩表演为主要目的的电视节目,在创作方法上仍与电影作品存在着较大区别。特别是在对拍摄内容的选择、舞台表演的控制、相关节目的编排等方面,摄制者并非处于主导地位,而节目的编导、摄像等人员按照其意志所能作出的选择和表达也都非常有限。由此决定了‘春晚’所具有的独创性尚未达到电影作品所要求的高度,不足以构成电影作品,属于电影作品以外的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连续相关形象、图像的录制品,应当作为凝聚了一定智力创造的录像制品予以保护。”[5]
  由于对综艺节目性质的认定存有不同认识,有的法院在审理时回避了综艺节目定性问题,根据原告获得的授权内容笼统加以保护。
  (二)综艺节目性质认定的方法
  综艺节目性质认定比较混乱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混淆了现场综艺活动和综艺节目影像。综艺节目作为电视节目或者网络视频节目,均是拍摄完成后由电视台播放或者网站播放,即使是现场直播的节目,呈现在电视机观众面前的节目内容也是经节目导播编辑而成的拍摄的影像,只不过这种编辑与现场活动同步进行并几乎同步播出。根据常识,同一个人坐在节目录制现场所看到的画面及所获得的体验感受和坐在电视机前看到的画面及所获得的体验感受是不完全相同的。现场综艺活动是被拍摄的对象,它类似于“一台戏”,综艺节目影像是拍摄现场综艺活动而形成的画面。两者进行区分之后,现场综艺活动与综艺节目影像便是截然不同的客体。根据调研,司法审判实务中权利人主张权利的客体均是综艺节目影像。因此,对于综艺节目性质的认定,不能笼统的说是否构成作品还是制品,应当明确是对现场综艺活动的认定还是对综艺节目影像的认定。
  (三)现场综艺活动和综艺节目影像
  现场综艺活动,根据不同的综艺节目类型,表现形式比较多样,晚会类综艺节目的现场是歌舞、小品、相声、杂技、魔术等多种艺术形式,访谈类的现场主要是对话,竞技类的现场主要是一些体育活动。我们认为,现场综艺活动是《著作权法》上的表演,可以通过演出组织者权对现场综艺活动的组织者进行保护;现场综艺活动不是《著作权法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上的表演,而是其他的行为活动,比如竞技类的体育活动等,则不适用《著作权法》进行保护。
  综艺节目影像是指将现场综艺活动进行拍摄完成后固定在物质载体上的信息。待第三次修订《著作权法》的工作完成后,综艺节目影像性质的认定将不再是一个争议很大的问题。因为正在修订的《著作权法》取消了电影作品和录像制品的概念,统一为视听作品。但是在现行《著作权法》框架之下,还需要对综艺节目影像的性质进行区分。由于电影作品和录像制品的区分关键在于独创性的判断,所以不属于新问题,在此不予赘述。目前,争议比较大的是综艺节目影像是否构成汇编作品?
  我们认为,综艺节目影像不构成汇编作品的理由是:第一,不符合汇编作品的定义。汇编作品是对已有作品、作品片段及事实、材料的选择编排。而综艺节目的影像是对现场综艺活动的拍摄,拍摄者对现场综艺活动并没有选择和编排,且其是一个连续的、完整的拍摄过程,并未对已有的单独的电影作品或类电作品进行选择编排。有的法院认为中央电视台对于整台晚会的贡献主要体现在对报送节目的选择以及对节目顺序的安排上,该种论述混淆了综艺节目现场活动和综艺节目影像的区分。第二,不符合著作权法上认定作品的通常方法。从汇编作品和电影作品的分类来看,电影作品属于《著作权法》三条规定的具体的作品类型,汇编作品出现在《著作权法》第二章第二节著作权归属中,有观点认为汇编作品具有“兜底”作用。[6]也就是说,在《著作权法》三条规定的作品类型确实不能涵盖的情况下才会选择汇编作品进行保护。如果可以认定为某具体的作品类型,则没有必要向“兜底”条款逃逸。从综艺节目影像的实质来看,其完全符合《著作权法实施条例》对电影作品和录像制品的定义。第三,不能反映出制作单位对综艺节目制作的巨大投入。以“春晚”为例,根据实地调研,中央电视台直播“春晚”,并非一个简单的节目的选择编排,其有整台节目的文字脚本、分镜头剧本,导播室有导播导演进行镜头的切换编辑,制作过程复杂程度不亚于电视剧的拍摄。其他婚恋交友类、选秀类均有类似的拍摄制作模式。对于投入大量制作成本的综艺节目若认定为汇编作品,虽然保护了单个作品的权利人,但是忽略了对节目的组织方或投资方付出劳动的尊重。第四,从《著作权法》的立法沿革来看,不宜认定为汇编作品。1990年《著作权法》三条第五项规定的作品类型为电影、电视、录像作品。2001年《著作权法》修改为电影作品及类电作品。根据1990年《著作权法》中,综艺节目影像应当属于电视作品或者录像作品。电视作品在修法之后统一划为类电作品,那么从作品类型的立法沿革来看,应当属于类电作品而非汇编作品。综上,综艺节目影像不属于汇编作品,属于类电作品或者录像制品。
  三、综艺节目模式的法律保护
  综艺节目的跟风抄袭与综艺节目模式紧密相关。节目模式到底是什么,是属于思想还是属于表达,如果属于前者则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范畴,如果属于后者则可以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通说认为,包括综艺节目在内的电视节目模式属于思想的范畴,著作权法保护表达而不保护思想,因此节目模式不能成为著作权法的保护对象。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在情感访谈节目《面罩》一案中,表达了上述观点,其认为,“对《面罩》节目的构思、创意,只有通过语言文字、符号、线条、色彩、声音、造型等客观形式将这种构思、创意表达出来,才能被人们所感知,才能以有形形式进行复制。同时,当这种表达是独创的且符合法律规定时,才构成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故《面罩》节目构思、创意本身并不属于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保护范围”。[7]综艺节目模式如果不能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那综艺节目是否不存在抄袭的问题?而且现实中,综艺节目的模仿之风虽然盛行,但确实不存在完全相同的两台综艺节目。综艺节目如果构成作品,理论上确实存在抄袭的可能性,但如何进行比对,如何进行抄袭认定,还是在《

  ······
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643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