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版权》
侵害著作权法定赔偿问题研究
【副标题】 以不同阶段抽样裁判文书为研究视角【作者】 孙海龙赵克
【作者单位】 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西南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分类】 著作权法【中文关键词】 著作权;法定赔偿;利益平衡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3
【页码】 38
【摘要】

侵害著作权案件中,法定赔偿是最常用到的确定损害赔偿数额的计算方法。然而法定赔偿的适用在司法实践中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确定法定赔偿数额依据的首要因素是涉案作品的价值,同时根据侵权性质及严重程度来综合确定。此外,确定法定赔偿金额要考虑到侵权人的生存空间与行业发展,并在不同地域之间体现出合理差异,但最低应不低于权利人正常的维权成本及正常许可使用费用。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6428    
  我国著作权法第49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损害赔偿的三种计算方式,分别是权利人损失、侵权人获利和法定赔偿。司法实践中,法定赔偿又是最常用的一种方法。然而,各地法院适用法定赔偿的情况又很不统一。下文拟从不同地区法院的裁判文书入手,分别从不同阶段分析侵害著作权案件的赔偿情况,并最终提出完善我国法定赔偿制度的对策建议。
  一、对不同阶段侵害著作权案件裁判文书的抽样分析
  (一)第一阶段:20世纪80年代中期侵害著作权赔偿情况
  我国最早的著作权案件出现在80年代中期,当时法院处理著作权纠纷的依据是文化部出版局1985年1月1日颁布并生效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及1986年实施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实施细则》,该条例及实施细则明确了对于侵权行为的后果要“赔偿受害人的经济损失”,但缺乏实际操作性,在经济损失如何确定以及经济损失不能确定时如何确定赔偿数额等缺乏规定,司法机关在适用时有较大困难。加之当时人们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淡薄,权利人很少提出损害赔偿之类的诉讼请求,在此阶段未查到法院确定损害赔偿金额的裁判文书。
  (二)第二阶段:1991年著作权法实施至2001年著作权法修改时期侵害著作权赔偿情况
  1991年实施的《著作权法》第46条规定了“应当根据情况,让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公开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但并未明确赔偿损失的依据和应当考虑的因素,也未规定法定赔偿。从笔者抽取的裁判文书的情况来看,在此阶段各地法院裁判总体差异较大,适用法定赔偿的情形较少。这个阶段的裁判文书可分为几种情形:一是以被告盈利确定赔偿数额,但是对“盈利”存在不同认识,对“盈利”的计算方法及举证责任分配方面存在差异。[1]二是法院酌情确定赔偿金额,但未释明参考因素。[2]三是综合被告的获利和其他情形,同时依据被告获利和法定赔偿确定赔偿数额。[3]
  (三)第三阶段:2001年著作权法修改至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实施时期侵害著作权赔偿情况
  2001年修改后的著作权法第一次明确了法定赔偿,而且这一时期法院对侵犯著作权案件也较多地适用了法定赔偿,并且在裁判文书中注重释明判决金额之依据。有的判决根据作品完成成本、商业价值、侵权性质和后果等确定赔偿数额,[4]有的判决根据侵权作品类型以及行为后果等因素确定赔偿数额,[5]还有一些判决则是根据作品的知名度、被告的经营规模等因素确定赔偿数额。[6]总体而言,在该阶段司法机关确定赔偿数额时参考因素较多,也较为全面。如果能更进一步分析各参考因素,则更具说服力及参考价值。
  (四)第四阶段:当前阶段的侵害著作权赔偿情况
  最高法院目前对侵犯著作权案件的总体审理思路是利益衡平,既要加强著作权保护,也要注意实现著作权人利益、产业利益和社会公众利益的平衡发展。[7]在北京视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诉龙苑网友倶乐部侵犯著作权纠纷案中,[8]二审法院就提出一审法院但未充分考虑乌鲁木齐市发生“7.5”严重打砸抢烧暴力犯罪事件对网吧经营造成影响这一因素,把赔偿金额调整为3000元。因此,可以说当前侵犯著作权案件的裁判更加地科学理性,考虑因素也更多、更加全面。
  二、侵害著作权法定赔偿之制度政策变迁
  第一是法律不甚健全、保护力度较小的著作权法实施之前的“萌芽”时期。我国著作权法1991年才实施,在著作权法实施之前只有文化部出版局1985年1月1日颁布并生效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及其后制定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实施细则》。由于著作权法还没有出台的原因,加之当时涉及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法律纠纷不多,我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和社会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甚至包括权利人都对自己的知识产权不够重视,法院处理这类案件经验相对匮乏。此阶段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够体现在诸多方面,例如侵权行为涉及在期刊上发表作品的,对行为人的处罚最低只有20元。因此,法律不甚健全、保护力度较小是这一阶段的重要特征。
  第二是各地法院裁判差异较大、保护水平一般的“探索”时期。1991年实施的著作权法中并没有关于法定赔偿的规定,需要各级法院的法官开拓性地进行司法裁判。北京市法院在探索确定侵犯著作权损害赔偿的数额上走在前面,从90年代初开始就已经在探索。在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中,如果无法确定权利人的损失和侵权人的获利,法院应该在5000元至30万元之间酌情确定赔偿金额,[9]这也是较早的地方性的指导意见。总体而言,在这一时期,各地法院在侵犯著作权案件的裁判呈现出多样化的特征,保护力度一般。
  第三是法律法规较为完善、保护水平较强的“百家争鸣”时期。自从2001年著作权法修改至2009年前后,国家宏观层面和最高人民法院层面出台了一系列纲领性文件、司法解释和指导意见,这些文件的出台为人民法院审理侵犯著作权案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谨防骗子)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642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