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南京大学法律评论》
论家事诉讼程序的构建
【英文标题】 On the Construction of Family Procedure【作者】 刘敏
【分类】 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家事诉讼;人事诉讼;家事诉讼程序
【英文关键词】 Family Litigation; Personnel Litigation; the Basic Principles; the Construction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32(秋季卷)
【总期号】 总第32卷【页码】 126
【摘要】 家事诉讼程序是专门用于审理和解决婚姻关系、亲子关系等身份关系纠纷的诉讼程序。法院对家事诉讼事件的审理以发现客观真实、追求实质公正为价值取向,以消除当事人之间的对立、恢复当事人之间的感情、促成当事人之间的和谐为根本目标。在家事诉讼程序中,辩论主义、处分原则、公开原则受到限制甚至排斥。我国应当制定有别于普通民事诉讼程序的家事诉讼程序,对当事人、当事人的诉讼行为能力、证据的收集、认定和举证时限、家事案件的调解、家事诉讼中的临时救济、家事诉讼程序判决的效力等作出专门的规定。
【英文摘要】 Family procedure is the procedure which is devoted to judging and resolving the identity relation disputes including the marital relations,the parent-children relationship and so on. The value orientation of the Family Court hearing or judging the disputes is discovering the objective truth and pursuing the substantial justice, and the fundamental goal of the Family Court hearing or judging the disputes is eliminating the confronting position, recovering the feelings and promoting the harmony between the parties. During the family procedure, the adversary system, the action principle, the openness principle are limited or even excluded. China should establish the family litigation procedure which is different from the ordinary civil procedures,make specialized provisions on the parties,the parties' litigation capacity, the collection and found of evidence, the burden of time limit, the mediation of family cases, the temporary relief in the family litigation interim, the sentence effectiveness of the family litig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0556    
  
  从实体法角度划分,民事法律纠纷可分为财产关系纠纷和人身关系纠纷。在财产关系纠纷中,纠纷所牵涉的利益主要是私人利益,往往与社会公益无关,当事人享有处分权;而在身份关系纠纷中,所牵涉的利益往往同社会公益息息相关,当事人的处分权受到限制甚至排斥。根据程序相称原理,{1}解决财产关系纠纷的诉讼机制与解决身份关系纠纷的诉讼机制应是不完全相同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在立法上除了规定通常的审理财产性纠纷的诉讼程序外,还专门规定有关审理身份关系纠纷的诉讼程序即人事诉讼程序或家事诉讼程序,以使身份关系纠纷除了像财产关系纠纷那样得到公正、妥当、廉价、及时处理外,还得到温暖的处理。{2}在我国社会生活中,身份关系的纠纷占有比较大的数量,并呈上升的态势。身份关系纠纷的妥当解决是促进人际关系的和谐,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保证。而我国尚没有一套科学完整的解决身份关系纠纷的诉讼机制,这不利于身份关系纠纷的有效解决。因此,我们应当探讨身份关系纠纷解决机制的基本原理,制定符合我国国情的处理身份关系纠纷的家事诉讼程序。
  一、家事诉讼程序意义分析
  (一)家事诉讼程序的概念辨析
  在我国人民法院处理的案件中,与婚姻家庭有关的案件占了较大的比例,例如,2006年全国法院受理的民事案件达4,385,732件,其中婚姻家庭继承纠纷达到1,159,826件,占26.44%。{3}与婚姻家庭有关的案件包括婚姻案件、离婚后的夫妻共有财产分割案件、未成年子女的抚养案件、扶养案件、赡养案件、收养案件、遗产继承案件、亲子关系案件、监护案件、认定无民事行为能力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案件等案件。在这些与婚姻家庭有关的案件中,有的是有民事权利义务争议的,有的是没有权利义务争议的;有的是财产型案件,有的是身份型案件。其中财产型案件适用普通民事诉讼程序,没有权利义务争议的案件适用非讼程序。那些有争议的身份型案件由于具有特殊性而不适用普通的民事诉讼程序,而应当适用专门的诉讼程序——家事诉讼程序。
  “家事诉讼程序”是为设计有别于普通的民事诉讼程序而提出的概念,我国理论界和实务界已经开始使用家事诉讼程序这一概念,但对此概念的理解分歧很大。从总体上说,家事诉讼程序的含义有最广义、广义和狭义之理解。从最广泛意义上理解,家事诉讼程序是指与婚姻家庭有关的民事诉讼程序,即指法院审理和解决与婚姻、家庭有关的财产型纠纷、身份型纠纷和没有争议的非讼事件的程序,具体包括普通的民事诉讼程序、身份型诉讼程序、非讼程序。广义的家事诉讼程序是指法院审理和解决与婚姻家庭有关的身份型纠纷和没有争议的非讼事件的程序,其中既包括身份型诉讼程序也包括非讼程序。狭义的家事诉讼程序是指专门用于审理和解决婚姻关系、亲子关系等身份关系纠纷的诉讼程序,既不包括普通民事诉讼程序,也不包括非讼程序。我们认为,最广义的家事诉讼程序没有突出家事诉讼程序的特殊性,将普通民事诉讼程序也混同于其中,这种理解不精确。广义的家事诉讼程序将非讼程序也融于其中,而由于非讼程序是独立于诉讼程序的一类程序类型,并具有特别的程序原理,这容易导致家事诉讼程序的程序法理的混淆、不清晰,并造成家事诉讼程序的性质混乱——说不清是“诉讼程序”还是“非讼程序”,不利于家事事件的正确、妥当处理。对家事诉讼程序作狭义的理解比较准确,概念清晰,性质明了,适用对象明确。本文所探讨的家事诉讼程序是指狭义的家事诉讼程序。家事诉讼程序在性质上属于诉讼程序,其诉讼标的是基于婚姻家庭而产生的身份关系争议,其诉讼目的就是要形成(包含变更、解除)或者确认身份关系。
  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也有与家事诉讼程序相关的程序制度,但其称谓不相一致。在日本,与家事诉讼程序相当的程序是日本《人事诉讼法》中的人事诉讼程序;{4}在德国,与家事诉讼程序相当的程序是《德国民事诉讼法》第六编的“家事事件程序”;在我国台湾地区,家事诉讼程序规定在其“民事诉讼法”第九编“人事诉讼程序”中,但是,该编除了规定家事诉讼程序外,还规定了禁治产事件程序和宣告死亡事件程序等两类家事非讼程序。{5}
  (二)家事诉讼程序与相关程序的关系
  由于家事诉讼程序适用对象的特殊性,决定了家事诉讼程序有别于普通民事诉讼程序、家事非讼程序。
  1.家事诉讼程序与普通民事诉讼程序的关系
  普通民事诉讼程序就是财产型诉讼程序。在普通的民事诉讼程序中,法院审理的对象是当事人之间发生争议的财产法律关系;财产法律关系所牵涉的利益往往是私人利益,与社会公益无关,当事人对财产权有处分权,处分原则在财产型诉讼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在家事诉讼程序中,法院的审理对象是家事事件,即双方当事人之间发生身份方面的法律关系——身份法律关系争议或曰身份关系争议。身份法律关系争议是发生在有婚姻或血缘关系的夫妻之间、父母子女之间等家庭成员之间的身份权利义务争议。主要包括:(1)婚姻关系争议事件,具体包括婚姻的无效、离婚、婚姻撤销等争议事件;(2)亲子关系关系事件,具体包括有血缘关系的亲子关系事件如亲子关系是否存在的确认事件,没有血缘关系的养子关系事件如收养关系认可事件、收养关系解除事件、收养无效事件等。{6}作为家事诉讼程序审理对象的家事事件和作为财产型诉讼的审理对象的财产事件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作为家事事件的身份关系,它是社会关系的基本构成部分,身份关系与社会公共利益息息相关,身份权不能由当事人自由处置,身份关系往往牵涉到人的感情、亲情、伦理、隐私等因素。因此,对于家事事件不能简单地用一刀两断式的判决来处理,而必须把促成当事人之间恢复感情、消除对立、实现和解作为纠纷解决的根本目标和价值取向。{7}身份关系争议不适用普通民事诉讼程序,而必须设立特殊的家事诉讼程序。在家事诉讼程序中,普通民事诉讼的诉讼原理如辩论主义、处分原则、公开原则受到限制甚至排斥,法院可以依照职权收集当事人未提出的事实资料,当事人自认对法院的裁判没有拘束力,审理不公开进行。法院审理身份关系争议时首先要适用家事诉讼程序的法律规定,在法律对家事诉讼程序没有特别规定时,则适角普通民事诉讼的法律规定。
  2.家事诉讼程序与家事非讼程序的关系
  家事事件在程序法上的分类有家事诉讼事件与家事非讼事件之区分。审理家事非讼事件的程序是家事非讼程序,家事非讼程序的审理对象即家事非讼事件主要是身份能力的宣告和确认事件,它主要包括宣告死亡事件、认定公民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事件、认定公民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事件、监护人指定事件等非讼事件。家事非讼程序与家事诉讼程序共同构成家事审判程序。适用家事非讼程序审理的事件是没有民事权利义务争议的非讼事件,在非讼事件中,不存在对立的双方当事人;非讼事件无须法院就是非曲直作出判断,法院解决非讼事件的目的通常是要对某一事实予以确认,以防日后发生争议,法院处理非讼事件,体现了国家对私权关系的干预;非讼事件是在程序上需要法院简易、迅速、灵活处理的事件;非讼事件的裁判作出以后,法院可以根据事实情况随时予以变更、撤销。
  与家事非讼事件的这些特点不同,作为家事诉讼程序审理对象的家事诉讼事件是发生争议的身份权利义务关系,在这种争议的法律关系中,存在着对立的双方当事人;法院审理家事诉讼事件的目的,就是要求法院对.当事人之间发生争议的身份法律关系作出裁判,以达到身份关系的确认或者形成之目的,从而解决当事人之间的身份关系争议。法院对身份关系争议事件的审理,要给当事人充分的程序保障;法院对家事诉讼事件所作的确定判决具有既判力,家事诉讼事件特别强调处理结果的稳定性、终局性,法院不能随意变更或者撤销。当然,为了发现案件的客观真实,法院在对身份关系争议事件的审理过程中拥有比较大的职权,甚至可以职权探知案件事实,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审理的公开受到限制,这些又都是非讼原理的要求。
  可见,家事诉讼程序虽然作为诉讼程序,但它不能完全适用通常诉讼程序的审判原理和原则,要部分地适用非讼程序的一些原理;而家事诉讼程序又不同于家事非讼程序,它主要地适用诉讼原理,而不完全适用非讼原理。家事诉讼程序的独特性,注定要求它交错适用诉讼原理和非讼原理,并且,据此原理设计其自身的审理原则和程序规则。
  二、我国家事诉讼程序现状及其构建的必要性
  (一)我国家事诉讼程序的现状
  我国现行的《民事诉讼法》并没有家事诉讼程序的特别规定,但在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释以及民事诉讼法的有关司法解释中,对家事诉讼程序的特殊规定有所涉及。《婚姻法》对离婚诉讼的调解、离婚诉讼提出的限制等方面作了规定。如《婚姻法》第32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第33条规定,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的同意,但军人一方有过错的除外;第34条规定,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者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女方提出离婚的,或者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受理男方离婚请求的,不在此限。2001年12月27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规定第7条规定了有权依据婚姻法第10条规定向人民法院就已办理结婚登记的婚姻申请婚姻无效的主体,该主体包括婚姻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利害关系人又根据具体情形不同而不同:以重婚为由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为当事人的近亲属及基层组织;以未达到法定婚龄为由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为当事人的近亲属;以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为由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为当事人的近亲属;以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为由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为与患者共同生活的近亲属。第9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宣告婚姻无效案件,对婚姻效力的审理不适用调解。2004年4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5条规定,夫妻一方或者双方死亡后一年内,生存的一方或者利害关系人依据婚姻法第10条的规定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第6条规定,利害关系人依据婚姻法第10条的规定,申请人民法院宣告婚姻无效的,利害关系人为申请人,婚姻关系当事人双方为被申请人;夫妻一方死亡的,生存的一方为被申请人;夫妻双方死亡的,不列被申请人。第7条规定,人民法院就同一婚姻关系分别受理了离婚和申请宣告婚姻无效案件的,对于离婚案件的审理,应当待申请宣告婚姻无效案件作出判决后进行。2002年4月1日起施行的最髙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8条规定,自认不适用于身份关系案件。2003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规定,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人民法院在开庭审理时,应当先行调解。
  从这些立法和司法解释的规定来看,我国家事诉讼程序的立法还很不完善。(1)家事诉讼程序立法规定比较散乱,很不系统。有关家事诉讼程序内容实体法及其司法解释中有,程序法及其司法解释中也有,比较分散。(2)家事诉讼程序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程序法理。由于我国立法还没有将家事诉讼程序真正作为独立的程序类型对待,家事诉讼程序混杂在通常的诉讼程序中,其特有的程序法理还没有形成。(3)对家事诉讼程序的规定比较原则、抽象,家事诉讼程序的具体规定还相当缺乏。如司法解释规定对于婚姻家庭案件,人民法院开庭时应当先行调解,究竟哪些婚姻家庭案件应当先行调解,司法解释没有规定清楚。又如,有关亲子关系的诉讼程序还没有专门规定。
  (二)我国家事诉讼程序构建的必要性
  在我国,家事诉讼程序的构建显得非常必要,也比较迫切。
  第一,家事纠纷的大量出现,需要相应的程序制度予以应对。在我国,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以及人们婚姻观念、道德观念的变化,家事纠纷的数量呈增长趋势,由此而引发的诉讼也不断增加。家事纠纷与普通的民事纠纷不一样,其内含着伦理、情感等因素,家事纠纷的特殊性,客观上需要设置与其性质相称的诉讼程序,以使这类纠纷得到妥当的解决。我国20年来进行的民事审判方式改革,主要是以财产型案件的诉讼程序改革为对象的,忽视了家事诉讼案件程序构建,未能够根据程序相称原理进行多元化的程序设计。面对数量众多的家事纠纷,我国迫切需要构建完整的家事诉讼程序。
  第二,婚姻家庭方面实体法的快速发展,需要相应的程序法予以保障。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婚姻法》和《收养法》等婚姻家庭方面的法律日趋完善,如新婚姻法对婚姻无效、可撤销等作出了明确的规定,1991年通过的、1998年修订的收养法对收养的成立、解除等作出了具体的规定,这些实体法的实施需要相应的程序法保障,其主要就是家事诉讼程序法,因此,我国迫切需要制定家事诉讼程序。
  第三,家事诉讼程序的特殊性,需要制定家事诉讼程序。家事诉讼程序不同于普通民事诉讼程序,有自身的审理原理、原则,并有特殊的诉讼规则,我国现行民事诉讼法没有对这些特殊的原理、原则和规则作出详细的规定。事实上,不同程序法理的诉讼程序确实不可能由同一个程序予以规定,家事诉讼程序的原理、原则和规则需要由家事诉讼程序来规定。
  第四,家事诉讼程序的构建,也是完备我国法制的需要。在我国民主法制恢复初期,立法上有一个不成文的指导思想,那就是宜粗不宜细,成熟一条制定一条。1982年的《民事诉讼法(试行)》、1991年的《民事诉讼法》就是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制定出来的;即使是2007年修订的民事诉讼法,也是奉行这样的指导思想。立法者认为,审判监督程序和执行程序修改的条件比较成熟,先作修订,其他制度和程序待条件成熟时再修订。实际上,立法应当有预见性,并且可以适当超前;立法应当精细化,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我国已有一些家事诉讼程序方面的立法包括司法解释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055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