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南京大学法律评论》
英国土地自由继承地产的内涵及其法律规范
【英文标题】 The Connotation and Legal Norms of Fee Simple in English Land Law
【作者】 咸鸿昌【分类】 民商法学
【中文关键词】 土地;土地保有制;保有权;地产;自由继承地产;所有权
【英文关键词】 Land tenure;Seisin;Estate;Fee simple;Ownership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32(秋季卷)
【总期号】 总第32卷【页码】 189
【摘要】 自由继承地产是英国土地法上权利人所能享有的最充分的土地权利形态,由于法律传统不同,英国土地法上这一权利的内涵与大陆法系上的所有权存在明显差异。诺曼征服后英格兰普遍的土地保有制是这一权利产生的基础。亨利二世时期开始,随着普通法的产生和发展,自由继承地产逐渐产生,到14世纪初,这一地产的内涵得以明确。在英国土地法律史上,自由继承地产始终处在土地保有制法律关系之下,最终也没有演变成大陆法上的土地所有权。英国土地法不仅没有产生所有权,大陆法上的所有权概念也从来不能适用于英国的自由继承地产,我们必须结合土地保有制这一制度背景来认识和分析英国地产的内涵和有关的法律规范。
【英文摘要】 The estate in fee simple is the largest interest that one person can have in English land law,it contrasts sharply with the proprietary right on the Civil Law Systemowing to different legal tradition. The general framework of tenurial system which had been erected after the Norman Conquest was the basis of its construction, while it has been constructed with the making of English common law ever since the ages of Henry II.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14th century, English law gave a definition to the estate in fee simple and formed a systematic regulations for its protection and disposition. Historically speaking,the doctrine of tenure was the most important doctrine in English land law and the tenurial legal framework was the basis of English land law,which made the conception of proprietary right on the Civil Law System unfit for the interpretation of English real estate law. We should interpret English land law in combination with the institutional basis of tenure,and only in this way can we really understand the wisdom of English property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0552    
  土地权利是英国土地法的基石,也是英国乃至整个英美法系财产法律制度的基础。在英国土地权利体系中,自由继承地产不仅是整个土地权利制度的基础与核心,也是一个人在土地法上享有的最充分的权益形态,有些学者甚至将其等同于大陆法系的财产所有权。{1}但是,无论权利内涵还是具体的法律规范方式,英国土地法上的自由继承地产都与大陆法系上的财产所有权存在明显差异,这种差异也集中体现了西方两大法系财产法律传统的差异。本文试对自由继承地产的内涵和法律规范方式做一初步探讨,以求教于学界同仁。
  自由继承地产(fee simple)是在亨利二世司法改革以后,随着普通法的发展而逐渐产生的。从其产生之日起,这一地产就以其所具有的可继承性与其他形式的土地权益相区别。早期的普通法文献通常将自由继承地产称为fee pure,根据1294年的法庭年鉴记载:“fee pure就是一个人拥有的能够转让、出售并可以继承的自由保有物”。{2}14世纪开始,为了将这种地产与“限定继承地产”(fee tail){3}相区别,人们开始用fee simple 一词指称对继承人身份不做任何限制性要求的地产,其中fee表示该地产在当前权利人死后可以由其继承人以继承的方式取得,simple一词最初指领主设定这一地产时对地产继承人的身份没有任何限制,地产权人死后,其直系、旁系继承人均有权继承取得该地产;基于这一含义,这一词很快被用以表述这种地产的无限可继承性质,即地产权人死后,只要他家族的血脉延续,地产权也将一直延续。{4}此后,英国土地法历经时代变迁发生了很多变化,但自由继承地产的这一内涵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5}在普通法上,自由继承地产有自己专门的设定术语,{6}即“给A及其继承人”(to A and his heirs)的术语形式,基于这一设定术语,A即取得了土地的自由继承地产。如果当事人没有采用这一术语格式,就不能有效设定自由继承地产。
  作为普通法上最重要的一种土地权益形态,自由继承地产是在1066年诺曼征服后建立的普遍的土地保有制基础上产生和发展的。1066年,诺曼底公爵威廉挥师入侵英格兰,史称诺曼征服。征服者将此前诺曼底地区业已确立的土地保有制引入英格兰,并携军事征服之威,将英格兰所有的土地关系都纳入到保有制的框架之中,{7}土地保有制从而成为英格兰各种土地权益产生和存在的唯一法律关系框架,普通法产生后建构的土地权利必然以保有制的形式体现出来。
  保有制(tenure)在拉丁语中为tenor或tenor investiture,本义指领主向保有人(tenant)封授土地时设定的条件。在英国土地法上,用该词表示保有人以某种役务(service)为条件向领主持有土地。{8}保有制包含着领主和保有人彼此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对保有人而言,他取得土地收益的同时要向领主提供役务;对领主而言,他享有保有人提供的役务并保证后者的人身、财产安全。因此,就其性质而言,土地保有制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即土地的分封与保有人对领主的身份依附关系,它既是一种土地利益的分配方式,也是一种体现分配者身份地位的法律关系模式。从中世纪时起,依据保有人所提供的役务是否具有确定性,在法律上将土地保有制分为自由保有制(free tenure)、不自由保有制(unfree tenure)和租赁保有制(leasehold)3类。所谓自由保有制,指保有人向领主提供的役务具有确定性(certainty)的保有制形式;根据保有人所提供役务的具体内容,又可将其进一步分为骑士役保有制(knight service)、教役保有制(frankalmoin)、侍役保有制(seijeanty)、索克保有制(socage)4种。不自由保有制又称维兰保有制(villeinage),指庄园居民以某种不确定性(uncertain)的役务为条件向领主持有土地的保有制形式。租赁保有制指承租人以支付租金的形式向出租人定期租赁土地的法律关系。13世纪以后,随着社会的变迁,自由保有制的身份依附性色彩不断淡化,骑士役保有制和侍役保有制逐渐向索克保有制转化,1660年《保有制法》以立法的方式强制推进这一转化进程,但仍保留了自由保有制和不自由保有制、租赁保有制的区分。1925年以后,英国所有的不自由土地保有制一律转化为自由的索克保有制,时至今日,英国全部的土地都以自由索克保有制的形式直接或间接向国王持有,土地保有制依然是英国基本的土地法律关系模式。
  中世纪初期,与欧洲大陆各地相比,英格兰土地保有制具有独特性,正是这种独特性使得普通法产生之初即走上了一条不同于欧洲大陆各地的土地权利建构道路,这也是我们理解自由继承地产与大陆法上所有权之间存在差异的基本依据。与欧洲大陆相比,诺曼征服后英格兰的土地保有制具有完备性特点,而中世纪时欧洲大陆尽管也在某些地区建立了土地保有制,但这种保有制仅限于军役保有制,{9}并没有包含所有的社会关系,另外,在许多地区仍存在许多没有领主的自主地(allodial)。因此,在欧洲大陆各地中世纪时并没有产生统一的土地法律关系模式,土地关系始终处于分散状态,不同地区之间彼此差异很大。这不仅使统一的土地权利制度长期无法形成,也为罗马法复兴后逐渐建立以所有权为基础的土地权利制度模式提供了现实的物质基础。中世纪后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和身份依附关系的衰落,欧洲大陆许多地区这些有限的保有制关系也很快消失,对土地法的发展并没有产生直接的影响。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英国在诺曼征服后建立了普遍、完备的土地保有制,保有制关系模式不仅适用于社会各个阶层,而且涵盖了社会政治、军事、经济、社会生活等各个社会关系领域,从而将各种社会关系中的利益纳入统一的法律关系模式之下,土地保有制成了各种社会利益赖以存在的基础,社会各个阶层和权益主体只能通过保有制关系主张其土地权益。保有制以其自身特有的社会内涵决定着各种利益彼此间的逻辑关系,体现着人们在社会利益分配中的地位。普通法产生后,人们依据保有制主张土地权益时,这种土地权利必然受到保有制的制约,在具体的法律形态上以保有制的模式体现出来。
  在诺曼征服后建立的土地保有制的基础上,12世纪中期开始,亨利二世进行了一系列司法改革,将自由保有制土地关系纳入王室法院集中管辖,与此同时,王室法院也开始采用一系列占有性诉讼程序对自由保有制土地关系加以规范。在这一进程中,当事人基于保有制享有的权益逐渐上升到法律的层面上,普通法开始了建构自由继承地产的进程。
  1154年,亨利二世登上英格兰王位后采取了一系列加强王权的措施,建立巡回审判制度,将令状制度、陪审制引入土地权益纠纷的审理当中,并逐渐确立了一系列司法原则,概言之,这些原则包括如下四方面:(1)一个人依自由保有制取得的土地未经法庭审判不得被侵夺;(2)无论在领主法庭还是在王室法院,自由保有制下的土地必须以王室令状进行诉讼;(3)以权利令状在领主法庭中提起诉讼时,如果被告选择以大咨审团(grand assize)的方式答辩,领主法庭应当将案件移交给王室法院管辖;(4)国王作为全国最高的领主,有权监督所有的土地案件都能得到公平审理。随着这一系列措施的顺利实施,封建领主对自由保有制土地的司法管辖权逐渐萎缩并最终集中到王室法院。
  自由土地保有制司法管辖权的变更对土地法的产生和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方面,伴随土地司法管辖权的集中,土地关系逐渐摆脱各级领主的控制,被放在一个统一的保有制模式内加以认识和规范。王室法院在规范各地方保有制关系的过程中,法官们“作为局外人能够超然于各种地方观念、习俗和非正式约定”,并“倾向于执行一种国王法院中实施的更加普遍的习惯。“这种习惯在全国各地均适应而不是仅仅适用于个别地区”,{10}他们以超然的心态看待各种地方习惯和保有制当事人之间的约定,对各地的习惯进行分析和评价,逐渐排除、否认保有制中的各种地方性习惯,“改革影响了这些习惯,减少了其不确定性。规范的普通法诉讼程序日渐排除纠纷中各种外来因素的干扰”。{11}原来的地方自由土地保有制习惯因失去了领主法庭这一制度依托迅速衰落,保有制的类型、规则日渐明确统一,适用于各地自由保有制的“普通法”逐渐形成。另一方面,土地司法管辖权的变革具有原动力的特征,合乎逻辑地引起了一系列法制变革。随着越来越多的土地案件被提交给国王法院审理,王室法院管辖的案件越来越广泛,这必然促进了有关司法管理手段的规范化、制度化,而司法制度的变革又进一步促进了观念和实体法的变革,“日渐频繁地起草法律文书的做法导致了文书的规范化,以及应用恰当的程序解决特定问题的观念”,随着土地法律知识的积累,“逐渐产生了这样一种观念,即规则不应当固定不变,应当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做出相应的调整。人们开始试图按照既定的原则修正最适合实际需要的规则”,{12}在这一过程中,王室法院逐渐形成了相对固定的认识和规范土地关系的思维方式和视角,保有制下的土地权益作为一个独立的范畴被确认下来具有了现实的可能性。
  在土地司法管辖权发生变更的同时,12世纪开始,王室法院逐渐发展出一套完整的不动产诉讼程序(real action)用以保护和规范自由土地保有制关系。早期普通法上的不动产诉讼令状主要有四种:权利令状(writ of right)、新近侵占令状(assize of novel disseisin)、收回继承地令状(writ of mort d'ancestor)、进占令状(writ of entry),每一种令状都有相应的程序和特定的适用范围。随着这一系列诉讼程序的不断发展完善,自由保有人基于保有制享有的权益被作为一个现实的法律范畴确认下来,于是产生了普通法上最基本的法律范畴——保有权(seisin)。{13}随着普通法的逐渐完善,在司法实践中,法律进一步确立了有关保有的取得、变更和消灭等的规则,确立了一套较为完整的保护土地保有权的制度。
  保有权是依存于保有制关系下的范畴,其内涵和形态都要受到土地保有制关系的制约。土地保有制作为领主和保有人之间的一种法律关系,是一个具有时间延续性的概念,任何一方当事人死后,其保有制关系都存在终止的可能,因此,保有制关系的时间延续性赋予保有权益以时间延续性上的差异。诺曼征服之初,保有制关系仅仅是一种终身性的社会关系形式,领主或保有人任何一方的死亡都会导致保有制关系的终止,当事人依据保有制取得的保有也会相应消灭。从12世纪开始,法律上确认了保有权的可继承性,此后,不同保有制关系当事人的保有权彼此之间必然会产生存续期限上的差异:有的保有权会随着权利人的死亡而消失,而有的保有权则是一种可以继承的,不会因为权益人的死亡而终止。另外,作为一种依存于保有制下的土地权益,保有权的具体的内容要取决于保有制的性质和类型:保有制的性质不同,当事人所享有的保有的具体内容也会不同,比如军役保有制和索克保有制下的保有彼此间就存在很大的差异;即便是在同一个保有制关系中,当事人所处的法律地位不同,其所享有的保有权的内容也不一样:有的是以领主身份取得的保有权,有的则是以保有人的身份取得的保有权;一个人在保有制等级结构中的身份和法律地位不同,其所享有的保有的内容也不一样。在保有制的影响下,普通法上产生的保有权与权利主体的身份地位密切结合在一起。从13世纪中叶开始,随着普通法逐渐专业化、技术化,在土地法上出现了一个专门的术语—estate,{14}用于表示人们依保有制享有的各种权益的上述时间性、身份性法律特征。estate的本义为 status,最初用于表示一个人在土地保有制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但同时也用以指称当事人所享有的土地权益所处的保有制关系特征。到13世纪末,随着保有制的变迁,estate一词的含义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原本起源于公法并依据封建主义原则适用于土地保有制的‘status’或‘estate’变成了一个私法上的术语”,{15}被用于指称各种保有权益,表示保有权在时间延续上的特征,“它不是指一块土地,而是指一个人能享用土地的时间”。{16}与此同时,普通法上可以被自由转让、无限期继承的地产开始被称之为“自由继承地产”—— estate in fee simple。
  通过分析自由继承地产的建构历程我们可以看出,亨利二世时期,普通法从来没有脱离具体的保有制关系建构抽象的土地权利概念,而是在现实的基础上将当事人基于保有制享有的权益在法律上确认下来;受保有制的制约,自由继承地产是普通法从保有制关系时间延续角度对特定土地权益的一种法律表述方式,我们只有结合该地产所处的土地保有制关系才能真正理解其内涵。保有制不仅赋予自由继承地产以特定的内涵,还直接决定了这一地产的规范方式,普通法也是在保有制的框架下建构这一地产的法律规范的,这可以从该地产的继承和转让制度中清晰地反映出来。
  与普通法上的其他地产相比,自由继承地产最重要的特点之一就是其无限期可继承性,在地产权人死后,只要他有继承人存在,继承人就可以继承取得该地产,并以保有人的身份向被继承人的领主继续持有土地,被继承人与其领主间的保有制关系因继承行为的发生得以延续,因此,就其本质而言,自由继承地产的继承体现的是该地产赖以存在的保有制关系在时间上具有无限可延续性。在这一点上,英国法与同时代的欧洲大陆各国的法律有很大的不同。在封建时代的法国,如果领主为封臣设定了一种可继承的权益,封臣的继承人不能无限期地继承,继承人等级非常有限。{17}但在封建时代的英国,如果领主为保有人设定了自由继承地产,普通法不仅没有限制继承人的身份和继承的等级,还按照保有制的模式建立复杂的继承规则。
  自由继承地产的继承可以分为遗嘱继承和法定继承两种,受保有制理论的制约,两种继承方式的地位和具体的继承规则存在明显差异。
  1.遗嘱继承
  遗嘱继承是古今中外各种法律制度中都存在的一种继承形式,但是在英国普通法上,受保有制的制约,自由继承地产的遗嘱继承制度具有特殊性。据史料记载,早盎格鲁—萨克逊时期,法律曾一度允许以遗嘱的形式处分文书地。诺曼征服后,随着保有制的建立,遗嘱继承的做法因与保有制的基本原则相冲突而被明确废除。格兰维尔曾明确指出“根据本王国的法律,只有上帝才能决定谁是继承人”。{18}从14世纪开始,随着用益制的发展,人们开始采用设定用益的方法规避普通法禁止遗嘱继承的规则。{19}1535年的《用益法》明令禁止采用用益的方式遗嘱处分土地,但是在社会各界的压力下,亨利八世被迫于1540年颁布《遗嘱处分法》(Wills Act),根据该法的规定,索克保有制下的自由继承地产权人可以遗嘱处分其全部的土地,而军役保有制下的自由继承地产权人仅能遗嘱处分其土地的2/3。1660年以后,随着军役保有制被转化为索克保有制,所有自由保有制下的自由继承地产权人才最终取得了遗嘱处分的权利。
  2.法定继承
  16世纪以前,法定继承规则是普通法上唯一认可的地产继承方式。16世纪以后,普通法虽然承认了土地遗嘱处分的合法性,但如果自由继承地产权人生前没有立遗嘱,有关的法定继承规则依然有效。
  普通法有关自由继承地产的继承规则十分复杂,这些规则是根据保有制的原则确立的。时至今日,当初孕育这些原则的保有制形式尽管因时过境迁已不复存在,但所确立的一些继承规则至今依然有效,成为当代英国财产继承法的重要历史渊源。根据保有制的规则,一个人生前是不可能有继承人的,必须等到他死亡时才能确定谁是他的继承人(Nemo est haeres viventis)。普通法依据下列规则确定自由继承地产的继承人:
  (1)保有人的直系卑亲属有权继承,直系尊亲属没有继承权。1176年的《北安普顿条例》规定了“收回继承地令状”(writ of mort d'ancestor),最早确立了直系卑亲属继承的规则。在普通法上,根据古老的法谚:“保有创制家族继承”(seisina facit stipitem),最初去世时享有保有的人(last died seised)被称为“继承源”(stock of descent),其土地无论经过多少代的继承转手,他本人依然是确定继承人的最初依据,在继承开始时,继承人必须表明自己是“继承源”的直系卑亲属,否则就无权继承。这一规则一直延续到1833年,是年的《继承法》(Inheritance Act)规定,继承人请求的被继承财产不一定是死者继承得来的土地,应当是死者生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055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