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传授制毒方法行为的定罪处罚
【作者】 范莉程德兵(一审主审法官)【作者单位】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刑法分则【期刊年份】 2012年
【期号】 12【页码】 61
【摘要】 【裁判要旨】 传授制毒方法的行为人主观上没有制造毒品的共同犯意,也不明知被传授人学习制造毒品是为了贩卖,不构成制造毒品的共犯或贩卖毒品的帮助犯,应以传授犯罪方法罪定罪处罚。
  行为人所传授的制毒方法最终能否成功制造出毒品,不影响对传授犯罪方法罪的认定。
  ■案号 一审:(2009)锡刑二初字第9号 二审:(2010)苏刑二终字第0005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4846    
  【案情】
  公诉机关:江苏省无锡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杨金财。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8年5月初,被告人赵启锋、葛金龙(均已判刑)合谋联系被告人杨金财到无锡传授制造甲基苯丙胺的方法,并由葛金龙掌握方法后制造毒品,赵启锋负责贩卖。同月10日左右,赵启锋在上海市中土大厦附近,以每千克1.9万余元的价格向被告人时卫民(已判刑)购买了麻黄素3千克。时卫民明知赵启锋购买麻黄素用于制造甲基苯丙胺,为了从中牟利仍然予以提供。5月中旬,杨金财到无锡,赵启锋出资购买了其他化学品辅料和温度计、玻璃器皿等器具,杨金财在赵启锋提供的住所内,将3千克麻黄素加入其他化学品辅料进行化学合成,制造甲基苯丙胺,赵启锋、葛金龙在旁边观看操作。杨金财制成粗制甲基苯丙胺以后,又传授了对粗制甲基苯丙胺进行提纯的方法。5月下旬,杨金财将具体制造甲基苯丙胺的配料以及流程用暗语书写后提供给赵启锋、葛金龙,赵启锋支付现金20万元并书写欠条20万元作为报酬。后赵启锋、葛金龙对粗制甲基苯丙胺采用化学方法加工成甲基苯丙胺,由赵启锋贩卖给他人。
  2008年6月中旬左右,被告人赵启锋伙同被告人葛金龙共同至上海市中土大厦附近,再次以每千克1.9万余元的价格向被告人时卫民购买了麻黄素3千克。葛金龙按照杨金财传授的方法,在赵启锋租住的居所内制造甲基苯丙胺。制成后,由赵启锋贩卖给他人。
  案发后,公安机关在赵启锋租住的居所内查获甲基苯丙胺859.24克(其中痰盂内的500克甲基苯丙胺含量为53.23%,搪瓷量杯内的250克甲基苯丙胺含量为35.87%,5包白色晶体状甲基苯丙胺计100.7克的含量为49.89%);在无锡市林陆巷村林新路49-2号查获海洛因4.2克、咖啡因3714克;在被告人杨金财处查获甲基苯丙胺0.2克;在被告人时卫民处查获海洛因4.5克、甲基苯丙胺0.4克、氯胺酮0.5克、麻黄素9.5克等。
  【审判】
  江苏省无锡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杨金财犯传授犯罪方法罪向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杨金财提出:其仅向赵启锋、葛金龙传授从油到结晶的一个环节,并未传授制造毒品的整个方法。杨金财指定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杨金财并未完全传授其掌握的犯罪方法;2.杨金财不是制造毒品的策划者,其在整个犯罪中地位较低,且其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请求对杨金财从轻处罚。
  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杨金财传授制造毒品的技能和方法,其行为已构成传授犯罪方法罪,被告人赵启锋、葛金龙依据杨金财传授的方法已制造出数量大的毒品,并由赵启锋用于贩卖,被告人杨金财的行为属于犯罪情节特别严重。杨金财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关于杨金财及其指定辩护人提出的辩解和辩护意见,法院认为,杨金财在侦查阶段作过多次稳定的供述,其供述向赵启锋和葛金龙传授了通过化学合成将麻黄素制造成粗制甲基苯丙胺的方法,后又传授了对粗制甲基苯丙胺进行提纯的方法,并将具体制造甲基苯丙胺的配料及流程用暗语书写后提供给两人。该供述与赵启锋、葛金龙的供述能够相互印证,故杨金财及其指定辩护人提出的上述辩解和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不能成立,不予采纳。至于其指定辩护人提出杨金财不是制造毒品的策划者,其在整个犯罪中地位较低,且其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请求对杨金财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
  据此,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二百九十五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杨金财犯传授犯罪方法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杨金财的违法所得20万元予以追缴;犯罪工具温度计、玻璃棒、量杯等予以没收。
  一审宣判后,杨金财不服,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上诉人杨金财及其辩护人诉称:1.杨金财向赵、葛传授的关于毒品甲基丙苯胺的制造方法是否有效尚缺少直接的科学鉴定结论。2.即便杨金财的行为构成传授犯罪方法罪既遂,其社会危害性没有达到情节特别严重的程度,原判量刑过重,请求对杨金财从轻处罚。3.杨金财有检举他人制毒、贩毒的重大立功表现。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确认一审法院所查明的事实和证据。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杨金财传授制造毒品技能,其行为已构成传授犯罪方法罪,上诉人赵启锋、葛金龙依据杨金财传授的方法已制造出数量大的毒品,并由赵启锋用于贩卖,杨金财的行为属于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关于杨金财及其辩护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杨金财所谓检举内容系其交代介绍“阿胜”与马某某、葛金龙合作制造毒品,应系交代自己的其他犯罪事实,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杨金财通过传授使用化学合成将麻黄素制造成毒品甲基丙苯胺的方法,葛金龙按照其传授方法制造出了数量大的甲基丙苯胺,杨金财传授制毒犯罪方法社会危害极大,情节特别严重,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其认为原判量刑过重要求对杨金财从轻处罚的意见不予采纳。据此,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传授犯罪方法,特别是涉毒犯罪方法,相对来说在审判实务中是不太常见的罪名。审理过程中,对该罪在本案中的具体适用,存在不同的认识。
  一、是否最终制成毒品,不影响传授犯罪方法罪的成立。在本案一、二审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赵启锋及其辩护人始终强调使用杨金财传授的制毒方法并没有成功制造出毒品。是否最终制成毒品,不影响制造毒品罪的成立,理论界与实务界对此认识一致。只是就既未遂问题,存在开始制造说、制造成功说和制出成品说的争议。那么是否最终制成毒品,是否影响对传授犯罪方法罪的认定呢?笔者认为并不影响。传授犯罪方法罪,是指用语言、文字、动作或者其他方法,故意将实施犯罪的具体做法、技能、经验传授给他人的行为。该罪属于行为犯,只要行为人对被传授人掌握并利用这些方法去侵犯一定的社会关系持希望或放任的态度,实施了传授犯罪方法的行为,就可构成本罪。至于行为人是否教唆被传授人实施犯罪、被传授人是否接受、是否实施了传授人所传授的犯罪方法、是否已经造成实际的危害结果,均不影响本罪的成立。犯罪方法,主要是指犯罪的技能与经验,包括犯罪的手段、步骤、反侦查方法等。在身教式传授过程中,该罪的成立并不要求传授人成功演示犯罪方法的全过程,也不要求犯罪方法最终能够实现犯罪,只要传授的是有关犯罪的做法、技能、经验即可,也就是传授行为本身决定罪与非罪,而传授的效果则决定犯罪情节的轻重。
  二、传授犯罪方法罪情节特别严重的认定。2011年5月1日前的刑法第二百九十五条规定:“传授犯罪方法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刑法修正案(八)修正为:“传授犯罪方法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4846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