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试论市场份额责任在多因大规模网络侵权中的运用
【副标题】 以“艳照门”事件为例
【英文标题】 On Proportional Responsibility in Market Applicable in Tort at Website
【作者】 王竹【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分类】 其他
【中文关键词】 大规模侵权;人身损害;财产损害;市场份额责任;多因大规模侵权
【文章编码】 1005—9512(2008)04—0010—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8年【期号】 4
【页码】 10
【摘要】

预防大规模网络侵权和寻求损害赔偿的关键点,就落在网络服务商和搜索引擎两种责任主体上。要证明损害是某个网络服务商或者搜索引擎单独或者共同被某个网络用户或者始作俑者利用而进行的传播,正如证明网络用户侵权行为的因果关系链条一样,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不能首先满足侵权责任构成的要求,则更谈不上责任分担,这是各种大规模侵权中面临的共同理论难题。从比较法上看,美国侵权法在DES系列案件中,创造性地发展了替代性因果关系,确立了市场份额责任,为解决此类案件的责任分担指出了方向。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3307    
  “艳照门”事件从侵权行为形态的角度看,是一次典型的多因大规模侵权案件。所谓大规模侵权(Mass Tort),是工业化时代出现的侵权案件类型,就是指基于一个不法行为或者多个具有同质性的事由,给大量的受害人造成人身损害、财产损害或者同时造成上述两种损害的侵权行为[1]。而所谓多因大规模侵权,就是特指大量同质性不法行为引发的大规模侵权,其特点主要在于侵权人数量的巨大性和因果关系链条的复杂结构。
  一、“艳照门”事件涉及侵权的多种主体及其责任分担方案
  “艳照门”事件中可能涉及侵权的责任主体具有多样性。由于本次传播的是属于管制内容的图片,几乎没有出现网站大量公开发布相关图片供用户浏览的情况,因此传播者主要是网络用户。笔者将本次事件的可能责任主体分为四类,即始作俑者、传播者、网络服务商和搜索引擎,其中前两类是网络用户,后两类属于网络服务提供者,这四类主体可能涉及的侵权责任归责原则和责任构成有所不同:始作俑者故意传播“艳照”,适用过错责任无疑。大量的传播者,传播的渠道包括邮件、论坛、网络空间、网络相册文件共享、点对点传送等各种途径,应该适用过错责任原则[2]。网络服务商,即各种网站、论坛、网络空间、相册、在线传输系统的服务商,应该承担中间责任[3],实际上是具有过错推定性质的对类似安全保障义务的违反。网络服务商对于其提供的各种服务负有注意义务,如果发现明显侵权内容的,应该主动删除:没有发现,经权利人提示并有证据证明侵权的应该及时删除,没有及时删除的,应该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搜索引擎是一种特殊的网络服务商,包括各种综合类、文字、视频、图片搜索服务提供商。搜索引擎在互联网的地位已经从辅助信息查找转向了整个互联网链接的节点,大量的用户都是通过搜索引擎查找后再进入相关的网络服务商系统,因此其注意义务也较为独特,主要体现为关键字屏蔽义务,其归责原则应该是过错责任原则。
  对于上述四类主体,始作俑者的责任成立是较为明确的,网络传播者个体责任即使成立,其责任范围也仅限于其传播的范围。由于始作俑者属于故意传播,传播者与其并无主观联系且人数众多,应当认定为始作俑者的责任与所有传播者的责任之间是不真正连带关系,而传播者之间适用按份责任。作为网络服务商,主要是为网络用户提供的自助性服务,这也是互联网增值服务的主要模式。网络服务商的中间责任如果成立,其责任基础在于其违反应有的注意义务而导致了侵害他人民事权利的传播行为。而搜索引擎与普通网络服务商不同,其导致的损害是一种传播范围的极大扩大,其责任基础是其自身注意义务的违反,与普通网络服务商之间又是一个不真正连带关系。如果各种主体的侵权责任都成立,则在始作俑者传播照片之后,传播行为在网络用户、网络服务商和搜索引擎之间是一个不断运动和放大的过程,三种主体都可以被视为多个主体的集合,三个集合各自都造成了受害人各种民事权利损害的全部。考虑到网络服务商的中间责任形态,网络服务商和搜索引擎作为整体分别对网络用户承担补充责任。
  在这样的责任分担思路下,始作俑者与网络传播者之间、普通网络服务与搜索引擎之间是不真正连带关系,这两组责任人之间是补充责任关系。受害人可以按照责任形态向这四种不同的侵权责任主体请求全部的损害赔偿,受害人首先应该向始作俑者或者所有的传播者请求全部的损害赔偿,其损害赔偿请求没有获得完全受偿的,可以向网络服务商求偿剩余部分。每个责任主体的个体在其集合内部分担部分赔偿责任。随着现代网络技术的不断整合,还存在一种混合主体,可能同时提供静态图片空间、即时传播和搜索引擎服务,如果没有尽到足够的注意义务,则需要在不同的责任层次上参与责任分担。
  以上责任形态结构仅限于理论探讨,而事实上由于网络侵权责任的始作俑者往往难以及时确定,而网络用户传播者数量的巨大性和传播行为的连续性,其中的因果关系链条几乎是无法被厘清的,其份额几乎无法区分,而且也难以求偿。因此,预防大规模网络侵权和寻求损害赔偿的关键点,就落在网络服务商和搜索引擎两种责任主体上。但从责任构成角度看,则需要对每个责任主体的侵权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予以证明,而要证明损害是某个网络服务商或者搜索引擎单独或者共同被某个网络用户或者始作俑者利用而进行的传播,正如证明网络用户侵权行为的因果关系链条一样,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如果不能首先满足侵权责任构成的要求,则更谈不上责任分担,这是各种大规模侵权中面临的共同理论难题。从比较法上看,美国侵权法在DES系列案件中,创造性的发展了替代性因果关系,确立了市场份额责任,为解决此类案件的责任分担指出了方向。
  二、美国法上的市场份额责任概述及其适用条件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
  美国法上的市场份额责任理论由加州最高法院在1980年判决的Sindell v.Abbott Labs.一案中确立[4],并对美国DES系列案件和其他产品质量责任领域的责任分担产生了深远影响,同时也影响到了欧洲同类案件的判决和理论探讨。在加州最高法院确立该规则后,至少有8个州明确的在DES系列案件中适用了某种意义上的市场份额责任。德克萨斯州[5]、南达科塔州[6]和马萨诸塞州[7]相继借鉴加州的经验,根据本州法律确立了市场份额规则。与加州法院确定市场份额适用DES生产商在本州的市场份额的规则不同,纽约州适用的是全国市场份额。[8]佛罗里达州要求原告起诉一名被告,而由该被告再向其他DES生产商追偿。[9]华盛顿州结合继受者责任(successor liability)[10],确立了该州的市场份额责任[11]。威斯康星州将市场份额责任的基础明确为风险份额责任[12],新泽西州进一步确立了以风险份额为主、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的改良风险市场份额理论[13]。另一方面,至少有9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在DES系列判决中没有适用市场份额责任,而继续坚持传统普通法对原告查明被告的义务,按照时间顺序包括:南卡罗来纳州[14]、密苏里州[15]、爱荷华州[16]、哥伦比亚特区和马里兰州[17]、伊利诺斯州[18]、罗得岛州[19]、阿肯色州[20]、路易斯安娜州[21]和俄亥俄州[22]。
  尽管采纳和反对市场份额责任的州在数量上看不相上下,但作为美国人口最多的四个州:加利福尼亚州、德克萨斯州、纽约州和佛罗里达州都采纳了该规则[23],足以证明该规则实际上是美国法上较为主流的规则。市场份额责任的确立,主要是为了解决商业大规模侵权中受害人受偿不能的问题,一方面在因果关系的确认上,法院不再要求受害人证明具体是由哪一家生产商的产品导致的损害,而只需要证明生产商的确生产了该产品,而该产品的确能够导致受害人的损害,这样就大大减轻了受害人的证明责任;另一面,在责任分担问题上,市场份额责任能够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来自北大法宝。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330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