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南警察学院学报》
论我国青少年网络犯罪之防控
【英文标题】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the Network Crime for the Teenagers in China
【作者】 欧阳梓华【作者单位】 湖南警察学院
【分类】 犯罪学【中文关键词】 青少年;网络犯罪;防控;对策
【英文关键词】 teenagers; the network crime; the prevent and control; strategy
【文章编码】 2095-1140(2014)03-0034-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3
【页码】 34
【摘要】

当前,我国青少年网络犯罪呈现出高发态势,已严重威胁到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我国青少年网络犯罪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防控青少年网络犯罪,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构筑从思想道德、教育到文化建设、行政监管和法律规制的多层次、多维度的立体防线。

【英文摘要】

At present, the youth network crime in China has showed the trend of high incidence, which severely threatened the social order. The network crime of the teenagers is caused by many factors.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the crime requires the joint efforts of the whole society,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a multi -level as well as multi -dimension solid defense from ideological and moral education to culture construction, administrative supervision and legal regul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7490    
青少年网络犯罪是指青少年以计算机网络系统为侵害对象或以计算机网络为工具而实施的犯罪行为。当前,我国青少年网络犯罪呈现出高发态势,已严重威胁到社会生活秩序。加强青少年网络犯罪问题研究,有效防控青少年网络犯罪,亦成为现实之需和应时之举。本文拟以我国青少年网络犯罪为视域,在分析其特点与成因之基础上,借鉴国外先进做法,提出防控我国青少年网络犯罪的对策。
  一、青少年网络犯罪的特点
  青少年网络犯罪除具有高隐蔽性、高智能性和超时空性等一般网络犯罪的特点外,还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显著特点:
  1.犯罪主体呈低龄化。根据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对全国18个省、直辖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女子监狱进行深入调研后形成的《我国未成年犯抽样调查分析报告》,不难发现,当前我国未成年人犯罪主体低龄化趋势明显。在接受调查的1,793名未成年犯中,16岁以下的有697人,占38.9%,16—18岁的有1,096人,占61.1%[1]。2011年,公安部成功破获的我国首例利用互联网视频交友平台进行涉毒违法犯罪活动的“8·31”特大网络吸贩毒案,涉及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涉案人员12,125名,其中7成以上为未成年人,最小的才14岁[2]。另有资料显示,在2009年吉林省某区的涉网刑事案件中,28名犯罪嫌疑人中有21人不足18周岁,占总人数的75%[3]。
  2.犯罪客体呈多样性。在青少年网络犯罪案件中,既有制造、传播网络病毒,破坏网络信息系统,或者非法侵入他人计算机信息系统、公共计算机信息系统或国家要害部门的计算机信息系统,盗取国家机密、商业秘密或者其他重要数据资料,危及国家安全和公共信息安全的行为;又有利用网络制作、传播、出售淫秽物品,从事网络色情活动,散布恐怖言论,实施恐怖主义,扰乱正常社会管理秩序的行为;亦有利用网络实施绑架、故意伤害等侵犯公民人身自由和生命健康的行为;还有利用网络实施盗窃、诈骗、敲诈勒索等侵犯公民财产权利的行为,等等。
  3.犯罪动机呈不确定性。青少年喜怒无常、容易冲动的特点,决定了他们容易偶发犯罪。很多犯罪预谋较少,没有明确的犯罪动机和犯罪目标,有的纯粹是出于好奇、无聊、发泄不满或者一时冲动,而进行一些破坏性的操作;有的则是为了证明自己、显摆能力或者出于哥们义气,擅自进入他人的计算机信息系统,盗取或者毁损他人的数据资料。《我国未成年犯抽样调查分析报告》显示,在1,793名未成
作者简介:欧阳梓华(1972-),男,湖南洞口人,湖南警察学院副教授,法学硕士,主要从事刑事法学和公安教育训练研究。
  年犯中,因“一时冲动而犯罪”的占33.52%,因“好奇而犯罪”的占13.44%,因“哥们义气而犯罪”的占18.66%[1]。当然,也有少数犯罪具有明确的侵财等目的,在此不予赘述。
  4.犯罪数量呈滚雪球状。当前,青少年网络犯罪案件呈逐年上升趋势。据统计,1998年全国青少年网络犯罪案件立案仅100多起,1999年则上升为400多起,2000年剧增到2,700余起,2001年攀升至4,500余起,2002年更飙升至6,600余起,年增幅在40%以上[4],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
  5.犯罪的团伙化趋势明显。“网上勾联、线下犯罪”的“网上邀约”式犯罪,是当前我国青少年网络犯罪的一个新特点和新动向。据统计,上海市青少年犯罪案件中约7成为团伙作案。青少年结伙犯罪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出于哥们义气,二是为了壮胆。这些小团伙常通过 QQ 群和贴吧等网络联系方式进行犯罪的纠集、策划、组织和煽动,犯罪时一拥而上,结束后一哄而散。上海市卢湾区检察院查处的“尊龙名社”,就是一个在网络上聚众并组建帮派,拥有成员169人,多次实施寻衅滋事和抢劫案件的青少年网络犯罪团伙。
  二、青少年网络犯罪的成因
  当前,我国青少年网络犯罪高发的原因,综合起来看,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
  1.青少年心智发育尚未完全成熟。青少年正处于生理和心理由“不成熟”向“趋于成熟”发展的特殊阶段。在这一阶段,人的生理、心理的生长发育尚未完全成熟,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尚未完全定型,因而易表现出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①人际关系简单、片面。一方面,青少年渴望参加社会交往和获得社会认同,但另一方面,以独生子女为主要成分的我国青少年一代在成长过程中产生出强烈的孤独感,两者之合力造成他们在困难和挫折面前,往往不是选择积极面对,务实应对,而是选择消极逃避,到网络虚拟社会中去寻求寄托、安慰和满足。②自制力差,做事任性,易冲动,不理智。青少年的智力发育程度和受教育状况决定了他们认识、辨别和控制外界事务与自身行为的能力有限,他们对伦理道德认识浅薄,对法律常识知之甚少,对是非界限模糊不清,明理守法尚未内化成他们的自觉行动。③好奇心、叛逆心强。④易受他人影响,喜欢模仿,富于挑战。网络世界的海量信息和“不良”信息强烈地刺激着青少年的猎奇心,网络交往的开放性、互动性、平等性和匿名性,又使其乐于其中流连忘返,在诱惑面前,他们极易摆脱现实伦理道德的束缚,铤而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调查显示,在抓获的未成年违法犯罪嫌疑人中,9成以上受过黄、赌、毒的侵害[4]。2.家庭、学校和社会教育缺位。青少年是人的一生中最重要的阶段,既是长身体、长知识的黄金期,也是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由萌生到初步成型的时期,需要家庭、学校和社会进行全面、正确的教育、引导和帮扶。预防青少年犯罪,家庭、学校本应起到重要作用,然受拜金主义的观念影响和应试教育的功利驱使,当前,整个社会对青少年的教育存在着重学业、轻品行,重眼前、轻长远,重文化知识灌输、轻行为习惯养成的缺位现象,导致家庭和学校的预防功能受到削弱。譬如:一些家庭的父母由于常年外出务工或为生计奔波或只顾自身消遣,对小孩听之任之,不与之交流、沟通,不关心其痛痒,造成小孩缺乏应有的家庭温暖,内心落寞空虚,只得依靠网络消磨时光,排解孤独,从虚拟世界中找寻寄托和抚慰,于是对伦理道德和整个社会规范产生怀疑甚至漠视,一不小心便误入歧途;一些学校对优等生和差等生区别对待,对优等生关爱有加,对差等生消极评价,导致一些差等生(包括成绩不佳和有不良行为习惯的学生)自暴自弃,痴迷网络;一些学校注重智力开发,忽视思想品德和法制法纪教育,导致部分学生是非观念淡薄,法纪意识欠缺,对行为是否违禁缺乏判别能力,因而不能正确认识和控制自己的行为。调查显示,七成以上的青少年犯罪与家庭和学校的教育不当、监护不力直接相关,其中父母离异、分居、再婚、丧偶的合计占24.1%[5]。
  3.网络监管不力。对网络的监管,表面上看文化、宣传、工信、公安、工商等执法部门都有职责,也都在履职。但由于职责不清、责任不明,客观上造成了执法时相互推诿,管理严重脱节,监管不到位的现实。主要表现为:①网络道德不规范。在网络虚拟社会,人们崇尚的不是扶贫帮困、乐善好施、发愤图强的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念,而是金钱至上、唯我独尊、贪图享乐的消极颓废的价值观念,这种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理念背道而驰的扭曲的道德观念和价值取向,使得青少年的上网行为缺乏可遵循的理性道德准则,从而上网时无所适从,恣意妄为。②网站芜杂,内容混乱。一些网站和网络游戏中充斥着色情、暴力、欺诈等内容,对青少年具有极大的诱惑力,它严重腐蚀了青少年的心灵[5],对青少年的价值观、道德观产生潜移默化的负面影响,使少数自制力较差者身陷迷途不能自拔,如同吸上了“电子海洛因”。研究表明,血腥、暴力的网络游戏是滋生青少年网络犯罪的温床。长期痴迷于带有血腥、暴力的网络格斗游戏的青少年,会将自己定位为攻击者的角色,其攻击性行为明显增强,从而为犯罪埋下了种子[3]。③部分网吧利字当头,违规经营。如:有的经营者将网吧开设在校园周边,吸引和接纳未成年人上网,甚至还替学生打“掩护”,帮助学生逃避学校和家长的追查;有的经营者对发生在网吧内的违法行为听之任之,任由青少年浏览各种色情、反动、暴力网站;有的经营者为招揽顾客,提前在电脑上下载了带有色情或者暴力内容的图片和电影供上网者浏览观看。
  4.网络法制体系不健全。当前,我国打击网络犯罪和保护青少年网络权益的法律体系仅由《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网络信息服务管理办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以及《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二百八十六条、第二百八十七条的零散规定构成,不仅层级偏低,内涵过窄,而且可操作性不强。主要表现为:一是立法滞后于网络技术和网络犯罪的发展,在规制不良信息的传播、网络游戏的分级管理等方面还存在着事实上的法律盲区或真空地带;二是现有法律层级偏低,多属于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效力等级较低,可操作性不强;三是刑法规定的网络犯罪行为仅限于第二百八十五条规定的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和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的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以及第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操学诚,刘桂明,路琦,牛凯.我国未成年犯抽样调查分析报告[J].青少年犯罪问题,2010,(4).

[2]8·31特大网络吸贩毒案海南查获涉嫌人员4人[EB/ OL].http://news.cnr.cn/gnxw/201111/ t20111103_508725439.shtml.

[3]姜玉,张显华.青少年网络犯罪的原因分析及解决对策[J].才智,2012,(1).

[4]刘鸣禹.浅析青少年网络犯罪[J].净月学刊,2013,(3).

[5]田金魁.试论青少年网络犯罪[J].新课程研究(中旬刊),2013,(2).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6]彭子玉.论青少年网络犯罪及其防范措施[J].法制与社会,2012,(11).

[7]段水莲.大学生网络成瘾现象调查、干预与分析——以湖南警察学院网瘾学生研究为例[J].湖南警察学院学报,2013,(3).

[8]傅桂英.论网络传播的引导与规制[J].湖南警察学院学报,2013,(2).

[9]美国严密管控互联网立法阻止网络犯罪[EB/OL]. http://www.china.com.cn/international/txt/2011 -04/29/content_22467291.htm.

[10]江伟.试论网络犯罪的证据立法[J].四川警察学院学报,2010,(5).

[11]尚红利.青少年网络犯罪成因及法律防控对策[J].人民论坛,2012,(1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749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