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先秦诸子论国家的起源
【作者】 翟廷瑨【分类】 中国法制史
【期刊年份】 1982年【期号】 12
【页码】 1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5543    
  我国春秋战国时期,在学术上形成了“诸子蜂起,百家争鸣”的繁荣局面,诸子百家探讨的问题,几乎无所不包,广泛涉及许多领域。国家政权问题,更是诸子“上说下教,以干世主”的主要课题。由于他们各自的阶级立场不同,用以观察国家命运的观点和方法不同,所 以对国家起源的回答,也就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下面对诸子中几个有代表性的人物的国家起源学说作一些粗浅的分析。
  孔子没有对国家起源作过正面论述,但他把尧看做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君主。所以在他的心目中,尧可能就是创立国家的人。老子和后来的道家,也很少论及国家的起源问题。但他们却认为,自然状态的破坏,是人类的堕落,国家的出现,是历史的倒退。正如《老子》一书中所说的:“朴散则为气,圣人用之,则为官长”(《老子》二十八章)。
  先秦诸子中,最早系统论证国家起源问题的是小生产者的代表墨翟。
  墨子生当战国初期,是墨家学派的创始人,与儒家学派相抗衡,世称“儒墨显学”。墨子认为,当人类社会开始出现的时候,既没有刑罚制度,也没有政治管理机关,人们之间意见很不一致。他把人们之间的意见分歧,看成是社会动乱的根源。他说:“古者民始生,未有刑政之时,盖其语人异义。”(《墨子·尚同上》)后来,由于人口不断增长,意见越来越分歧,而又没有人能够统一大家的意见,于是天下就出现了争斗,“其人兹众,其所谓义者亦兹众。是以人是其义,以非人之义,故交相非也。是以内者,父子兄弟作怨恶,散不能和合。天下之百姓,皆以水火毒药相亏害。至有余力,不能以相劳;腐朽余财,不能以相分,隐匿良道,不以相教。天下之乱,若禽兽然。”(同上)墨子所描绘的这种“以水火毒药相亏害”、“若禽兽然”的状态,正是原始社会濒临解体、国家形将产生的社会“阵痛”时期。虽然墨子的历史观是唯心的,更不懂阶级分析,但是,他对国家产生前这段“自然状态”的描绘,有许多独到之处。首先,他看到了人口的增长(“其人兹众”)对社会发展的影响,更重要的,他注意到了人的生产能力的提高(“至有余力”)和社会财富的增多(“腐朽余财”)等因素对“自然状态”的破坏。“若禽兽然”的混乱状态,急需要一个权威机构来统一千差万别的意志,使整个社会进入正常轨道。这个权威机构不是别的,正是由天子、诸侯、政长组成的国家机关。他说:“夫明乎天下之所以乱者,生于无政长,是故选天下之贤可者,立以为天子。天子立,以其力为未足,又选择天下之贤可者,置之以为三公。天子、三公既已立,以天下为博大,远国异土之民,是非利害之辨,不可一二而明知,故划分万国,立诸侯国君。诸侯国君既已立,以其力为未足,又选择其国之贤可者,置立之以为政长。政长既已具,天子发政于天下之百姓。”(同上)经过一连串的选举,墨子理想的宝塔式政权产生了。其实,墨子并不知道最初的国家是怎样产生的,他所描绘的政权形式,正是以周王朝初期封土建国的分封制国家为模特儿的。
  虽然墨子关于国家起源学说是非科学的,但并不是说,他对国家产生前“自然状态”的描绘都是凭空杜撰的。一方面,他可能依据一些古代流传下来的传说史料,另一方面,他可能耳闻目睹了一些当时尚处于原始部落阶段的边疆“夷狄”的社会情况,再加上自己丰富的想象,综合而来的。活动于公元前五世纪的墨子,对国家起源问题能作出如此系统的论证,是难能可贵的。
  墨家后学,在继承墨子思想的基础上,对其国家起源学说作了进一步的发挥。他们在解释国家最高统治者—君主如何产生的时候,曾提出:“君,臣萌(民)通约也。”(《墨子·经上》)这个“约”字,道出了墨家学派关于国家起源学说的精髓。这里,“臣萌通约”,是说君主的权力,由臣民共同协商付予,意即君主是臣民共举的,这是我国古代的原始“民约论”思想。无独有偶,在西方的古希腊,差不多在同一时期,也曾出现过原始的“民约论”思想。比墨子略早一点的希腊诡辩派(智者派)大师普罗塔哥拉,在论证国家起源的时候,也提出过契约说。这正说明了,人类社会的几个不同文化中心,虽然存在着千差万别的个性,但也存在某些相似之处。所以,在正确方法的指导下,对人类文化进行比较研究,不但是可能的,而且是必要的。
  墨子的国家起源学说,也反映了他的特殊阶级属性,即小生产者阶级的软弱性和愚昧性。小生产者总是把希望寄托于圣君贤相,好能做到国泰民安,安心生产,以求温饱。迁到暴君污吏,虽然深痛恶绝,但又无能为力,只有求助于超人间的力量—上帝鬼神。所以墨子除了主张尚贤、尚同外,还主张天志、明鬼。他认为,如果“天下之百姓,皆上同于天子,而不上同于天,则灾犹未去也。”(《尚同上》)也就是说,最后,仍得靠上帝来惩罚“暴王”。他无法象后世新兴的资产阶级那样,把“民约论”思想贯彻到底:君主既是人民推举的,如果违反了民意,人民就有权推翻他。但是墨子终究和彻底的神权论者不同,他没有把国家说成是由上帝创造的。
  墨子之后,儒家的代表人物孟轲也提出了对国家起源的看法。孟子认为,国家以前的“自然状态”的破坏,不是由人类本身互相争夺引起的,而是因特大的自然灾害引起的。人类在毁灭性灾害面前,几乎丧失了生存能力。这时有圣人出来,决心要拯民于水火,把人民按上下统治的关系组织起来,带领人民克服自然灾害。于是君臣、父子、夫妇、长幼等国家伦理制度就出现了。孟子认为,第一个出来替人民平治天下建立国家的是尧。所以“孟子道性善,言必称尧舜”。孔子也认为尧舜以前都是传说,不是可信的历史。所以“孔子删书,断自唐虞。”其实,尧舜也都是传说中的人物,充其量不过是部落联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5543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