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盗窃罪中是否存在间接故意?
【作者】 宋艾森【分类】 刑法分则
【期刊年份】 1982年【期号】 12
【页码】 2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5557    
  盗窃罪中是否存在向接故意?当前在法学界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盗窃罪的主观要件只能由直接故意构成,另一种则认为,此罪不但直接故意可以构成,间接故意也可以构成,而且间接故意构成的盗窃罪还占相当的数量。我认为后一种意见值得商榷。在此,就这一问题谈几点不成熟的看法,一以求教于法学界的同志。
  一
  我国刑法理论中,将故意犯罪分为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二者的罪过形式虽然同属故意,即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二者之间的主要区别就在于。一是希望危害社会这一结果的发生,一是放任危害社会这一结果的发生。也就是说,一是持追求、希望的心理状态,一是持漠不关心、听之任之的心理状态。这是区别直接故意与间接故意最本质的特征。那么盗窃罪中是否存在着这两种心理状态呢?
  我们知道,在犯罪主体实施盗窃行为时,总要有一个侵犯的对象。所谓犯罪主体侵犯的对象,即犯罪行为所直接作用的物或人。例如:扒手在汽车上窃取乘客的提包、钱包,提包、钱包便是犯罪主体的侵犯的对象。而提包、钱包内的物品则是侵犯对象的组成物。确定这一问题,对研究主体在实施盗窃行为时的心理状态有着重要的意义。我认为,在主体实施盗窃行为时,只要对所侵犯的对象在主观上持追求的希望的心理状态,便是直接故意。而对侵犯对象的组成物是否预见了,是否想过了,都不影响直接故意的成立。例如:盗窃犯在火车上发现一名旅客身旁放着一个提包,便乘旅客睡觉的时候,将其窃走。但后来打开一看,提包内除几件衣服、口缸外,只有一块类似玻璃体(价值六百元的水晶石)的物品,他看到此物明亮好看,便将它留下,而其它物品被抛掉了。从这一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主体对自己的盗窃行为和危害后果是认识的(即明知),对实施这一行为获得提包(侵犯对象)是追求的(即希望),并有将这一提包的占有权非法转移之目的。但主体对提包内有何物品,确不能预见。即使盗窃到手,亦不一定能认识其价值。我们是否因为主体对提包内装有何物不能预见,或出于意料之外,而否定主体主观上的直接故意呢?显然不能,因为主体在这一盗窃行为中,对自己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是明知的,对盗窃行为和侵犯的对象是追求的、希望的,即构成直接故意。有的同志说:如果窃得提包是空的,或没有值钱的东西又怎么说呢?我认为对其盗窃来说,不管其盗的何物,有无价值,只要主体在主观上是追求的、希望的,便是构成直接故意。而价值的多少,是盗窃罪的客观要件和量刑所要考虑的。不能将客观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5557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