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卢梭的法律思想
【作者】 黄子鸿【分类】 法理学
【期刊年份】 1982年【期号】 12
【页码】 4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5546    
  让·雅克·卢梭(1712—1778)是十八世纪法国伟大的启蒙思想家,资产阶级激进民主主义者,古典自然法学派主要代表之一。在政治、法学思想方面的主要著作有《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与《社会契约论》等。今年是他诞生的二百七十周年。我们研究他的法律思想,仍然可以从中得到有益的启发。卢梭的学说表现出对民主的追求,对自由的向往,对平等的希冀,对生活的热爱,鼓舞了正处于上升阶段的资产阶级,特别是小资产阶级、手工业者和农民。同时,他的著作充满了对封建君主专制、封建等级特权,尤其是对飞扬跋扈的天主教会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批判,因而成为鞭挞封建君主统治的有力武器,为当时即将到来的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直接奠定了理论基础。拿破仑·波拿巴晚年时曾深情地赞赏说:假如从来没有过卢梭,也就不会有法国革命。
  一
  卢梭认为国家和法起源于私有制的出现,是富人统治穷人的工具。
  他推论人类历史上曾存在过“自然状态”时期。在那种“自然状态”时期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孤立的、自由的、平等的、和谐的,那时大家都享受自然的赐与,没有不平等的现象,人们是非常幸福的。可是,后来由于工具的发明,出现了农业,便产生了土地私有,并逐渐地出现了贫富差别,人类也就从“自然状态”开始向“市民社会”过渡。在“市民社会”中,因为有了私有制,便出现了不平等,随之就出现了你争我夺的战争。富人看到用暴力夺得的财产,也会被暴力夺走,为了保护他们既得利益,建议人们联合起来,服从他们的统治。于是他们按照自己的意志,制定法律,让大家遵守。这样,就仿佛他们的统治是根据“社会契约”保护社会的全体成员,而人们既然同意了富人们的权力,就把自己的权力交给了他们,这等于放弃了权力,就得服从他们的统治了。这样,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国家便出现了。所以他说,国家就是根据这种“社会契约”建立起来的。
  卢梭把国家说成是社会契约的产物。其实,“国家决不是从外面强迫加于社会的一个力量”,它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上的产物,国家是社会陷入自身不可解决的矛盾中并分裂为不可调和的对立方面而又无力摆脱这种对立情势的表现”。只有在阶级矛盾发展到不可调和的时候和地方才出现了国家。既然卢梭不可能正确理解国家的起源,当然他也就无力解决法律的起源问题。他在考虑不平等的起源时,认为法律是先于国家而产生的,并且说:“如果说在有法律以前就已经有了法律执行者,这乃是一种无须认真加以辩驳的假设。”这种看法无疑是错误的。依照历史唯物主义理论,法律既然是统治阶级意志的表现,历史上任何一个统治阶级,都只有通过国家这个阶级压迫的机器,才能把自己的阶级意志变成法律,并保证它的贯彻实施。没有执行法律的国家权力,任何法律都是不可想像的。所以国家和法律是相伴而生的,在国家形成之前,没有而且也不可能有作为实现阶级统治重要手段的法律。但从卢梭这种论述中,我们也发现了他的卓越思想,他把私有财产的产生视为人类不平等的贫富对立的根源,把国家和法的产生与私有制联系在一起,看到了国家和法律是富人统治穷人的工具。所有这些都是卢梭思想中的积极因素,在反对封建主义和教权主义的斗争中,起过巨大作用。
  二
  “公意论”是卢梭法律学说中的核心部分,它在卢梭的法律思想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
  卢梭在《社会契约论》这部书中,开头就写道:“人生来是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这是首先指责法国封建专制统治社会不合乎自然法则。卢梭认为国家既然是由于社会契约形成的,它的目的在于谋取社会公共利益。这个目的可以把每个公民的意志统一为一个公共意志。这个公共意志是最普遍的也是最公正的,它关系着共同的生存和公共的幸福。卢梭认为,法律是人民公共意志的体现,是主权者的行为和意志,法律是公意的行为。在卢梭的概念里,公意不同于众意,众意则考虑到到个人的利益,是人们相同的与不同的意志的总和,公意着眼于公共利益,它只包括人们相同的意志,并不需要全体一致。公意永远是公正的,而且永远以公共利益为依归,“唯有公意才能按照国家创制的目的,即公共幸福,来指导国家力量”。因此,法律不是众意的体现,只能是公意的体现。
  但是,历史事实表明,在阶级对立的社会里,是不可能有什么“公意”的。剥削阶级通过自己的国家机器所制定的法律,只能反映剥削阶级的意志,保护剥削阶级的私利,正如没有超阶级的国家一样,超阶级的法律也是不可能的。但是,卢梭从自己的理论前提出发,反对法国专制君主的封建特权,认为既然法律是公意的行为,封建君主是国家的一个成员,我们就无须问君主是否超乎法律之上;既然一个人,不论他是谁,擅自发号施令就不能成为法律,那么封建君主的发号施令也就不能当作法律;既然一切人均应把遵行法律看作是自己的义务,封建君主当然也不能例外。这样,卢梭就以他的法律思想猛烈地抨击了法国封建统治阶级的特权。同时,卢梭把法律提升为共同意志的表现形式,是对法理学的发展的一大贡献。
  三
  根据人民主权原则,卢梭强调立法权只能属于人民,并赋予立法权以极其重要的意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554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