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贝克的风险社会理论及其启示
【副标题】 评《风险社会》和《世界风险社会》
【英文标题】 Beck's Theory of the Risk Society and Its Complications
【作者】 王小钢【作者单位】 吉林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理学
【中文关键词】 风险社会;反思;制度;认识论;文化;理性
【英文关键词】 risk society;reflexivity;institution;epistemology;culture;reason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7)01—0006—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1
【页码】 6
【摘要】

乌尔里希·贝克的风险社会理论是一种重视制度面向的社会学批判理论,其认识论基础是反思的现实主义,其理论预设是等级秩序的存在。中国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开始进入风险社会。风险社会理论透视出中国在现代化反思能力、法律系统、科学理性和社会理性的互动、环境法基本原则方面存在一些问题。

【英文摘要】

Ulrich Beck’s theory of the risk society is a critical theory of sociology which focuses on institutional aspect,bases its epistemology on reflexive realism and presupposes the existence of hierarchy order.China has step into risk society in a special way and thus has some problems in the area of reflexive capability of modernization,legal system.interaction between scientific:reason and social reason.and basic principles of environmental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547    
  
  

乌尔里希·贝克(U.Beck)是一位特别关注风险社会、生态启蒙、生态政治和全球化的社会学家。他的(风险社会)一书于1986年在德国出版,接着于1991年出版了英文版;他又于1999年出版了另一本英文版论著(世界风险社会》[1]。这两本书的中文版于2004年在中国大陆出版。这两本书提出了什么新的社会理论?这种新的风险社会理论的认识论基础究竟是建构主义的,还是现实主义的呢?如果社会是由法律、政治和经济等系统构成的整体,那么风险社会理论对中国法律系统和中国法学研究又有什么启示呢?

一、风险社会的概念和逻辑

(一)风险社会的概念

贝克所说的风险,指称的是完全逃离人类感知能力的放射性,空气、水和食物中的毒素和污染物,以及相伴随的短期的和长期的对植物、动物和人的影响。它们引致系统的、常常是不可逆的伤害,而且这些伤害一般是不可见的。风险概念是个指明自然终结和传统终结的概念;或者换句话说,在自然和传统失去它们无限效力并依赖于人的决定的地方,才谈得上风险{1}。

风险社会的概念意味着:(1)风险既非毁坏也非对安全的信任,而是“虚拟的现实”;(2)一种具有威胁性的未来变成了影响当前行为的参数;(3)风险直接地和间接地与文化定义和生活是否可容忍的标准相联系,它涉及“我们想怎样生活?”这一价值判断;(4)“人为制造出来的不确定性”暴露了国家——一政府控制风险能力的匮乏;(5)当代的风险概念关涉知识(knowledge)和不意识/无知识(unawareness/non—knowledge)的某种特殊的综合;(6)新的风险类型可能同时是地区性的和全球性的;(7)日常的认识遮蔽了危险的传播和活动,因此知识和风险的潜在影响之间存在差距;(8)风险社会的概念消除了自然与文化之间的差异{2}。

风险社会的概念是相当有潜力的,因为它阐明了三个尖锐的问题,即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有害技术的无处不在以及还原主义科学研究的缺陷。由于没有能够找到有效控制的制度性控制手段,也没有认识到还原主义科学的局限性,整个社会因为技术的威胁而惶恐不安{3}。风险社会的概念意味着人们思维观念的转变:首先,人们认识到社会和自然,文化和环境之间的界线日益模糊;其次,人们对安全和风险的认识和理解发生了变化,在很大程度上对传统社会秩序的基本假设提出了质疑;最后,传统工业社会文化的阶级意识、进步信念等集体观念正在退化,个体化的观念日益强化。

(二)风险社会的逻辑

正如现代化消解了19世纪封建社会的结构并产生了工业社会一样,今天的现代化(即自反性现代化)正在消解工业社会,而另一种现代性(即风险社会)则正在形成之中{4}。贝克用日常语言表达了工业社会和风险社会的区别。他说:“阶级社会的推动力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饿!风险社会的驱动力则可以用另一句话来概括:我怕!”{5}在古典工业社会中,财富生产的“逻辑”统治着风险生产的“逻辑”;而在风险社会中,这种关系就颠倒了过来,风险生产和分配的逻辑代替了财富生产和积累的逻辑作为社会分层和政治分化的标志。

用贝克的话说,就是“在风险社会中,不明的和无法预料的后果成为历史和社会的主宰力量”。理由有五:第一,产生于晚期现代性的风险在知识里可以被改变、夸大、转化或者削减,它们是可以随意被社会界定和建构的,因而掌握着界定风险的权力的大众媒体、科学和法律等专业,拥有关键的社会和政治地位;第二,生态灾难和核泄漏是不在乎国家边界的,风险产生了新的国际不平等,包括第三世界和工业化国家的不平等以及工业化国家之间的不平等,风险社会在这个意义上是世界性的风险社会;第三,虽然风险的扩散和商业化并没有完全摒弃资本主义发展的逻辑,但它使资本主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即随着对工业社会自身释放的风险的经济发掘,工业社会产生了风险社会的危险和政治可能性;第四,在阶级和阶层地位上,存在决定意识,但在风险地位上,意识决定存在,知识获得了新的政治意义,风险社会的政治可能性必须在一种有关风险知识的起源和扩散的社会学理论中进行阐述和分析;第五,从社会学理论认识的风险,包含一种特殊的政治爆炸力,避免和管理这些风险可能包括对权力和权威的再认识{4}。

二、世界风险社会和全球亚政治

(一)世界风险社会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世界风险社会使公众话语和社会科学面对生态危机的挑战。正如我们现在所知道的,这些生态危机是全球的,同时又是局部的和个人的{2}。贝克的自反性现代化过程,或者说是向风险社会转型的过程,其实就是全球化的过程。沃特·阿核特贝格认为,从古典工业社会向风险社会的转型,以全球规模潜在地发生;事实上,自反性现代化意味着全球化;贝克所说的风险是大范围的,因为这些生态风险,不再局限于一定的规模内,既不受地理上因素的约束,也不受时间或社会的限制{6}。全球市场(风险)是“有组织的不负责任”的一种形式,因为它是一种极端非个人化的制度形式,以至于即便是对自己也无需为此承担任何责任{2}。

由于技术公害和一种已发展到极限的知识体系所造成的不确定性不断升级,风险社会具有两种不同的未来图景。一方面,人们对技术进步的长处的疑虑越来越多,公众也认识到科学的短处,因此可以促使技术知识民主化。这种调整使公众能够获得对技术的控制权,同时促使科学克服还原主义倾向。这样,风险社会极其恶劣的后果就能够得到遏制,一种建立在更为人道的技术之上的未来社会就有可能实现。另一方面,如果社会不能解除名誉日益扫地的科学一政治机构对技术的控制权,那么我们就会面临一个暗淡得多的未来。在这种情况下,科学继续维持还原主义习惯,进一步专业化,而科学界和政治机构却总是竭力争取在已经陌生化的公众面前保全自己的合法性,所以人们可能会失去民主治理的机会{1}。在风险的政治经济无争议的规则形成过程中,最先被忽略的将是共和体制和民主文化的活力{2}。因此,世界风险社会既存在全球资本主义和地方环境退化的冲突,又存在全球生态危机和世界主义民主的紧张。一方面,世界主义民主自身的合法性需要世界风险社会来证明;另一方面,世界风险社会中的全球生态危机反过来又可能摧毁世界主义民主的基础。

(二)全球亚政治

正如中国松花江污染事故所揭示的那样,政府和企业千方百计地掩盖各种各样的风险。公众的担心常常被说成是毫无根据的、不科学的。尽管政府和企业想方设法地隐瞒和掩饰风险,意识到风险严重性的学者和处在风险之中的人们联合起来了,动员各种社会力量自下而上地质疑政府的作为和不作为,贝克称此为“亚政治行动”。在“亚政治行动”的逻辑下,科学界和政治界对专业知识和理性的垄断被打破了。关于风险不存在什么专家。社会运动提出的问题都不会得到风险专家的回答,而专家回答的问题也没有切中要害,不能安抚民众的焦虑。然而,对工业发展风险的科学关怀事实上依赖于社会期望和价值判断,就像对风险的社会讨论和感知依赖于科学的论证。因此贝克说:“没有社会理性的科学理性是空洞的,但没有科学理性的社会理性是盲目的”{4}。

在全球风险的副作用的阴影下,社会因而向亚政治敞开大门。在各个层面——经济和科学,私人生活和家庭以及政治——行动的基础达到一个决定性的转折点:它们不得不被重新调整、重新磋商、重新平衡。换言之,因为风险和危险由工业制造出来,被经济外部化,被法律制度个体化,被自然科学合法化,且被政治变得表面上无害。这种情形正在破坏政治的力量和可信度,而只有这种制度被置于困境时,如绿色和平组织试着做的那样,这一点才显得清楚。其结果是世界社会亚政治化{2}。在贝克看来,亚政治化过程绝对不应当被认为是不合理的,因为它与推举代表的、各党派的国家议会民主相比,拥有所有共和政体的现代性标志。世界公司和国家政府的活动正在变得屈从世界公共领域的压力{2}。贝克甚至将这种全球亚政治类比于康德在(永久和平论)中描绘的作为“专制主义”的代表制民主的对立物的世界主义乌托邦。全球亚政治将是责任的一种全球连结,其中个人——而不仅仅是其组织的代表——能够直接参与政治决策{2}。

除了通过自下而上的全球亚政治之外,贝克也强调通过国际条约和机构自上而下发挥作用的世界生态民主政治。如果将一个自上而下的世界环境政治的需求也包括在内,那么很清楚,我们仍可能以一种灵活的透视法构思欧洲和世界在东西冲突结束后的变化空间。我们的命运是:必须重新发明政治{2}。环保对抗政治,全球亚政治因此也对世界环境政治提出了诸多挑战。如何建构自下而上的全球亚政治和自上而下的世界生态民主政治之间的互动关系,也将是思考法律在全球化时代面临的困境的解决之道的一个重要课题。

三、认识论基础

无论是生态现代化理论,或文化理论、自我再生系统理论,还是风险社会理论,都有一系列的基本假设,都有其独特的认识论基础。贝克宣称自己既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又是一个建构主义者{7}。以胡贝尔(J.Hubel)和简尼克(M.Janieke)[2]为代表的生态现代化论者是强势的现实主义者,他们认为存在一个由可观察的缺乏理性的各种因素构成的现实。这种强势的现实主义为一种强势的自然主义所支撑,强势自然主义的核心观点是自然乃最终的决定力量。因此,现实主义者主张运用自然科学的方法研究社会科学现象。就生态风险和生态危机来说,这些风险和危机都是可以观察到的现实,国家和社会可以运用科学技术手段去预测、控制、减少和消除这些风险和危机,社会科学家可以运用自然科学的方法研究自然对社会的作用以及社会对自然的影响。由于生态现代化理论的兴起和发展,现实主义的社会科学观已经体现在许多政府、政府间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的工作计划之中,并且在很多的领域为地方的、国家的、区域的和全球的法律和政策框架所制度化。

道格拉斯(M.D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德)乌尔里希,贝克·威廉姆斯·路国林编译,关于风险社会的对话(A),薛晓源,周战超,全球化与风险社会(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303、304.

{2}(德)乌尔里希,贝克·吴英姿。孙淑敏译,世界风险社会(A),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174—190,6,8,15,49,53,53、54,59,190、191.

{3}英里斯·J·科思·陈慰望编译,风险社会和生态现代化——后工业国家的新前景(A),薛晓源,周战超,全球化与风险社会(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299—315,303、304.

{4}(德)乌尔里希·贝克·何博闻译,风险社会(M).南京:译林出版社,2004.3,20—22,30.爱法律,有未来

{5}Ulrich Beck,Risk Society:Toward a New Modernity,London:Sage Publications,1992.p44;(德)乌尔里希·贝克·何博闻译,风险社会(M).南京:泽林出版社,2004.57.

{6}沃特·阿核特贝格·周战超编译,民主、正义与风险社会:生态民主政治的形态与意义(A),薛晓源,周战超,全球化与风险社会(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318、319.

{7}贝克·再谈风险社会:理论、政治与研究计划(A).芭芭拉·亚当,乌尔里希·贝克,约斯特·房·龙,赵延东,马缨,等译,风险社会及其超越:社会理论的关键议题(M),北京出版社,2005.321.

{8}斯科特·拉什,王武龙编译,风险社会与风险文化(J).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2,(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54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