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娱乐法评论》
金晨与天津唐人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 张羽霄武玉辉
【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硕士研究生}北京市里仁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市影视娱乐法学会{副会长}
【分类】 合同法【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 1(2019年卷第1期)【页码】 200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2669    
一、关键词
  民事;演艺经纪合同;综合性合同;合同解除权。
  二、案件当事人
  上诉人(一审原告):金晨。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天津唐人影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唐人影视公司”)。
  三、裁判文书文号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7)京03民终12739号民事判决书。
  四、裁判要点
  《演艺经纪合同》具有居间、代理、行纪、劳务等综合属性,此类合同既非单纯的代理性质,亦非行纪性质,亦绝非劳动合同性质,而是各类型相结合的综合性商事合同,不能孤立地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有关行纪合同、委托合同的“单方解除”规则,即合同当事人不能行使“任意解约权”;合同一方当事人虽存在违约行为但不足以构成根本违约,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法定解除条件;当事人在合同中所约定的单方终止或解除合同的解决途径、违约责任的内容,并不能当然地推导出合同当事人据此享有单方解除权。
  五、基本案情
  原告金晨以被告唐人影视公司未提供与所收取的佣金对等的宣传推广,未提供充足的演艺机会,拦截其工作机会,未按时提供对账单,未提供演出合同,双方已丧失信赖基础,应当解除合同为由,于2017年3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对唐人影视公司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第一,解除金晨与唐人影视公司于2014年12月3日签订的《演艺经纪合同》;第二,唐人影视公司提供金晨演艺工作的所有演艺合同;第三,唐人影视公司返还上海金晨影视文化工作室的印章、公章、营业执照和税票;第四,诉讼费由唐人影视公司负担。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2014年12月3日,金晨与唐人影视公司签订《演艺经纪合同》,双方约定:唐人影视公司作为金晨排他性、独家演艺经纪人,在合同期限内全权代理金晨涉及娱乐事业的出版、演出、广播、电视、广告、电影、录音、录影等与演艺有关的一切商业或非商业活动,以及与金晨公众形象有关的活动及全部行政事项;为金晨提供经纪、代理、居间、宣传推广等服务并根据合同安排金晨之演艺事项及相关工作,未经唐人影视公司书面同意,金晨不得自行、也不得通过委托、授权、经纪、居间等任何方式或形式使任何第三方代理或帮助、协助其进行上述演艺活动及合同约定唐人影视公司权利范围内的一切的事务;合同期限自2014年12月1日起至2021年12月31日止;唐人影视公司在合同有效期内全权负责代金晨收取演艺收入,唐人影视公司收取金晨之演艺收入的30%作为唐人影视公司辅助金晨并致力于推广金晨在演艺事项上之发展以及提供合同项下服务之必要费用;唐人影视公司代为收取金晨演艺收入之后,扣除唐人影视公司为金晨垫付之费用(若有)及佣金后,按月结算,即由唐人影视公司于每个月的最后一日后的第五个工作日前向金晨出示对账书,由甲乙双方确认无误后,再由唐人影视公司于次月的最后一日前向金晨支付;金晨保证,在未与唐人影视公司协商一致,并取得唐人影视公司同意的情况下,金晨不会在其个人经营的商业行为中使用自己的形象,并不直接为其经营的商业项目做宣传,以及其他自行或擅自授权任何第三方使用其肖像、姓名、声音的行为;唐人影视公司应全力协助金晨在演艺事项上的发展,唐人影视公司将根据金晨之培训及专业成长情况为金晨安排工作,唐人影视公司将根据为金晨安排的工作,辅助金晨于各媒介之宣传,金晨必须全力配合唐人影视公司所安排之宣传活动;在宣传期间,唐人影视公司将安排唐人影视公司雇员,包括但不限于经纪部人员、宣传部人员以及公司行政人员致力于辅助金晨推广演艺事项;金晨应当遵守唐人影视公司在演艺事项活动上的宣传及推广安排,按照专业要求全力配合有关工作,如有任何特殊情况或要求,应当事先征得唐人影视公司同意;唐人影视公司应努力通过各种新闻媒体及其他方式宣传金晨,尽可能地提高金晨的知名度,通过宣传运作使金晨建立、保持良好的公众艺员形象;唐人影视公司对金晨的日程、企划、定位、筹备、训练、录音、录像、制作、宣传、演出等一切与演艺事项相关之活动及有关的合同签署拥有最终决定权;金晨保证不会直接或间接与任何第三方承诺、签署、参考任何与本合同有所抵触或对唐人影视公司利益有影响之任何活动、文件或任何演艺事项;双方明确理解,双方签署本合同为各自真实意思表示,非因双方友好协商一致解除或终止外,双方承诺遵守本合同约定,如于合同期内未经双方协商一致,金晨单方终止或解除本合同,应当根据本合同的争议解决相关规定,提交法院判决相关违约金。
  上述协议签订后,金晨即开始与唐人影视公司开展合作,先后出演了唐人影视公司自制剧《无心法师》《秦时明月》《女医明妃传》《青丘狐传说》《仙剑云之凡》,以及外部项目《小情人》《鬼吹灯之牧野诡事》《极品家丁》《萌妃嫁到》等。
  2016年8月2日,金晨向唐人影视公司总裁蔡某发送短信,要求解除合同。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金晨主张唐人影视公司未尽到合同约定的宣传推广义务,其收取30%佣金后,却没有提供对价的宣传,并提交百度百科截图、海报和唐人影视公司微博截图,上述证据显示唐人影视公司通过上述渠道对金晨及其出演的作品进行了宣传。唐人影视公司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但称上述证据恰好证明唐人影视公司对于金晨及其参演作品进行了宣传,合同并没有约定唐人影视公司所做宣传必须通过付费方式。
  金晨主张唐人影视公司阻止其工作机会,在其拍摄的电视剧《重返20岁》《柜中美人》《无心法师2》《三国机密》中均无金晨的角色,《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影制作方已确定金晨饰演角色,但唐人影视公司不同意,并提交百度百科截图、微信聊天记录为证,唐人影视公司认可金晨未参演《重返20岁》《柜中美人》《无心法师2》《三国机密》,但称唐人影视公司为金晨安排了大量演艺合同和参演机会,双方并未约定唐人影视公司拍摄的所有影视作品必须要由金晨参演。至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选角,唐人影视公司并非恶意阻拦金晨参演,只是与金晨对于角色交换意见,当时《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视剧还没有热播,电影如何发展尚无法确定,唐人影视公司也是出于对金晨负责的态度阐述看法。金晨另提交其与ALEX的微信聊天记录,金晨主张ALEX为搜狐公司人员,以证明唐人影视公司以金晨档期不合适为由阻拦其参加搜狐时尚盛典,其最终通过个人努力参加了该活动。唐人影视公司表示无法确认ALEX的身份,对于其聊天内容不予认可,且表示并未以金晨档期不合适拒绝其参加,而且最终金晨参加了该活动。
  一审法院另查明下列事实:其一,唐人影视公司在其公司官网、微博、微信公众号、蔡某微博对于金晨及其参演的《无心法师》《青丘狐传说》《秦时明月》《仙剑云之凡》《极品家丁》《小情人》《女医明妃传》等进行了宣传推广;其二,唐人影视公司艺人宣传总监张某、李某为金晨争取奖项、向《天天向上》等多家栏目推荐金晨;其三,金晨与唐人影视公司签订《演艺经纪合同》后,其收入呈逐年上升趋势;其四,2017年5月11日、5月17日,唐人影视公司向金晨发送了2015年对账单及2016年对账单;其五,金晨工作室系金晨投资设立的个人独资企业。
  被告唐人影视公司在一审中坚持表示不同意解除双方之间的合同关系。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另查明:
  唐人影视公司(甲方)与上海金晨影视文化工作室(乙方)另行签订《服务合同书》及《补充协议》,约定双方为甲方摄制之网络剧《无心法师》提供场景策划、形象策划、创意策划、宣传推广等有关事项,双方经平等协商,达成协议。甲方委托乙方邀请艺人金晨参加网络剧《无心法师》拍摄,乙方负责此次合作的前期洽谈、演员档期协调等相关工作。《补充协议》第十一条特别约定:“11.1该剧集为《无心法师》剧集第一部,甲方同意聘请乙方在《无心法师》系列剧集第二部、第三部、第四部剧集中扮演主要角色,并且甲方有权决定乙方在《无心法师》系列剧集第二部、第三部、第四部续集中所扮演之角色,甲乙双方可就乙方饰演角色予以充分沟通。”
  二审法院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六、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于2017年10月做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5民初20698号民事判决。一审法院认为:金晨主张唐人影视公司未提供足够的宣传推广,未提供充足的演艺机会,拦截其工作机会,缺乏依据,与事实不符;唐人影视公司确实未按照合同约定的时间向金晨提供对账单,但其违约行为不足以构成根本违约;金晨以缺乏信任为由主张行使合同解除权于法无据,其于2016年8月2日向唐人影视公司发出的函件,并不产生解除双方所签《演艺经纪合同》的法律效力;关于金晨要求唐人影视公司提供金晨演艺工作的所有演艺合同并返还上海金晨影视文化工作室印章、公章、营业执照和税票的诉讼请求,因不属于本案所涉合同项下的内容,故在本案中不予处理。一审法院认为金晨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金晨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上诉请求:①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金晨一审全部诉讼请求;②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被唐人影视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①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演艺经纪合同》是综合性合同,金晨依法享有任意解除权;②唐人影视公司未让金晨参演《无心法师2》,并未按时出示对账单,且未提供与其所收取佣金等价的辅助宣传推广服务等已经构成严重违约,金晨与唐人影视公司已丧失信赖基础,《演艺经纪合同》已经丧失继续履行的可能性,金晨有权解除合同;③根据《演艺经纪合同》第9.1条约定,金晨依法享有单方解除或终止《演艺经纪合同》的权利;④金晨已经于2016年8月2日向唐人影视公司总裁蔡某发送短信要求解除合同,唐人影视公司在通知送达三个月内并未向法院提出异议,故《演艺经纪合同》已经解除。
  唐人影视公司二审答辩请求驳回金晨的全部上诉请求。事实和理由:①《演艺经纪合同》兼具代理、行纪、居间、劳动合作等多种属性,金晨主张基于合同的性质其享有任意解除权没有法律依据;②《演艺经纪合同》第9.1条所述的“乙方单方终止或解除合同”指的是行为本身而非效果,即9.1条所规范的是违约行为,金晨并不因此享有约定的单方任意解除权。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演艺经纪合同》具有居间、代理、行纪等综合属性,此类合同既非单纯的代理性质,亦非行纪性质,亦绝非劳动合同性质,而是各类型相结合的综合性商事合同,不能孤立地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有关行纪合同、委托合同的“单方解除”规则;唐人影视公司不属于根本违约,金晨与唐人影视公司虽然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存在分歧,但上述分歧并非不可调和之矛盾,唐人影视公司表示愿意继续履行合同,且在进行诉讼后,双方仍在陆续合作开展金晨的演艺工作,双方作为商业活动的经济利益共同体,亦可在充分协商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信任关系并实现合同的根本目的;《演艺经纪合同》内容没有也不能当然地推导出金晨享有合同单方解除权,金晨以该合同约定为由主张其享有单方解约权,缺乏依据。二审法院最终认定金晨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七、裁判理由
  二审法院总结本案的二审争议焦点为:第一,金晨是否基于《演艺经纪合同》享有任意解除权;第二,唐人影视公司是否存在根本违约行为致使合同解除;第三,金晨是否享有单方解除权。
  关于争议焦点一,《演艺经纪合同》包含唐人影视公司对金晨的商业运作、演出安排、包装、推广等多方面内容,各部分内容相互联系、相互依存。《演艺经纪合同》具有居间、代理、行纪等综合属性,属于演出经纪合同,此类合同既非单纯的代理性质,亦非行纪性质,亦绝非劳动合同性质,而是各类型相结合的综合性商事合同,不能孤立地适用“单方解除”规则。因此,金晨主张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有关行纪合同、委托合同的法律规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相关法律规定,依法享有《演艺经纪合同》的任意解除权,有违“单方解除”规则的立法本意,亦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首先,唐人影视公司未按照《演艺经纪合同》约定在每月的最后一周第五个工作日前向金晨出具对账单的行为构成违约,但上述违约行为并不能致使双方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亦不能充分证明金晨依据《演艺经纪合同》获取相关演艺报酬的权益据此受损,故该违约行为不属于根本违约,金晨据此主张解除《演艺经纪合同》,本院不予支持。
  其次,金晨以唐人影视公司未安排其参演《无心法师2》构成严重违约为由,主张其有权据此解除《演艺经纪合同》。但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唐人影视公司与上海金晨影视文化工作室就金晨参演《无心法师》系列作品单独签订有《服务合同书》及《补充协议》,上述合同与《演艺经纪合同》系两个独立的合同法律关系,亦不存在主从之分。金晨以一个合同法律关系中的行为要求解除另一合同法律关系,于法无据,本院难以支持。如唐人影视公司有违《服务合同书》及《补充协议》的相关约定,金晨可另行主张其权益。现金晨以唐人影视公司未安排其参演《无心法师2》的行为构成对《演艺经纪合同》的严重违约为由,主张其有权解除《演艺经纪合同》,缺乏合同依据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再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做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金晨主张唐人影视公司恶意阻拦其工作机会,唐人影视公司辅助宣传推广工作与其收取的佣金不符。根据唐人影视公司在其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唐人影视公司总裁蔡某在其微博均对金晨及其参演的影视剧进行宣传,唐人影视公司宣传人员的微信记录亦显示该公司亦对金晨参加综艺活动及奖项进行积极宣传推荐来看,现金晨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上述主张,故本院不予支持。
  最后,金晨主张双方已丧失信赖基础,《演艺经纪合同》不具有继续履行的可能性,《演艺经纪合同》应当解除。对此,本院认为,金晨与唐人影视公司虽然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存在分歧,但上述分歧并非不可调和之矛盾,唐人影视公司表示愿意继续履行合同,且在进行诉讼后,双方仍在陆续合作开展金晨的演艺工作,双方作为商业活动的经济利益共同体,亦可在充分协商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信任关系并实现合同的根本目的。因此,金晨的上述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三,《演艺经纪合同》9.1条约定:甲乙双方明确理解,甲乙双方签署本合同为各自真实意思表示,非因双方友好协商一致解除或终止外,双方承诺遵守本合同约定。如于本合同期内,未经甲乙双方协商一致,乙方单方终止或解除本合同,应当根据本合同的争议解决相关规定,提交法院判决相关违约金。金晨以上述合同约定为由主张其享有单方解除权。本院认为,从合同内容的前后语境、合同条款体系、演艺行业的自身特点来看,该条款主要是针对双方未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如发生单方终止或解除合同的情况,双方就矛盾及违约责任的相关约定提交法院解决,该合同约定并不能当然地推导出金晨据此享有单方解除权,故金晨以该合同约定为由主张其享有单方解除权,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金晨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八、笔者观点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的关系可谓十分复杂。一方面,经纪公司是旗下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2669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