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
破解民事再审新证据认定之困境
【副标题】 以“证明负担动态论”为路径【作者】 何利
【作者单位】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分类】 民事诉讼法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6
【页码】 64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3414    
  再审新证据一直是民事诉讼法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面对的一个热点,也是一个难点。随着各地民事申请再审案件的增多,对新证据的把握上分歧越来越大,认定民事再审新证据陷入重重困境,笔者试图引入“证明负担动态论”,以期走出困境。
  一、认定民事再审新证据面临的困境
  [困境之一]申请再审人以“有新的证据”为由申请再审时,是否需要对其提交的证据为“民事再审新证据”予以证明?要达到什么样的证明程度?立案审查时,法院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审查?是否需要通知被申请人予以质证?在原判尚未进入再审时,被申请人是否有参与听证的义务?不参加听证怎么办?被申请人下落不明怎么办?
  如何审查认定申请再审人的证据是否为原审庭审结束前已客观存在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或是否为原审庭审结束前已经发现,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证据?或是否为原审庭审结束后原作出鉴定结论、勘验笔录者重新鉴定、勘验,推翻原结论的证据?或是否为原审中未予质证、认证的足以推翻原裁判主要证据的证据?
  [困境之二]在人民法院结束立案审查,驳回其再审申请时,有的申请再审人误读“民事再审新证据”的正确含义,坚持认为新发现的证据就是民事再审新证据、原审中未提出的证据是民事再审新证据、重新作出的鉴定结论和勘验笔录就是民事再审新证据、原审未予质证和认证的证据就是民事再审新证据。对人民法院驳回其再审申请耿耿于怀,四处上访,把人民法院作为其“另一个被申请人”,状告不止。
  如申请再审人王某某提出原判决生效后,其继续接受治疗的费用收据作为请求再审的“新证据”。又如在联合建房纠纷的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提出原审中未提交的,在其公司财务账上的购买建材发票作为民事再审新证据,以请求确认原判错误。对驳回其民事再审申请不服,缠诉缠访不止。
  [困境之三]进入再审后,被申请人对再审新证据不予质证,对民事再审新证据可否认定?如何认定?在再审实践中,被申请人往往是原判的胜诉方,不少案件在进人民事再审前,原判决已经执行完毕,对案件再审非常抵触,怠于行使抗辩权,以“谁主张、谁举证”为由,拒绝向法庭提供任何证据,甚至不参加再审诉讼活动。在法庭审理中,对新证据不发表质证意见。使诉讼程序设计上的“诉辩双方对抗”失去平衡和意义。正如有起诉才有答辩;对方已经自认了某项事实,则主张方就无需举证等等。从传统的举证责任观点或证明负担静态论原理上讲,被申请人当然有权拒绝申请再审人或人民法院的举证要求。这势必让民事再审的审理难以进行。
  [困境之四]在民事再审审理阶段,双方当事人是否还可以继续不断地提交其它新的证据?如果不允许提交,案件事实可能难以查明;如果允许提交,又会遭遇举证期限和审理期限的问题。当申请再审人所举新证不能证明其主张事实成立,或所举新证的证明力不能超过被申请人所举证据达到的证明程度时,谁应当负担不能依其主张裁判的危险后果?原判决、裁定是否还能推翻?再审法院应当如何裁判?若维持原判决、裁定,是否证明进人再审的裁定有错?该裁定是否应被撤销?在实践中,也常常出现再审维持原判后,申请再审人四处上访,并提出裁定适用的《民事诉讼法》179条第1款第(1)项的规定,即“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为什么进人再审,没有推翻原判决、裁定?以此来证明和指责再审判决的不公,使人民法院的工作陷入被动。
  二、破解认定民事再审新证据困境之前提
  (一)厘清民事再审新证据之内涵
  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审监程序解释》)第11条规定的四类“新的证据”的确切含义如下。1.原审庭审结束前已客观存在,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这里“新发现的证据”是指原审庭审结束前就已客观存在的证据,有人称之为“新发现的旧证据”,而不是在庭审结束后新出现的证据。因此上述申请再审人王某某提出的治疗费用收据不能作为民事再审新证据。2.原审庭审结束前已经发现,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证据。主要是指在正常情况下,即使知道该证据存在,也无法获得该证据,比如人身损害案件中,当事人在原审中无法找到目击证人,或者因证人出国或其他原因无法联系到的,而不是能够提供却不提供的证据。上述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提出原审中未提交的购买建材发票,在其公司财务账上,是在该公司的自控中,不属于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证据。3.原审庭审结束后原作出鉴定结论、勘验笔录者重新鉴定、勘验,推翻原结论的证据。这是指同一家鉴定结论、勘验笔录者根据同样的检材,重新作出鉴定结论、勘验笔录,推翻自己原先作出的鉴定结论、勘验笔录的情形。因此,重新作出的鉴定结论、勘验笔录未必就是民事再审新证据。4.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此类作为再审的新证据应同时具备下列几个条件。[1]第一,该证据是当事人在原审中便提供的重要证据。首先,该证据在原审过程中已经向法庭提供;其次,该证据是重要证据或者说是主要证据,它能够证明案件基本事实、具有足够证明力且必不可少的证据,该证据对应于案件的基本事实或主要事实,而不是案件次要事实或案件的细枝末节。第二,该证据在原审中未予质证。在原审过程中,当事人将该证据提交给人民法院后,原审法院在开庭审理中并没有对该证据进行质证。第三,原判决、裁定书中没有将该证据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承办法官无论是出于主观还是客观原因,在撰写原审判决、裁定书时,未提及该证据。故原审未予质证、认证的证据必须符合上述条件才是民事再审新证据。爱法律,有未来
  (二)明晰民事再审新证据之构成要件
  民事再审新证据的构成要件包括形式要件、实质要件、主观要件,[2]三者缺一不可。1.民事再审新证据之形式要件。从证据形成时间上看:一是申请再审时新提交的;二是该证据在辩论终结前就已经客观存在的证据,只因当事人在辩论终结前尚未发现或者因客观原因未能提出。[3]2.民事再审新证据之实质要件:一是再审新证据证明力相当强,也“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二是再审新证据与原审诉讼主张的请求和事实具有不可分割性。申请再审人提出新证据,再审请求未超越原审,再审时,仍以原审诉讼请求为审理、裁判的对象和范围。否则,应另行起诉,不应冲破原审裁判的既判力而启动再审程序。3.民事再审新证据之主观要件:是指当事人在原审未发现并未提交的证据具有不可归责性,没有主观上的故意和过错。
  三、以“证明负担动态论”为路径,破解认定民事再审新证据之困境
  (一)解读证明负担动态论[4]
  1.证明负担动态论之内涵
  诉讼程序的进行,总是围绕着事实的主张→证明负担或举证负担的承受→证据方法的主张→证据方法的提出→证据的辩论→举证负担的转换→心证的形成与司法判断而展开的。一定事实真伪不明,或被认定真伪不明时,其不利益的诉讼结果的危险负担,应由何方当事人负担,为证明负担的核心内容。也就是说,当事人请求依其主张为裁判,必须就其主张事实即待证事实,承担举证证明的负担。如果当事人想要达到依其主张为裁判的诉讼目的,必须就其主张的特定、必要、关联的待证事实,在法律规定的或当事人约定的或法院指定的期限内,及时主张该证据方法,并在法庭审理时,向法庭提出该证据方法,并进行必要的证据辩论。如果不能举证或举证不能达到证明程度,则应当负担不能依其主张裁判的危险后果。可见,证明负担是一个动态过程,伴随着当事人的举证、抗辩、再举证、再抗辩……的一系列诉讼行为而展开的。因此,笔者认为证明负担动态论就是对证明负担[5]进行分配的理论,即证明负担动态论将证明负担分为主张负担、举证负担、心证负担三部分。将主张负担和心证负担确定给原告、上诉人、申诉人、申请再审人;将举证负担随着当事人之间的举证、抗辩、再举证、再抗辩进行动态的分配,当事人对其争执焦点主张,均应提出相应的证据进行必要的证明,如果不能提出此类证据支持其主张或抗辩,法院即可以认为其主张或抗辩不成立。
  2.证明负担动态论之核心价值
  证明负担动态论属于证明负担分配的理论,而证明负担分配的核心价值在于作为裁判基础的法律要件事实处于真伪不明状态时,一方当事人因此而承担的不利诉讼后果,证明负担分配之所在,乃当事人胜诉败诉之所在。正是由于这种证明负担制度解决在诉讼中如何分配证明负担或如何确定证明负担承担问题,在整个民事诉讼过程中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学术界被称之为民事诉讼的“脊椎骨”。[6]证明负担动态论传承和发扬了这种核心价值。
  3.证明负担动态论之本质
  证明负担动态论对证明负担的分配,实际上是举证负担的分配,主张负担与心证负担均不存在分配的问题。因为主张负担与心证负担都是静止状态的,而举证负担是随一方当事人提出主张的事实和证据,他方当事人提出抗辩,或者他方当事人提出新的事实主张,各方基于诉讼促进义务、[7]真实诉讼义务[8]而形成必要的争执焦点,对其争执焦点主张,各方应当提出相应的证据进行必要的证明,如果不能提出此类证据支持其主张或抗辩,法院即可以认为其主张或抗辩不成立,至于是否依其主张或抗辩裁判,则要看各方的举证负担是否卸除而定。
  证明负担动态论的本质就在于令没有心证负担的当事人承担一定事由的举证负担,以促进诉讼的进行与真实的发现。它是“谁主张、谁举证”原则的例外与补充。[9]
  4.证明负担动态论的功能
  (1)为法院处置要件事实真伪不明情形提供裁判上依据;(2)为双方当事人围绕要件事实展开攻击和防御提供依据;(3)为法院行使释明权时指导当事人的主张和证明活动提供依据;(4)为确定发生争议时由哪一方当事人首先提出证据这一程序性问题提供依据;(5)为区分本证与反证及确定法院调查证据的顺序提供依据;(6)为识别和确定诉讼上的自认提供依据;(7)为法院对当事人的证明活动进行评估、正确评价当事人的证明情况提供依据;(8)为当事人及诉讼代理人预测诉讼结果提供依据。
  5.证明负担动态论的实践意义
  证据不可能直接向裁判者展示案件事实的真相。证据自身尚需甄别,依据证据认定事实亦需要借助思维推理。在此过程中,裁判者理所当然居于决断者的地位。但是,双方当事人的积极参与,[10]不仅丰富了裁判者的“知识库”信息,而且有助于裁判者将其“知识库”中的一般知识转化为指向具体争议问题的情境化判断。[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法小宝;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341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