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
山西省侯马市人民法院少数干警严重违法乱纪
【分类】 法院【期刊年份】 1980年
【期号】 11【页码】 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9204    
山西省侯马市人民法院在今年四月到六月的两个月内,接连发生了数起严重违法乱纪事件。
  一、错捕错批薛振娃
  薛振娃,男,现年二十八岁,原籍河南省唐河县人,幼年父母双亡,是个孤儿。一九七二年底,薛从河南来侯马市上马公社单家营大队探望其爷爷薛青山。该队退休干部陈万章及其妻白玉兰托刘凤英说亲,要为其女陈素珍招婿,并数次找大队请求帮助成全亲事。说成后,由薛振娃的叔叔申勤文协助,给薛办了户口迁移手续。一九七三年六月三日,陈素珍与薛振娃在公社登记结婚。当晚,薛振娃搬到陈家小伙房居住,未与陈素珍同居。时隔不久,薛受到陈家的欺凌、打骂和虐待。一九七三年底,陈万章夫妇用翻毛皮鞋、擀面杖殴打薛的头部、背部致伤。后来,陈素珍提出离婚,经多次调解无效,侯马市法院于一九七五年九月九日判决:(一)准予离婚;(二)女方付给男方安家费五十元;(三)财产两清。判决后,薛既未表示不愿离婚,也未接受判决和上诉,只因无安身之处,故仍居住在陈家的小伙房内。为此,侯马市法院曾于一九七七年七月六日,以薛“拒不执行判决”为名,将薛捆绑押送市收容遣送站“教育”二十天,迫使薛搬出陈家院子,但因薛无安身之处,没有搬出。后市法院又让女方再给薛五十元,薛仍未搬出。今年一月十八日,市法院再次派员到村动员,又经薛的叔叔申勤文劝说后,薛于一月三十日搬出陈家院子,住到本村张廷栋一间破小房内,并报告了大队治保主任,只是没有会同干部向陈家交房。在薛搬出陈家院子两天后的二月一日,由市公安局按照市法院的决定,将薛振娃逮捕。市法院于三月十日、四月二十五日,先后两次公开审判薛,乱套刑法第一百五十七条,错定为“拒不执行判决罪”,判薛振娃有期徒刑二年。宣判后,引起广大群众不满。单家营大队六十名社员群众和大队贫协联名申诉,认为市法院对薛振娃的判决不公。同时,薛振娃被几次非法捆绑、收容、逮捕和审判后,身心遭受重大摧残。临汾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于五月底通知侯马市法院立即无罪释放薛振娃,而侯马市法院拖至六月十二日才予释放。
  二、肆意剥夺申勤文的合法辩护权
  侯马市法院三月十日在市委礼堂第一次公开审判薛振娃时,由刑庭干部史××任审判长,并指定薛振娃的叔叔申勤文为辩护人。在庭审辩论中,申勤文提出四点:(一)薛振娃不识字、不懂法律;(二)法院对薛振娃处理不公;(三)薛振娃神志不清;(四)原来判决离婚后,薛振娃怕上诉被打入监狱,不敢提出上诉。当时,审判长竟然代替女方同申勤文对辩,又让陈万章、陈素珍父女二人出庭“作证”。这些作法,引起旁听群众不满,鼓掌表示抗议。在无法再审的情况下,审判长只得宣布闭庭,延期审理。事后,市法院曾四次将申勤文传到法院,令其写检查五份;还印了一千余份关于薛振娃一案的案情介绍,特意对申勤文提出的四点辩护理由进行了反驳,将材料发至全市各机关、学校、厂矿、社队和附近的县、市人民法院。四月二十五日,在市委礼堂二楼会议室第二次公开审判薛振娃。开庭前一天,又用传票传辩护人申勤文,责令写了“具结书”:“如有虚伪的陈述,愿负刑事责任”等。这次审理,由刑庭干部尉××担任审判长。在院长授意、副院长写条提示下,审判长责令辩护人申勤文只准回答“薛振娃拒不执行离婚判决对不对”的问题,别的话不准说。申勤文回答说:“判决不公,不执行是对的。”审判长便当庭对申勤文大加训斥说:“你过去在这个案子上做了许多消极工作。”申答:“请审判长当庭把我的事实公布于众。”审判长讲:“你不仅过去做,现在你当庭还做,这是大家看得清清楚楚的。”话音刚落,引起旁听群众哄堂大笑。这时,审判长宣布休庭合议。几分钟后,继续开庭,竟以按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七条为由,判处“拒不执行判决犯”薛振娃有期徒刑二年。
  三、非法捆绑旁听群众耿春发
  在第二次公开审判薛振娃前,四月二十四日由副院长杜××主持召开了预备会。他在强调维护法庭秩序时,提出“如发现有人闹事,先把他弄起来,不要手软”等。二十五日上午公开审判时,市农机公司汽车司机耿春发参加旁听。上午十一时许,审判结束。耿春发退出法庭,走到礼堂前庭大门时,对同去旁听的孙富存说:“今天的会开得太无水平,法院太无能。”当时,女社员王秀兰也正在对其弟说:“法院说我不是好人,是坏人,把我赶出来。”耿春发听到此话后,就说:“法院说你是坏人,你就是坏人?你脸上又没有刻字,这就是法院无能的表现。”耿的话被站在礼堂大门口执勤的市法院刑庭副庭长段重约听到,随即喝令耿站住,质问:“你说谁无能?”耿当即回答:“我说法院无能。”双方争执时,被法院干部邹××拉开,让耿走开。这位副庭长当即批评邹说:“你站在什么立场上去了。”在耿刚要走开时,段又责令黄××把耿挡住,又走进礼堂门口,让解××、张××出去把耿弄过来。在黄、解、张三人一起把耿春发扭到礼堂中门口时,段又下令说:“把他捆起来。”随之,法警张××从礼堂东门走出,强行给耿戴上背铐。段又下令把耿押回法院,要耿承认:“破坏社会治安,扰乱法庭秩序”,耿不承认。这时,法警张××将耿的背铐卸下,换用绳子五花大绑。捆绑时,张站在凳子上,用膝盖顶着耿的背部紧捆猛提。大约过了半小时后,副院长杜××进来,对耿训斥说:“你今天犯了个大错误,要好好检查认识。”耿因受刑不过,被迫承认“错误”,这才给耿解了绑。接着杜又强令耿写了一份检查。事过两天,市法院又将耿的堂侄耿新亮在1978年因强奸犯罪的原卷中,取出一份判决书,并由段重约、邹××等写了题为“耿春发蓄意煽动群众闹事”的证明材料,和耿春发的一份检查放在一起,立案成卷。还派人到侯马市祁大队查耿的情况,准备对耿继续查处。
  四、强拉猛推女社员刘凤英致伤
  单家营大队女社员刘凤英,是一个六十岁的小脚妇女,是薛振娃与陈素珍结婚的介绍人。今年三月十日,刘凤英去侯马市农贸市场出售鸡蛋,听说法院正在开庭审判薛振娃。她卖完鸡蛋,忙去礼堂旁听。刘因不懂法庭规矩,走到讲台前边,低声向辩护人申勤文说:“你爬数据可耻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9204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