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
他们等了二十六年
【作者】 成志【作者单位】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法院【期刊年份】 1980年
【期号】 12【页码】 26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9220    
原告人孙咸,男,现年五十岁,天津大学马列主义教研室副教授。被告王玉梅,女,现年五十二岁,中国科学院幼儿园保育员。俩人于一九四九年结婚,同居了五个多月(后来生一男孩,现年三十一岁,早已参加工作),就一个北京,一个天津,分居至今,在一九五三年、一九五四年、一九六六年、一九七五年,孙咸先后四次向原北京市东单区法院、北京市法院、现北京市东城区法院起诉,要求离婚,均被判决不准离婚。直到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才经北京市中级法院调解离婚。这时,他们的头发都已花白了。
  父母包办结婚,本来没有感情
  孙咸与王玉梅是一对由父母包办的娃娃亲。双方在三、四岁时,就由父母包办订了婚约。当时王玉梅在山东,孙咸在北京,从未见过面。一九四九年四月,孙咸的父亲让王玉梅从山东农村来北京和孙咸结婚,当时孙咸正在上中学,拒不同意。父母认为这是“败坏门风”,大发雷霆,硬逼着他和这个陌生女子结了婚。新婚之夜,孙咸拒不进洞房,在亲友的说服和强拉硬拽之下,才勉强同居了五个多月。之后,孙咸于一九五○年考上天津南开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天津大学任教。孤身只影在外,渡过了近三十个年头。
  无理判决不准离婚
  一九五三年九月,孙咸以封建包办婚姻、婚前无基础、婚后无感情为理由,向原北京市东单区法院提出起诉,要求离婚。两个月后,东单区法院无视他们封建包办婚姻的事实,判决他们不准离婚,理由是:“虽是父母包办订婚,但在结婚时原告已在中学读书,并且是在北京解放之后,显然对自己婚姻问题完全能作主。既然当时同意结婚,又已经三年之久,今原告又以当时不同意结婚为理由,提出离婚,是无理由,应予驳回。”孙咸不服,上诉到原北京市法院。他在上诉状中叙述了包办婚姻的经过,并针对东单区法院的判决批驳说:“我的婚姻,包办完全是事实。在法院传讯我的父母时,他们也不得不承认是包办订婚、包办结婚。判决为何只字不提包办结婚,只提包办订婚呢?难道解放后就没有包办婚姻吗?在中学念书就不能被包办吗?被包办结婚三年就不能提出离婚吗?其实,我俩根本没有感情,也就根本谈不到感情破裂。望关心青年人的前途,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原北京市法院仅仅听信王玉梅的一面之词,没有进行调查,没找孙咸谈话,就于一九五四年一月仍判决不准离婚,理由是:“据本院了解,双方感情一向不错。孙咸一再强调父母包办婚姻,感情不和,显与事实不符。既然女方愿与其建立和睦家庭,男方就应扭转自己的偏见,不应三番五次无理由的要求离婚。”这两个判决,都毫无根据地否认他们是封建包办婚姻,从而给这对夫妻带来了长时期的痛苦与不幸。
  感情建立不起来
  孙咸自一九五○年到天津后,双方就互不通讯。他偶而来京回家,双方互不说话,如同陌生人一样。一九五六年,天津大学为给双方和好创造条件,有意调孙咸到北京中国人民大学进修。孙在三年进修中,难得回家几次,即使同床,也是各睡一端,互不理睬。他进修结束后回天津,天津大学多次提出把王玉梅调天津工作,孙咸一口拒绝。王玉梅曾多次去天津,但每次去了,都是同室异梦,一个睡在床上,一个睡在地下。一九六二年国庆节,孙咸因多年未观赏国庆之夜,邀请他的同学和学生来京,在天安门广场玩到深夜,回家很晚,睡至凌晨五点,王玉梅拉孙咸的被子问:“你回来干什么的?”孙咸答:“我回来是过国庆节的。”王玉梅说:“不行,人家都说我身体很好,没有毛病,为什么不生孩子?”孙咸于是起身到大街转游,直到天亮才爬数据可耻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9220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