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学》
抽象行政行为不等于行政立法行为
【副标题】 兼与张树义同志商榷【作者】 杨翔
【作者单位】 湘潭大学法律系【分类】 行政管理法
【期刊年份】 1994年【期号】 1
【页码】 10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08    
  《中国法学》1993年第1期发表了张树义同志的《论抽象行政行为与具体行政行为的划分标准》(以下简称“张文”),笔者认为依该标准所得出的“抽象行政行为是行政立法行为”的结论,值得商榷。
  一、目前研究抽象行政行为的意义
  “张文”认定,抽象行政行为和具体行政行为及抽象行政行为的分类已为行政诉讼法所接受,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成为行政诉讼的标准,抽象行政行为则被排除在受案范围之外,主要是依据如下理由:一是行政诉讼法5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而在行政法学理论中,抽象行政行为是与具体行政行为相对应的,既然行政诉讼法直接采用了具体行政行为,也就等于承认了抽象行政行为,二是行政诉讼法12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不受理有关“行政法规、规章或者行政机关制定、发布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的行政案件,在行政法理论中,这些内容就属于抽象行政行为范畴。因此,对划分标准的探讨就应当以此为出发点和目的。
  笔者认为,“张文”所依据的上述理由难以成立。正如“张文”所承认的,“具体行政行为与抽象行政行为是行政法学对行政行为的一种分类”。在现行行政诉讼法以及其它有关法律中,抽象行政行为至今还没有直接写人任何一个法律条文中,而只是作为一个学术用语存在着。如果因为行政诉讼法采用了具体行政行为,就依此认定抽象行政行为也得到了采用,这不符合法律的规定,笔者认为,行政诉讼法之所以没有直接采用抽象行政行为,不是因为立法者的疏忽,而是由于下列问题的存在:(1)在理论上还没有形成成熟的抽象行政行为的概念;(2)抽象行政行为的外在表现形式并不是特定
的唯一的,与具体行政行为并不存在质的区别,如果通过行政诉讼法明确规定把抽象行政行为排除在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之外,就等于为行政机关规避行政诉讼铺展了一条合法途径;(3)理论上基于学术目的对行政行为所作的分类和界定的涵义,本身就包含有不完整、非科学的成份,如果通过法条将这些概念带人实践之中,势必造成实践中的混乱和困境。
  正是基于上述原因,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0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证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