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武大国际法评论》
海域划界规则的新发展
【副标题】 罗马尼亚诉乌克兰黑海划界案评析
【英文副标题】 Trends towards Maritime Delimitation:A Review concerning Maritime Delimitation in the Black Sea
【作者】 张卫彬【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
【分类】 海洋法与空间法
【中文关键词】 海洋划界;公平原则及相关情况规则;实际控制
【英文关键词】 maritime delimitation;equitable;principles/relevant;circumstances;rule actual control
【期刊年份】 2010年【期号】 2
【页码】 392
【摘要】

2009年2月3日,国际法院对罗马尼亚诉乌克兰一案作出判决。按照该判决,双方存在争议的海域大约80%部分归属于罗马尼亚所有,同时界定蛇岛为礁石而非岛屿,不享有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在该案中,国际法院适用公平原则进行判案时明确提出了划界“三阶段论”,这反映了公平原则及相关情况规则成为崭新的一般习惯法。在相关情况规则中,当事国对争议区域的实际控制措施日益得到国际法院重视并赋予其效力。我国在解决与相关国家的划界争端时应始终坚持1982年《联合国海洋公约》有关条款所赋予的权利基础,同时亦应密切关注海域划界规则的新发展。

【英文摘要】

February 3,2009,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issued itsjudgment in the case concerning Maritime Delimitation in the Black Sea(Romaniav. Ukraine).According to the judgment,a disputed area of approximately 80%belonged to Romania,and that ICJ concluded that Serpents' Island is a rock,ratherthan an island,and it has no exclusive economic zone or continental shelf. In thiscase,the Court applied the principle of equity. Moreover, it put forward “three-stagetheory” in process of demarcation. It reflects that the equitable principles/relevantcircumstances rule is regarded as a new rule of general customary law. At the sametime,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increasingly attaches importance to effectivecontrol on disputed areas. China should always adhere to related provisions of the1982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which provide the basis oftitle for maritime delimitation,and should also pay close attention to the tendencytowards the rules of maritime delimit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2694    
  目次
  一、罗马尼亚诉乌克兰黑海划界案概述
  (一)诉讼双方的争议事项
  (二)国际法院的判决
  二、黑海划界案反映的海域划界趋势
  (一)公平原则及相关情况规则成为一般习惯法
  (二)涉及相关情况规则中实际控制的效力的新趋势
  (三)关于相关情况规则中的其他各种因素的新趋势
  三、黑海划界案对我国的启示
  (一)“自然延伸消亡论”的悖论
  (二)比例方法在东海大陆架划界中的适用
  (三)关于领海基点的确定问题
  四、结语
  长期以来,乌克兰和罗马尼亚在黑海海域边界划分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2004年9月16日,罗马尼亚向国际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对两国黑海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进行划分。2009年2月3日,国际法院15名法官一致作出终局裁决。按照该判决,双方存在争议的海域大约80%部分归属于罗马尼亚所有,同时界定蛇岛(Serpents' Island,乌克兰称为兹梅伊内岛)是礁石而非岛屿,不享有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从本案的判决结果来看,它反映了海洋划界新的发展趋势,但仍存在一些需要厘定的问题。
  一、罗马尼亚诉乌克兰黑海划界案概述
  (一)诉讼双方的争议事项
  黑海是一个封闭海,大陆架蕴藏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其海域面积大约43.2万平方千米,位于北纬40° 56′—46° 33′和东经27°27′—41°42′,通过黑海海峡与地中海相连。本案的划界海域位于黑海的西北部。其中,蛇岛位于多瑙河三角洲以东大约20海里,面积大约0.17平方千米,周长约2000米。根据1948年罗马尼亚和苏联所缔结的一项协定,蛇岛被并入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但并未解决两国在黑海上建立一条单一边界线划分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的问题。
  1997年6月2日,在经过复杂的谈判后,乌克兰和罗马尼亚签署了《睦邻友好与合作关系条约》,并以两国外交部长换文的形式缔结了一份《补充协议》,并均于1997年10月22日生效。根据这些协议规定,两国有义务就其国家边界制度缔结一项协议,划定在黑海的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界线。但是,从1998年1月至2004年9月,两国共举行了24轮谈判和10次专家级磋商后,没有取得任何实质进展。在此种情况下,罗马尼亚请求国际法院依照国际法,以及《补充协议》第4条的规定,在黑海上确定单一海洋边界,以划定两国的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界线。[1]
  (二)国际法院的判决
  1.既往条约的效力

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国际法院指出,各方的分歧主要在于是否存在一条以蛇岛周围作为全部划界目的而商定的海上边界。这涉及1949年、1963年和1974年罗马尼亚和苏联缔结的《纪要》与1949年、1961年罗马尼亚和苏联缔结的条约,以及2003年罗马尼亚与乌克兰缔结的条约所涉及的边界效力问题。国际法院在审查以上协议后认为,1949年《纪要》及随后的条约涉及的仅是罗马尼亚与前苏联和乌克兰之间关于蛇岛享有12海里的边界限制问题,乌克兰并没有丧失在其他海域主张超过领海12海里的权利。因此,两国不存在一份划定大陆架与专属经济区的有效协议。[2]
  2.相关的海岸
  按照罗马尼亚的观点,其整个海岸都是相关的,长度是269.67千米,基线长度为204.90千米。然而,乌克兰认为,根据较普通的方法测算罗马尼亚的海岸长度为 185千米,如果考虑到罗马尼亚海岸的曲折性,其总长度是258千米,基线长度为204千米。国际法院经过测算后判定,罗马尼亚相关海岸长度大约为248千米。[3]关于乌克兰相关海岸长度,罗马尼亚认为,乌克兰相关海岸长度为388.14千米,基线长度是292.63千米。而乌克兰测算的其相关海岸线长度达1058千米,基线长度为664千米。不过,国际法院指出,乌克兰将Karkinits'ka海湾、Yahorlyts'ka海湾、第聂伯河峡湾(Dnieper Firth)及蛇岛作为相关海岸的一部分是不适当的。按照国际法院的观点,乌克兰相关海岸长度是705千米,它与罗马尼亚的相关海岸长度之比大约1:2.8。[4]但是,法院在最后判决中,将其调整为1:2.1。
  3.划界基点的确定
  对于划界基点的确定问题,国际法院在经过分析后认为,赛克林半岛(SacalinPeninsula)和马苏若湾(Musura Bay)作为基点是合适的。至于苏林纳堤坝(Sulina dyke),法院认为虽然并没有令人满意的证据证明其符合《海洋法公约》第11条规定的“外部永久海港工程”,但是考虑到苏林纳堤向陆的末端与罗马尼亚大陆相连接,其可以作为基点。[5]在与罗马尼亚相邻的海岸,国际法院指出,提斯干卡岛(Tsyganka Island)可以作为划界基点,但位于库班斯基岛屿(island ofKubansky)上的基点与现在的划界目的无关。在相向海岸,法院认为,塔克罕库特海角(Cape Tarkhankut)和赫尔松海角(Cape Khersones)等可以作为基点。由于蛇岛属于“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的岩礁,符合《海洋法公约》第121条第3款的限制条件,并非岛屿,因而不能作为划界的基点。[6]
  4.相关情况
  (1)海岸长度的不成比例。乌克兰援引两国海岸长度的不成比例,要求调整临时等距离线。而罗马尼亚承认,尽管事实如此,但在以往的海域划界案中几乎没有将其作为相关情况加以考虑。而且,在本案中两国相关海岸并没有明显的不对称性。无论如何,比例只有在适用“公平原则及相关情况方法”(equitableprinciples/relevant circumstances approach)确定划界线以后才能涉及,不应将其作为一个相关情况考虑。国际法院指出,本案两国相关海岸并没有显著不成比例,因此,没有必要调整临时等距离线。
  (2)黑海的封闭性和该区域已经生效的划界。罗马尼亚认为,黑海的封闭性以及该地区生效的1978年土耳其与苏联签署的大陆架划界协议和1997年土耳其与保加利亚签署的有关划界协议未定边界海域,应当作为调整临时等距离线的相关情况予以考虑。对此,乌克兰持不同看法。一方面,黑海的封闭性本身不能作为与划界目的有关的情况。另一方面,双边协议不影响第三方的权利,黑海已经存在的划界协议不影响目前的争议。尽管国际法院表示在确定两国单一边界终点时考虑上述两份协议,但在最后判决中支持了乌克兰的意见。[7]
  (3)任何切断的效果。在该案初步意见中,乌克兰指出,罗马尼亚建议的等距离线方案从两个方面削弱了该国的海上权利,并且要求调整临时等距离线。其一,蛇岛能够维持人类自身经济生活的需要,而且岛上存在建筑可供个人居住并有蔬菜和充足的新鲜饮用水,因此它应当属于岛屿,但没有被赋予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其二,侵犯了乌克兰南方大陆沿海大陆架的自然延伸和专属经济区主权权利。然而,国际法院判定,蛇岛的存在并不需要调整临时等距离线,其在黑海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划界中没有任何效力,且在本案中并没有显著的地质因素需要调整临时等距离线。[8]
  (4)各方的行为。乌克兰认为,它于1993年、2001年和2003年在争议海域颁布的三份石油和天然气特许证,以及渔业活动和海军巡逻可以作为相关因素予以考虑。但罗马尼亚认为,作为一项法律原则,国家在相关区域的活动不应构成划界考虑的因素,且乌克兰的相关行为是在1997年两国签署补充协议的关键日以后作出的,这些均应与划界目的无关。[9]对于两国的这些争执,总体上,国际法院支持罗马尼亚的主张,并没有将其作为划界所需要考虑的相关情况。
  (5)安全利益。罗马尼亚声称,并没有证据显示其所提出的建议方案危及乌克兰的安全利益。相反,乌克兰的不合理划界主张,由于靠近罗马尼亚的海岸,因而侵犯了其安全利益。国际法院将安全利益的考量限制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有关各方的正当安全利益考虑将对最终确定划界线具有重要作用。另一方面,就本案而言,法院所确定的临时等距离线完全能够尊重各方的利益主张,没有必要对其调整。[10]
  二、黑海划界案反映的海域划界趋势
  国际法院对黑海划界案判决以后,罗马尼亚和乌克兰态度迥异。前者认为这是双赢的结果,后者则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且宣称国际法院在适用公平原则作出裁决时采用的是最普通的等距离方法,根本没有考虑相关情况,该裁决更多地反映了罗马尼亚的利益。从上述国际法院的判决情况来看,这种质疑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也存在误解。
  值得指出的是,在黑海划界案中,国际法院在适用公平原则时明确提出了“三阶段论”,且强调:1985年利比亚/马耳他案已经对其进行了广泛的解释,并在随后的有关个案中进一步予以阐述。具体而言,国际法院在该案中提出的“三阶段论”主要内容如下:首先,在划界的初始阶段,法院应确定一条临时划界线,且不考虑任何相关情况。这种方法不仅从几何学上是客观的,而且对海域的划分也是适当的。对于相邻与相对海岸而言,等距离线和中间线将分别予以确定,除非存在令人信服的理由以证明该临时线并不可行。其次,法院认为,在第二阶段,海域划界必须取得《海洋法公约》第74条和第83条所规定的“公平结果”。基于此,在该阶段应当考虑是否存在相关因素以调整或修改临时等距离线。同时,法院明确指出,当所确定的一条线穿过几个管辖区域时,所谓公平原则及相关情况方法可以有效适用,且这种方法能够取得公平的结果。最后,在第三阶段,以当事国相关海岸的比例作为证明工具,验证经过调整或修改的临时等距离线是否会产生不公平的结果。[11]
  概言之,国际法院在黑海划界案中提出的“三阶段论”可以从其本身以及既往的司法判例对公平原则及相关情况规则所作的阐释及其适用方法等几个方面予以分析和评价。
  (一)公平原则及相关情况规则成为一般习惯法
  1.适用公平原则需考虑一切相关情况
  以公平原则为出发点和归宿点将是确保划界公平结果实现的必要条件,否则有关国家在具体的划界过程中势必从各自利益出发,甚至有时在违背国际法原则的情况下,主张对自己有利的解决方案,从而使得划界谈判陷入困境。不可否认,国际法院最初对于适用公平原则划界并没有规定可预期的划界规则,而这一直是反对者批评的焦点;而且,由于国际法院在有关的个案中一度所表现的过度灵活性更是激起了更多的批评。但实际上,国际法院一直强调公平原则是一般国际法,并努力使得公平原则向着确定性方向演进。从1969年在北海大陆架案中国际法院认为,海洋划界应建立在国际法基础之上,按照公平原则并考虑一切有关情况通过协议解决,直至1982年突尼斯/利比亚大陆架案、1985年利比亚/马耳他大陆架案和1993年格陵兰/扬马延案等司法案例,国际法院不断地对公平原则的具体内涵尝试进行进一步阐释。
  尤其在2001年卡塔尔诉巴林案中,国际法院正式提出了公平原则及相关情况规则(equitable principles/ relevant circumstances rule)。[12]随后,2002年喀麦隆诉尼日利亚案、[13] 2007年尼加拉瓜诉洪都拉斯案,[14]以及2009年黑海划界案相继确认了这一具体规则及其适用方法。显然,公平原则经历了由抽象原则到具体规则的嬗变,成为崭新的一般习惯法。同时,国际法院始终强调,在划界过程中应当考虑一切相关情况。它主要包括两类因素:一类是自然因素,如岛屿、自然延伸的原则、地理因素;另一类为人文因素,如入口、经济因素、历史性权利、以前的国家实践、国家安全、航行利益等。因此,公平原则的适用需要与考虑一切相关情况相结合才具有实际意义,否则,抽象地提及无助于划界问题的公平解决。
  2.公平程序的应用是公平原则及相关情况规则的重要组成部分
  程序的公平能够确保公平结果的实现,从某种意义上说,程序优于权利。在划界程序上,公平原则及相关情况规则独特的划界模式也确保了公平结果的实现。一般而言,等距离及特殊情况规则的划界模式为:等距离线→特殊情况→最终边界线。由于这种模式具有某种不合理性,而合理性往往又是习惯法的有效要件之一,因此,国际法院在1969年的北海大陆架案中否认了其习惯法的地位。国际法院认为,等距离线不是划界的唯一出发点,在具体的划界案中,必须在以公平原则为出发点,考虑一切相关情况的基础上确定划界方法。国际法院的划界程序大致可以归纳为:以公平原则为出发点→相关情况→划界方法→划界结果→比例校验或其他校验→公平结果。在此阶段,国际法院先后采用了等距离线(1969年北海大陆架案)、海岸垂直线与夹角平分线(1982年突尼斯/利比亚大陆架案)、夹角平分线、修改的等距离线和湾口垂直线(1984年缅因湾案)等不同划界方法。
  然而,由于这种划界方法的过于灵活,使得公平原则的适用存在争议。自1985年利比亚/马耳他大陆架案开始,国际法院的态度发生了一定的变化,即重新采用等距离线作为划界的临时起点,然后考虑相关情况予以调整。特别在新近的几个划界案中,国际法院强调,在划界程序上首先应决定临时等距离线作为划界初始步骤。国际法院的划界程序可以归纳为:以公平原则为出发点→等距离线→相关情况→划界结果→比例校验或其他校验→公平结果。这在一定程度上似乎改变了先前的划界模式,使得等距离方法具有优先性。而且,国际法院在2007年尼加拉瓜诉洪都拉斯划界案中,特别强调了公平原则及相关情况规则与等距离及特殊情况规则的划界程序相似,即都是首先划一条中间线,然后考虑相关情况予以调整。因此,有的学者认为,公平原则及相关情况规则实际上已经消失,等距离及特殊情况规则取得了胜利。[15]但是,随后国际法院说明了其调整的原因主要在于:这种模式可以使得适用公平原则划界更具有可操作性和便利性,然而这并不能说明等距离方法自动优先于其他划界方法。在特殊情况下,有的因素可以使得等距离方法的采用并非是适当的。[16]
  在黑海划界案中,国际法院再次强调,在特殊情况下如果存在令人信服的理由,临时等距离线将不能首先适用。[17]这说明了虽然在2001年卡塔尔诉巴林一案中国际法院认为“适用于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的公平原则及相关情况规则与适用领海划界的等距离A特殊情况规则密切相关”,[18]两者出现了一定的融合趋势;但是,这两种适用不同划界海域的具体规则,与其适用等距离线的前提有着本质的区别。
  3.以成比例标准验证划界结果
  无论是公平原则还是公平程序、公平的划界方法,其目的都是为了确保达到公平结果。然而,如果孤立地看,每个原则都可能是公平的,但这并不必然就会导致公平的结果。公平原则不能抽象地去解释,为了取得公平的结果,必须要遵循那些适当的原则与规则。正因如此,在北海大陆架案中,国际法院虽然没有支持联邦德国关于“公平合理份额”的主张,但接受了其提出的“成比例”的概念,并把它作为确保划界取得公平结果的一个因素。
  在随后的1982年突尼斯/利比亚大陆架案、1984年美国/加拿大缅因湾案和1985年利比亚/马耳他等案中,国际法院一直把当事国相关海岸线长度的比例视为一种可以事后检验划界线公平的方法或辅助标准。同样,在1977年英法大陆架案、1985年几内亚/几内亚比绍案及1999年厄立特里亚/也门等案中,仲裁庭也始终强调成比例因素的重要性,认为它是评价某些地理情况公平性的有关因素。
  尤其在黑海划界案中,国际法院强调,作为划界的第三阶段,应当考虑在相关情况下经过调整的等距离线是否符合成比例的要求,从而避免导致不公平的结果。[19]因此,通过以往的这些司法判例来看,成比例方法确实从某种程度上满足了有关国家之间适用公平原则以达到划界公平解决的要求。
  总之,基于以上国际司法机构在适用公平原则的过程中所体现出的日益确定性;同时,由于目前尚未解决的海洋边界比已经解决的边界要多得多,而且这种状况又不能因为相关国家各自坚持不同立场而长期拖延下去,因此在有关国家间谈判无果的情况下,已经出现了越来越多“等距离集团”的国家愿意通过国际司法机构适用“公平原则及相关情况规则”以解决彼此划界争端。到目前为止,这类国家已经超过20个。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国家实践的逐渐增多,无疑该规则作为一般习惯法的地位将日益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确认。
  (二)涉及相关情况规则中实际控制的效力的新趋势
  在黑海划界案中,罗马尼亚指出,蛇岛在1948年以前为罗马尼亚的一部分,但在此后,苏联通过协议强迫其移交给当时属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乌克兰,而这一移交当时并没有得到罗马尼亚和苏联立法机构的批准。1991年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实际控制了蛇岛,并在该岛附近进行海军巡逻和渔业活动,罗马尼亚一直对此表示抗议,要求重新讨论该岛的主权问题。虽然两国于2003年签署边界条约,确认蛇岛属于乌克兰,不过,罗马尼亚要求国际法院在勘定边界时应将有关历史因素考量其中,并且要求法院在裁决时不应考虑乌克兰在蛇岛附近海域实际控制的效力。
  其实,这也涉及国际法院在解决有关领土主权归属案件所确立的一般规则和程序问题。首先,国际法院分析有关领土在争议发生以前是否存有证据证明,可其主权的归属。如果经证明存在确定的主权所有者,则不论实际控制权在任何一方。如在2002年喀麦隆诉尼日利亚一案中,尽管尼日利亚实际控制位于乍得湖地区的一些村庄,且主张享有历史性主权,但在最后判决书中,国际法院根据占领地保有法律(Uti possidetis juris)判定,[20]它们过去的殖民地宗主国英国和法国已经通过1931年亨德森-弗勒瑞尔换文(the Henderson-Fleuriau Exchange of Notes of 1931)确定该区域主权归于喀麦隆,从而驳回了对争议地区拥有实际控制权的尼日利亚的主张。[21]夫妻本是同林鸟
  实际上,国际法院在以往的判例中存在以殖民地时期边界条约作为依据进行判案的例证。甚至,国际法院将一些未经批准的条约赋予宪法性功能。如在1982年利比亚/突尼斯案中,国际法院就承认了法国和意大利间所谓默许的临时协议( modus vivendi)以法律价值。当时它们分别统治突尼斯和利比亚。法院认为,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由于两国缺乏明确一致的海上界线,而且任何一方对临时协议都没有提出正式的异议,因此遵守该协议可以确保为两国间大陆架的划界方式的选择作为历史性理由而被接受。[22]
  与此同时,在2001年卡塔尔/巴林案中,国际法院在判决卡塔尔对祖巴拉拥有领土所有权时强调,条约已经签署,虽未经批准,仍构成当事方在签署时明确的意思表示;并且,卡塔尔酋长当年在祖巴拉的行为可以视为其在自己的领域内权力的行使。[23]显然,由于对未经批准的条约效力的认定,法院才有可能避免一个棘手的问题,即在《联合国宪章》生效以前,以武力方式占有领土所引发的国际法上的领土所有权。
  由此可见,国际法院在有关个案中,赋予殖民条约或未经批准的条约以法律效力,其意义在于明确涉及领土主权的至关重要的因素是稳定原则,从而不去破坏长期以来当事国所形成的领土的处置格局。这在占领地保有法律中得到了具体体现。然而,这种判案的依据是难以令人信服的,这使得国际法院的权威受到一定的质疑。
  其次,如果国际法院对所涉领土在争议发生前未能通过审查的有关国际协议进行判定,则应对当事国所提供的对争议领土有效行使国家权力的证据进行比较,以确定最后主权归属。例如,在1953年英国诉法国明基埃和埃克荷斯群岛案中,由于国际法院难以通过有关的国际文件判断其主权归属,因此,将重点转到双方过去有效行使国家主权行为的层面。不过,与法国提供的大部分是历史证据相比,英国除了提供中世纪的历史证据外,特别举证自19世纪以来相当长的时期内,它对这两个岛屿所进行的有效管理行为,包括行政管理、司法管辖等。最后,国际法院一致判决,明基埃和埃克荷斯群岛的主权属于拥有实际控制权的英国。[24]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国际法院以争议领土的有效控制作为判案依据,且将争议领土判归拥有实际控制权的当事方的趋势日益明显。如在2002年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利吉丹岛和西巴坦岛案中,国际法院在比较双方提交的有效控制证据以后,将岛屿划归拥有实际控制权的马来西亚。[25]在2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269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