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司法案例》
论侵权行为不真正连带责任之适用类型及诉讼程序
【副标题】 基于281份涉及不真正连带裁判文书的类型化分析
【作者】 谷昔伟
【作者单位】 清华大学法律{硕士研究生},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庭{审判员}
【分类】 侵权法
【中文关键词】 数人侵权;连带责任;不真正连带;普通共同诉讼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10
【页码】 82
【摘要】

不真正连带并非我国法定责任类型,但作为普通连带责任的补充,在司法审判中得到广泛应用。鉴于我国不真正连带概念和范围均未统一,应当严格限制不真正连带责任适用类型,逐步将法定不真正连带纳入连带责任范畴。裁判文书中对不真正连带的阐述限于说理部分,在正文中不宜直接表述。法定不真正连带实为广义的请求权竞合,应将不真正连带作为普通共同诉讼处理,由债权人择一或同时起诉不真正连带债务人,充分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0445    
  我国《民法总则》第178条第3款规定,连带责任,由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但该规定并不涵摄单一侵权行为导致的数个请求权竞合情形,审判实践中连带责任适用范围不当扩大之虞。为准确界定数人侵权连带责任和广义请求权责任竞合,实现侵权责任体系的完整性和逻辑自洽,学说上,将数个债务人基于不同原因偶然结合承担同一给付义务的类型确立为不真正连带责任。本文立足于审判实践的需要,结合281份涉及不真正连带责任的裁判文书,探讨多数人侵权不真正连带责任类型化限定及程序重构。
  一、缘起—基于281份裁判文书的检视
  笔者通过北大法宝检索涉及不真正连带责任裁判文书480份(比较典型的281份,亦是本文案例采集的主要范围),主要分布在雇佣损害责任、物主责任、运输损害责任、保险责任、产品质量责任、旅游服务责任、金融服务违规责任[1]、仓库保管责任及其他安全保障责任等领域。其中,涉及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件62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含产品责任纠纷)等侵权案件219起(其中16起为案由被立为雇员受损害赔偿纠纷);合同、不当得利、无因管理纠纷案件124起。此外,涉及较多的有物权纠纷和保险追偿权纠纷。由此可以看出,涉及不真正连带大多数案件为侵权纠纷且为法定不真正连带。笔者选取提供劳务者受害纠纷案90起和产品责任纠纷22起,就不真正连带责任在数人侵权司法实践中的适用进行量化分析。

┌──────┬─────────────┬─────────────────┐
│案由    │能否同时起诉数不真正连带债│正文对“不真正连带”的表述    │
│      │务人(件)        │                 │
│      ├───┬───┬─────┤                 │
│      │是  │否  │未明确  │                 │
├──────┼───┼───┼─────┼─────────────────┤
│提供劳务者责│8   │   │     │连带赔偿(其中一起在判决理由部分表│
│任纠纷   │   │   │     │述部分不真正连带责任)      │
│      ├───┼───┼─────┼─────────────────┤
│      │5   │   │     │连带责任(不真正连带责任)    │
│      ├───┼───┼─────┼─────────────────┤
│      │16  │   │     │就各不真正连带债务人责任分别表述并│
│      │   │   │     │赋予中间责任人追偿权。      │
│      ├───┼───┼─────┼─────────────────┤
│      │   │32  │     │说明:其中3份判决法院在判决理由部 │
│      │   │   │     │分明确择一起诉后,执行程序终结后才│
│      │   │   │     │可以另行起诉。1份涉及工伤与第三人 │
│      │   │   │     │侵权竞合。            │
│      ├───┼───┼─────┼─────────────────┤
│      │   │   │29    │                 │
├──────┼───┼───┼─────┼─────────────────┤
│产品责任纠纷│5   │   │     │连带责任             │
│      ├───┼───┼─────┼─────────────────┤
│      │2   │   │     │共同赔偿〔[2]〕          │
│      ├───┼───┼─────┼─────────────────┤
│      │   │   │     │对XX不能完全清偿部分负连带赔偿责任│
│      ├───┼───┼─────┼─────────────────┤
│      │4   │   │     │不作表述〔[3]〕          │
│      ├───┼───┼─────┼─────────────────┤
│      │   │   │     │不承担连带责任          │
│      ├───┼───┼─────┼─────────────────┤
│      │   │   │     │                 │
│      ├───┼───┼─────┼─────────────────┤
│      │   │   │5     │                 │
└──────┴───┴───┴─────┴─────────────────┘

  法的构造类型及其相应的规整,都是社会现实的一部分。[4]由前述表格可以看出,我国审判实践中的不真正连带责任主要集中在数人侵权和合同、不当得利领域,对于数人侵权的不真正连带集中在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和产品质量纠纷,对于法定不真正连带的其他类型案件,相对较少。所涉及到的法条主要是人损司法解释第11条,侵权责任法第43条和产品质量法第43条。实质上,如果赋予法定不真正连带债权人诉讼程序上的完全选择权,则外观上与连带责任并无二致。对于没有明确规定的非法定不真正连带责任类型,在审判实务中可通过请求权规范竞合解决,本文不再赘述。
  在检索案件中,有法院生效判决认为,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的侵权行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第三人和雇主的责任为不真正连带的侵权赔偿责任,雇员只能选择第三人或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5]而相反判决则认为,雇员既可以单独向第三人或雇主主张赔偿责任,也可以同时起诉第三人和雇主。[6]有一审将不真正连带责任表述为连带责任被二审改判;[7]也有一审法院表述侵权责任法第43条生产者和销售者之间承担的是连带责任被二审法院维持的。[8]有判决正文将不真正连带责任表述为“连带责任(不真正连带责任)”并明确中间责任人对终局责任人的追偿权。[9]有判决认为在不真正连带债务中,第一次起诉没有得到足额赔偿,可再次起诉另一不真正连带债务人。[10]
  就前述案件类型进行分析,存在以下问题:一是不真正连带责任的表述不一,大部分裁判文书在说理部分予以表述,在判决正文部分不作表述,但赋予中间责任人追偿权;部分裁判文书直接表述为连带责任;部分判决文书表述为“连带责任(不真正连带)”。二是对人损司法解释第11条及侵权责任法第43条的理解存在不同,部分法院认为不真正连带债务的债权人只能就第三人或雇主、生产者或销售者选择其一起诉;部分法院认为可以选择其一,也可同时起诉;部分法院认为基于“一事不再理”原则,债权人起诉其一后不得再行起诉,部分法院则认为,只要债权人的损失没有得到有效填补,可以再行起诉。三是,释明权的行使方式不一,部分法院要求受害人在诉讼中选择基于第三人侵权或雇主责任起诉,部分法院则在受害人只起诉第三人或雇主时,释明是否同时向另一债务人主张权利并合并审理。
  二、疑问:不真正连带为独立的责任类型
  (一)不真正连带责任概念界定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不真正连带责任,亦称为不真正连带债务,前者着眼于侵权领域的称谓,实则没有区别。我国台湾地区著名学者史尚宽认为,数债务人基于不同之发生原因,对于债权人负以同一给付为标的之数个债务,依一债务人之完全履行,他债务因目的之达到而消灭之法律关系。[11]郑玉波认为,不真正连带责任是指多数债务人就同一内容之给付,各负全部履行之义务,而因一债务人之履行,则全体债务消灭之债务。[12]日本学者我妻荣认为,多数债务人就同一内容的给付负履行全部之义务,而且如果债务人中一人清偿,则全体债务人被免除债务,在这一点上与连带债务同样。不真正连带债务人主要在对同一损害数人以各自负填补义务的情形中发生。[13]我国不真正连带概念源自德国及我国台湾地区,台湾地区学者对不真正连带责任的概念阐述,主要立足于发生原因的不同及给付同一性。但对不真正连带债务并没有较为确定的准确界定。正如不真正连带债务之概念,至今尚未确定,其概念仍在发展中,就目前而言,两者之间,就外部关系言,两者并无差别;就内部关系言,内部有求偿权者,为连带债务;内部无求偿权者,则为不连带债务。[14]
  (二)数人侵权时连带责任的有限扩张
  1.数人侵权的责任承担。我国侵权责任法第8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数人共同侵权系连带责任成立前提,该“共同”是主观或客观行为共同存在争议,即共同侵权是否以共同意思联络为要件。有学者认为,意思联络应当作为共同侵权的必备要件,并作为区分连带责任和不真正连带责任的标准。[15]杨立新教授认为,数人侵权责任形态包括连带责任、按份责任、不真正连带责任和补充责任,[16]并将其进一步类型化为一般数人侵权责任分担形态与特殊数人侵权责任分担形态,前者的每个责任人都承担一定份额的最终责任,包括按份责任与连带责任;而后者则只有最终责任人承担最终责任,其他责任人在承担责任后,可以向其追偿,包括不真正连带责任与补充责任。[17]
  2.共同侵权连带责任的有限突破。现实生活中基于共同危险行为、高危行为等侵权形态的呈现,成立共同侵权连带责任是否需要共同意思联络存在主观说、客观说、折中说、兼指说等观点。按照主观说,即共同侵权以侵权人有共同意思联络为必要,各加害人间不仅须有行为之分担,且须有意思之联络(即共同意思),至少限度必须有共同之认识始可,才能作为共同侵权承担连带责任。[18]主观说难以给受害人提供充分的救济。连带责任作为严格的责任承担方式,有效救济侵权受害人,要求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必须基于法律的明确规定或当事人的约定,我国侵权责任法第11条明确了无意思联络数侵权人在等价因果关系下,承担连带责任。由此,我国共同侵权连带责任的承担突破有意思联络范畴,采取兼指说。所谓兼指说,即共同侵权之“共同”兼指意思关联共同及行为关联共同。数行为人具有意思联络者,就行为分担所生不同之损害,固构成共同侵权行为,其虽无意思联络,但数人之行为客观上造成同一损害结果亦同。
  3.连带责任法定性的不足。基于连带责任的法定性,尽管我国侵权责任法明确无意思联络侵权构成连带责任,但对于侵权责任法第43条、59条、68条、83条规定的生产者与销售者、药品生产者或血液提供者与医疗机构、侵权第三人与污染者、侵权第三人与动物饲养人或管理人,任一债务人对受害人承担全部义务后,再向终局责任人追偿的情形,并没有明确为连带责任,实质上产生连带责任的外观,学理上称为法定不真正连带责任。该概念虽然没有在立法条文中体现,在司法实践中却得到广泛应用。由此,不真正连带责任究竟属于理论意义上的概念,还是侵权责任法确立的责任方式,在司法实务和理论界存在争议。
  (三)侵权责任法中不真正连带独立性考察
  不真正连带作为连带责任的补充,在侵权责任法中没有明确,但根据法律体系的构建,在类型的建构上,最为常见而且简单易行者为对极思考方法。[19]就概念而言,通常将不真正连带作为真正连带的对极概念,区别于主观和客观行为关联的连带责任,即侵权责任法第8条、第11条的连带责任承担方式(有观点认为第11条属于不真正连带责任)。就外观而言,侵权责任法中法定不真正连带责任的4种情形,多数债务人均各自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与通常意义的连带责任区别并不明显,且通过法定连带责任的扩展,将不真正连带纳入连带责任的范畴亦无不可。在学说上,对于不真正连带责任是否具有独立存在的空间,一直存在争议。[20]
  从我国法律条文体系来看,并没有关于不真正连带责任的明确定义,不真正连带责任出现在最高人民法院法(经)复(1988)45号“关于信用社违反规定手续退汇给他人造成损失应当承担责任的批复”,首次认定案例为不真正连带责任,但是该批复没有涉及不真正连带责任的适用,只是解决了程序法方面的问题,即存在不同的诉时,当任何一个债务人都有义务承担全部责任则可以合并诉讼。理论层面而言,我国学者对不真正连带责任的范围认识并不相同,杨立新教授认为不真正连带责任是特殊的侵权责任形态,与竞合的侵权行为相对应,两个以上的民事主体的侵权行为产生两个以上损害赔偿请求权,分别负有不同的法律义务。其将不真正连带责任分为典型的不真正连带责任、先付责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此人家庭地位极低)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044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