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检察》
多维思考理性追问
【副标题】 评暨南大学张鸿巍教授的《少年司法的异乡人》
【作者】 崔海英【作者单位】 铁道警察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
【分类】 司法【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3【页码】 54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5378    
  
  暨南大学张鸿巍教授的《少年司法的异乡人》于2017年8月由上海三联书店正式出版发行,这是他2017年的第二本论著,与之同时出版的还有《法律的江湖(修订版)》。张鸿巍教授多年来一直专注于少年司法领域,其关于该领域的专著还有2011年出版的《少年司法通论(第二版)》与2012年出版的《儿童福利法论》。而《少年司法的异乡人》是由张鸿巍教授对自己于2012年到2016年期间发表的有关少年司法的随笔进行整合和优选而成,这不仅是一本简单的文集汇编,从书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位勤勉创作、执着探索的学者对少年司法与少年犯罪防控的深度思考和理性追问。
  一、一条主线:理性之爱贯穿其中
  少年犯罪防控的治标与治本,少年司法的世故与天真,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的玄门与旁门,少年司法的顶层设计是以准民事“未成年人司法”为主还是以“未成年人刑事司法”为主?少年司法要把握怎样的火候?这些大都是进退维谷的选择,怎样在这些两难中进行二元化思考并做出最终抉择?仔细梳理这些文章,不难看出,所有思考背后都有一条主线始终贯穿其中,那便是对未成年人的理性之爱。
  出于对未成年人深沉的爱和炙热的情,在该书的许多文章中,作者一直呼吁和强调“国家亲权”“儿童福利”理念和儿童最大利益原则,这些都是少年司法的根本性理念和原则。这便有了对微罪少年的非刑事化处理的主张,与国际社会倡导的少年司法的4D运动(非犯罪化、非机构化、分流、正当程序)的理念相契合。但与此同时,作者的这种爱又是理性的,并非“溺爱”,是“慈中有严”的爱,这才有了对重罪和累犯少年的“必须给予适度的打击和必要的惩戒,兼顾考虑‘社会最佳利益’原则”的观点。如果仅仅是“溺爱”,像有些学者倡导的只要是未成年人犯罪一律宽缓,那么对于一些人身危险性很大的涉罪未成年人而言,可能会陷入若干困境。在该书的少年司法的顶层设计中,在未成年人犯罪防控对策中,在少年司法制度的建构中,无不力透着对未成年人的这种隐藏的理性之爱。
  二、形式多元:混搭的语言风格
  个性化标题与中规中矩的标题同在。该书中的诸多文章不乏标新立异的个性化标题,让人耳目一新,忍不住想要去探究作者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比如霍姆斯的叹息、和宋朝有个约、当杜鹃声似哭时和悟空的口敞等。该书中也有让人一看便明了的传统标题,如校园暴力防控的实效与实证、家事法中未成年人权益的检察保护、未成年人犯罪的治标与治本、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之检视等。当然,该书还有一些混搭的标题,正统中又透着几分顽皮,如未成年人刑事司法的世故与天真、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的玄门与旁门、少年司法的轮回与摇摆、未成年人的法戒与罚界等。标题是一篇文章的点睛之处,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甚至有编辑坦言有些文章一看标题(当然主要是选题)便会被直接毙掉,不会有进入下一轮审阅的机会。纵观全书,作者深谙此道,标题大都起得清新不俗,新颖别致,能勾起人的阅读欲。譬如,作者将法言哲语、古诗词、文学作品甚而歌词融为一体。
  该书的语言非常优美,优美到让读者有时会忘记去探究论述的内容而只顾欣赏这种形式之美。作者引用了大量优美、充满哲思、或脍炙人口或鲜为人知的经典片段以及法学大家、哲学大家的法言哲语,如引用作家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随着功力的与日俱增,独孤求败手中的武器渐次从利剑、软剑逐步升级至重剑、木剑,最终直至剑术之最高境界——无剑”,暗指少年司法的主线仍然是无剑——研发未成年人犯罪防控及矫正项目。该书中甚至还有流传甚广的经典歌曲、流行歌曲的歌词,歌词的穿插使得文章更接地气,从而达到了雅俗共赏的目的。作者对于古诗词更是信手拈来,用“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来表达对其女儿渴望长大的童真的羡慕。现代诗词也运用得一样娴熟,把诗人席慕容的“我亦亭亭,无忧亦无惧”作为《成长的烦恼与烦恼的成长》的题记,用诗人顾城的“我需要,最狂的风,和最静的海”来形容身处青春期的未成年人独有的特质。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
  当然,在该书中作者也创作了大量经典的句子,语言肆意,有一种酣畅之美,使其论述的观点更容易入脑入心,如“国家的福利职能纵使多端寡要,亦更应为草根儿童遮风避雨,让花儿可以只顾美丽”,如“透过骇人数据与案例背后,却是一个个破碎家庭的怅然、残然与愤然,以及相关利益方的茫然、木然与黯然”,再如“‘孤阴不长,独阳不生’,校园安全的可持续性健全有赖于学生自护、家长监护、学校看护与社会帮护四者的连根共树,以待草木萌发,万紫千红”。
  三、二元化思考:少年司法的火候何在
  作者对少年司法和少年犯罪防控的思考很多都是二元化的。治标与治本、标本兼治是很多领域都在叫响的口号,未成年人犯罪防控领域亦是如此。
  在《未成年人犯罪的治标与治本》一文的探讨中,作者分析了治标与治本之间的关系,治本着眼于更为宽广的宏观社会和刑事政策,更为重要,须经年努力,不能脱离治本谈治标,那只能功利化地解决眼前问题;同时,也不能脱离治标来谈治本,重意不重形,也可能会陷入“镜花水月的虚幻怪圈里”。具体到怎样解决好未成年人犯罪的治标与治本问题,作者从美国少年司法改革进程中的实证研究得到了启示——未成年犯人身危险性、心智成熟度、对警察及刑事司法的态度等都和少年犯罪的治标与治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近年来美国学界对未成年人大脑发育与成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53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