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网络法律评论》
人机共存社会中隐含的开放组织风险
【副标题】 评《开放式机器人》
【英文标题】 The Open-Texture Risk for the Human-Robot Co-Existence Society: A Review of Ryan Calo''s OPEN ROBOTICS
【作者】 翁岳暄【分类】 法律社会学
【中文关键词】 机器人法律;机器人安全;开放组织风险;选择性免责
【英文关键词】 Robot Law; Robot Safety; Open-Texture Risk; Selective Immunity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2(第13卷)
【页码】 88
【摘要】

机器人科技将成为继个人计算机、互联网之后下一波具变革性的产业趋势,随着机器人智能科技不断地发展与创新,其最终将呈现“融入人类生活”以及“与人体合二为一”两种景象,人机共存社会的到来将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开放式机器人”从社会实际角度出发试图解决美国本土即将面临的下一代智能机器人产业初期阶段法律问题,同时作者Ryan Calo大胆假设并指出为了满足对使用者的许多承诺,个人机器人对于相关制造商之科技创新必须采取充分开放的态度,然而对于机器人产业的技术开放性尚必须仰赖法律的适当介入才能得以实现。

【英文摘要】

Robot Technology will become a transformative industrial trend following Personal Computer and Internet, and with its technology development, it will be presented as “Emerging Into Human's Life” as well as “Integrating Into the Human's Body”. In other words,the Human-Robot Co-Existence Society will be a promising future. The article “Open Robotics” tries to solve the emerging legal Problem that the United States will soon face when its next generation robots indus-try develops at the initial stage. The author Ryan Calo argues that in order to fulfill many promises for the consumers, the Personal Robots platform have to adopt a relatively open attitude towards technical innovation of the robotics industry. However, the achievement of technical openness for the robot industry relies on the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9773    
  一、引言
机器人科技将成为继个人计算机、互联网之后下一波具变革性的产业趋势。以往对于机器人产业的观点总是将其应用局限于航脏、危险、冗长重复(Dirty、Dangerous & Dull)等与人群高度隔离的3D作业环境,随着机器人智能科技不断地发展与创新,其最终将呈现“融入人类生活”以及“与人体合二为一”两种景象[1] [2],换句话说,人机共存社会(Human-Robot Co-Existence Society)的到来将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目前下一代智能机器人(Next Generation Robots)市场规模正在持续扩展中,根据NextGen Research 之调查,个人机器人产业在2009年有11.6亿美元的市场规模,到了2015年将成长为52.6亿美元之规模。日本机器人协会预测在2025年,下一代智能机器人将可达到648亿美元产值,其中制造和销售业占432亿美元。本田汽车则预估在未来十年内该公司所销售的机器人数量将可望和其汽车销量达到相同规模。此外,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相信此刻的个人机器人产业正处于和个人计算机产业在1970年代相同的发展时点。[3]

“开放式机器人(Open Robotics)”为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互联网与社会中心研究员M. Ryan Calo在2011年于马里兰法律评论(Maryland Law Review)上发表之学术论文。[4]斯坦福大学法学院于2009年底在互联网与社会中心之下成立机器人法律研究群,本文为该研究群之初步研究成果,作者采取一种和以往机器人法律研究(Law & Robotics)侧重自律智能体(Autonomous Agent)的法律责任或机器人伦理(Robot Ethics)的可能性探讨不同。本文重心主要系从社会实际角度出发,用以解决美国本土即将面临之个人机器人产业初期阶段的法律问题,同时作者大胆假设并指出为了满足对使用者的许多承诺,个人机器人(Personal Robots)对于相关制造商之科技创新必须采取充分开放的态度,然而对于机器人产业的技术开放性尚必须仰赖法律的适当介入才得以实现。

本文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作者透过网络管制观点论证多元化开放性将引导出巨大的科技创新;第二部分,则用两种不同视角来定义个人机器人,一种是“封闭式机器人”,指本体默认程序包含若干功能但是无法由用户转换增减的机器人,如SONY推出的AIBO机器狗和iRobot的Roomba机器人吸尘器;另外一种则是“开放式机器人”,即使用上非单一用途,对于软件具备非排他性以及采用模块化设计的机器人,具体实例为美国硅谷Willow Garage的PR2机器人以及瑞士设计的e-punk机器人;第三部分,作者预测目前美国过于严格的法律归责将不利于机器人制造企业与投资者发展开放式机器人,并将导致机器人业者朝向较不开放的限制性功能发展;第四部分,作者提出一种过渡性的妥协方案,使机器人的技术创新与安全防护两者之间得以取得平衡。作者认为立法者必须保护开放式机器人技术平台的制造商以及经销商,使其免于受到消费者对于他们所生产机器人产品基于使用上所衍生出来的相关诉讼,就如同在美国枪支制造商对于消费者如何使用其生产枪支是免责的[5],以及网站业者对于使用者在其网页上上传与张贴信息亦属免责。[6]这种选择性免责将可在智能机器人之安全标准、规范或其他解决途径出现前给予开放式机器人产业发展的空间。

二、Part 1:什么是支持创新与竞争的最佳条件

Calo提到网络法学理上的争论与热点可以分为三个主要阶段,由“网络世界是否需要新法来治理?”[7]的争论过渡到“网络世界的主权归属与管制问题”[8],最后转移到“什么是支持创新与竞争的最佳条件?”。[9]Calo从网络接入的选择、ISP对网络基本环境的掌控和中.立性、联网设备的种类、使用者生成内容之信息发布平台等四个面向进行分析,认为网络、设备、平台对第三方厂商的开放将有助于网络的创新与科技发展。

三、Part 2:开放式机器人vs.封闭式机器人

本文所关注的机器人是在近未来进入人类家庭之中,提供劳动服务的个人机器人(Personal Robots)。Calo指出个人机器人在商业市场将面临封闭式与开放式两种选项,封闭式机器人(Closed Robotics)由机器人制造商单方主导研发进度与功能设置,在设计之初就只能执行固定的功能,其软件也无法事后加以修改扩充,相较之下开放式机器人(Open Robotics)的科技研发较大地取决于第三方软件、组件、配件商的市场动向,因此在创新的幅度以及速率上皆优于封闭式机器人。Calo对于开放式机器人的定义有三,分别是:

(1)多功能(Muhifimctional):机器人本身没有预设的特定功能,可以配合使用者的需要加入其他功能。在多功能的情境中,机器人科技的应用范围将由制造商、消费者与第三方软件组件商共同决定。

(2)兼容性(Nondiscriminatory):多功能的平台不一定是兼容的,一种可能性是制造商限定多功能平台只能与自家软件相容,其缺点是消费者只能被动地依赖制造商提供新的功能应用。另一种可能性则是采用iPhone App Store的方案,由平台拥有者选择认可的软件,但是风险在于平台的选择有可能是没效率或不公平的,例如他们可能阻挡和他们自家软件功能相仿的第三方软件。

硅谷机器人制造商 Willow Garage 的 PR2(Personal Robot Platform)所采用的 ROS (Robot Operating System)操作系统为开放原始码架构(Open Source)具有一种兼容性,很容易就可以修改增补其功能;反观SONY的AIBO机器狗便是一种封闭系统的代表, AIBO初期只能使用单一预设软件AIBOware操作,后期SONY才释出非商业使用的源代码R-CODE。[10] Calo指出机器人操作系统采开源软件有许多好处,一是易改进,任何人都可以散布与改写,机器人平台上的流通性有助于全球性机器人软件产业的形成,同时软件也将使消费者更容易进行使用上的创新,例如增加机器人新的功能应用;二是更安全,开源机器人软件可以更早进入市场,并且随着时间不断地被修改完善化,基于对机器人安全的防护,我们能使用到更安全的软件,同时对于大众一向担心的机器人安全,开源软件将可以更好的审查隐患。
来自北大法宝
(3)模组化(Modular):开放式机器人平台在设计与使用都是模组化的,模组化机器人的优点在于可以减低总体开发的成本而增加创新的速率。除此之外,模组化增加应用的广度,以硬件的变化性搭配对应软件,以提供多种多样的任务执行。

四、Part3:机器人如同产生物理伤害的计算机

虽然开放性有助于创新与应用,但是有两点因素将可能不利于个人机器人产业采取开放模式。第一是网络现存的问题,如平台的封锁与各公司之间多样性的区隔,也会发生在开放式机器人上面;第二则是归责问题,基于多种多样的应用可能性,发生意外的几率也相应增加,因此开放式机器人的制造商、经销商等将面临更沉重的法律归责。

封闭式机器人造成物理性破坏或伤害的法律归责相对开放式机器人来说是直接简单许多的,由于封闭式系统只执行特定的功能,具有可预见性,所以当一个封闭式机器人系统在正常使用下执行任务时发生失误或不安全的动作,通常是由制造商承担责任。为了降低责任的风脸,制造商可以事前就产品的可预期危害加上警告标语。此外,封闭式机器人并不倾向消费者自行修改扩充系统的机能,因此造成的损害,制造商可提出产品不正当使用抗辩(Product Misuse Defense),由消费者本身承担责任。

对于开放式平台,机器人造成损害的法律归责将更为复杂。相对于封闭系统的可预见性,制造商无法预测机器人的潜在损害,因为消费者可能对开放式机器人作出各式各样的应用,同时制造商也无法主张产品不正当使用抗辩(Product Misuse Defense),基于开放式个人机器人衍生的开放组织风险它的功能应用范围是无限的,但另一方面它本质上支持机能上的扩充与修改。Calo指出还有一个问题是近似的因果关系(Proximate Cause)将导致责任分配产生困难。假如因程序导致意外的发生,如何分辨危险源来自于制造商的操作系统或第三方的应用软件并不容易,此外对于开源软件,没有任何一位作者是单独负责的。

虽然个人计算机也有预见性、近似的因果关系、产品不当使用抗辩等开放性衍生的法律归责问题,若采取严格的责任标准将对于计算机与软件制造商不利,但由于个人计算机的功能限制(Limitation)是明显的,其产生的伤害也非实体的,所以法院采用权宜的措施将软件定义成一种服务,并且以经济损失归责原则(Economy L?ss Doctrine)覆盖一定程度的损害。Calo认为这种权宜性的做法只能适用于计算机与软件,因为计算机与软件不会产生物理性的伤害,而经济损失规则的适用只能限于非肉体性的伤害(Corporeal Injury)。有一点必须补充的是,计算机与软件有时会因为小故障而产生物理性的伤害结果,例如电子刹车系统,此时软件制造商与设计者将可能例外地被提起诉讼并承担责任。但是这种情形与开放式机器人不同之处在于它只是封闭式系统。

开放式个人机器人将会是结合开放性特质与产生物理性伤害之首例,目前就究竟法律要如何规制开放式机器人造成损害的责任分配仍然不明朗。就上面的分析,开放式机器人可能必须承担较重的责任,而且能主张的抗辩也少得多。Calo认为当事故发生后一味地追究制造商的责任本身就是不负责任的做法,同时也可能最终导致厂商减少对机器人产业的投入。

五、Part4:如何在技术创新与安全归责中寻求一个平衡点

Calo认为提供一套使开放式机器人得以充分发展的制度,将是促进机器人创新与普及的最佳方式。法律在开放式机器人平台中所扮演的角色,将是不断地寻求调整技术创新与安全归责之间的平衡点。

有鉴于针对智能机器人的安全标准与安全工学还在发展之中,在目前还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之前,Calo提出了阶段性的过渡措施来处理机器人安全与归责问题,他的方案包含两部分,首先是关于开放式机器人平台制造商的选择性免责,就使用者对开放式机器人的使用,制造商应该免除诉讼上的责任追究;另外,机器人的拥有者可以利用保险来分散意外的风险。美国政府对于机器人制造商在战场以及工厂之应用领域皆采取免责方式,军方的签约商完全免除对于军用机器人的使用以及故障的责任;至于工业制造应用,虽然制造商并未完全免除直接责任,但是对于强制工伤补偿制度(Mandated Workers Compensation)将有效地限制工人起诉制造商的可能性,Calo认为开放式机器人也应该思考类似的免责框架。

对于开放式机器人的免责有两种方案,一种是完全免责(Blanket Immunity),如同美国当年为了保护航空工业而对小型民航机设下的GARA条款,由于完全缺乏对厂商的制约,最终导致厂商较不注意安全问题,赔上了安全性;第二种方案则是比照枪支管制免责的(PLCAA)和通讯内容端正法(Communication Decency Act) Section23。对于网络ISP的免责。Calo所建议的选择性免责(Selective Immunity)只适用于在第三方软件、消费者的控制之下,或经过使用者的修改补充其功能,在这些情况下,立法者应该考虑让制造商免除因第三方使用衍生损害的诉讼责任追究。例如,该应用是基于消费者的决定而增添上去的,不论其危险性如何,只要是消费者事后加装的第三方非预设软件或者增添、去除原本的硬件设备,则制造商无需对于因此而产生的损害负责。这种主张的根据基于修改方法有一定的风险存在,所以机器人被不安全的修改不可作为一项抗辩诉求。至于第三方机器人软件的问题,虽然有意见表示也应该考虑让第三方软件商同样享有选择性免责。然而,Calo认为开放式平台与软件之间存在本质上的不同,软件通常被用于特定用途,软件开发商能够预见其产品的功用,所以要求第三方软件商对于事故负责仍是合理的要求。

对于制造商的免责,事故的责任分配最终将归责于使用者,但是使用者可能不会有足够的经济资源对受害者提供赔偿。所以Calo另外提出了搭配保险制度来填补损害。在制造商、软件商皆免责时,保险是使用者唯一能保护自己权益的做法,但首先要区分清楚机器人性能、用途与种类,随着使用者对机器人用途的不同要求,保费也将有所不同。除了机器人本体的因素,消费者对于机器人使用的期待也应该被纳入考虑,如果机器人涉及从事高危险性的任务,则保险的标准也必须相对提高。但是保险制度实践的最大问题还是在于开放式机器人经常改变、增补功能,如此将导致保险费率计算的复杂化。

现阶段寻求调整技术创新与安全归责之间的平衡点的重要性在于:第一,如果归责性是充满不确定的,那么将会使厂商退缩,生产的机器人性能将受到限制,进而影响创新性,而且厂商在开放式机器人的前提将不能主张对“使用者不适当地使用机械”与“使用者调整过机械”衍生的意外之抗辩。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977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