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网络法律评论》
简述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JASRAC
【作者】 安藤和宏顾昕郭薇(译)
【作者单位】 富兰克林皮尔斯大学北海道大学北海道大学
【分类】 著作权法【期刊年份】 2011年
【期号】 2(第13卷)【页码】 26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9787    
  一、社团法人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JASRAC)的设立过程
JASRAC正式的名称是,一般社团法人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但为求简洁,一般将其英文名 Japanese Society for Rights of Authors,Composers and Publishers 的下划线部分抽出,即称为JASRAC。有读者可能注意到,上述的略称里未将Publishers的P涵盖在内。事实上,若是按首字母连缀的话,略称不是JASRAC,而应该是(可能读起来比较拗口)JASRACP。原因在于,JASRAC成立之初即1939年,音乐出版社尚未在日本出现,所以当时的英文名称也便没有Publishers这样的字样(作为首个加入JASRAC的音乐出版社,音乐之友出版社的入会是在1958年)。而现在的英文名称则起用于1965年, JASRAC拥有20家音乐出版社的正式会员,其中的2家音乐出版社被推选入由12名成员构成的理事会。

简而言之,JASRAC是日本最大的著作权管理机构,受作词者、作曲者、翻译者(译歌词)、编曲者和音乐出版社等委托人的委托,对委托人享有的作为信托财产受让的著作权进行管理,并向委托人分配著作权使用费。著作权管理,即在著作物的利用合同中,为著作权人进行的代理或是作为商业中介进行的代理,抑或是接受著作权的转移后为他人进行的作品管理(信托)。长期以来,基于中介业务法(正式的名称是《有关著作权的中介业务的法律》,日文原文是“著作権法に関する仲介業務に関する法),从事上述业务必须得到文化厅长官的许可。由此,上述的著作权管理,并非放任完全的自由竞争市场支配,而是受到政府规制的领域。

事实上,该法的出现,最初与德国人Wilhelm Plage博士的活动密不可分。1931年,Plage博士在东京开办事务所,以流畅的日语宣称:“我,作为欧洲著作权人的代理人。凡使用我所管理的外国歌曲,必须获得我本人的许可并支付费用。”由此,他开始向音乐的使用人收取在当时看来可谓高额的著作权使用费。同时,他的业务范围涵盖广播、演奏、出版等广泛领域,(对音乐业界来说)不得不说与其利益关系重大。当时的日本,无需许可而使用他人作品被看做理所当然。“著作权使用费是什么玩意?”这样的疑问普遍存在(现在日本人,往往给东南亚的国家贴上盗版天堂的标签加以责难。其实,日本在不久之前也有过相似的时期)。

然而,根据《伯尔尼公约》,Plage博士的著作权管理业务并无违法之处。日本在加入并批准了《伯尔尼公约》的罗马改正条约的情况下,1931年8月1日起《伯尔尼公约》成员国的国民所创作的音乐作品如果在日本国内的公共场合演奏或广播时,须得到著作权人的许可。作为以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澳大利亚5国组成的音乐著作权管理机构“卡特尔(音译)”和录音权管理团体“BIEM”的代理人,从法律角度来看 Plage博士的行为无可厚非。

问题在于,Plage博士索取高额使用费的行为,确实让众多音乐相关从业人员陷入了困境。Plage博士的做法是,在侵权人不缴纳著作权使用费的情況,Plage博士向其递送权利内容证明文书,同时声明保留提起诉讼的权利。比如,Plage博士与NHK(日本放送协会,Jap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之间发生的激烈交锋便是其中一例。由于拒绝了 Plage博士所提出的使用费请求,NHK不得不在1933年起1年左右时间里,中止其所有外国曲目的播放(1934年7月7日双方达成和解,NHK得以重新播放外国曲目)。像这样,现在看来宛如虚构的情节,却是在历史上真实存在过。

疲于应对的日本政府在1931年制定了上述《中介业务法》,迅速成立了社団法人大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即现在的JASRAC)授予其从事著作权中介业务的资格。虽然Plage博士也通过自己设立的团体(大日本音乐作家出版者协会)申请从事著作权中介业务,由于该法所设定的管理机构的唯一性规定,Plage博士的申请遭到驳回。无法继续其著作权中介业务的Plage博士,1941年12月从横滨孤身一人回国。至此,他所引发的一系列骚动,Plage旋风[1]就此告一段落。之后长达60年的岁月中,基于该法律,JASRAC得以垄断了日本的音乐著作权的管理业务。

近年来,在规制缓和政策的导向下,2000年11月21日日本国会通过了《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日文原文是“著作権等管理事業法”)》。其中,著作权的管理事业由之前的文化厅长官许可制改为登记制。支撑JASRAC垄断地位的中介业务法也于《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施行(2001年10月1日)的同时被废止。姗姗来迟的自由竞争浪潮终还是席卷了音乐领域。

二、JASRAC的角色和机能

(一)词曲作者、音乐出版社和著作权管理机构(JASRAC)三者之间的关系

为了介绍JASRAC的角色和机能,有必要先简单梳理一下词曲作者、音乐出版社和著作权管理机构(JASRAC)三者之间的关系。

理论上,词曲作者是一般社团法人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的会员,可以直接委任 JASRAC管理作品。但是现实中的一般做法是:往往一首歌曲的著作权先由作者转移到由唱片公司或经纪公司指定的音乐出版社,然后再由音乐出版社转移到JASRAC等著作权管理机构,委任其进行管理(参见图一)。

(图略)

图一著作权契约关系图

表面上看,歌曲作品的权利转移从作者到著作权管理机构,中间经过音乐出版社的阶段貌似没有必要的。但实际上音乐出版社肩负着推广、宣传歌曲的重要作用。而这一功能是著作权管理机构无法取代的。如果读者手头有一份与音乐出版社签订的著作权合同,就一定可以看到“作品的利用开发”这样的语句。即音乐出版社在与歌曲作者签订著作权合同之后,在合同规定的期间内必须持续地推广该作者的作品,也就是说,从歌曲作者处受让著作权之后,音乐出版社所应尽到推广该作品的义务。

(二)著作权管理业务的流程

接下来以音乐领域中最大的著作权管理事业机构JASRAC的业务为例,对著作权管理业务的流程加以解说。

为了方便说明,假设有一个曲作者X,他将自己创作的出道曲交由唱片公司A发行,该曲的著作权则让渡给了音乐出版社C。此时,形成了唱片公司A为该曲的使用者,音乐出版社C为著作权人,X为曲作者的局面。作为委托人的音乐出版社C,把由 X处转让来的著作权的全部或是一部分交由JASRAC信托管理,JASRAC则向乐曲的使用者们授予使用许可,并收取著作权使用费,再将此收入分配给委托人。也就是说,在这里著作权是从X到音乐出版社,再从音乐出版社转移到JASRAC。

JASRAC将依据自身的著作权使用费规程从唱片公司A处收取著作权使用费,再从中扣除管理手续费(比如,如果是CD的话是6%)后分配给音乐出版社C。音乐出版社C再基于与X所签订的著作权合同中的分配比例,依照JASRAC寄来的著作权使用费清单加以计算,分给X应得的份额。因为音乐出版社所进行的分配是将JASRAC 收取的使用费二次分配给共同出版社和作者,所以被称为再分配。此外,由于JASRAC 从歌曲的使用者处收取使用费的依据是《著作权使用费规程》,向权利人分成时的依据是《著作权使用费分配规程》,作为支付或者领收费用的依据,相关各方如果能确认一下是最为保险的。

此处的《著作权使用费规程》,也是依据《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中使用费规程的条款,由从事著作权等管理业务的机构制定,并须事先提交文化厅长官备案(《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第13条第1项)。此外,变更使用费规程也须经相同的程序(同条1项)。

三、JASRAC的业务与管理手续费

JASRAC不仅是从唱片公司收取著作权使用费,其著作权管理的范围还包括卡拉0K的从业者、广播、电视台[2]、电影公司、出租店、乐谱出版社、夜总会、酒吧、俱乐部、演奏(唱)会的主办方等。JASRAC向所有潜在的音乐使用者发放乐曲使用许可,并向使用者收取著作权使用费。

JASRAC主要通过收取管理手续费来维持运作(其他的收费包括入会费或是会费,利息,捐赠等)。现在,最低的管理手续费来自海外收费(曲目在海外被使用时的著作权使用费)仅为5%,最高的则是电影类为30%。其次为演出、演奏、社交场合(比如夜店、俱乐部、酒吧)、卡拉OK、播放录像(比如在酒店、超市、展览会播放录像)的27%。就其他而言,录制唱片和录影录像、或卡拉OK装置之类的业务,因为能够有效地管理所以手续费相对较低。而演唱(奏)会,卡拉OK和戏剧类的领域,可以有效掌控的部分有限,总体而言手续费较高。特别是,如卡拉OK俱乐部、夜总会、酒吧和倶乐部这样广泛存在的使用者,向其收取费用存在相当的难度。尤其是在向夜总会、酒吧和倶乐部的经营者声明“我是JASRAC的工作人员。请支付著作权使用费”时,来自对方的回应可能是“著作权?什么东西?”这类的嘲讽,更有甚者、有时还会招来拳脚之灾。

不得不提的是,在JASRAC的业务中电脑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面对庞大数量的曲目管理,数据库的建立自然是势在必行的。JASRAC的做法,是将各种乐曲附上作品编码加以管理。在JASRAC以及音乐出版社发送来的著作权使用费清单里,附在乐曲开头的便是作品的编码。编码的使甩让交涉变得便利。原因在于世界上存在着大量的同名曲目,例如,以“LOVE”为标题的曲目为例,仅在2011年2月1日的时点就有604首记录在案。当然,在不知道作品编码时,只要有曲名和作者的话,电脑终端也能立刻显示著作权人、演唱者等信息。对于忙碌的使用者和权利人而言,JASRAC的数据库可以说是相当有用的。

JASRAC还将由作品编码、歌曲名:、作者、音乐出版社、表演者等信息构成的乐曲数据库在网上免费公开(http://www2.jasrac.or.jp/)。此外,社团法人日本艺能实演家团体协会(日文是“日本芸能実演家団体協議会”,简称“芸団協”),社団法人日本唱片协会(日文是“日本レコード協会”)和JASRAC,这3家机构联合在网上开设音乐信息的综合门户网站〈Music Forest〉(音乐之森),免费提供音乐作品著作权的使用状况,艺人和CD的相关信息(http://www.minc.gr.jp/)。无论对权利人还是使用者而言,都是相当具有参考价值的资源。

最后,讲讲理解:JASRAC时最重要的地方。这便是,JASRAC在涉及乐曲管理的所有方面,仅限于原权利者的委托范围之内。成为JASRAC的会员意味着,会员基于著作权信托合同条款,在所取得的著作权权限内,交付委托管理之相关权利全部自动转移至JASRAC。在此基础之上,JASRAC得以自己的名义向使用者授予许可。需要注意的是,JASRAC并非仅仅是中介或是代理,而是作为权利人开展其业务。另外,基于上述合同条款,对于被信托的著作权以及由此产生的著作权使用费的纠纷,JASRAC有权迸行申诉或提起诉讼。[3]有不少人在这一点上存在误解,特此说明。

四、规制日本著作权管理机构(JASRAC等)的《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

如前所述,《中介业务法》于2001年9月30日被废止,为建立关于著作权以及邻接权的相关管理业务的新法律依据,《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在2000年11月21日通过,并于2001年10月1日实施,。在此之后,以JASRAC为首的著作权管理机构都依据此法开展相关业务。以下就《著作权等管理业务法》的内容简要地加以说明。

第一,从事著作权管理权业务必须于文化厅登记(3条)。管理从业人员提出登记申请时,只要不存在拒绝登记要件(6条1项),文化厅长官必须在著作权等管理从业者名簿上予以登记。即,只要满足了形式要件,登记申请都应被认可。

第二,该法适用的规制对象是除相当于委托人自行管理的类型之外的管理型态(2条)。委托人自行管理是指,委托人自行决定使用费的金额,或者受托人所履行的仅是向第三人传达委托人关于许可的意思表示。此外,音乐出版社所开展的著作权管理,可视为作者受让著作权后的著作权人所实施的自行管理,因而不适用该法。

第三,著作权以及著作邻接权的所有领域都为该法的适用对象(2条)。之前的《中介业务法》的适用对象仅限于小说、剧本、乐曲和歌词,《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则将其适用范围扩大。此举被认为是规制的实质性强化,因为扩张到原本没有规制必要的领域,所以对该项规定的合理性尚存在争议。

第四,管理机构必须将其与委托人签订的管理合同(其中包括管理委托合同条款以及使用费规程)事先提交至文化厅长官备案。

依据《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e-license、Japan Rights Clearance、Daiki Sound等业内团体涉足于音乐著作权管理事业。其中,e-license于2000年10月由博报堂、丰田通商以及NTT集团等出资设立;Japan Rights Clearance则是以社团法人音乐制作者联盟的理事的公司为中心所设立的公司;Daiki Sound是与大企业关联性不强的公司中,在流通领域最具实力公司,可以算得上是著作权管理事业领域中新加入的成员。以上所列公司所开展的著作权管理业务均是接受词作者、曲作者和音乐出版社等著作权人的委托,进行音乐作品的使用许可和征收、分配许可费用。

五、JASRAC的著作权信托合同

(一)JASRAC的著作权信托合同(格式)条款

以下,将就作者和音乐出版社在加入JASRAC时缔结的合同,即著作权信托合同(格式)条款进行说明。(格式)条款是指,如同在保险、运输以及银行交易等情况下使用的、商家和多数的客户缔结同一内容的合同时所使用的定型化契约条款。JASRAC 的著作权信托合同(格式)条款也规定了著作权管理的委托方即作词者、作曲者和音乐出版社与JASRAC缔结管理委托合同时的内容。

依据(格式)条款,在合同期间内,委托人将其现有的著作权以及将来预期取得的著作权都作为信托财产转移给JASRAC。JASRAC为委托人的利益而管理著作权,并将其收益分配给委托人。当然,允许委托人将一部分的著作权从委托管理的范围中排除,即委托人可以选择多种著作权管理模式。比如可选择的一种模式是,自行管理商业广告用的音源,交互式传播方式(比如互联网)的部分交由新加入的著作权管理机构,除此之外的其他部分则委托JASRAC管理。

仍然以前述作者X为例,可以选择如下模式:出道曲选择了委托音乐出版社C管理,相关游戏软件的音源自行管理,其他的部分则交由JASRAC进行管理。在此模式下,C公司可直接向游戏软件公司授予乐曲使用的许可,并收取著作权使用费。此时, C公司基于与X的著作权合同,分配著作权版税(JASRAC在此完全不介入)。

著作权信托合同的期间为3年。信托期满3月前,委托人未以书面形式向JASRAC 提出不予更新通知的话,原则上合同将自动续期3年,之后的更新也是如此。委托范围的变更,在合同履行期内也无法进行,委托人如需变更委托范围,须在合同更新时,即信托期届满的3个月前以书面形式通知JASRAC。需要注意的是,一旦错过该时机,则不得不再等上3年才可进行著作权委托管理范围的变更。

可能有读者会产生这样的疑问,著作权人在已与JASRAC缔结著作权信托合同的情况下,向音乐出版社转让著作权的行为会不会构成双重转让。其实,并不需要有这样的担心。著作权信托合同的格式条款中已规定著作权人以作品之利用开发的管理为目的,可向音乐出版社转让全部或部分的著作权。从而,X即便是JASRAC的会员,要把自己乐曲的著作权转让给音乐出版社C也是毫无问题的。

(二)委托人的自行使用

接下来,就委托人自身使用委托作品的规定加以说明。本来依据JASRAC的著作权信托合同的格式条款,委托人自行使用委托作品,除本公司的出版之外,并不能免除其使用费。作者即便是演奏或是制谱自己的作品,仍需向JASRAC提出使用许可申请,且必须支付著作权使用费。此外,之前曾出现过,音乐出版社出于宣传目的,要求自由地使用自己管理下的曲目,结果使用费免除的要求没有获得JASRAC的认可。鉴于此种情况,为应对上述权利人的要求,JASRAC在一定范围内认可了委托人自行使用的权限保留。具体内容如下:

对于作者的自行使用,以宣传为目的、在日本国内没有获得对价的自行使用,事先以书面的形式获得JASRAC及相关权利人(共同著作权人,音乐出版社等)全员认可的情况下JASRAC的管理权限可以保留。但是,作者因为作品的使用而获利的情况不适用本规定。

对于音乐出版社的自行使用,限于宣传目的,在日本国内无对价收益并加以复制限制等技术保护措施的情况下,音乐出版社可以自行对管理作品进行交互式传送。此时,需要音乐出版社事先获得JASRAC和相关权利人(著作权人,共同出版社等)的许可,方可保留JASRAC的管理权限。由于管理权限的保留里有“日本国内”这一要件,所以在音乐传播时必须对通信系统设置地域范围。即,通过导人识别ID地址的相关技术从而排除不适格的访问者。

六、JASRAC收支差额的处置

下面对JASHAC的收支差额金进行说明。即指在一会计结算年度中JASRAC收入与支出不一致时,其差额将如何应对的问题。

首先,在收入超过支出时,即该年度JASRAC的管理手续费等收入的总额大过其开展业务的基本支出时所产生的差额。该收支差额将按NHK放送分配基金,民营广播(地上波)放送分配基金,民营电视(地上波)放送基金,唱片出租的使用费4项基金的金额按分处理,在来年度基金合算的基础上,分配给委托人。这部分收支差额金三等分后,将分别于9月、12月、3月的各分配期分配给各委托人。简而言之,在JASRAC的财政出现盈余时,此差额将以来年度的放送使用费与唱片出租费的形式,分配给委托人。

相反,当JASRAC的收入总额不抵支出时,即资金不足的情况应如何处理?在这种情况下,JASRAC则以来年度的收入差额金来填补不足的部分。其实,因为JASRAC 编制预算时力求避免赤字,所以很难出现入不敷出的状况。请参看以下过去5年的 JASRAC收支差额表。

表一〈收支差额表〉



┌────┬──────┬──────┬──────┬──────┬──────┐
│    │2005年度  │2006年度  │2007年度  │2008年度  │2009年度  │
├────┼──────┼──────┼──────┼──────┼──────┤
│收入总额│147亿6,939万│144亿90万  │148亿4,915万│152亿7,036万│139亿9,214万│
│    │日元    │日元    │日元    │日元    │日元    │
├────┼──────┼──────┼──────┼──────┼──────┤
│费用总额│137亿2,306万│137亿2,214万│140亿558万 │140亿2,623万│132亿6,536万│
│    │日元    │日元    │日元    │日元    │日元    │
├────┼──────┼──────┼──────┼──────┼──────┤
│收支差额│10亿4,633万 │6亿7,875万 │8亿4,357万 │12亿4,413万 │7亿2,678万日│
│    │日元    │日元    │日元    │日元    │元     │
└────┴──────┴──────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参考文献】

网络法律评论

期刊年份=2011

期刊号=2

页码=267

标题=简述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JASRAC

英文标题=

副标题=

英文副标题=

作者=安藤和宏;顾昕;郭薇(译)

作者单位=富兰克林皮尔斯大学;北海道大学;北海道大学

摘要=

英文摘要=

关键字=

英文关键字=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内容=一、社团法人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JASRAC)的设立过程

JASRAC正式的名称是,一般社团法人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但为求简洁,一般将其英文名 Japanese Society for Rights of Authors,Composers and Publishers 的下划线部分抽出,即称为JASRAC。有读者可能注意到,上述的略称里未将Publishers的P涵盖在内。事实上,若是按首字母连缀的话,略称不是JASRAC,而应该是(可能读起来比较拗口)JASRACP。原因在于,JASRAC成立之初即1939年,音乐出版社尚未在日本出现,所以当时的英文名称也便没有Publishers这样的字样(作为首个加入JASRAC的音乐出版社,音乐之友出版社的入会是在1958年)。而现在的英文名称则起用于1965年, JASRAC拥有20家音乐出版社的正式会员,其中的2家音乐出版社被推选入由12名成员构成的理事会。

简而言之,JASRAC是日本最大的著作权管理机构,受作词者、作曲者、翻译者(译歌词)、编曲者和音乐出版社等委托人的委托,对委托人享有的作为信托财产受让的著作权进行管理,并向委托人分配著作权使用费。著作权管理,即在著作物的利用合同中,为著作权人进行的代理或是作为商业中介进行的代理,抑或是接受著作权的转移后为他人进行的作品管理(信托)。长期以来,基于中介业务法(正式的名称是《有关著作权的中介业务的法律》,日文原文是“著作権法に関する仲介業務に関する法),从事上述业务必须得到文化厅长官的许可。由此,上述的著作权管理,并非放任完全的自由竞争市场支配,而是受到政府规制的领域。

事实上,该法的出现,最初与德国人Wilhelm Plage博士的活动密不可分。1931年,Plage博士在东京开办事务所,以流畅的日语宣称:“我,作为欧洲著作权人的代理人。凡使用我所管理的外国歌曲,必须获得我本人的许可并支付费用。”由此,他开始向音乐的使用人收取在当时看来可谓高额的著作权使用费。同时,他的业务范围涵盖广播、演奏、出版等广泛领域,(对音乐业界来说)不得不说与其利益关系重大。当时的日本,无需许可而使用他人作品被看做理所当然。“著作权使用费是什么玩意?”这样的疑问普遍存在(现在日本人,往往给东南亚的国家贴上盗版天堂的标签加以责难。其实,日本在不久之前也有过相似的时期)。

然而,根据《伯尔尼公约》,Plage博士的著作权管理业务并无违法之处。日本在加入并批准了《伯尔尼公约》的罗马改正条约的情况下,1931年8月1日起《伯尔尼公约》成员国的国民所创作的音乐作品如果在日本国内的公共场合演奏或广播时,须得到著作权人的许可。作为以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澳大利亚5国组成的音乐著作权管理机构“卡特尔(音译)”和录音权管理团体“BIEM”的代理人,从法律角度来看 Plage博士的行为无可厚非。

问题在于,Plage博士索取高额使用费的行为,确实让众多音乐相关从业人员陷入了困境。Plage博士的做法是,在侵权人不缴纳著作权使用费的情況,Plage博士向其递送权利内容证明文书,同时声明保留提起诉讼的权利。比如,Plage博士与NHK(日本放送协会,Jap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之间发生的激烈交锋便是其中一例。由于拒绝了 Plage博士所提出的使用费请求,NHK不得不在1933年起1年左右时间里,中止其所有外国曲目的播放(1934年7月7日双方达成和解,NHK得以重新播放外国曲目)。像这样,现在看来宛如虚构的情节,却是在历史上真实存在过。

疲于应对的日本政府在1931年制定了上述《中介业务法》,迅速成立了社団法人大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即现在的JASRAC)授予其从事著作权中介业务的资格。虽然Plage博士也通过自己设立的团体(大日本音乐作家出版者协会)申请从事著作权中介业务,由于该法所设定的管理机构的唯一性规定,Plage博士的申请遭到驳回。无法继续其著作权中介业务的Plage博士,1941年12月从横滨孤身一人回国。至此,他所引发的一系列骚动,Plage旋风[1]就此告一段落。之后长达60年的岁月中,基于该法律,JASRAC得以垄断了日本的音乐著作权的管理业务。

近年来,在规制缓和政策的导向下,2000年11月21日日本国会通过了《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日文原文是“著作権等管理事業法”)》。其中,著作权的管理事业由之前的文化厅长官许可制改为登记制。支撑JASRAC垄断地位的中介业务法也于《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施行(2001年10月1日)的同时被废止。姗姗来迟的自由竞争浪潮终还是席卷了音乐领域。

二、JASRAC的角色和机能

(一)词曲作者、音乐出版社和著作权管理机构(JASRAC)三者之间的关系

为了介绍JASRAC的角色和机能,有必要先简单梳理一下词曲作者、音乐出版社和著作权管理机构(JASRAC)三者之间的关系。

理论上,词曲作者是一般社团法人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的会员,可以直接委任 JASRAC管理作品。但是现实中的一般做法是:往往一首歌曲的著作权先由作者转移到由唱片公司或经纪公司指定的音乐出版社,然后再由音乐出版社转移到JASRAC等著作权管理机构,委任其进行管理(参见图一)。

(图略)

图一著作权契约关系图

表面上看,歌曲作品的权利转移从作者到著作权管理机构,中间经过音乐出版社的阶段貌似没有必要的。但实际上音乐出版社肩负着推广、宣传歌曲的重要作用。而这一功能是著作权管理机构无法取代的。如果读者手头有一份与音乐出版社签订的著作权合同,就一定可以看到“作品的利用开发”这样的语句。即音乐出版社在与歌曲作者签订著作权合同之后,在合同规定的期间内必须持续地推广该作者的作品,也就是说,从歌曲作者处受让著作权之后,音乐出版社所应尽到推广该作品的义务。

(二)著作权管理业务的流程

接下来以音乐领域中最大的著作权管理事业机构JASRAC的业务为例,对著作权管理业务的流程加以解说。

为了方便说明,假设有一个曲作者X,他将自己创作的出道曲交由唱片公司A发行,该曲的著作权则让渡给了音乐出版社C。此时,形成了唱片公司A为该曲的使用者,音乐出版社C为著作权人,X为曲作者的局面。作为委托人的音乐出版社C,把由 X处转让来的著作权的全部或是一部分交由JASRAC信托管理,JASRAC则向乐曲的使用者们授予使用许可,并收取著作权使用费,再将此收入分配给委托人。也就是说,在这里著作权是从X到音乐出版社,再从音乐出版社转移到JASRAC。

JASRAC将依据自身的著作权使用费规程从唱片公司A处收取著作权使用费,再从中扣除管理手续费(比如,如果是CD的话是6%)后分配给音乐出版社C。音乐出版社C再基于与X所签订的著作权合同中的分配比例,依照JASRAC寄来的著作权使用费清单加以计算,分给X应得的份额。因为音乐出版社所进行的分配是将JASRAC 收取的使用费二次分配给共同出版社和作者,所以被称为再分配。此外,由于JASRAC 从歌曲的使用者处收取使用费的依据是《著作权使用费规程》,向权利人分成时的依据是《著作权使用费分配规程》,作为支付或者领收费用的依据,相关各方如果能确认一下是最为保险的。

此处的《著作权使用费规程》,也是依据《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中使用费规程的条款,由从事著作权等管理业务的机构制定,并须事先提交文化厅长官备案(《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第13条第1项)。此外,变更使用费规程也须经相同的程序(同条1项)。

三、JASRAC的业务与管理手续费

JASRAC不仅是从唱片公司收取著作权使用费,其著作权管理的范围还包括卡拉0K的从业者、广播、电视台[2]、电影公司、出租店、乐谱出版社、夜总会、酒吧、俱乐部、演奏(唱)会的主办方等。JASRAC向所有潜在的音乐使用者发放乐曲使用许可,并向使用者收取著作权使用费。

JASRAC主要通过收取管理手续费来维持运作(其他的收费包括入会费或是会费,利息,捐赠等)。现在,最低的管理手续费来自海外收费(曲目在海外被使用时的著作权使用费)仅为5%,最高的则是电影类为30%。其次为演出、演奏、社交场合(比如夜店、俱乐部、酒吧)、卡拉OK、播放录像(比如在酒店、超市、展览会播放录像)的27%。就其他而言,录制唱片和录影录像、或卡拉OK装置之类的业务,因为能够有效地管理所以手续费相对较低。而演唱(奏)会,卡拉OK和戏剧类的领域,可以有效掌控的部分有限,总体而言手续费较高。特别是,如卡拉OK俱乐部、夜总会、酒吧和倶乐部这样广泛存在的使用者,向其收取费用存在相当的难度。尤其是在向夜总会、酒吧和倶乐部的经营者声明“我是JASRAC的工作人员。请支付著作权使用费”时,来自对方的回应可能是“著作权?什么东西?”这类的嘲讽,更有甚者、有时还会招来拳脚之灾。

不得不提的是,在JASRAC的业务中电脑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面对庞大数量的曲目管理,数据库的建立自然是势在必行的。JASRAC的做法,是将各种乐曲附上作品编码加以管理。在JASRAC以及音乐出版社发送来的著作权使用费清单里,附在乐曲开头的便是作品的编码。编码的使甩让交涉变得便利。原因在于世界上存在着大量的同名曲目,例如,以“LOVE”为标题的曲目为例,仅在2011年2月1日的时点就有604首记录在案。当然,在不知道作品编码时,只要有曲名和作者的话,电脑终端也能立刻显示著作权人、演唱者等信息。对于忙碌的使用者和权利人而言,JASRAC的数据库可以说是相当有用的。

JASRAC还将由作品编码、歌曲名:、作者、音乐出版社、表演者等信息构成的乐曲数据库在网上免费公开(http://www2.jasrac.or.jp/)。此外,社团法人日本艺能实演家团体协会(日文是“日本芸能実演家団体協議会”,简称“芸団協”),社団法人日本唱片协会(日文是“日本レコード協会”)和JASRAC,这3家机构联合在网上开设音乐信息的综合门户网站〈Music Forest〉(音乐之森),免费提供音乐作品著作权的使用状况,艺人和CD的相关信息(http://www.minc.gr.jp/)。无论对权利人还是使用者而言,都是相当具有参考价值的资源。

最后,讲讲理解:JASRAC时最重要的地方。这便是,JASRAC在涉及乐曲管理的所有方面,仅限于原权利者的委托范围之内。成为JASRAC的会员意味着,会员基于著作权信托合同条款,在所取得的著作权权限内,交付委托管理之相关权利全部自动转移至JASRAC。在此基础之上,JASRAC得以自己的名义向使用者授予许可。需要注意的是,JASRAC并非仅仅是中介或是代理,而是作为权利人开展其业务。另外,基于上述合同条款,对于被信托的著作权以及由此产生的著作权使用费的纠纷,JASRAC有权迸行申诉或提起诉讼。[3]有不少人在这一点上存在误解,特此说明。

四、规制日本著作权管理机构(JASRAC等)的《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

如前所述,《中介业务法》于2001年9月30日被废止,为建立关于著作权以及邻接权的相关管理业务的新法律依据,《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在2000年11月21日通过,并于2001年10月1日实施,。在此之后,以JASRAC为首的著作权管理机构都依据此法开展相关业务。以下就《著作权等管理业务法》的内容简要地加以说明。

第一,从事著作权管理权业务必须于文化厅登记(3条)。管理从业人员提出登记申请时,只要不存在拒绝登记要件(6条1项),文化厅长官必须在著作权等管理从业者名簿上予以登记。即,只要满足了形式要件,登记申请都应被认可。

第二,该法适用的规制对象是除相当于委托人自行管理的类型之外的管理型态(2条)。委托人自行管理是指,委托人自行决定使用费的金额,或者受托人所履行的仅是向第三人传达委托人关于许可的意思表示。此外,音乐出版社所开展的著作权管理,可视为作者受让著作权后的著作权人所实施的自行管理,因而不适用该法。

第三,著作权以及著作邻接权的所有领域都为该法的适用对象(2条)。之前的《中介业务法》的适用对象仅限于小说、剧本、乐曲和歌词,《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则将其适用范围扩大。此举被认为是规制的实质性强化,因为扩张到原本没有规制必要的领域,所以对该项规定的合理性尚存在争议。

第四,管理机构必须将其与委托人签订的管理合同(其中包括管理委托合同条款以及使用费规程)事先提交至文化厅长官备案。

依据《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e-license、Japan Rights Clearance、Daiki Sound等业内团体涉足于音乐著作权管理事业。其中,e-license于2000年10月由博报堂、丰田通商以及NTT集团等出资设立;Japan Rights Clearance则是以社团法人音乐制作者联盟的理事的公司为中心所设立的公司;Daiki Sound是与大企业关联性不强的公司中,在流通领域最具实力公司,可以算得上是著作权管理事业领域中新加入的成员。以上所列公司所开展的著作权管理业务均是接受词作者、曲作者和音乐出版社等著作权人的委托,进行音乐作品的使用许可和征收、分配许可费用。

五、JASRAC的著作权信托合同

(一)JASRAC的著作权信托合同(格式)条款

以下,将就作者和音乐出版社在加入JASRAC时缔结的合同,即著作权信托合同(格式)条款进行说明。(格式)条款是指,如同在保险、运输以及银行交易等情况下使用的、商家和多数的客户缔结同一内容的合同时所使用的定型化契约条款。JASRAC 的著作权信托合同(格式)条款也规定了著作权管理的委托方即作词者、作曲者和音乐出版社与JASRAC缔结管理委托合同时的内容。

依据(格式)条款,在合同期间内,委托人将其现有的著作权以及将来预期取得的著作权都作为信托财产转移给JASRAC。JASRAC为委托人的利益而管理著作权,并将其收益分配给委托人。当然,允许委托人将一部分的著作权从委托管理的范围中排除,即委托人可以选择多种著作权管理模式。比如可选择的一种模式是,自行管理商业广告用的音源,交互式传播方式(比如互联网)的部分交由新加入的著作权管理机构,除此之外的其他部分则委托JASRAC管理。

仍然以前述作者X为例,可以选择如下模式:出道曲选择了委托音乐出版社C管理,相关游戏软件的音源自行管理,其他的部分则交由JASRAC进行管理。在此模式下,C公司可直接向游戏软件公司授予乐曲使用的许可,并收取著作权使用费。此时, C公司基于与X的著作权合同,分配著作权版税(JASRAC在此完全不介入)。

著作权信托合同的期间为3年。信托期满3月前,委托人未以书面形式向JASRAC 提出不予更新通知的话,原则上合同将自动续期3年,之后的更新也是如此。委托范围的变更,在合同履行期内也无法进行,委托人如需变更委托范围,须在合同更新时,即信托期届满的3个月前以书面形式通知JASRAC。需要注意的是,一旦错过该时机,则不得不再等上3年才可进行著作权委托管理范围的变更。

可能有读者会产生这样的疑问,著作权人在已与JASRAC缔结著作权信托合同的情况下,向音乐出版社转让著作权的行为会不会构成双重转让。其实,并不需要有这样的担心。著作权信托合同的格式条款中已规定著作权人以作品之利用开发的管理为目的,可向音乐出版社转让全部或部分的著作权。从而,X即便是JASRAC的会员,要把自己乐曲的著作权转让给音乐出版社C也是毫无问题的。

(二)委托人的自行使用

接下来,就委托人自身使用委托作品的规定加以说明。本来依据JASRAC的著作权信托合同的格式条款,委托人自行使用委托作品,除本公司的出版之外,并不能免除其使用费。作者即便是演奏或是制谱自己的作品,仍需向JASRAC提出使用许可申请,且必须支付著作权使用费。此外,之前曾出现过,音乐出版社出于宣传目的,要求自由地使用自己管理下的曲目,结果使用费免除的要求没有获得JASRAC的认可。鉴于此种情况,为应对上述权利人的要求,JASRAC在一定范围内认可了委托人自行使用的权限保留。具体内容如下:

对于作者的自行使用,以宣传为目的、在日本国内没有获得对价的自行使用,事先以书面的形式获得JASRAC及相关权利人(共同著作权人,音乐出版社等)全员认可的情况下JASRAC的管理权限可以保留。但是,作者因为作品的使用而获利的情况不适用本规定。

对于音乐出版社的自行使用,限于宣传目的,在日本国内无对价收益并加以复制限制等技术保护措施的情况下,音乐出版社可以自行对管理作品进行交互式传送。此时,需要音乐出版社事先获得JASRAC和相关权利人(著作权人,共同出版社等)的许可,方可保留JASRAC的管理权限。由于管理权限的保留里有“日本国内”这一要件,所以在音乐传播时必须对通信系统设置地域范围。即,通过导人识别ID地址的相关技术从而排除不适格的访问者。

六、JASRAC收支差额的处置

下面对JASHAC的收支差额金进行说明。即指在一会计结算年度中JASRAC收入与支出不一致时,其差额将如何应对的问题。

首先,在收入超过支出时,即该年度JASRAC的管理手续费等收入的总额大过其开展业务的基本支出时所产生的差额。该收支差额将按NHK放送分配基金,民营广播(地上波)放送分配基金,民营电视(地上波)放送基金,唱片出租的使用费4项基金的金额按分处理,在来年度基金合算的基础上,分配给委托人。这部分收支差额金三等分后,将分别于9月、12月、3月的各分配期分配给各委托人。简而言之,在JASRAC的财政出现盈余时,此差额将以来年度的放送使用费与唱片出租费的形式,分配给委托人。

相反,当JASRAC的收入总额不抵支出时,即资金不足的情况应如何处理?在这种情况下,JASRAC则以来年度的收入差额金来填补不足的部分。其实,因为JASRAC 编制预算时力求避免赤字,所以很难出现入不敷出的状况。请参看以下过去5年的 JASRAC收支差额表。

表一〈收支差额表〉

┌────┬──────┬──────┬──────┬──────┬──────┐

│ │2005年度 │2006年度 │2007年度 │2008年度 │2009年度 │

├────┼──────┼──────┼──────┼──────┼──────┤

│收入总额│147亿6,939万│144亿90万 │148亿4,915万│152亿7,036万│139亿9,214万│

│ │日元 │日元 │日元 │日元 │日元 │

├────┼──────┼──────┼──────┼──────┼──────┤

│费用总额│137亿2,306万│137亿2,214万│140亿558万 │140亿2,623万│132亿6,536万│

│ │日元 │日元 │日元 │日元 │日元 │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

│收支差额│10亿4,633万 │6亿7,875万 │8亿4,357万 │12亿4,413万 │7亿2,678万日│

│ │日元 │日元 │日元 │日元 │元 │

└────┴──────┴──────┴──────┴──────┴──────┘

七、JASRAC的会员(和国外的关系)

(一)不是会员(NM)的弊端

其他国家使用日本歌曲时,是由谁来征收、分配著作权使用费呢?一般情况下,是像JASRAC这样的著作权管理机构来负责相关业务。JASRAC和各国的著作权机构相互缔结管理契约,基于此契约,他国的乐曲在自国使用时,该国的著作权管理机构负责使用费的征收和分配。比如,在日本使用比利时的乐曲,由日本的JASRAC向使用者征收著作权使用费,然后再转给比利时的著作权管理机构SABAM。又或者,在意大利使用日本乐曲的情况下,由意大利的著作权管理机构SIAE向使用者征收著作权许可费,之后再转交给日本的JASRAC。当然,如果外国出版社委托日本音乐出版社管理的话(这样的好处在于,受委托的音乐出版社可以宣传、推广该乐曲,而委托JASRAC的话,JASRAC并不负责宣传和推广),手续又另当别论了。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将自己的乐曲交由音乐出版社管理,此时作者并不属于著作权管理机构(此时称为NON SOCIETY或NON MENBER,简称为N. S或N. M)。在此情况下,对于录音权使用费,外国的著作权管理机构会向日本的JASRAC支付使用费用,再由JASRAC向作者和音乐出版社分配,但是对于演奏权使用费,海外的著作权管理机构会因为作家属于N.S,因此不征收作家的部分,而仅仅征收音乐出版社的部分(即通常的6/12),即此时作家的演奏权使用费得不到征收和分配。

此外,这样相互管理的作品仅仅是,缔结相互管理合同的著作权管理机构所管理下的乐曲。很多地下乐队(INDIES)或者游戏里的音乐,因为不属于JASRAC管理的乐曲,海外的著作权管理机构是完全不知道其存在的。

(二)在国外发生的著作权使用费回到日本权利人手中的流程

那么,在国外如何对歌曲的权利关系进行判断呢? JASRAC将会员的名簿、作品卡片(称为“国际票”)、电影或录像制品的资料以及出版社之间的合同等资料送往瑞士的著作权管理机构SUISA。SUISA将全世界各国著作权管理机构送来的资料归纳汇总之后,再将最新的资料返还给各国的著作权管理机构。各国的著作权管理机构看到外国歌曲在本国使用时,就参照这些资料,如果该歌曲的作者不属于海外的任何一个著作权管理机构,那么对于该作者的演奏权使用费,是不予征收和分配的,仅仅是征收音乐出版社的部分,然后再转送给该国的著作权管理机构。

所以,如果一个日本的歌曲作者不加入JASRAC成为会员的话,那么他就永远无法获得演奏权使用费。但是也存在例外,那就是JASRAC(日本)、CASH(香港)、PRS(英国)、APRA(澳大利亚)这些国家对于N.S(不是会员)的作者,也征收、分配演奏权使用费。在此情况下,作者的部分加上音乐出版社应得的部分,一并转让给该国的著作权管理机构。

我想大家都知道的是,在海外市场日本的动漫音乐非常受欢迎。为此我想奉劝各位动漫音乐的作者,一定要加入JASRAC成为会员。今后,日本新出现的著作权管理机构是否和国外著作权管理机构签订相互管理的合同,应该成为作者是否入会的重要判断标准,现在和国外著作权管理机构缔结相互管理合同的只有JASRAC,因此加入 JASRAC是最保险的策略。

(三)成为JASRAC会员的好处

成为JASRAC的会员之后,即便如前所述,作者通过音乐出版社向JASRAC转移权利,但是对于演奏权使用费,却是由JASRAC直接分配作者本人(见图二)。所谓的演奏权使用费,包括演唱会、或现场直播的演奏,通过电视、广播的有线或者无线方式的播放,以及卡拉0K的使用等。此外,音乐出版社所获得的演奏权使用费,是依据著作权管理机构的国际组织CISAC(国际作者作曲者协会联合会)的规程,仅仅受领属于自己的部分(通常的6/12);而作者应该受领的部分,则通过作者所属的著作权管理机构予以支付。

(图略)

图二演奏权使用费的流程

当然,依据经纪公司的不同,有时经纪公司会与作者签订合同,合同中规定支付给作者的著作权使用费已经包括在工资当中,因为是私下里经纪公司和作者之间的合同,只要双方达成合意,那在法律上就没有任何问题,因此如果是可以卖数十万张CD 的畅销作家,版权收入可能会远远超过工资,此时作者在缔结专属契约时需要格外的小心。

(四)JASRAC的入会方法

加入JASRAC成为会员的条件是,在过去的一年内,他人在一定程度上利用了自己的作品。也就是说,必须存在自己创作的作品已经被他人使用的事实。在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作者自己将歌曲制作成光盘出版、或者自费出版的情况下,属于作者自身的利用,不属于他人利用,因此这种情况下不会被JASRAC认可为“被他人使用”。

而“被他人利用”的情形,包括以下情况:CD或DVD(indies自主制盘的情况下,制造光盘需要达到1000张以上)这种录音、录画物、乐谱的出版物、现场直播或者演唱会(如果是定员500人以下的演唱会,则该作者的歌曲需要一年之内被演奏三回以上),电视或电台的播放(不包括有线播放、社区播放[4]、迷你播放[5]、event播放[6]),用做商业用途的卡拉OK系统,网络交互式传播(仅限于商业网站)等等。作者在申请入会时,必须至少向JASRAC报告在上述范围内的任一利用事实。

另外,比较让人关注的是入会金额。作者的入会金额是25000日元、音乐出版社是75000日元、(作为作品权利的)继承人是25000日元。除了入会金之外,申请者还需缴纳信托合同的申请金,作家需要缴纳26250日元,音乐出版社则需向JASRAC缴纳78750日元。

(五)JASRAC的会员种类

JASRAC的会员分为正会员和准会员两种,申请者最初以准会员的身份入会。在符合以下条件时,就可以转成正式会员。

如果是音乐出版社,则需满足以下三个条件:(1)加入JASRAC 3年以上,期间完全履行作为会员的义务;(2)著作权使用料的分配额,过去3年里原则上每年要超过200万日元;(3)在开展利用音乐的经营活动时,JASRAC所支付的著作权使用料总额只能占到从JASRAC获得收入的10%以下。

如果是作家个人,则需满足以下两个条件:(1)加入JASRAC 3年以上,期间完全履行作为会员的义务;(2)著作权使用料的分配额,过去3年里原则上每年要超过30万日元。

满足上述条件之后,会收到JASRAC寄送来的通知书,通知准会员已经获得申请正式会员的资格。准会员提交正式会员资格的申请之后,将接受每年4月份理事会的资格审查,如果审查通过,就可以获得很了不起的正式会员资格。成为正式会员之后,就可以出席JASRAC的社员总会,并可对议案进行表决,甚至自己提出议案。与此同时,也具有选举或被选举为理事会和会长的权利。此外,也有不愿取得JASRAC的会员地位,而仅仅是希望和JASRAC签订信托管理合同的人,针对这类人的需要,也专门设置了“信托人”这样的一个位置。“信托人”虽然也可以领到JASRAC的会报,但是无法享受会员专有的好处。

八、JASRAC的一揽子许可协议(blanket license)和反垄断法(日文称之为“独占禁止法”)

(一)问题所在

广播、电视台在使用音乐作品时,必须向权利人支付放送使用费。作为著作权管理机构的JASRAC,在放送使用费的计算上采用了一揽子许可协议和按歌曲收费两种方式,但是自1978年4月以来,几乎所有的广播、电视台都选择了一揽子许可协议的方式。依照这种方式产生的放送使用费,要占到NHK(日本放送协会)前年度所有事业收入的1.5%,而占到各个民营广播、电视台前年度放送事业收入的1.5%。

也许有些细心的读者会发现,这种算定方法实际上是一个事实为前提的,即默认各个广播、电视台使用的音乐作品,几乎100%都是JASRAC管理下的音乐作品。之所以说“几乎100%”,是因为在e-License著作权管理机构加入这个市场之前,各个广播、电视台也会偶尔使用到非JASRAC管理下的作品,比如对于地下乐队的音乐和游戏音乐作品。但是,各个广播、电视台并没有要求JASRAC变更计算方法,将不在JASRAC 管理下的乐曲从使用费中扣除。其原因何在?

这是因为各个广播、电视台在使用音乐作品之前无法确认其是否属于JASRAC管理下的作品。广播、电视台(或者音效公司、选曲公司)在选曲之际,会选择标有在JASRAC管理之下标志的唱片或CD。但是,唱片或CD中即便只有一首歌曲被JASRAC收为管理歌曲,贩卖公司为了方便处理和JASRAC之间的权利关系,也会在唱片或CD上面附上JASRAC的标志。也就是说,即便一张唱片或CD上附有JASRAC的标志,并不意味着里面所有收录的曲目都在JASRAC的管理之下。

这也是各个广播、电视台出于经济原则所采取的行动。即,既然使用的歌曲中99%以上都是JASRAC管理之下的歌曲,那么播放非JASRAC管理歌曲的概率几乎为零。各个广播、电台每天会播放大量的音乐,确认所有播放的音乐作品的权利归属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真的要一一确认,也需要相当大的成本。再加上CD中收录的新曲向JASRAC提出作品管理申请书时,往往是在CD销售日之后(甚至有的在3个月之后),广播、电视台根本无法有效率地对这样的新曲进行调查。这样的话,各个广播、电视台等于默认了所有的播放曲目都是在JASRAC管理之下这一前提,如果真的播放了非JASRAC管理下作品的话,并且有权利人发现了这一播放行为,那么广播、电视台就比照JASRAC使用费的规定,支付权利人放送使用费。

不过事实上,非JASRAC管理下作品的权利人发现自己作品被利用的概率极低。权利人每天面对如洪水般涌来的无数广播、电视节目,不可能一一确认其中是否有使用自己的作品。并且,如果权利人向广播、电视台提出费用请求的话,必须确定该作品的具体播放日、播放时刻、节目名称、歌曲名等等。虽说现在因为技术的发展可对节目进行录像,权利确认比起以前容易得多,但是这么做的作家可以说是一个也没有。因此,非JASRAC管理下作品的权利人向广播、电台提出费用请求的实例,可以说是及其罕见。

如上所述,对于播放的歌曲,广播、电视台无法正确把握其中属于JASRAC管理歌曲和不属于JASRAC管理歌曲之间的比例。因为不存在实证的数据,所以广播、电视台无法提出变更算定方法,要求JASRAC扣除不属于其管理部分歌曲的使用费。但是,最近随着运用数字?网络技术来构筑使用歌曲报告系统的逐步推广,将来作出 JASRAC管理曲目和非管理曲目之间比例这一实证数据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二)JASRAC和公正交易委员会[7]围绕放送使用费算定方法的攻防

如前所述,在广播、电视领域,e-License著作权管理机构也开始介入管理这一领域的音乐作品。但是因为JASRAC和各个广播、电视台已经签订一揽子许可协议,而 JASRAC的管理作品又几乎占到所有作品的99%以上,所以各个广播、电视台都不愿意花费额外的费用与新加入的著作权管理机构(如e-License)签订使用合同,向其支付报酬。日本公正交易委员会对此基于反垄断法进行了审查,结论是认定JASRAC的行为违反了反垄断法第三条,从而对其作出了排除措施命令。公正交易委员会认定的违反反垄断法行为可以概括为以下三点:

(1)如果依照JASRAC现行的放送使用费的计算方法,广播、电视台向e-License等新加入的著作权管理机构支付放送使用费的话,只会给各个广播、电视台增加相应的经济负担。

(2)广播、电视台为了避免放送使用费的增加,不使用JASRAC以外的著作权管理机构管理下的作品,其结果就导致了 JASRAC以外的著作权管理机构在广播、电视播放领域难以开展业务。

(3) JASRAC现在实施的放送使用费的算定方法,排除了其他著作权管理机构的业务活动,违反了公共利益,实质上限制了我国在广播、电视播放领域的著作权管理方面的竞争。

据作者所知,广播、电视台在利用e-License管理下的作品时,因为责任和费用都由该节目的制作公司和音效公司负担,所以这些公司必须对作品的相关权利进行处理。但是对于正为制作经费的削减而犯愁的节目制作公司和音效公司,他们恐怕不会愿意承担这样的使用费。除非是从唱片公司收到可以记入会计的合作(tie up)费等例外情况。

公正交易委员会基于上述事实,认为JASRAC与广播、电视台签订的一揽子许可协议中,JASRAC管理下的作品与广播、电视台使用作品总数之间的比例不能通过协议中的使用费得到正常的反映,因而构成反垄断法中的“私的独占(第2条5款)”,从而作出要求JASRAC变更放送使用费算定方法的排除措施命令。

在这里,对公正交易委员排除措施命令的依据,即反垄断法上的“私的独占”进行说明。

反垄断法上将“私的独占”定义为经营者单独或者联合、串通其他经营者,不论其使用何种不正当手段,排除其他经营者的商业活动或者凭借自己的支配力违反公共利益,在一定的交易领域实质上限制了竞争”(《反垄断法》第2条5款)。在明确了“私的独占”概念后,在第3条中规定“经营者不得‘私的独占’或不当地设置交易限制”,即禁止经营者的“私的独占”行为。

在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反垄断法并不禁止经营者在公平竞争状态下出现的垄断后果,该法限制的对象是排除、支配其他经营者经营活动的行为。这是因为,本来经营者就是以扩大市场份额为目的进行经济活动的,换言之,经营者的终极目标就是做到独占市场。经营者以此为目标所作的新产品开发、产品改良、或者价格竞争,都是无可非难的。因此,如果经营者之间的竞争是公平的话,反垄断法不应该介入。

但是,如前所述,如果满足“私的独占”要件的行为则不属于公平竞争,将成为反垄断法的规制对象。公正交易委员会在《排除性私的独占适用指南(日文是“排除型私的独占ガイドライン”)》中,将“排除”定义为“给其他经营者的经营活动造成难以为继的困难,给新加入的经营者的经营活动造成困难的行为,在一定的交易领域实质上限制了竞争的种种行为”,并列举出典型的“私的独占的排除行为”:(1)廉价贩卖、(2)排他性交易、(3)搭售、(4)拒绝交易?差别行为。

我想反复强调的是,经营者提供了廉价、高品质的商品,并因此给其他经营者的经营活动造成难以为继的困难,或给新加入的经营者的经营活动造成困难,只要是公正、自由竞争的结果,经营者的行为没有任何问题。如果将这样的行为视为反垄断法的规制对象,那么反垄断法就会造成否定公平竞争的恶果。与反垄断法的“确保消费者利益的同时,促进国民经济民主地健全发展”这一目的不符。那么,应该收到非难的、反竞争的“排除”行为究竟是什么行为呢?

一般来说,应该受到非难的反竞争的“排除”行为,如之前所举的“私的独占的排除行为”的典型形态那样,其竞争并不通过因迅速反应顾客的需求而有效率地作出虽然廉价但是反应其真实价格的商品,而是人为地将其他经营者从市场之外排除。但是确实存在某些行为,如果由没有市场支配力的经营者来做是合法的经济活动,而换做有市场支配力的经营者来做的话,则可能会构成“排除”或“支配”,因此其违法性往往很难判断。

在这个案件中,JASRAC在放送使用费的计算方法上不能将其管理下的作品在所有播放作品中的比例正确地反映在收取的使用费中,因为JASRAC采取了依据广播、电视台等经营者的经营收入,一揽子征收歌曲使用费的方法,JASRAC以外的著作权管理机构因为自己管理的歌曲无法被广播、电视台的节目所采用,可以认定其在广播、电视领域的管理经营遇到了难以克服的困难。因此,这样的行为排除了其他管理机构的经营活动,构成了“私的独占”。

另一方面JASRAC不服公正交易委员会的排除措施命令,提起了(行政)审判[8]请求。JASRAC提出了以下主张,来说明放送使用费算定方法的正当性。

(1)与那些具有代替可能性的商品、服务不同,音乐作品基本上没有代替可能性。

(2)广播、电视台并不是为了避免增加额外的放送使用费,而不使用其他著作权管理机构的音乐作品,这种见解缺乏合理性。

(3)一揽子许可合同与1曲1回的个别许可合同,两者都有各自存在的理由,一揽子许可合同的做法几乎为国外所有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所采用。

(4)依据一揽子协议许可征收的使用费中不包括其他著作权管理机构的部分。这一状况在《著作权等管理事业法》施行前后,或者在其他著作权管理机构加入这一市场前后并没有任何变化。

(5)一揽子许可征收协议征收的对象,即JASRAC管理下的乐曲数目并非一成不变,而是逐年递增。

(6)我国的著作权放送使用费,在国际上已经属于很低的水平,因诸多国外著作权管理机构的要求,现在正在试图改善这种状况。

(7) JASRAC认为本案不应该采取排除措施命令的方法,而是应该通过与公正交易委员会的协商,来探讨具有良好效果并有实行可能性的征收方法。因此,对于排除命令措施的必要性,要求从新作出正确的判断。

第(7)点体现了 JASRAC的困惑。确实,即便看了公正交易委员会作出的排除措施命令的概要,也不知道其真意到底要JASRAC采取何种措施,即到底是按照现行的计算方法再乘以JASRAC所占的市场份额,还是按每首曲目来签订个别合同,排除措施命令并不明确。作为JASRAC,自然是尽量避免会导致权利处理成本大幅增加的按每首曲目签订个别合同的方式。而且在广播、电视等播放领域,JASRAC的市场份额占据压倒性的多数,甚至可以说超过了99%。因此,JASRAC自然是希望采取按照现行的计算方法再乘以JASRAC所占的市场份额的方式,估计JASRAC也会以此和公正交易委员会协商。

但是,这种方式也并非完全没有问题。如前所述,在广播、电视领域并不存在JASRAC管理下乐曲占所有播放乐曲比例的实证数据.因此,只要没有实证数据JASRAC 就无法在广播、电视领域确定市场份额。不过有一种暂时的解决方法,现在以日本放送协会(NHK)和属于民营广播、电视台内中坚力量的媒体为中心,一部分的广播、电视台已经开始构建了所有播放曲目的报告制度。目前利用这些个别广播、电台的数据,就可以姑且计算出JASRAC管理下乐曲占全体乐曲的利用比例,然后将其作为暂时的市场份额,用于JASRAC放送使用费的算定。此外,在广播、电视领域,预计著作权管理机构的市场份额每年都会有较大的变动,因此依据全曲目报告制度来计算市场份额的做法应该每年都进行。

以上就是JASRAC和公正交易委员会围绕着放送使用费所进行的攻防。今后像 e-License这样新的著作权管理机构如果也加入到演奏权领域开展管理业务,很有可能发生同样的问题。这是因为在演奏权领域,多数情况下JASRAC仍然提供了一揽子许可协议。因此可以想见,在著作权的各个领域,都将面临确认著作权管理机构之间市场份额的作业。

因为JASRAC提出了(行政)审判请求,本案尚在审理中。最后的结论值得我们继续关注。

注释=安藤和宏,富兰克林皮尔斯大学法律中心法学硕士(LL. M.)、华盛顿大学法学硕士(LL. M.)、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学博士候选人。曾经在日本音乐出版社日音、キティミュージック、ポリグラムミュージックジャパン、セプティマレイエ作,对日本音乐著作权实务非常熟悉,在担任北海道大学法学研究科特任教授两年之后,2011年4月又回到音乐咨询公司セプティマレイ担任法人代表。其介绍日本音乐著作权的系列丛书(日文原文是よくわかる音楽著作権ビジネス”)在日本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本文摘自其著作《よくわかる音楽著作権ビジネス基礎編第4版》(リツ卜ミユージツク出版、2011年3月)的第1、5、6、18、41话的部分内容,并由译者进行了一定的编排。

顾昕,北海道大学知识产权法博士研究生;郭薇,北海道大学法社会学博士研究生。

[1]详尽描绘Plage旋风的著作有:大家重夫《日本著作权物语(ニッポン著作権物語)》和森哲司所著的《Wilhelm Plage(ウィルヘルム?プラーゲ)》。如果想要了解Plage旋风对日本音乐界所产生的巨大影响,溯本求源的话这两本书可以说是最合适的。

[2]译者注:日文原文是“放送局”,一般最主要包括广播电台1和电视台,包括有线和无线两种形式。为了读者容易理解上下文的含义,本文将“放送局”暂且翻译为“广播、电视台”。

[3]基于《著作权、信托合同格式条款》第21条,对于委托人已交由JASRAC管理的著作权,当委托人以著作权受到侵害为由自行提起诉讼时,为了保证该诉讼的顺利进行,JASRAC可在必要的范围和期间内返还信托中的著作权。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委托人须以书面形式向JASRAC提交理由,并得到JASRAC的认可。

[4]译者注:“社区播放”,日文原文是コミュニティ(community)播放,不是针对日本全国,而是以市区町村或政令指定的都市中一部分区域作为播放范围的放送。

[5]译者注:“迷你播放”,日文原文是ミニ(迷你)FM,不是正式的电台,不需要电台执照。任何人都可以简单临时设置,在学生的课外活动、或者学园祭、运动会等地区性活动时使用。

[6]译者注:“event播放”,日文原文是イベント放送,在大规模的活动(博览会或国民体育大会等)举办期间,出于提供该活动信息(比如提供交通状况)的目的,可以在6个月内开设的临时FM电台。

[7]译者注:公正交易委员会,日文是“公正取引委員会”,是在内阁总理大臣所辖之下的合议制的行政委员会,作为内阁府外局的行政机构,为了在日本实施反垄断法(日文称之为“独占禁止法”)而设置的。可参见下列网址:http://ja.wikipedia.org/wiki/%E5%85%AC%E6%AD%A3%E5%8F%96%E5%BC%95%E5%A7%94%E5%93%A1%E4%BC%9A2011年6月20日访问。

[8]译者注: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审判”并不是在法院进行的,其性质不是诉讼,而是由不服“排除措施命令”的人在收到命令书60日之内向公正交易委员会提出“审判”请求。“审判”由公正交易委员会或审判官(为了进行审判手续而指定的公正交易委员会的职员)主宰进行。可参见日本公正交易委员会网站对于“审判”手续的介绍。http://www.jftc.go.jp/dk/sinsa.html2011年5月30日访问。参考文献=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978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