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网络法律评论》
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问题研究
【英文标题】 Research on the Copyright Ownership of Network Literary Works
【作者】 谷文硕【作者单位】 吉利大学法学院法学{硕士}
【分类】 著作权法
【中文关键词】 网络文字作品;网络实名制;TSA版权保护系统
【英文关键词】 Network Literary Works; Network Real Name System; Time Stamp Authority Copyright Protection System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2(第13卷)
【页码】 115
【摘要】

本文开篇主要介绍网络文字作品的界定,并介绍网络文字作品有哪些表现形式,紧接着进入正题:网络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属认定问题。进而笔者进一步研究确定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时面临的挑战,首先分析认定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的一般规则;其次,确定网络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属时的举证问题;再次,针对署名不清、匿名或其他情形仍不能确定网络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属时,在网络文字作品的领域选择性推行网络实名制是否是一种可以尝试的方法?接着笔者主要是通过分析回答了上述问题,最后从解决问题的角度,论述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的制度完善。

【英文摘要】

The thesis's beginning is about network literary works and the Content of network literary works. Then I put forward the topic that is the Copyright ownership of network literary works. After that,it talks about the challenges of the Copyright ownership of network literary works. The first is the rules of Copyright ownership The second is about the Copyright holders should provide evidences to prove they are authors. As for those network literary works whose signature unclearly or there is no signature, is the network real name System can be implemented tentatively as a method? They are worth being considered seriously. Then I answers questions above. The last part is about the improvement of System concerning on the Copyright ownership of network literary work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9788    
  一、网络文字作品的界定
文字作品,是作品中的一类,依据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4条规定,文字作品是指小说、诗词、散文、论文等以文字形式表现的作品,即以书面语言作为表达工具的作品;文字作品的特点是以文字的组合与排列顺序来表达特定的思想内容,不具备这一特征的,则不能称之为文字作品。[1]如英文字母的组合,因为不是一定思想或情感的表达、不具备文字作品的特征,所以不属于文字作品。文字作品是生活中最常见、数量最多的作品表现形式,如科技图书、教科书、小说、诗歌、散文、学术论文、演讲稿、书面报告以及这些著作其他语言的翻译本等。

(一)网络文字作品的概念

网络的发明,产生了信息数字化处理技术,即依靠计算机技术把一定形式如文字、数值、图形、图像、声音等的信息输入计算机系统并转换成二进制数字编码,以对这些信息进行编辑、合成、储存、采用数字通讯技术加以传送,并在需要时把这些数字化了的信息再还原成文字、数值、图形、图像、声音等的技术,网络文字作品是在数字化处理技术下衍生的,与传统文字作品相比,网络文字作品只是改变了其外在形式,即存在载体发生了变化:网络文字作品存储于计算机硬盘中,主要通过网络交互性进行传播,而传统文字作品主要存在于纸张、磁带、竹木等传统介质中,主要通过传统印刷的方式复制传播。从根本上说,网络文字作品与传统文字作品没有本质的区别,即都是对某种思想或情感的独创性表达并能以有形形式加以复制的智力创作成果,“独创性”仍然是判断网络文字作品能否受《著作权法》及相关法律保护的实质要件。

综上所述,网络文字作品,是指借助信息数字化处理技术产生,由二进制数字编码形成并在网络上运行的以小说、诗词、散文、论文等文字形式表现的反映人们思想或情感的独创性智力创作成果。

(二)网络文字作品的特点

由于作品本身及网络本身的特性,网络文字作品兼具有作品的特征和网络的特征:(一)独创性。该文字作品必须是作者独立选择、舍取、安排、设计产生,而不是摹仿或抄袭他人的作品。(二)可复制性。即该文字作品能够以某种有形形式加以复制,传统文字作品的复制建立在印刷技术的发展及应用基础上;而网络文字作品的复制是在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及应用基础上衍生,网络使复制变得触手可及,人们可以自由上传、下载信息,对所有文件的复制依靠简单的操作即可完成,每个人都是潜在的复制者。(三)以文字形式表现。文字作品还必须是由文字形式表现的文学、艺术、科学领域的智力创作成果。(四)数字性。计算机技术使用“0”与“1”的二进制代码将文字作品进行分解并记载,文字作品在网络中显现、储存、传播都具有数字性这一相同的特征。(五)交互性。由于计算机驱动程序设计了人机对话功能与界面,针对网络文字作品,用户可以自主选择可以访问的信息,决定访问的时间、内容、顺序及进程,这与看书时翻页不完全相同,用户不仅可以接受信息而且能够参与创作信息,创作者与信息接受者之间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以至消除。[2](六)可在线性。网络文字作品的传播有在线(on-line)和离线(off-line)两种,与通过载体流通传播作品的离线方式不同,在线传输是作品在计算机的服务器之间或服务器与终端之间的无载体转移。[3](七)无国界性。网络不受国界的限制,网络文字作品可以通过计算机网络迅速传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用户可以随心所欲地浏览允许访问的网页,欣赏自己喜爱的文字作品。

二、网络文字作品的表现形式

网络的快捷与方便使得人们更钟爱于在网络中获取信息并进行创作,在此背景下,部分传统文字作品便被输入并保存到网络中,另外,人们也可直接在计算机上进行创作。因此,网络文字作品按其创作方式不同可分为两部分,即对传统文字作品作数字化处理产生的文字作品与直接在计算机上创作产生的文字作品。

(一)对传统文字作品数字化处理产生的文字作品

文字作品在网络上的存在与传播不是借助于纸、磁带等传统载体,传统文字作品要想在计算机上保存并传播首先要对其进行数字化处理,即把构成文字作品的文字及相当于文字的数字、符号等输入计算机,并由计算机软件将这些信息转换成由“0”和“1”组成的二进制代码并在计算机中储存并传输。对传统文字作品进行数字化处理的行为,根据数字化处理时是否融入创造性劳动可分为两种,一种即不改变传统文字作品原内容的纯粹数字化处理行为;另一种即付出卞创造性劳动,即融入了自己的思想、情感、观点的数字化处理行为,并且该行为产生酌文字作品符合作品的构成要件,享有著作权,否则就没有讨论的必要。

对传统文字作品进行不改变原作品内容的纯数字化处理是一种复制行为,必须经得其著作权人的许可;对传统文字作品进行数字化处理融入处理人的创作性劳动并达到独创性标准时,这种数字化处理行为构成一种演绎、汇编行为,数字化处理后构成受著作权相关法律保护的网络文字作品。

(二)直接在计算机上创作而产生的文字作品

直接在计算机上进行创作而产生的文字作品,其创作直接在计算机上进行,创作之时就是以“0”与“1”的二进制编码形式表达的,只是载体形式发生变化,文字作品创作的本质并没有发生改变,仍然是对某种思想或情感的独创性表达。因此,直接在计算机上创作产生的文字作品,只要符合作品构成要件,就属于《著作权法》及相关法律保护的客体。
爬数据可耻
三、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面临的挑战

在网络中,公众可以通过邮件、博客、论坛等发表文章形成网络文字作品,这些网络文字作品有的著作权归属明确,有的著作权归属不清,有的享有著作权,有的著作财产权权利保护期届满,有的由于权利保护期届满流入公共使用领域,有的则不受《著作权法》及相关法律保护。总之,许多网络文字作品处于著作权归属不清、权利不明的状态。当公众欲在网络中使用受《著作权法》保护的文字作品时,不能及时得到文字作品著作权人的授权,有时甚至无法找到著作权人,既不利于公众对知识信息的利用,又严重阻碍了文字作品创作的发展。因此,正确认定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的归属对明确权利主体、促进知识信息的健康传播、保护权利人合法利益、减少侵权现象的发生很必要。

(一)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认定的一般规则

对传统文字作品的纯粹数字化处理行为,只是对该文字作品的相关内容不加改变地输入到计算机,由于这种数字化处理行为并未融入数字化处理人的任何智力创作劳动,著作权仍应归数字化处理前原文字作品的著作权人享有;对传统文字作品进行创作性数字化处理产生的文字作品,如在数字化处理时对原文字作品进行改编、翻译、注释、整理、汇编、再创作等行为,且数字化处理后形成的新文字作品符合作品的构成要件,形成演绎作品、汇编作品等,数字化处理后形成的该文字作品则受《著作权法》保护,其著作权属于数字化处理人;如果融入创作的数字化处理形成的文字作品不具有独立构思,不是思想或情感的独创性表达,不具备作品的构成要件,则该文字作品不受《著作权法》保护,进而不会涉及其著作权归属的认定问题。但是如果在作品数字化处理过程中数字化处理人付出了创造性劳动,即融入了自己的思想、情感、观点,具有独特的构思、编排、设计、创作等,那么数字化处理人应拥有处理后形成作品的著作权,但在行使权利之时,应按照‘著作权双重保护’原则,取得原作品著作权人的许可,并支付一定报酬给予原作品著作权人。[4]对于在计算机上直接创作而产生的文字作品,若符合作品的构成要件,则享有著作权,其著作权属于作者,即直接创作人。

(二)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遇到的问题

虽然网络文字作品与传统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的确定方法并无本质区别,但是基于网络的隐匿性与技术性,在确定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时要比确定传统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属复杂、麻烦得多,尤其是对于用笔名或匿名创作产生的网络文字作品,正确确定其著作权的归属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首先,在司法实践中,法院认定作者即著作权人的第一根据是作品的署名情况,我国《著作权法》规定,除本法另有规定外,著作权属于作者;如果没有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为作者。可见,网络文字作品的作者及作品上的署名是确定其著作权归属的关键。文字作品依作者是否署名为依据可分为署名的文字作品与匿名的文字作品。署名权作为著作权人身权利的一种,一般有三种方式:一是署真名;二是署笔名(如巴金、鲁迅、冰心等);三是不署名即匿名。而正是这种署笔名、化名甚至匿名属于法律允许的范围,加之网络本身的隐匿性、技术性、无国界性,导致网络文字作品的作者署笔名、化名甚至不署名现象极为普遍,公众在利用这些文字作品时,确定这些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属面临很大的困难,导致不能及时取得著作权人的授权。另外,许多署真名的网络文字作品,署名人也未必是真正的权利人,有的则是盗用他人的文章内容贴上自己名字的标签,如何确定这些网络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属成为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

其次,在确定网络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属时,不论是署真名、笔名,还是匿名,权利主张者都应提供证据证明自己对文字作品享有著作权,此时会涉及由哪一方提供证据、提供证据的内容与范围、怎样提供证据、证明到什么样的程度、举证责任怎么分配、举证责任怎样转移等相关问题,针对网络文字作品,如何合法、合理、灵活的解决上述问题是目前面临的一大难题。

再次,为明确网络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属,保护文字作品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减少网络侵权现象,有学者提议参照韩国现行做法在部分领域实行网络实名制,网络实名制包括两种,一种是网民在注册成为网站会员时把自己的真实姓名及真实身份证号码提交给网络服务提供商、网络服务运营商或网站管理者,经验证后准予成为网站会员,会员在网络活动中仍然可使用其他名称或匿名的制度,是一种后台实名、前台虚名的制度。另一种是“后台实名、前台实名”的制度,不允许前台的名称与后台不一致。韩国的网络实名制是实行“后台实名、前台虚名”,本文论述的网络实名制也属此类。网络实名制的设想提出后,社会各界争议很大,支持者、中立者、反对者各抒己见,展开了激烈的争辩。可以说,网络实名制对于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的确定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它应该在何种领域、多大程度、多大范围内予以合理实施,我国是否会在法律上予以认可或执行目前都是未知数,网络实名制能否在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领域推行将是一个技术性与法理性的问题。

四、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问题分析

(一)确定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时的举证问题

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权利人,为主张自己是该文字作品的作者应提供怎样的证据?根据《作品自愿登记试行办法》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作者或其他著作权人应出示身份证明或提供表明作品权利归属的证明,如:作品底稿、作品原件、封面及版权页的复印件、部分手稿的复印件及照片、样本、著作权登记证书等。传统文字作品,其“底稿”、“原稿”或其复印件是作者进行创作的重要证据,网络文字作品在创作过程中,如果伴随着文字作品的底稿、原稿等资料,可提供这些与创作相关的资料。但是,在网络中直接进行创作的文字作品,其创作过程一般不会伴随着相应的这些书面资料,主张著作权权利的人则应提供.文字作品是由本人创作的其他基本证据,如:作者个人在网络中的基本注册资料与本人真实情况相符、作者编辑作品的权限、作品的版权标识、作者发文的电子邮箱资料、作者发文的链接、时间、IP地址等。

在提供证据时,是否要求主张著作权权利人提供充分的证据来证明?笔者认为不需要,一方面,当作者创作网络文字作品时,如果存有底稿或原稿,则有利于证明作者的著作权,但是,就底稿、原稿本身而言,在网络中很容易伪造或后补,难以确保它们本身的真实性及客观性,所以要求权利主张者必须充分证明自己是作者,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符合现实的;另一方面,当不存在底稿或原稿时,要求著作权权利主张者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是作者,在实践中也相当困难。[5]因此笔者认为,只要权利主张者能提供初步的证据(如发表文字作品的时间先后、权利人打开文章所在网页的密码、权利人原创之后的连载思路、权利人进行创作依据的生活原材料、人物原型等)证明自己是作者即可,理论与司法实践都不允许硬性规定主张权利人必须提供充足的证据,只要权利人提出的证据合法、合理,并且其他当事人不提出质疑或反驳,即可根据这些初步的证据来确定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的归属。

在确定提供的证据之后,当事人该如何提供这些证据?如果有文字作品创作时留下的底稿、原稿等资料,只要向法庭提供底稿或原稿的原件、样本即可,没有原件的,提供复制件、照片也可以。在计算机上直接创作产生的文字作品,当不存在伴随创作的底稿、原稿等书面材料时,需要发动多方力量来搜集证据,根据文字作品发表的方式、位置或来源不同,提供证据的种类及方式也不尽相同。如果是在个人主页上发表的文字作品,如各网站中的个人空间,包括QQ空间、校内网的个人主页、博客、社区空间等,首先,应由网络服务提供商提供个人的注册资料、个人信息、IP地址、域名、备案账号、备案密码等证据;其次,个人需提供自己的真实的个人资料,包括个人身份证明、法人或其他组织的登记证书或营业执照等,证明自己与注册资料相符,个人还可提供登录密码、编辑权限、连载章节等证据证明自己是原始创作人;最后,当文字作品是合作作品、职务作品、委托作品等涉及多人时,需由多人配合共同完成举证。

在当事人提供了证据后,证明到何种程度才能够有效确定权利的归属?根据司法实践,严格要求著作权权利相关人提供充足的证据非常困难,根据实践现状,我国《著作权法》11条第4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7条,如无相反规定,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是该作品的作者;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6]综合以上规定我们看出,在确定作品著作权归属的司法实践中,著作权权利主张者仅需举出能证明自己是权利人的初步证据就达到了证明要求,法官即可根据这些初步证据推定或认定作品的著作权归属,对于网络文字作品而言,更应该根据网络文字作品本身的特点及电子证据的特征来综合认定网络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属,不能对网络文字作品的著作权主张者施以过高的举证义务。

“陈卫华诉成都电脑商情报社案”是涉及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的一个典型案例,法官对该案的审理过程很好地诠释了举证内容、举证程序、举证责任分配、证明程度等在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上的应用。在法官审理本案过程中,经过现场勘验,陈卫华能够修改自己个人主页“3D芝麻街”的密码,并可以上传文件、编辑文件、删除文件,《戏说MAYA》被固定在计算机硬盘上并能够通过网络服务器上传到“无方”的个人主页上,《戏说MAYA》文章页面上标有“版权所有、请勿转载”的字样;电脑商情报社针对陈卫华的举证,并没有提出相反的证据以证明特殊情况的存在或者《戏说 MAYA》在上传前曾被报刊刊登,也没有提供读者向该报社对《戏说MAYA》投稿的初始证据,经双方当事人举证、质证、辩论及法庭询问,电脑商情报社最后认可陈卫华对《戏说MAYA》享有著作权。法庭以陈卫华提供的登录图示、站点目录图、文章的页面打印件、电子邮件、传真和电脑商情报社提供的稿件、报纸、传真和法院的勘验笔录、询问笔录、开庭笔录等证据[7],最终认定《戏说MAYA》的著作权归陈卫华享有。

通过该案的举证、质证及审判过程可知,在该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认定的问题上,被告的无异议,是法院认定该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时所考虑的重要因素。如果电脑商情报社对陈卫华提出的证据不予认可并提出异议,陈卫华则还应该继续举证证明自己的作者身份,因为登录某个人主页、掌握密码、上传文件、编辑文件等权限并非唯一由作者本人拥有,其他人也可以掌握该主页密码并能实现修改该主页的可能性,如部分网络管理者、网络服务提供商和网络黑客等,仅靠这些操作还不足以认定作者的身份。可见,在网络中,计算机技术和网络空间的特性,使许多证据的效力处于不确定状态,只要权利人能提供一定的初步证据证明自己的权利主张,且利害关系相对方没有提出相反证据或异议,就可以认定网络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属。

为公平起见,合理确定网络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属,会涉及举证责任的分配与转移问题,根据民事诉讼法“谁主张谁举证”的一般举证原则,当网络文字作品署名为笔名、假名甚至匿名时,如果仅仅依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在证据不充分、难以取证、证据被对方控制等情况下,会对权利主张者不利,甚至会对其施加过重的举证义务,因此,为保障能够正确确定网络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属,举证责任必须适当转移,如将部分举证责任转移至网络服务提供商、网络运营商、侵权行为人、其他权利相关人等。

同样以“陈卫华诉成都电脑商情报社案”为例,如果电脑商情报社对陈卫华的这些证据提出异议,陈卫华的身份此时就不能得到肯定,陈卫华还应继续提供其他相关证据,进一步举证证明以确保所主张权利的实现。此时,法院要想查明事实情况,仅仅依靠陈卫华提供的证据,案件将可能因其无法提供新证据导致原告败诉,为保障网络文字作品著作权归属认定的正确,应适时将举证责任予以转移,除原告及被告举证外,网络服务提供商或管理者也可以提供相关的注册资料以及其他证明文件,以证明文字作品的最初创作情况,该方法也为目前的司法实践所使用。可以说,在网络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属判定上,举证责任的分配并不仅仅局限于这几方,所有能够提供证据证明著作权权利归属的人都有举证的义务,在各方都履行了举证义务后,法院才可以根据现有的证据作出认定。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978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