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网络法律评论》
搜索引擎在比利时的法律命运
【副标题】 对Copiepresse v. Google一案的评介
【英文标题】 The Legal Fate of Search Engine in Belgium
【英文副标题】 A Brief Review on the Case of Copiepresse v. Google
【作者】 杨华权【作者单位】 北京大学法学院{2008级博士研究生}
【分类】 著作权法
【中文关键词】 Copiepresse;Google新闻;网页快照;复制;向公众传播
【英文关键词】 Copiepresse; Google news; Cached; Copy; Communication to the public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2(第13卷)
【页码】 285
【摘要】

比利时布鲁塞尔上诉法院支持布鲁塞尔初审法院在2007年对Copiepresse v. Google的判决,该案件最终以Google的败诉告终。通过简要介绍该案,评述了 Google的“网页快照”与“Google新闻”的法律性质,指出“网页快照”与“Google新闻”服务在比利时不适用避风港原则和合理使用原则,从而构成对复制权和向公众传播权的侵犯。通过比较研究后,强调要因地制宜地规范搜索引擎在中国的发展。

【英文摘要】

The Court of Appeal of Brussels has upheld an earlier ruling about the case of Copiepresse v. Google made by the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in Brussels in 2007 and Google lost the case finally. By giving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the case, the article reviews the legal nature of the “Cached” and “Google News” Service. Google infringes on newspapers’ Copyright when its Services display and link to content from newspaper websites. The safe harbor principle can’t apply to such Services in Belgium as well as the fair use doctrine. It emphasizes on local conditions to regulate the development of search engine in China.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9785    
  
  搜索引擎的出现是技术发展的结果,它多样化的服务模式已经改变许多人阅读及搜集数据的习惯,但也引发不少法律争议。2011年5月5日,比利时布鲁塞尔上诉法院(The Court of Appeal of Brussels,9th Chamber)就 Copiepresse S. C. C. R. L. v. Google Inc.一案作出终审判决,为这个历时5年的诉讼画上一个句号。终审判决仍然支持布鲁塞尔初审法院(The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in Brussels)在2007年作出的一审判决, Google Inc?(以下简称Google)败诉,比利时新闻出版业将胜利维持到最后。该案涉及 Google 搜索引擎提供“网页快照”(Google Web cache)以及“Google 新闻”(Google News)服务的法律性质,有可能影响欧盟在这方面的政策走向。鉴于其重要影响,这个案件还入选欧盟典型案例。[1]本文拟对此做一简要评介。

一、案情介绍

此案的原告Copiepresse S. C. C. R. L?(以下简称“Copiepresse”)是比利时一家法语与德语日报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同时根据授权管理新闻记者的著作权。在2006年,Copiepresse针对Google提起诉讼,指控Google提供的“网页快照”、“Google新闻”服务侵犯了其成员享有的复制权和向公众传播权[2]等。另外,Copiepresse还认为“Google新闻”服务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搜索引擎,而是一个新闻门户网站(“A Portal to the Written Press”),损害了其成员的广告收入和网站流量,并要求巨额赔偿。

被告Google是搜索引擎的巨头,在互联网搜索领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在原告提起诉讼之前,Google就已经提供“网页快照”服务。Google在用户输入关键词后向用户提供搜索结果页面,在每一网页链接标题下的第一行,除了该链接的地址外,还有“网页快照”链接。用户如果点击“网页快照”链接,将直接读取已经存储在Google服务器中的文章,尽管Google会给出“这是Google对***(注:具体网址)的缓存。这是该网页在*年*月*日*:*:* GMT的快照。当前页在此期间可能已经更改。”另外,自2006年1月以来,Google在比利时开设“Google新闻”(以“Google ? Actualites ”为名)服务,目的是给互联网用户一个新闻概览,具体做法是将互联网各网站的新闻文章的标题,按照一定主题归类和提供链接,并按时间由近及远排序,同时在标题之下显示相应新闻文章的前几行文字,这几行文字由Google复制后存储在其服务器中,最后形成Google自己的新闻网站http://news.google.be/,用户通过查看标题以及这几行文字大致可以获知新闻报道的主要内容。如果用户需要了解详情,可以点击标题打开链接,然后跳转到相应成员的网站即可查看原文。

针对起诉,Google主要以比利时1994年《著作权与邻接权法》第21条规定的“例外”以及《欧洲人权公约》第10条所规定的“言论自由”来辩解,强调这是一种著作权法上的“合理使用”以及人权法上的“言论自由”。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定本案中有关著作权法上的“例外”条款和人权法上的“言论自由”均不适用于Google,“网页快照”和“Google新闻”服务使得Google复制并向公众传播了受著作权保护的作品(或者作品的有关部分),侵犯了原告管理的著作权,判令Google从所有网站(尤其是Google News以及从Google网站(Google Web)的缓存中)移除所有原告所代表的成员的文章、照片和图片。如有逾期,将处以每天1,000,000欧元罚款。[3]

Google不服一审判决而提起上诉。它始终认为其网页索引并没有违背法律的规定,相反,它使得互联网用户轻易发现这些比利时报纸的网站。

二审法院将双方争议分解为14个焦点进行论述,尤其着重论述了 Google“网页快照”的功能、“Google新闻”服务、三步检验法、默认许可、言论自由等方面。经审理之后,二审法院整体上还是支持了一审法院的判决,确认Google侵权,判令Google从其 Google, be以及Google, com,尤其是从Google Web上的缓存中删除所有原告所代表的成员的文章、照片和图片,如有逾期,依然被处以罚款。[4]

二、“网页快照”与“Goolge新闻”服务的技术原理

本案的焦点在于“网页快照”与“Google新闻”是否构成对著作权的侵犯。Google 抗辩“网页快照”与“Google新闻”服务属于技术的自动安排,应适用著作权法上的“避风港”原则以及“限制与例外”条款。这些首先涉及搜索引擎、系统缓存、网页快照以及“Google新闻”的技术原理。

(一)搜索引擎

“网页快照”、“Google新闻”与传统的搜索引擎功能确实不同。按工作方式来分,搜索引擎有三种类型:全文搜索引擎(Full Text Search Engine)、目录索引类搜索引擎(Directory-based Search Engine)和元搜索引擎(Meta Search Engine),但全文搜索引擎是最常用的,最具代表性的就是Google和百度搜索引擎。

全文搜索引擎通过蜘蛛(Spider)程序或机器人(Robot)程序工作。它们主动、定期爬行(Crawl)于互联网上各网站,自动检索和抓取网站的信息和网址。[5]对抓取的页面文件,蜘蛛程序进行分解、分析,并以巨大表格的形式存入数据库,这个过程就是建立网页的索引(Index)数据库。在该数据库中,网页文字内容,关键词的位置、字体、颜色、加粗、斜体等相关信息都有相应记录。当用户在搜索框输入关键词并单击“搜索”按钮时,搜索引擎会在其网页数据库中进行搜寻,找出所有包含关键词的网页,并根据特殊的算法,例如,关键词的匹配程度、出规的位置/频次,链接质量等,计算出各网页的相关度及排名等级,然后依据关联度高低,按顺序将这些网页链接和摘要返回到搜索结果页面。[6]因此,当用户提交查询的时候,搜索引擎并不是立即在Web上搜索,而是在其事先建立的网页数据库中搜索。当用户点击其中的网页链接时,此时访问的则是网页的原始出处。但是,由于检索是在其网页数据库进行,与当前的网页存在时间差,从理论上讲,搜索引擎并不保证用户在返回结果列表上看到的标题和摘要内容与其点击网页地址(Uniform Resource Locator,URL)链接后所看到的内容完全一致,甚至不能保证那个网页还存在。为了弥补这个差别,现代搜索引擎都保存网页搜集过程中得到的网页全文,并在返回结果列表中提供“网页快照”链接,保证让用户能看到和摘要信息一致的内容。[7]

(二)系统缓存

缓冲存储器,简称缓存,是中央处理器(CPU)的一部分,为了解决CPU和内存储器(内存)之间速度差异问题而设置。它介于CPU与主存储器之间,[8]是计算机系统中的一个高速小容量存储器,用来临时存放指令和数据,加快程序执行速度。有了缓存之后,CPU读取指令和数据的顺序是先缓存后内存的。如果从缓存中找相应的指令和数据,就立即读取并发送给CPU处理;如果没有找到,就从速度相对较慢的内存中读取并送给CPU处理,同时把这个指令和数据所在的数据块调入缓存中,使得以后对整块数据的读取都从缓存中进行,不必再调用内存。缓存通常都是静态随机储存器(Random Access Memory,RAM),其中的指令和数据,因计算机关机、重启、后续信息挤兑等原因,原有的信息将可能消失。
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在网络环境下,从客户端到目标网站之间的指令和信息传递,往往需要经过一个以上的中转服务器。为避免目标网站服务器与中转服务器之间的网络因流量剧增而发生拥堵,从而降低信息传递的速度,“系统缓存”起了关键作用,即在前一用户访问目标网站时,从目标网站服务器传输到中转服务器的信息,将被中转服务器自动地保存在其‘系统缓存’。当后一用户再次试图访问同一目标网站时,中转服务器就不再要求目标网站服务器重复传输相息了,而是直接将保存在其‘系统缓存’中的信息传递给用户,以此提高用户获得信息的速度。”[9]可见,“中转服务器在将从目标网站服务器获取的信息传递给用户之后,将本应立即删除的信息保留在‘系统缓存’中,使后一用户可以直接从‘系统缓存’中获得相同信息,从而省去原本必须经过中转服务器从目标网站服务器获取信息的步骤。”[10]系统缓存的目的是使用户访问目标网站时提高传输效率,只有在用户访问目标网站时才会形成。

(三)网页快照

“网页快照”与“系统缓存”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如前所述,搜索引擎在抓取网页时,对网页进行备份并保存在自己的服务器缓存里。当用户点击“网页快照”链接时,搜索引擎将“蜘蛛”或“机器人”程序当时所抓取并保存的网页内容展现出来,保证让用户看到和摘要信息一致的内容,这就是“网页快照”。

网页快照是自动存储在搜索引擎服务器中的历史网页,用户可以直接从搜索引擎服务器中获取。这与搜索引擎提供正常的链接结果完全不同。当用户点击正常的链接结果,用户便离开搜索引擎,进入目标网站,此时用户是从被链接的目标网站的服务器获得相关信息。搜索引擎设立网页快照的目的是使用户有意不去访问目标网站,而直接从其服务器中获取信息。与系统缓存的功能不同,网页快照不是用户访问目标网站的必经之路,而是搜索引擎自己主动存储而非用户访问后被动形成的结果。

(四) Google新闻

“Google新闻”服务在比利时的开通时间是2006年1月,其页面结构成如下图所示[11]:

(1)正文网页最顶一行是Google新闻的搜索框。

(2)最左列列明了分类主题,如头条新闻(Voorpaginanieuws)、国内外(Buiten-land)、比利时(Beigie)、商业(Zakelijk)、科学/技术(Wetenschap/techniek)、娱乐(Entertainment)、运动(Sport)、健康(Gezondheid)、热门报道(Meest gelezen)等主题。

(图略)

(3)最中间一列是“Google新闻”网站的主干部分,它列明与主题相关的新闻标题。标题采用蓝色字体,在每一标题下紧跟一行文字,灰色部分说明新闻来源,黑色部分说明来源时间。紧随其后的另一行文字就是该新闻报道的摘要,即其在原始网站的前几行文字。在摘要之下,还列明了部分类似内容的标题与来源,标明类似报道的数目。有时还在标题右边附上一张图片。点击标题的链接,用户即可链接到文章原始出处的网站。根据时间变化和搜索引擎不时搜索到的信息,页面内容会相应进行自动调整。

三、“网页快照”与“Google新闻”服务的法律性质

根据上述技术原理,可以进一步说明“网页快照”、“Google新闻”是否构成复制与向公众传播的行为。

(一)是否构成复制

各国和国际条约在复制的定义上稍有差别。日本1970年《著作权法》第2条第1款第15项规定:“复制意指使用印刷、照相、复印、录音、录像或其他方法有形地再现(作品)。”英国1988年《版权、外观设计与专利法》第17条第2款规定:“与文学、戏剧、音乐或艺术作品相关的复制是指以任何物质形式再现作品。此种复制包括种用电子手段将作品存贮于任何介质中。”第17条第6款还规定,对作品的任何描述性的复制都包括制作临时的或附属于作品其他用途的复制件。”我国2010年《著作权法》第10条第5款也规定:“复制权,即以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权利。”而1996年通过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以下简称“WCT”)第1条第4款中,明确规定缔约各方应遵守《伯尔尼公约》第1至21条和附件的规定,并对此作出议定声明,即:“《伯尔尼公约》第9条所规定的复制权及其所允许的例外,完全适用于数字环境,尤其是以数字形式使用作品的情况。不言而喻,在电子媒体中以数字形式存储受保护的作品,构成《伯尔尼公约》第9条意义下的复制。”根据2001年5月22日通过的《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关于协调信息社会中版权和相关权若干方面的第2001/29/EC号指令》(以下简称“2001/29/EC号指令”)第2条,作者享有禁止直接地或间接地、临时地或永久地通过任何方法和以任何形式全部或部分复制其作品的专有权。尽管对什么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复制,依然存在不同观点,但目前都倾向于将临时复制排除在复制权控制的范围,但“复制”肯定是指再现作品的一种形式。

对于“网页快照”是否也是一种复制行为,不同国家的司法实践也有不同做法。美国法院就采取比较宽松的观点,认为“网页快照”不构成复制,其缘由在于被告要构成直接侵权,其未经许可的复制必须是“受其意志控制的行为”,而Google搜索引擎自动对互联网网页进行存储,对所有被扫描的网页不作区分对待,因而不具备“意志”要素,因此不构成侵权。[12]实际上,美国法院混淆了“复制是否在意志控制之下”与“复制是否通过技术手段自动完成”这两个不同的问题。“网页快照”确实是搜索引擎自动扫描的结果,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意志”的要素。“网页快照”并非搜索引擎被动响应用户指令的结果,而是主动通过技术复制并存储网页(其中可能含有作品),并且可以长期保存在搜索引擎的服务器上。在设置这种技术手段时,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主观上要追求形成互联网网页复制件的结果,其实施“复制行为”的“意志要素”显然已经具备。[13]既然“临时复制”都是一种复制形式,那么“网页快照”更没有理由不是一种著作权意义上的“复制”。德国汉堡地方法院、西班牙巴塞罗那上诉法院在审理涉及 Google“快照”服务的案件时,都是认定Google构成复制。在本案中,比利时两级法院均认为“网页快照”服务构成复制。在没有经过权利人同意之前,且不能满足著作权法上规定的免责条件,则这种行为构成对他人复制权的侵犯。

(二)是否构成向公众传播

WCT第8条规定了向公众传播的权利,即文学和艺术作品的作者应享有将其作品以有线或无线方式向公众传播,包括将其作品向公众提供,使公众中的成员在其个人选定的地点和时间可获得这些作品的专有权。关于该条的议定声明进一步强调仅仅为促成或进行传播提供实物设施不致构成本条约或《伯尔尼公约》意义下的传播。因此,将作品向公众传播的要旨在于公众中的成员在其个人选定的地点和时间可获得这些作品,不论其是否实际获得,只要具有这种可能性即可构成此行为。2001/29/EC号指令的序言(23)强调对向公众传播权应做广义的理解,即它覆盖了所有向传播发生地之外的公众进行传播的行为。该权利应当包括就某一作品通过有线或无线形式向公众进行的包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978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