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评黄静案中的媒体与司法
【英文标题】 Media and Judiciary as Reflected in Huang Jing Case
【作者】 高一飞【作者单位】 湘潭大学
【分类】 司法
【中文关键词】 媒体 司法 公开审判 抗辩权 司法公正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8
【页码】 34
【摘要】

媒体自由是表达自由的一部分,是民主社会实行法治的基础,媒体自由高于司法权力,其本质是公民权利高于国家权力。当司法和新闻自由进行平衡时,新闻自由应当是放在第一位的。在我国,法院是否公开审判是由法院决定的,当事人没有要求法院复议的权利。为了防止法院滥用不公开审理的自由裁量权,避免法院为图方便或者有意逃避媒体监督而任意将案件不公开审理,应建立合理的公开审理的程序救济机制。尊重法院的方式应当是遵守法庭秩序,服从法院判决。那种认为媒体和民众不能自由发表对案件的评论的看法显然是只看到了司法独立的重要性,而忽略了言论自由权、公众知情权的重要性;也忽略了民众和媒体以适当手段参与调查案件和自由评论案件对司法权威提升的意义。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3935    
  案发41个月后,曾被认为“中国网络第一案”的女教师黄静裸死案,终于于2006年7月10日在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法院宣判:被告人姜俊武无罪;被告赔付原告黄淑华、黄国华经济损失59399.5元。雨湖区法院在宣判后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就审判的情况向公众作出说明。[1]
  黄静案因多份结论矛盾的死亡鉴定和受到以网民为主的公众高度关注而成为“中国网络第一大案”。在此案中,媒体的作用从来没有停止过,一是当事人双方都充分利用了网络媒体,案件进展、自己掌握的案件信息、个人诉求都不断向网络公布;二是公安机关和法院多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通报案情;三是社会各界在媒体上的参与,无数民众参加了网络、报纸、电台、电视台等媒体上的讨论。我们看到了作为普通公民的当事人黄淑华在媒体记者会上已经可以老练地发表讲话,黄静的朋友在网络上创办了“天堂花园”纪念网页并“为黄静讨公道”;而被告人姜俊武的父亲甚至于也准备开一个专门的网站向社会“公布案件真相”。
  可以说,今日之中国,能有普通公民为自己的案件召开新闻发布会,有成百上千媒体记者参加对该案件的报道和评论,这是令人振奋和欣喜的进步。如果在20年前,媒体不会关注,即使有关注,也不敢报道;至于召开和参加这样的记者招待会的人,也许当时就会被当地派出所“一网打尽”。
  可是,面对媒体对司法的监督,总有人发表类似“媒体不能干预司法”、“防止舆论审判”和“多数人暴政”的警告。比如葛洪义先生在黄静案裁判后就指责网民说:“全民大审判活动,对姜俊武及其家人进行声讨;为黄静及其家人申冤。”“若不是这场声势浩大的全民声讨,这个案件不会如此旷日持久,不会如此反反复复,当然也就不会给当事人(包括黄静的家人和姜俊武及其家人)造成如此的折磨。”“我们现在正在建设一个法治社会,罪与非罪,需要根据能够被证据证明的事实和法律来确定,而不是依据公众的激情、情绪与舆论。不能说谁的声音大,支持者众,谁就能够赢得审判。”“我们应该学会对自己的言论、自己发表的他人的言论承担起责任。老百姓是很善良的,善良的心也容易被煽情的言论和场面所激动,但审判必须是理性的。任何人都需要尊重法律和制度;在案件的处理上,必须尊重法庭。”[2]
  这一番言论貌视正确,实则是混淆是非的,给人的结论是:网民不能发表意见,除非了解全部真相;发表了言论就是对法庭不尊重。更为奇怪的是,这种看法,在法学界、新闻学界竟占了主流。面对媒体对司法个案的讨论,有人认为:“新闻舆论不应对法院生效裁判评头品足”[3];甚至于有些以开放、开明著称的媒体也主动自虐,以权威口吻断然指出:“媒体报道不得干预独立审判,这是法治国家之铁律无疑。”[4]以此来指出媒体不能对案件进行与判决相反的报道和评论。貌视言之凿凿,实则是一种误导:是在审判独立的名义之下,要求媒体放弃舆论监督的权利。
  一、黄静裸死案:中国的科比案
  有人把黄静案说成是中国的辛普森案,其实黄静案与美国名案中最可比的应当是科比案。2003年7月2日,一名19岁女子向美国科罗拉多州鹰县警方报案,称6月30日凌晨受到NBA著名球员洛杉矶湖人队科比的性侵犯。7月4日24岁的科比向警方自首并被保释。案发当地的一个成人BBS贴出了两张这个女子在啦啦队中的照片。随即,全美的体育聊天室和BBS充斥着关于科比性骚扰一案的讨论,受害女孩子的姓名、照片、E-mail地址和电话号码等个人资料都被公开。
  8月7日,科比性搔扰案在科罗拉多州法庭首次庭审。摄像机和照相机将被允许进入法庭全程拍摄。此前科比的律师们一直要求法官在8月6日的科比案听证会上禁用摄录像设备,声称使用摄录像设备会影响案件的公平审判,但负责科比案的鹰县法官弗雷德里克·加内特却拒绝了科比律师们的请求。加内特法官说:“被告也是自然人,不需回避媒体。”加内特说他还会向检察官递交一份文件以回应媒体要求解密科比案相关档案的请求。此前检察官和媒体律师要求加内特公开科比案中受害者和证人的相关档案。
  一桩并不复杂的性骚扰案因为有了NBA的著名球星参与,使事情变得众人关注;而在美国众媒体的合力炒作下,这宗看似简单的事件秘闻迭出、热闹非凡。科比案也给只有3500人的鹰县小镇投下了一个炸弹,几乎搅乱了每个居民的平静生活。汽车旅馆突然爆满,饭店开始订比平日多一倍的原料,一个西部山区小镇一下子空前繁忙。法院的修理工还向CNN收取了1700美元,在法院门口搭建了一个木架供摄影师使用,不少法院雇员都成了“建筑工人”,法院正门口的大街上已经出现了一溜十来个临时转播台,美国各大电视新闻网的摄影师们在此爬上爬下地工作,几乎全天候地发送现场报道。媒体在此次报道进程中有可能突破传统禁忌,特别是某广播电台脱口秀主持人披露可能的性侵犯对象姓名后,美国司法和传媒学界各方展开了一场关于媒体是否可以公开受害人姓名的大讨论。
  科比案与黄静案非常相似:在媒体和民众的关注、听审、评论中完成审判,被告人科比在地方检察官哈伯特于当地时间2003年7月18日指控其犯有性侵犯重罪之后,承认自己犯了“通奸的错误”,但面对性侵犯重罪的指控,他坚称自己是清白的。科比最终也被宣告无罪。
  在科比案中,针对科罗拉多州鹰县法院主审法官加内特关于各媒体记者不得刊播可能受害人的姓名和图像,否则将被剥夺采访权的命令,曾经在“五角大楼文件案”成功地为《纽约时报》进行辩护的著名律师弗洛伊德·艾布拉姆斯批评,这可能是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关于言论自由的修正案)之举。艾布拉姆斯说,为受害者姓名保密的做法在第一修正案中是找不到根据的。曾为多家媒体争取法庭采访权的纽约律师戴维·舒尔茨说,这一命令不仅违宪,而且没有效用。明尼苏达大学研究媒体法和伦理学的简·柯特利教授也认为,一家法院试图通过威胁要限制宪法保障的接近权而且将道德标准强加于媒体,这显然是不恰当的。[5]
  同样是在科罗拉多,早在1986年的一起案件里,法官还特别强调“公众对案件的知情权”甚至于高于当事人的权利。在1986年美国科罗拉多报业集团诉州法院一案中,[6]美国最高法院同意了媒体的观点,认为法院违背了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权,因为将当事人的权利与民众的知情权平衡考虑之后,认为媒体的报道不会对公正审判形成妨害;案件不能以当事人的意愿决定是否公开审理,当事人意愿只是法院考虑的各种因素之一,公开报道有利于建立公众对司法的信心。案件最后公开审理,向社会和媒体公开。因此,如果法院综合平衡考虑,认为公开审判不会影响当事人的权益,则即使当事人要求不公开审理,法院也应当公开审理。
  二、媒体与司法:复杂而简单的关系
  在中国,有很多学者强调司法与媒体的关系是复杂的关系。其实,媒体与司法的关系又是一种简单的关系,即媒体与司法的关系和其他公民与司法的关系是一样的,媒体监督司法的过程中应当享受普通公民待遇。因此,象普通公民一样,媒体可以对司法情况进行传播(在媒体为报道)和评论;司法则通过自身的程序完善和对媒体给以对普通公民一样的通常限制达到防止民众激情影响司法理性和保护社会其他利益的双重目的。
  司法为什么对媒体的报道和评论的限制与对普通公民的限制相同,而不另加以特别限制呢?一是因为民众的激情不能成为限制媒体报道司法的理由。媒体自由是表达自由的一部分,是民主社会实行法治的基础,媒体自由高于司法权力,其本质是公民权利高于国家权力,媒体有监督司法的权利。当司法和新闻自由进行平衡时,新闻自由应当是放在第一位的。二是因为媒体自由不应当受到形式的限制,普通公民的言论自由是用聚会与对话的形式表达,还是借助媒体进行表达不应当有区别。表达自由是现代社会一项基本权利。根据《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规定:“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它媒介。”一个社会要被视为真正的民主社会,就应该对公开发表的思想言论有高度保护,无论其媒体是报纸、杂志、书籍、手册、电影、电视,或是最新近的网络。
  司法对媒体没有多于普通公民的特别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司法当然要接受媒体的影响,因为媒体表达的民众激情容易情绪化,使司法不能理性地进行裁判。一是通过英美法系国家的“封闭陪审团”、大陆法系国家的集中审理制度来实现。极端的情况是:美国法院在有些案件中,从庭审开始到裁决的全过程中,将陪审员封闭在法庭和与外界隔绝的旅馆里(晚上休息时),不能看任何新闻和评论、不与外界有通讯联络。但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排除陪审员在来到法院以前接受过相关新闻和各种评论的影响。二是通过陪审团挑选防止受到媒体影响的陪审员或者法官进入陪审团。三是某些特定程序和案件情况不向社会(包括媒体)公开。四是通过法官和陪审员的道德自律。五是通过前述对媒体录音录像的一些特殊措施的限制来实现。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主要是指媒体在法庭的报道手段即录音、录像要受到一些限制。即庭审中可以以维护法庭秩序为由不允许在法庭进行能被法庭人员感受到的录音录像,也不允许进行进行现场直播。今天美国有40个州的法院允许对法庭审判进行录音录像。只是因为录音录像这一特殊形式对法官和陪审员有心理上的影响,但是这时可以允许无声、无灯光的录音录像设备在法庭上的人看不见的地方进行录音录像,而且不得进行现场直播。但是即使是这样的限制,越来越多的法院也在对其突破,辛普森案和科比的全程直播,就已经突破了这些界限。[7]
  在美国,在当事人认为确实形成了所谓媒体审判、影响了法官公正审判的情况下,当事人可以以此为理由作为要求宣告原审无效、重新审理的理由。从美国的情况来看,重审时可以等待一段时间,等民意激情已经淡化了以后进行审理;也可以将案件转移到受到媒体影响较小的地区的法官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393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