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所有权保留中的权利冲突及其衡平
【英文标题】 Rights Conflict and its Balance in Ownership Reservation
【作者】 余波【作者单位】 华侨大学法律系
【分类】 法律经济学【中文关键词】 登记对抗;取回权;善意取得
【英文关键词】 registration to oppose;right of getting back;Gutglaeubiger Erwerb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1)06—0114—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1年【期号】 6
【页码】 114
【摘要】

在所有权保留中,标的物的真实权属状态与其外在表象不相一致,极易使信赖占有的交易相对人利益受损,危害交易安全。本文从案例提问入手,以标的物所有人与善意受让物权的第三人之间的权利冲突及其平衡为中心,对所有权保留的相关制度进行研究。主张合理运用物权公示制度(登记对抗主义)与善意取得制度以弥补所有权保留欠缺公示性的缺陷,谋求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

【英文摘要】

Ownership reservation is liable to harm the interests of those who have reliability in the occupation and bring harm to the transaction security for the rights of the objects are not consistent with the publicity.Beginning with a case and circling rights conflict between the owner of the object and a third party with good faith and its balance,the article deals with the relative systems in ownership reservation and holds that the reasonable adoption of the system of ownership reservation registration and the system of Gutglaeubiger Erwerb can solve the defects arising from lack of publicity in owner ship reservation and balance the interests between the clien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709    
  
  

一、问题的提出

出卖人甲与买受人乙就甲之动产达成所有权保留买卖契约,未办理保留所有权登记,甲将标的物交付。后乙违反约定,隐瞒其无处分权而擅自以该物为抵押向第三人丙借贷。债务清偿期届至,乙无力偿还,恐该物被丙扣押乃告知甲,甲获悉后即以标的物本其所有主张取回该物,丙则以其动产抵押权系善意取得对抗之。问:(1)出卖人甲与买受人乙之间的所有权保留约定是否有效?(2)买受人乙违约时,出卖人甲基于保留之所有权主张取回权是否合法?(3)善意第三人丙能否取得标的物上的动产抵押权?(4)如果丙取得抵押权,那么出卖人甲的利益又应当如何获得法律救济?

二、所有权保留概说

所有权保留是指在移转财产所有权的商品交易中,根据法律规定或当事人约定,财产所有人移转财产的占有于对方当事人,而仍保留其对该财产的所有权,待对方当事人支付价金或完成其他特定条件时,该财产的所有权才发生移转的一种制度{1}(P74)。据学者研究,古罗马法上曾有类似制度,德国普通法亦承认之,惟在当时利用者寡,不为世人所重视{2}(P124)。19世纪以来,商人们为了保障债权的安全,扩大交易规模乃大量使用。各国出于现实的需要,纷纷以成文法的形式规定之[1]。所有权保留制度之所以在经济交往中被人们广泛使用并得到各国立法的普遍承认,乃因其锲合了近现代市场经济注重交易安全和便捷的理念,满足了买卖双方的利益要求。德国学者赖纳·斯罗德说:“这种担保方式(所有权保留)对当事人双方均有好处。在买受人不践行债务时,出卖人可以取回标的物;买受人则能在不必立即支付买卖价金的情况下获得对标的物的使用,而通过使用,尤其是通过对标的物的再转卖或再加工,买受人往往才有能力来偿还价金债务。由于具有其他担保方式所无可比拟的这些优点,所有权保留的担保方式在交易生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3}如果说赖纳·斯罗德是从微观层面阐述所有权保留的功能,那么我国台湾地区学者王泽鉴先生则从宏观层面概括了所有权保留制度的意义:“保留所有权之主要功能,虽在于保障债权,但亦深具社会经济意义,盖出卖人之债权既获保障,可藉分期付价方式大量出售货物,并可舍弃通常为保全价金而附加之各种苛严条款,其于增加生产,促进经济发展,改善民生,贡献甚巨”{2}(P127—128)。

三、所有权保留的性质与物权公示原则

关于所有权保留的性质,学界说法不一,通说认为所有权保留在法律上为一种附停止条件的所有权移转{4},即按照约定,标的物由出卖人交付买受人占有时,其所有权并不随之移转,当买受人履行约定义务如支付全部价金时,标的物所有权始转移至买受人,在此之前,标的物所有权仍归出卖人享有。可见所有权保留乃依当事人约定而生物权之变动。然,既为物权变动自应遵守物权变动的基本原则——物权公示原则,即物权各种变动必须以一种可以公开的、能够表现这种物权变动的方式予以展示并进而决定物权变动的效力的原则,此乃现代物权法的一项基本原则。有关物权公示的方法,各国立法大体一致,即不动产物权变动采登记制,动产物权变动采交付(移转占有)[2]。物权变动之所以必须进行公示,乃在于使当事人或第三人可以直接从外部认识物权的存在及其归属,从而使物权法律关系透明化,保障交易安全和秩序。

从物权公示原则可以引申出这样一个一般性的推论:标的物占有者(登记者)即所有者。因为各国法律一般都赋予公示以一定的公信力,而正是基于信赖公示,在交易安全既获保障下,人们之间的经济往来才日趋频繁。然而,所有权保留却对占有即所有的一般原则提出挑战。在所有权保留中,标的物所有人并不占有标的物,占有标的物者却不享有所有权,标的物的真实权属状态被人为地掩盖起来了,第三人从外部是难以知悉的。一旦出卖人或买受人一方违反约定,擅自将标的物的所有权让与第三人或在标的物上为第三人设定担保时,势必引发他们之间的权利对抗和利益冲突,损害交易安全和秩序。如何克服因所有权保留欠缺公示性而引出的上述缺陷,确切地说,如何在出卖人、买受人以及第三人利益对冲时寻求一个平衡点?各国法律基于对该问题的不同理解以及因袭其固有的法律传统,大致形成了以下三种不同的立法主义{2}(P135—136):

1.意思成立主义。即对于所有权保留,法律并不要求公示,当事人仅凭合意,即生保留所有权的法律效力,当事人以及第三人自应受其拘束。惟若第三人纯系善意取得物权者,则受善意取得制度的保护。这种做法的优点在于程序简便,费用节省,从而降低交易成本。然其缺点在于所有权保留不须公示,即可成立,第三人从外部无法得知标的物的真实权属状况,增加了交易的风险。采此种立法主义的国家如德国和日本。惟值注意者,德国亦有学者主张采登记制,但工商界极力反对,认为此将暴露其经济状况,妨害信用流通。

2.登记生效主义。即对于所有权保留,法律规定除当事人合意外,尚须践行一定的登记程序始可成立并生效力。这种方式的优点在于它使当事人之问的物权关系有了明确的外在标志,有利于法律关系的明晰化。第三人在与对方进行交易前,仅凭查看登记簿便可知悉标的物的权属状况,其利益不致受到当事人秘密设立所有权保留的侵害{1}(P83)。但是该制度的缺点亦十分明显。一则暴露当事人经济状况,不利其融通资金;二则法律要求所有权保留必得经登记才能成立,因标的物种类繁多,恐不胜其烦。瑞士乃采此制的国家。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

3.登记对抗主义。即所有权保留,一经当事人合意即可成立,惟不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登记对抗主义兼采意思成立主义和登记生效主义的优点,更具灵活性。一方面维持交易之便捷,它方面亦在使当事人能斟酌情事,决定是否申请登记,以保障自己的权益。但其暴露当事人经济状况的弊端仍未克服。有学者亦认为此制不利于对善意第三人的保护{5}。世界大多数国家均采此制,如美国,意大利以及我国台湾地区。

上述三种立法主义,仅纯粹考察,实难谓孰优孰劣。故一国立法政策在选择适用何种主义时,应当考虑其本国特有的社会政治、经济条件、法律文化传统以及相关配套制度等,进而决定取舍。“在今天的时代里,现有的制度之间不存在孰优孰劣,以及孰为先进孰为落后的问题,而只存在通过现有制度与本国情况之间是否能够达到和谐的比较进行取舍或调整的问题”{6}(P48)一般说来,尊崇个人自由,注重当事人利益保护的国家对所有权保留多采意思成立主义。反之,注重交易安全与秩序的国度则多倾向于登记生效或登记对抗主义。后者又往往取决于该国的登记制度完备程度以及专业人员的素质水平等等。我国法律至今尚未对所有权保留是否须践行一定的公示方式加以规定,实为立法之一大缺陷。通过以上对三种立法主义的分析,更为重要的是结合我国实际情况,我们认为,在所有权保留公示问题上,我国立法应采登记对抗主义。理由如下:(1)所有权保留公示有利于保障交易安全。所有权保留分化了标的物占有权与所有权,使标的物真实的权属状态与其外在表象不相一致。在所有权保留中,出卖人获得了一种类似于不转移标的物占有的抵押权,买受人则获得在条件成就时要求移转标的物所有权的期待权,而抵押权与期待权均为债权物权化的产物,具有较强的排他力。若法律不要求公示所有权保留,而直接赋予其排他效力,则第三人必陷于不测之风险中,有违法律追求公平与正义的理念。而且物权公示原则为我国物权法的一项基本原则。因此,为保障交易安全,平衡当事人以及第三人之间的利益冲突,法律规定所有权保留应当公示不失为一种理想的立法选择{1}(P83)。(2)登记对抗主义较登记生效主义更具灵活性,且更适合我国实际。登记对抗主义的优点前已述及。就我国立法现状而言,所有权保留公示采登记对抗主义为宜。我国现行登记制度极不完善,登记所需专业人才匮乏且素质不高,难以满足公信力要求(登记生效主义对公信力的要求程度高于登记对抗主义){6}(P48—53)。就担保出卖人价金债权而言,所有权保留实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余能斌,侯向磊.保留所有仪买卖比较研究(J).法学研究,2000,(5).

{2}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一)(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

{3}(德)赖纳·施罗德.张双根译.德国物权法的沿革与功能(J),法学家,2000,(2):108.

{4}余能斌.侯向磊.保留所有权买卖比较研究(J).法学研究,2000,(5):77—80;刘郁武.所有权保留研究(J),法学家,1998,(2):23—24;邹海林,常敏.债权担保的方式和应用(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14—417.

{5}施文涛.论动产担保利益之位序(J).政大学报,1969,(20):63.

{6}渠涛.不动产物权变动制度研究与中国的选择(J).法学研究,19—9,9,(5).

{7}余能斌,侯向磊.保留所有权买卖比较研究(J).法学研究,2000,(5):87—89;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一)(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238—244:王轶.所有权保留制度研究(A).粱慧星.民商法论从(六)(C).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634—639.

{8}史尚宽.物权法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

{9}梁慧星.中国物权法草案建议稿(M).北京:社度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

{10}王利明.民商法研究(一)(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

{11}孙鹏.担保法律制度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70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