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体育纠纷解决途径研究
【英文标题】 Study on Ways to Solve Sports Disputes【作者】 李耀磊尚荣敏
【作者单位】 河北体育学院河北世纪方舟律师事务所【分类】 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体育纠纷;体育法;解决机制;体育仲裁机构
【英文关键词】 sports disputes; sports law; resolution mechanisms; sports arbitration agency
【文章编码】 1002-3933(2018)07-0186-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7
【页码】 186
【摘要】 解决体育纠纷首先需要界定体育纠纷的性质,并在此基础上将其分类,按照不同的体育纠纷解决方式来选择不同的纠纷解决机制。国际上体育纠纷解决方式多样,我国在借鉴国际国内经验的基础上设立体育仲裁机构,设立体育审判法庭,完善我国的体育纠纷裁判环境。
【英文摘要】 To solve sports disputes, it is necessary to define the nature of sports disputes and classify them on this basis. Different dispute resolution mechanisms should be chosen according to different ways of solving sports disputes. International sports dispute solution diversity, set up our country on the basis of using the experience of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sports arbitration institutions, setting up sports court judgment, consummates our country sports dispute the referee environme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7415    
  
  

体育纠纷一般由行为人违反体育规则、体育纪律或法律法规的行为引起,并导致原因体育秩序的混乱。既然有了纠纷,就应该有解决纠纷的机制,以恢复正常的体育秩序。体育纠纷具有一定的特殊性,选择合适的解决机制。随着现代体育的全面普及和快速发展,使体育关系日趋复杂,由此引发的体育纠纷也纷繁多样,准确定性体育纠纷的性质,有助于选择正确的纠纷解决途径。

体育纠纷通常具有如下特征:首先,体育纠纷因体育社会关系失衡而引起,即一旦原有的体育社会秩序被打破,纠纷就不可避免;第二,体育纠纷的性质多元化,体育纠纷的当事人是体育社会关系的参加人,也是体育社会关系的主体{1},他们在体育活动中的法律地位不完全平等,权利义务也不尽相同,因此具有不同的纠纷性质;第三,体育纠纷的类型繁杂多样,有体育领域中的专业纠纷、涉及体育产业的商业纠纷、涉及教育的学校体育伤害纠纷、涉及体育权利的大众体育纠纷等;最后体育纠纷具有较强的专业性{2},它不仅仅表现在体育运动的范畴,而且已经辐射到涉及体育运动的其他领域,比如体育知识产权具有专业特殊性。相对于如此多的体育纠纷,如何选择一个最合适的纠纷解决途径,诉讼如何介入其中是本文试图解决的问题。

一、体育纠纷的性质

认识体育纠纷的性质,对于正确选择纠纷解决机制,维护体育社会关系主题的合法权益至关重要。在体育社会关系中,既有横向的体育活动主体在参与和开展体育活动中所发生的竞争与合作的社会关系,又有纵向的国家各级体育行政部门以及国家其他有关行政部门在领导、管理体育活动中所发生的体育管理社会关系{3},还有发生在体育社会团体内部管理与合作的社会关系等。显然,在这些体育社会关系中,其主体之间的地位是不尽相同的。体育纠纷是发生在特定主体之间的纠纷,当事人在体育社会关系中的主体地位不同,决定了体育纠纷性质的不同。

在横向体育竞争与合作的体育社会关系中,当事人之间的主体地位是平等的,表现在法律关系上,是指具有民法上独立人格的人,其民事法律地位平等。在民事活动中必须遵循法律地位平等的原则,基于此发生的体育纠纷应当是民事纠纷。在纵向的体育管理关系中,体育社会关系主体之间的关系是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的关系,这里的管理者一般是国家各级体育行政部门,也可以是国家各级体育行政部门会同国家其他行政部门,也可以是经过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在这些行政部门或组织与其相对人之间的行政管理关系中,行政部门始终处于主导地位,他与其相对人之间的法律地位是不平等的,基于此而发生的体育纠纷应属于行政纠纷。但是当前还有一种观点认为除了民事纠纷和行政纠纷以外还有一种纠纷,正如郭树理在其《论司法对体育行会内部纠纷的干预》一文中提出,“吉利案中,一审法院认定原被告之间是一种行业管理关系,不是民事关系;而亚泰案中,一审法院拒绝进行司法干预,似乎原被告之间不存在行政或准行政管理关系,那么,中国足协在对俱乐部进行管理时,两者之间既不是私法关系,又不是公法关系,那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呢?”问题简言之即体育纠纷是否构成专门独立的新型部门法律关系,是否应作为特别的法律关系对待{4}。也就是说体育纠纷根据其特殊性可以作为一种独立的法律关系来单独对待。

根据法理学的基本概念,判断某一门法律是否有独立的法律关系,本质上是判其是否有自己独立的调整对象和调整手段,因此判断“体育法”是否是独立的部门法,其根本在于判断体育法是否有自己特定的调整对象及调整手段。体育法调整的是人们在体育行为过程中形成的一切社会关系。从这种社会关系的构成来看,无论在主体、客体还是内容上体育关系都具有自身的特点,体现为各类社会主体在体育领域所形成的特定的社会关系。首先,主体具有广泛性。体育社会关系的主体是指参与体育行为并享有相应的权利和义务的当事人。其次,内容具有特殊性。体育社会关系内容是指各个体育社会关系主体在体育领域中的发生的相互权利和义务。这些体育权利和义务涉及平等主体间、国家主管机关与被管理者之间、体育社团对其成员间的多重关系,既非单纯的民事权利义务也非单纯的行政权利和义务。再次,客体具有复杂性。体育社会关系客体可分为三个方面:第一,行为:如管理行为、竞赛行为、裁判行为等等。第二,行为所涉及的物:如场地、设施等。第三,行为结果:如运动成绩、体育纠纷等。体育法是一个独立的部门法律。“由于体育法所调整的社会关系的特定性以及内在的独特价值,体育法应该是与行政法、民商法、经济法、劳动法、科教文卫法、资源环境保护法、刑法、诉讼法等等同一层次的、由宪法统领之下的独立的法律部门”{5}。综上所述,体育法律关系既不是民事法律关系,也不是行政法律关系,而是自成一体的独立的体育法律关系。

二、体育纠纷的分类

体育纠纷的类型纷繁复杂,按照不同的分类方式,可以分为不同的类型。

(一)按体育纠纷的性质不同,可分为体育民事纠纷、体育行政纠纷和体育刑事纠纷

体育民事纠纷是发生在平等主体的体育关系参加者之间的纠纷{6},其特征是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所争议的标的也是民事权利义务关系,因此,他们在体育管理中产生的纠纷属于体育民事纠纷,例如运动员、教练员与俱乐部的合同纠纷,赞助商因使用体育知识产权与体育组织的纠纷等{7}。体育行政纠纷则是发生在体育行政部门或其他相关的行政部门以及经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与其相对人之间因行政管理而产生的纠纷,其特征是纠纷的双方属于行政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关系,即纠纷当事人的法律地位因行政管理关系而不平等。例如,对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罚侵犯体育知识产权的行为不服而引起的纠纷即体育行政纠纷。体育刑事纠纷是指因体育违法行为触犯刑律而引起的纠纷。例如当事人因收受贿赂而形成“假球”、“黑哨”的行为,既违反了体育法,同时也触犯了刑法,应追究刑事责任。

(二)按体育活动领域的不同,可分为社会体育纠纷、学校体育纠纷和经济体育纠纷

由于体育的发展历史、本质特征、功能作用以及价值认识等诸多原因,体育分类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向,按体育活动领域的不同,一般将体育分为社会体育、学校体育和竞技体育三大类{7}。在社会体育活动中,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城市居民委员会、农村村民委员会应当在各自的范围内依法履行开展社会体育活动的职责。国家机关、企业事业组织、社会团体等都有组织开展体育活动的义务,老年人、残疾人也有参加体育活动的权利,在这些领域内发生的纠纷,都属于社会体育纠纷。在学校体育关系中,具体会涉及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在体育中的职责,例如课外训练和体育竞赛、体育教师的待遇、体育场地、设施、器材的配置等。在竞技体育活动中,有业余体育训练、培养后备人才的制度,有选拔运动员运动队的原则和方法,有优秀运动员在就业和升学方面的权利,有运动员的注册管理和流动的规定,有运动员、裁判员和教练员等竞技体育主体的专业技术登记制度等,这其中发生的纠纷就是竞技体育活动中的纠纷。

(三)按体育纠纷解决方式的不同,可分为司法裁判的纠纷和准司法裁判的纠纷

这种划分方式是以体育纠纷是否可以通过第三方来进行司法和准司法裁判解决,可以通过司法裁判来解决的纠纷可称为可裁判纠纷,反之可称作不可裁判纠纷。不可裁判纠纷主要是由政治方面的因素引发的{8}。例如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期间,苏联国家奥委会由于抵制该次奥委会而引发与西方国家奥委会之间的纠纷。再比如,2018年3月因为前俄罗斯特工在英国被毒杀,引起俄英政府间关系的恶化,英国政府曾指出如果毒杀证明是俄政府所为,英将退出2018年俄世界杯。这种纠纷的起因就是政治原因,最后的解决也是政府间的沟通和协商,与国际足协没有太大关系。可裁判纠纷则比较易于理解,也是我们下文讨论的重点。

当然除了以上体育纠纷的类型划分外,根据不同标准还可将体育纠纷分为国内体育纠纷和国际体育纠纷;个体体育纠纷和组织体育纠纷等。将体育纠纷进行合理分类的目的是为了便于选择合适的纠纷解决机制,有的体育纠纷可以适用普通常见的纠纷解决机制,但有的体育纠纷适用专门的纠纷解决机制。当前国际上最常见的体育纠纷解决途径包括体育行会内部解决、调解、仲裁和诉讼。下文将对这些解决途径简单介绍。

三、体育纠纷的解决途径

体育纠纷的解决机制通常包括“诉讼、仲裁、行政裁决、行政复议、申诉、调解、和解等法院内、法院外、国家体制内、国家体制外、有第三者介入、没有第三者介入等各种模式、各种类型的纠纷解决机构、组织、制度及其运作方式、程序和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2}。但实践中通常解决方式有如下几种:一是体育组织行业内部纠纷解决机制;二是体育纠纷的外部仲裁与调解解决机制;三是体育纠纷的诉讼解决机制。

(一)通常的体育纠纷解决方式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朱琳.论我国体育法独立部门法地位的确立[J].贵州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4):158.
  {2}张艳.我国职业体育纠纷解决机制的现状研究[D].苏州大学硕士论文,2010.
  {3}钱小强.论体育法在我国法律体系中的地位[D].苏州大学硕士论文,2010.
  {4} Paul Hayes. Current problems in the resolution of sporting disputes in Australia [J]. International Sports Law Review,2004(May):22.
  {5}朱琳.论我国体育法独立部门法地位的确立[J].贵州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4):158.
  {6}袁杜娟.论司法介入内部体育纠纷解决的思考[J].河北法学,2013,(6):113.
  {7}张逸舟.论中国竞技体育统一仲裁制度的构建[D].湖南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14.
  {8}郭树理.多元的体育纠纷及其救济机制的多元化[J].浙江体育科学,2005,(2):6.
  {9}胡旭忠,王刚.我国体育纠纷解决机制的研究[J].搏击,2009,(6):24.
  {10}扶健华,吴秋富.竞技运动过程中体育纠纷解决的行动策略[J].华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2):132.
  {11}席志文.我国体育仲裁的理想与现实——对现有研究的批判与反思[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11,(6):518.
  {12}杨洪云,张杰.论体育纠纷的争端解决机制,2002,(4):30.
  {13}朱方毅.国际体育争议可仲裁性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0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741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