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法治中国视阈下税权平衡的概念及其价值
【英文标题】 The Concept and Value of Tax Power Balance Under Visual Threshold of Rule of Law in China
【作者】 翟中玉【作者单位】 吉林大学法学院
【分类】 税收法
【中文关键词】 国家税权;纳税人税权;税权平衡;法治;财税法治
【英文关键词】 state taxation; tax right; tax balance; tule by law; financial and tax rule of law
【文章编码】 1002-3933(2018)06-0173-11【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6
【页码】 173
【摘要】

“税权平衡”的需要是随着税收国家的出现而产生的,税收国家不仅是经济学意义上的表达,更内含着限制国家税权、保护纳税人税权的法律意义。税权平衡概念在梳理财政税收中的多重社会关系的基础上,通过对税权的解构,将经济学意义上国家和纳税人之间的税收关系转化成国家税权和纳税人税权、中央税权和地方税权、地方税权和地方纳税人税权、地方税权和地方税权之间法律意义上的、双向的、多元的、平面的、动态的多层次权力(利)义务关系;并通过对国家税权和纳税人税权进行清晰界定和公平界分,防止纳税人税权对国家税权的外侵负效率和国家税权的内耗负效率,实现财税法对公平与效率的价值追求;通过为税收法定原则提供正当性的衡量标准,为税收公平原则和税收效率原则提供科学的权力(利)分配逻辑起点,实现公民福祉的增进和国家与社会的发展;通过对税权中双向、多元、平面、互动的权力(利)义务关系进行梳理,厘清税收法律关系各方的权力(利)博弈关系,达致高效的权力平衡、充分的权利平衡、合理的利益平衡,消除税收法治之路上的诸多障碍。从这个意义上讲,税权平衡对法治中国有着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

【英文摘要】

The need for the “balance of tax rights” is produced with the emergence of the tax state. The tax state is not only an expression of economic significance, but also contains the legal significance of restricting the tax power of the country and protecting the tax rights of the taxpayers. On the basis of combing the multiple social relations in fiscal and taxation, the concept of tax right balance, through the deconstruction of tax rights, translates the tax relations between the state and the taxpayers into the legal meaning of the legal meaning between the state and the taxpayers, the central tax power and the local tax right, the local tax power and the tax right of the local taxpayers, the local tax right and the local tax right. The plane, dynamic multi level power (interest) obligation relationship. And through a clear definition of the national tax right and taxpayer's tax right, it can prevent the negative efficiency of the tax right of the taxpayer and the negative efficiency of the internal consumption of the national tax power, and realize the value pursuit of the equity and efficiency by the tax law, and provide a scientific power distribution for the principle of tax fairness and the principle of tax efficiency by providing a positive criterion for the principle of tax law. The logical starting point is to enhance the well-being of citizen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our country and society. By combing the bilateral, multiple, planar and interactive power (profit) obligations in the tax power, we can clarify the power (profit) game relation of all parties in the legal relationship of tax, to achieve high efficiency balance of power, full balance of rights, reasonable balance of interests, and eliminate many obstacles on the road of tax law. In this sense, the balance of tax power is of great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value to China under Rule of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7406    
  
  

“税权平衡”的需求是随着税收国家的出现产生的。本质上,法治国家是税收国家为解决税权平衡问题而实施的法治,其核心问题是纳税人通过其代表以制定法律的形式限制国家征税权、监督国家用税权,以保障公民福祉的增进和国家与社会的发展。日本税法学家北野弘久认为,可以将宪法视为规定税收国家的税收方式和使用方法的法律规则{1}。可见,税收国家不仅是税收收入占国家财政收入的比例达到90%以上的经济学意义上的表达,也是对国家财政收入来源唯一化的要求,更内含着限制国家税权、保护纳税人税权的法律意义。

“法与时转则治,治与世宜则有功。”我国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历史性变化,与市场经济、民主政治、法治社会相伴而行的财税法治事业肩负起治国理财、实现民生福祉的伟大历史使命。开启于2014年的财税体制改革对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具有紧迫性、现实性和全局性。财税法治是中国法治建设的“桥头堡”,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国之道”。正是因应依法治国和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使命,税权平衡概念被赋予了现代民主和法治的精神,在国家税权和纳税人税权、中央税权和地方税权、地方税权和地方纳税人、地方税权和地方税权之间寻找最佳平衡点,构建权力平衡、利益平衡和负担平衡的制度机制,通过解决税收法律关系中的多重利益冲突,创造公平正义的社会政治环境,以增强人们对法治中国的信心。以税权平衡为切入点构建财税法治的模型,不仅是建立法治社会、权利社会、和谐社会的需要,更是中国走向希望,走向未来的重要力量{2}。因此,税权平衡概念的研究不但必要,而且具有较大的理论意义和实践参考价值。

一、税权平衡的概念及其必要性

(一)税权平衡的概念

“平衡”一词应用于财税法上,包含的要义至少要有两点:一是财政税收立法上国家税权和纳税人税权的公平配置;二是在财政税收法的适用过程中以利益衡量方法为精神。在这个意义上,税权平衡指的是根据国家税权和纳税人税权、中央税权和地方税权、地方税权和地方税权、地方税权和地方纳税人税权在政治、经济、法律层面的权力(利)平衡、利益平衡、负担平衡。“税权平衡”这一概念将国家和纳税人之间的税权关系转换成了平面的、双向的、多元的、动态的结构[1]。这里的税权平衡不是指各个主体之间的权力(力)的均衡,也是简单的相互制衡,而是各个主体之间的权力(力)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实现动态平衡。一方面,权力(利)的配置朝着法律化、制度化方向发展,各自的权力(利)范围、权力(利)运作方式、利益配置结构、责任和义务都依法明确,形成法定的权力(利)利益关系{3}。另一方面,会计法治的发展不仅为税权平衡实现量化提供了积极有效的计算工具,而且能够为税权平衡的大数据测量提供有力的制度保障{4}。

国家和纳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中央和地方之间的利益关系的实质是税权分配关系。税法对税收征纳关系进行调整的方式是通过在税收征纳关系中配置权力、权利、义务的方式,把税收征纳关系变成税法上的法律关系——税收法律关系,即公法上的债权债务关系,国家享有课税权和公共产品提供权,纳税人享有依法纳税权和公共产品使用权。实现国家税权和纳税人税权平衡的目的是为了国家和纳税人之间的利益平衡,既保证国家有充分的税收权力和充足的税收,又保证国家能够提供适应纳税人需求的公共服务,实现经济利益在国家和纳税人之间的公平分配,增进人民福祉、促进社会发展。

(二)税权平衡概念的必要性

1991年3月,“税权”一词首次正式出现在我国的七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通过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和第八个五年计划纲要》中{5}。二十多年来,很多学者,站在不同的立场上,从不同的视角,运用不同的方法论去认识税权,对税权的本质形成了不同的认识。税权主体一元论认为税权的主体是国家,税权是由国家主权派生出的[2];税权是国家为实现其职能取得财产所有权之权[3];税权是权利和权力的统一,由中央和地方分享[4];税权的主体是国家[5];税权是国家从纳税人取得财产并提供公共服务的权力[6]。以上观点代表了我国早期和基础的税权观。“税权主体二元论”则认为税权的主体不仅包括国家,还包括纳税人。认为国家和国民都是税权主体,国家税权包括税收权力(征税权)和税收权利(税收债权),国民税权包括整体税权(权力)和个体税权(权利)[7]。税权是国家和纳税人基于税法事实而享有的税收征纳和税收使用的权利,纳税人基于让渡自身合法财产所有权应当享有税收基本权[8]。将税权做广义和狭义的区分,认为广义上,税权分为纳税人(人民或国民)税权和国家(政府)税权;狭义上,税权仅指国家(政府)税权[9]。有学者基于对“税收为公法之债”的认同,把税权解析为“国家税权力与纳税人税权利”的二元结构,并指出“国家税权——纳税人税权”的博弈结构是社会契约的目的决定的[10]。有学者认为由于税权的主体、标的和内容不具有同质性,不具备形式上的要素与结构的完整{6}。只能对税权的各项子权利作个别的描述{7}。并将纳税人税权直接称为纳税人权利{6}。

“税权主体一元论”认为税权是专属于国家的权力,那么“税权”就不存在“平衡”一说;“税权主体二元论”可以细分为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国家是税权的主体,纳税人也是税权的主体,但是对“国家税权”往往在权力层面进行解读,而“纳税人权利”更多的则是在权利层面进行构建。在这个意义之下,国家税权往往优位于纳税人税权,二者不存在平衡的可能性。而越来越多的学者则将纳税人税权分为国民整体权利和纳税人个体权利、或将纳税人税权分为纳税人基本权和纳税人权利;并逐渐认识到国家税权和纳税人税权的博弈。学者对税权结构认识的逐渐深入,为税权平衡概念的研究奠定的前提和基础。

事实上,财税法中存在着显而易见的权力、权利和利益的博弈。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过程中,许多深层次的社会矛盾凸显,要实现依法治国,核心问题之一就是要实现税收法治,建立规范的税收法律体系,必须正确处理税收法律关系中各种权力(利)博弈和利益博弈的问题。正确认识税收法律关系中权力与权力的博弈、权力与权利的博弈,以及权利与权利的博弈是问题的关键。权利博弈是利益博弈的原因,利益博弈是权利博弈的表现。因此,只有充分厘清各种博弈的原因,确立处理各种博弈的原则,达到高效的权力平衡、充分的权利平衡、合理的利益平衡,才能消除税收法治之路上的诸多障碍。

其中,征纳税权关系构成税收法律关系中最核心的一对相互博弈的权力(利)。权力(利)博弈的实质是权力与权力、权力与权利关系的外化形式[11]。征纳税权平衡的法律原因在于国家税收权力具有义务的属性,国家税收权力的设定就意味着国家对纳税人义务的设定。国家税收权力范围过大,往往意味着纳税人义务过重;此时,当国家对纳税人的义务与纳税人对国家承担的义务不平衡时,往往会导致国家与社会关系的对立。由此产生的悖论就是国家庞大伴随社会失控,特别在社会变革和转型期更是如此。因此,我们需要针对新时代中国的国情,对征纳双方的税权进行适度的调适,以逐步达致二者权力(利)平衡,使国家税权更加理性可控、有较强合法性和控制力,并必须给予纳税人权利特别保护,以适应新时代财税民主法治化的要求,实现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最重要的两个方面是:第一,确立最低限度的纳税人权利标准,也就是国家税权运行的底线,一般是指纳税人基本权,作为对国家权力的一种实质意义的抵抗。第二,建立以社团、协会及企业组织为主导的公民社会,一方面在于使单个纳税人的主张获得普遍的形式,从而成为更强大的社会力量;另一方面在于建立纳税人与国家之间展开对话和交流社会制度机制,促使国家税权和纳税人税权之间无限趋近平衡。

二、税权平衡概念的内涵和外延

梳理税权平衡的内涵和外延,对认识税权平衡的概念具有重要的意义。根据不同的依据,可以将税权平衡的外延分为多种不同的类型。首先,根据税权平衡主体的不同,税权平衡可以分为国家税权和纳税人税权平衡、中央税权和地方税权平衡、地方税权和地方税权平衡、地方税权和地方纳税人税权平衡。其次,根据税权平衡层面的不同,税权平衡可以分为政治层面的平衡、经济层面的平衡、法律层面的平衡。最后,根据税权平衡内容的不同,可以分为税权权(力)利平衡、税权利益平衡、税权负担平衡。在此,将论述依据主体和层面的不同,划分税权平衡的类型。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一)根据税权的主体,税权平衡的类型

根据税权的主体不同,可以将税权平衡关系分为:①国家税权和纳税人税权平衡、②地方税权和地方纳税人税权平衡、③中央税权和地方税权平衡、④地方税权和地方税权平衡,四对关系(如图1)。

(图略)

图1税权关系结构图

对于图1所展示的税权平衡的内涵,有以下三个问题需要说明:第一个问题是,在本文中,国家税权与纳税人相对的时候称为国家税权,与地方税权相对的时候称为中央税权。因为,前者是宪政意义的对称,后者是分税制意义的对称。第二个问题是,在学理上,①和②可以概括为征纳税权平衡关系,因为,我国税收实行中央和地方两套征税系统,中央和地方都是征税主体,所以,①和②都是征纳税权平衡关系;③和④可以概括为府际税权平衡关系,因为,在分税制下,国家税权,在纵向上,可以分为中央政府税权和地方政府税权,在横向上,可以分为地方税权和地方税权。第三个问题是,在国家税权内部,可以分解为人大税权和政府税权,二者之间存在立法权和行政权平衡的问题。有学者认为国家税权可以分解为税收立法权、税收执法权和税收司法权。从纳税人税权保护的角度来看,国家税权的内容包括税收司法权。但是,从税收征收的角度,即从财税宪政意义上“征纳”的关系来看,国家税权不应当包括税收司法权[12]。本文所称的“国家税权”,在国家权力内部意义上,仅包括人大税权和政府税权。

以纳税人权利保护作为税权平衡论的价值判断标准,这四对关系不是并列的,应当这样进行排列:

首先,税权平衡论中最核心的关系是国家税权和纳税人税权的平衡。税权平衡的核心目的是保护纳税人财产权,终极目的是实现全体纳税人的自由平等幸福。其他的平衡关系都是服务于国家税权和纳税人税权平衡关系的,二者之间是手段和目的的关系。

其次,税权平衡论中第二核心的关系是地方税权和地方纳税人税权的平衡。地方是纳税人生活的范围,相较于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更了解本地方纳税人的需求,更能够提供具有地域特色的公共服务。地方人大税收立法权的构建和地方政府税收征管权的完善,是实现纳税人的民生福祉的重要环节。同时,地方纳税人在地方税收立法、地方税收预算方面实现税权,能够自下而上的积极助推地方税收法治化的实现。

再次,税权平衡论中第三核心的关系是中央税权和地方税权的平衡。在中央集权制国家,要实现第二对关系的平衡,即地方税权与地方纳税人税权的平衡,需要调整好国家税权和地方税权的关系,进一步完善分税制,既要建立起能够调动地方税收积极性的税收制度,也要赋予地方与执行地方公共事务相适应的税权,包括地方税收立法权和地方税收管理权。同时,要发挥地方税权对中央税权的积极作用,避免地方税权对中央税权的消极作用。规范地方税收优惠的权利,建立地方发债法治化制度等。

最后,税权平衡论中第四核心的关系是地方税权和地方税权的平衡。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将会阻碍我国经济向纵深发展,对不同地区的纳税人来说,也有违于公平原则。因此,地方之间的税权平衡,是实现国家和纳税人税权平衡的重要环节,也是税权平衡论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

(二)根据税权的层面,税权平衡的类型

根据税权层面的不同,税权平衡的类型可以分为税权的政治平衡、税权的经济平衡、税权的法律平衡等层面。

1.税权的政治平衡

税法的合法化过程是国家税权和纳税人税权平衡的第一道政治法律保障。“税权源于国家主权和人民授予”,作为国家权力的税权,只有授与才能行使;作为纳税人权利的税权,理应得到保护和主张。现代法治社会,税权的“合法性”,一方面来自税收存在的必要性及税收权力(利)来源和取得形式的合法性,另一方面来自税法对税权结构和税权程序规定的合理性。在实质要件上,国家税权的渊源是人民主权;在形式要件上,国家税权的取得必须由宪法和法律予以确认。从国家税权来看,权力授予的实质要件明确,形式要件也具有法定效力。从纳税人税权来看,国家法律授予纳税人税权必然会对国家税权产生约束,以更好地履行国家税权的职能,进而对纳税人税权给予保护。所以,税权平衡在政治层面要解决的问题,一方面是把国家税权确定在一个合适的位置,并赋予纳税人税权,以将国家税权控制在一定的限度内,以保护纳税人税权。另一方面,还要强调以权力制约权力,即正当的分配税收立法权、税收征管权和税收收益权,打破国家税权的权力垄断,强调国家税权的内部分配、内部制衡,使国家税权系统内部达到均衡态势,实现税收权力制约的法治秩序。

2.税权的经济平衡

税权的经济平衡包含两个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法小宝
【注释】                                                                                                     
【参考文献】

{1}[日]北野弘久.郭美松译.和平、福利国家的发展与纳税者权利保护[A].刘剑文.财税法论丛[C].法律出版社,2002.320.

{2}刘剑文.财税法学前言问题研究:地方财税法制的改革与发展[M].法律出版社,2014.1.

{3}冯兆蕙.国家权力纵向配置的法治化路径——评任广浩著《当代中国国家权力纵向配置问题研究[J].河北法学,2014,(5):200.

{4}马立民.世界会计法治三百年及历史启示——纪念现行《企业会计准则》施行十周年[J].北京联合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2):96,105.

{5}张富强.论税权二元结构及其价值逻辑[J].法学家,2011,(3):41,49.

{6}刘剑文.财政税收法[M].法律出版社,2017.13,50.

{7}熊伟,傅纳红.关于“税权”概念的法律思考——兼与张守文先生商榷[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学院学报,2002,(1):82,87.

{8}张文显.法理学[M].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29-30.

{9}付子堂.法律功能论[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28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740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