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人民法庭在基层法院员额法官养成中的作用机理
【副标题】 以人民法庭诉与非诉二元功能区分为前提
【英文标题】 The Function Mechanism of People's Court in the Formation of Post judges in Grassroots Courts
【作者】 唐太飞梁晴【作者单位】 运城学院政法系河北政法职业学院
【分类】 法院
【中文关键词】 人民法庭;基层法院;员额法官;养成;诉与非诉
【英文关键词】 People's court; grass-roots court; post judge; development; litigation and non litigation
【文章编码】 1002-3933(2018)07-0193-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7
【页码】 193
【摘要】 员额法官改革在保证了审判质量的同时,也产生了大量基层法院未成为员额法官的法官助理的培养问题。而人民法庭则因其可以鲜明反映基层社会的司法现状,以及作为司法改革“试验田”最佳选择等功能,与员额法官的职业特征要求存在较好的契合性,对其职业能力的养成具有良好的促进作用。这一作用包括作为法律理论学以致用的最佳场所、促进法官助理审判经验的增加和人民法庭可以承担更多的非诉职能等诸多方面。因此,可以通过疏通法官助理进入人民法庭锻炼的制度化渠道、构建激励法官助理对人民法庭审判工作的积极参与机制、创新科学的法官助理职业能力的训练模式,以及开展人民法庭非诉职能的优化改革等路径,促进法官助理职业能力的养成。
【英文摘要】 The reform of post judge has ensured the quality of trial, but also produced the problem that how to train a large number of grassroots judges' assistant judges. The people's court, because it can clearly reflect the judicial status of the grass-roots society, as well as the best choice of the “test field” of the judicial reform, has a good agreement with the profession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post judge, and has a good promotion effect on the cultivation of its professional ability. This role includes the best place for legal theory to use, an increase in the trial experience of the judge's assistant, and the people's court to take on more non - prosecution functions. Therefore, we can promote the institutionalized channels of the judges' assistant to the people's court, build the active participation mechanism of the judges' assistant to the trial of the people's court, innovate the scientific training mode of the professional ability of the judge assistant, and carry out the optimization reform of the non litigation function of the people's court, so that to promote the cultivation of the professional ability of judges' assista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7414    
  
  

引言

自2015年2月最高法院发布《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在全国各级人民法院推动法官员额制改革以来,原有法官必须通过相应的选拔制度,才能成为人民法院的员额法官。这一改革措施为法官设立了较原有法官选拔机制更严密更科学的职业门槛,对保证人民法院审判工作质量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然而,人民法院在遴选出大批员额法官的同时,意味着还有相当部分原有法官无法成为员额法官,这一部分人目前被称作法官助理。虽然全国各级人民法院由于具体条件的不同,法官助理的数量和比例存在较大的差异,但整体上来讲,其占原有法官的比例相当可观。如海南省原有法官1540人,改革后,员额法官人数仅有1100多人,法官助理数量占原有法官数量的将近30%;厦门市法院确定的第一批员额法官仅占原有法官数量的35%{1}。然而,随着近年来诉讼数量的快速增长,案多人少的矛盾日益突出,如何充分发挥法官助理的作用,采用有效措施促进其职业能力生成,从而使其最终成长为合格的员额法官,是法官员额制改革过程中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而人民法庭则以其受案数量大、案件种类繁多、纠纷标的金额小、案情相对简单等特征,非常适合对法官助理职业能力进行培养。然而,当前学界对人民法庭进行分析的多数研究成果,都集中在人民法庭本身的功能和组织改革等方面,而极少对人民法庭在员额法官养成中的作用进行详细考察[1]。因此,对人民法庭在法官助理职业能力生成中的功能、二者的切合点和培养路径进行研究具有其必要性,其能够对现有的法官员额制改革起到理论研究推动和实践指导意义。

一、素养与机制的双重视角:基层法院员额法官养成的现实困境

根据对C市法院100名法官助理的调查访谈,其没有成为员额法官的主要原因是:50名是理论水平低下、25名是工作经验不足、20名是审判质量较低,还有5名是其他原因。由此可以看出,法官助理之所以没有成为正式的员额法官,是因为其职业能力在某些方面不能达到员额法官的要求,其一般具有以下所述的理论水平较低、审判经验不足、审判质量不高等职业特征,这些职业特征构成了法官助理难以成为员额法官的主要障碍{2}。

(一)职业素养欠缺

具备相应的职业素养是成为员额法官的基本条件,目前,法官助理普遍存在职业素养欠缺问题。首先,理论水平不高。由于司法考试开展的时间不长,我国各级人民法院尚有相当部分法官并没有通过司法考试,虽然这部分法官有很多通过多年的学习和实践,已经具备了足够胜任员额法官的理论水平,但仍然存在不少理论水平较低不能满足员额法官要求的法官。其次,职业技能不足。这种不足主要表现在庭审控制、法律文书制作、调解以及信访处理等方面的能力欠缺。庭审控制能力欠缺主要表现为其在具体庭审过程中指挥、应变、综合分析概括以及语言表达等诸多方面的欠缺;法律文书制作能力欠缺则主要表现为对其具体结构、语言组织、逻辑概括等方面的欠缺;调解和信访处理能力的欠缺主要是其在调解方法、语言表达、调解时机把握,以及社会经验等方面的不足。再次,职业伦理方面的欠缺。法律职业追求的最高目标是司法公正,同时兼顾效率和秩序,因此在职业伦理方面要求法官必须具有理性与宽容兼备的刚正廉洁的思想水平和优良品格。然而,很多法官助理尤其是青年法官助理在这方面仍存在一定的差距。最后,职业心理健康问题普遍存在。很多法官助理在具体的工作实践中都存在某些心理健康问题,主要表现为心理压力大,紧张感难以消除等,甚至有部分法官助理因此而产生相应的心理疾病。

(二)审判工作经验不足

审判工作直接同千变万化的具体案情相接触,要保证审判的质量,必须将相应的法律专业知识同具体的实践充分结合,而保证这种结合有效的最基本条件是负责审判的法官拥有足够的审判工作经验。因此,拥有一定的审判工作经验是成为员额法官的基本条件之一。审判工作经验的主要取得方式是通过具体审判工作的积累,具备承办案件的数量和从事审判工作的时间是判断审判工作经验是否足够的必要量化指标。比如,有的法院在确定员额法官的选拔标准时,即将承办案件数量达到360件以上以及具备3年以上的审判工作年限作为最低审判工作经验标准。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能同时达到承办案件数量360件以及审判工作年限3年以上的原有法官必然成为法官助理{3}。很明显的是,这部分法官助理基本上都是进入法院时间不长的青年初任法官。由于近几年法院都有新进的初任法官,审判工作经验不足也是法官助理中存在比例较高的职业特征之一,大概占据了法官助理将近1/4的比例。

(三)审判质量有待提高

审判的根本目的是维护社会公正,良好的审判质量是保证社会公正的必要条件。从某种意义上讲,无论是对法官的理论水平还是审判工作经验要求,都是为了保证法官具体审判工作的良好质量,使社会公正得到最大程度的体现。然而,良好的理论水平和丰富的工作经验虽然能减少法官审判过程中出现失误的可能性,但影响审判质量的因素不仅包括法官的理论水平和工作经验等可以直接量化的指标,还有很多其他难以量化的因素,如法官的精神状态、道德水准、工作环境等诸多方面。因此,有必要将审判质量直接作为员额法官选拔的必要条件之一。一般来讲,为了更直观地对法官的审判质量进行评价,可以通过一些可量化的直接反映审判质量的指标如改判率、投诉率、再审率等指标进行衡量。员额法官改革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促进社会公正,提供审判质量,所以审判质量不高的法官理所当然不能通过员额法官标准的考核,从而成为法官助理。一般来说,审判质量不高的法官其理论水平和实践经验也往往偏低,从而导致其总体分数达不到员额法官选拔的要求。单纯因为改判率、投诉率和再审率较高,从而难以达到员额法官选拔标准的法官比例并不是很高,只占法官助理的1/5左右。然而由于审判质量同理论水平和工作经验之间的关系,审判质量有待提高也是法官助理最为显著的职业特征之一。

二、司法改革视野下人民法庭的应有功能

人民法庭作为基层人民法院的派出机构,在法院系统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基础地位。人民法庭作为直接植根于人民群众之中的基层审判单位,对于司法改革有着其他审判单位难以比拟的优势。具体来讲,其具有以下功能特征。

(一)鲜明地反映“乡土中国”的司法现状

我国人民法庭主要分布在基层的乡镇,贴近百姓生活,与城市相比,制度试行的效果更具典型性。人民法庭所受理的案件,大多直接来源于最基层民众日常生活之中发生的各种纠纷,这种纠纷往往最直观地反映了基层社会,亦即“乡土中国”的具体法律现状,能够灵活地体现相应的制度试行对基层社会所造成的细节上的变化,从而为司法改革制度的正式确立提供更为符合中国具体国情的数据和情况参考,使司法改革真正达成为最广大的基层人民利益服务的宗旨[2]。

(二)基层纠纷多元化解决机制与社会治理的重要元素

人民法庭作为基层审判组织,其在基层纠纷多元化解与社会治理方面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对于基层纠纷来说,其大多具有标的较小,案情比较简单的特点,属于人民法庭的受案范围。同自行和解、民间调解以及行政调解等基层纠纷多元化解决机制相比较,人民法庭不仅具有同基层群众联系紧密,案件处理灵活快捷的优点,而且具有更高的处理质量和权威性。截至2013年底,据统计我国共有人民法庭10,162个。在办理案件的数量上,“法院统计数据显示,2006年至2013年,全国人民法庭共审结各类案件1929.5万件,占同期全国法院办案数的23.76%。”{4}遍布全国城乡基层的人民法庭,为基层纠纷的多元化解决机制的建立与社会治理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成为其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

(三)司法改革“试验田”的最佳选择

人民法庭受理的案件不仅数量大、种类多,而且具有涉案标的小、案情比较简单、出现问题产生的负面影响小容易矫正等特点[3]。人民法庭作为司法改革“试验田”,不仅可以得到相应制度运行过程中产生的第一手数据和经验,而且在出现各种问题的情况下,将其对社会的损害限定在可控制的范围内{5}。从法经济学的视角来看,以人民法庭作为司法改革制度试行的对象,具有改革阻力最小,成本最低,效益最优{6}。因此,从“成本—收益”的角度,人民法庭是符合效率标准的最佳选择。

三、诉与非诉的功能:法官助理职业特征与人民法庭功能特征的契合性

正是因为人民法庭对于司法改革所具有的构成司法的主要组成部分、鲜明反映基层社会的司法现状,以及作为司法改革“试验田”最佳选择的功能,其与法官助理的职业特征存在较好的契合性,对法官助理职业能力的声称具有良好的促进作用。对于人民法庭来说,这种促进作用主要体现在其对于诉与非诉两方面的重要功能,从而能对法官助理进行更为贴近基层社会的综合训练。根据C市C区54名受调查的员额法官反馈的信息,有50人认为人民法庭的工作经验非常有必要,而且这种工作经验的培养作用主要体现在诉与非诉两个方面,主要包括案件类型多,锻炼全面;接触群众,增长生活经验等。具体来讲,法官助理职业特征与人民法庭功能特征的契合性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一)人民法庭是法律理论学以致用的最佳场所

人民法庭作为中国司法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的功能的主要体现,是其受理的案件不仅案情相对简单,而且具有数量大、类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戴传利.论我国法官员额制改革困境与出路[J].江淮论坛,2016,(3):120.
  {2}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课题组.关于法官入额标准和条件的调研报告[J].山东审判,2016,(1):99.
  {3}巩媛媛.员额制下的法官选任制度研究[D].安徽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5.
  {4}陈菲.司法改革:选择人民法庭作“试验田”[N].新华每日电讯,2014-07-09(002).
  {5}叶志浩.把人民法庭作为司法改革的“试验田”[J].中国审判,2015,(23):86.
  {6}顾培东.中国司法改革的宏观思考[J].法学研究,2000,(3):8.
  {7}拜荣静.法官员额制的新问题及其应对[J].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2):57.
  {8}黄文艺.中国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成就与不足[J].学习与探索,2012,(11):35.
  {9}高翔.中国地方法院竞争的实践与逻辑[J].法制与社会发展,2015,(1):82.
  {10}谭宗泽.行政诉讼目的新论——以行政诉讼结构转换为维度[J].现代法学,2010,(4):5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741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