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警惕惩罚性赔偿在知识产权法领域的泛用
【副标题】 以商标法及其实践为例
【英文标题】 Scientific Measurement of Well-Known Trademark Dilution: Application of Investigative Survey in Judicial Practices
【作者】 冯术杰夏晔
【作者单位】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学{博士}(巴黎第一大学)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教师}
【分类】 商标法
【中文关键词】 商标侵权;知识产权损害赔偿;惩罚性赔偿;法定赔偿;填平原则
【英文关键词】 trademark infringement; IPR infringement damages; punitive damages; statutory damages; damages based on the actual loss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2
【页码】 42
【摘要】

知识产权侵权赔偿额的确定应当以填平原则为基础,仅对恶意侵权行为适用惩罚性赔偿。在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政策背景下,惩罚性赔偿的适用有失宽泛。我国商标、专利和著作权法允许以侵权人的获利替代权利人的损失来计算赔偿额,而法定赔偿额的确定中也将侵权人的过错程度纳入考量,这都使得知识产权侵权赔偿额具有了一定的惩罚性。2013年《商标法》明确引入了三倍惩罚性赔偿规则,应以此为契机划清惩罚性赔偿与非惩罚性赔偿的界限,在有效打击恶意侵权的同时也应保护非恶意侵权人与商标侵权行为无因果关系的经济利益,避免商标侵权诉讼成为谋取他人正当利益的手段。

【英文摘要】

The calculation of IPR infringement damages should be based on the actual loss of the right owner. Punitive damages are applied only to willful infringement. Against the policy backdrop of strengthening IP protection, the application of punitive damages seems to exceed the necessity. The Trademark Law, Patent Law and Copyright Law in China allow the calculation of damages by substituting the right owner’s loss with the infringer’s profit; and the statutory damages allows to consider the fault of the infringer, rendering a punitive nature to the IP infringement damages. The Trademark Law (2013) explicitly stipulates the treble punitive damages. It is necessary to draw a clear line between the punitive damages and non-punitive damages. While effectively cracking down the willful infringement, protection should also be given to the economic gains of no causal relationship with trademark infringement behavior committed by nonwillful infringer. Trademark litigation should not be used as a means to seeking others’ legitimate interes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5361    
  引言
  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额的确定是侵权责任制度中的重点和难点。与一般有形财产的侵权损害赔偿相比,知识产权的权利客体具有无体性的特点,当知识产权权益受到损害时,难以评估侵权行为造成了多大程度的损害,也就难以计算损害赔偿的数额。这使得知识产权的侵权损害赔偿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近年来的多起天价赔偿额案件也引起了广泛的争论[1]。《侵权责任法》19条规定,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商标法》63条、《专利法》65条[2]和《著作权法》49条[3]规定了知识产权侵权赔偿数额的确定方法,构成相对于《侵权责任法》的特别法。这就在实证法上明确了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与有形财产的侵权损害赔偿的确定方法之不同。
  在理论层面,大陆法系国家的知识产权法以填平原则为损害赔偿责任的确定基础。“填平”,即权利人损失多少,则侵权人赔偿多少,将权利人的利益恢复到侵权行为没有发生的状态。这就要求,损害赔偿以补偿为目的,权利人损失与权利人所获赔偿之间应是相等的。[4]我国民事侵权损害赔偿也坚持填平原则。大陆法系国家仅能接受为了对侵权者产生劝阻力和具有惩罚效果而适当偏离填平原则的做法[5],使侵权人支付的代价高于获得合法许可的人所支付的成本。而对于恶意侵权,英美法系存在惩罚性赔偿制度。惩罚性赔偿(punitive indemnity)是指,为惩罚和劝阻恶意侵害行为,而判令加害方承担的超出受害方实际损失的金钱赔偿。惩罚性赔偿的赔偿数额往往超出了实际损害的数额。[6]我国作为传统的大陆法系国家,在2013年修改《商标法》时引入了三倍惩罚性赔偿制度,该制度适用于“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而且“情节严重”的情形[7]。我国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的目的在于补偿权利人损失的同时,对侵权人进行惩戒和威慑,防止其将来重犯。这对营造和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营造尊重知识产权的良好氛围具有重大意义。
  值得注意的是,在《商标法》引入三倍惩罚性赔偿之前,在《专利法》《著作权法》和2001年《商标法》的制度内就已经存在“隐性的惩罚性赔偿”。这表现在我国知识产权法允许以侵权人的获利替代权利人的损失来计算赔偿额,而法定赔偿额的确定中也将侵权人的过错程度纳入考量,这都使得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具有了一定的惩罚性。在知识产权侵权的司法实践中,应用得最多的赔偿额计算方法就是法定赔偿,其次是依据侵权人获利的计算方法。这就意味着“隐性的惩罚性赔偿”有着广泛的适用环境。目前,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呼声很高,在司法政策层面,法院逐步提高损害赔偿额;在立法层面,《专利法修改草案》[8]和《著作权法修改草案》[9]均引入了三倍惩罚性赔偿制度。我们应当抓住契机划清惩罚性赔偿和非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范围,在有力打击恶意侵权的同时,维护知识产权制度中的利益平衡机制,防止对当事人正当利益的侵害。本文即结合我国商标法及其实践对知识产权侵权的惩罚性赔偿制度进行分析并就其完善提出建议。
  一、隐性的惩罚性赔偿
  (一)关于商标侵权损害赔偿的政策与立法
  近年来,我国加强保护知识产权,促进创新驱动发展。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及若干知识产权法庭的成立、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研究中心的成立,都是人民法院在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方面所取得的重大成果,是落实司法改革的重大举措,有利于更有效地落实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司法政策,体现了我国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决心。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宋晓明指出,新形势下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需要抓好的重要着力点之一便是要加大损害赔偿力度;“侵权损害赔偿必须充分反映和实现该知识产权的真实市场价值,要促进形成符合市场规律和满足权利保护要求的损害赔偿计算机制,积极运用市场假定法、可比价格法、行业平均法等经济分析方法,提高损害赔偿计算的科学性和合理性。”[10]2017年8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为改善营商环境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中也指出,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提升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综合运用民事、行政和刑事手段从严惩处各类知识产权侵权违法犯罪行为,依法让侵权者付出相应代价。2018年1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中指出,应建立以知识产权市场价值为指引,补偿为主、惩罚为辅的侵权损害司法认定机制,提高知识产权侵权赔偿标准。这一系列司法政策性文件的出台都将推动知识产权损害赔偿数额的提升,使得司法实践朝着有利于被侵权人的方向发展。
  从我国《商标法》的规定也可以看出立法者对于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决心。根据2001年《商标法》56条规定,商标侵权赔偿数额的计算依据包括三种,即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以及50万元以下的法定赔偿,并允许权利人进行选择适用[11]。这一规定明显有利于商标权人的利益。2013年《商标法》63条将法定赔偿额上限提高至300万元,并设置了针对恶意侵权的惩罚性赔偿和举证妨碍制度[12]。这都在立法层面将商标侵权损害赔偿制度的设计朝着有利于权利人的角度倾斜。
  (二)隐性惩罚性赔偿的司法实践
  根据2013年《商标法》60条和第63条,除允许当事人协议解决损害赔偿问题外,还规定了确定商标侵权赔偿额的四种方法,原告因侵权遭受的损失,被告因侵权产生的获利,可参照的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和法定赔偿;这四种方法的适用存在优先顺序,只有依据前一种方法无法确定赔偿额的情况下才能使用后一种方法。从《商标法》63条规定看来,立法者倡导在进行商标侵权损害赔偿时,先确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如果实际损失难以确定,可以用侵权人获利来进行赔偿。也就是说,在权利人实际损失难以确定时,可以用侵权人获利替代原告损失,以“填平”权利人因侵权行为而造成的损失。在司法实践中,权利人因侵权遭受的损失不容易被计算,因此往往会用侵权人的获利替代权利人的损失,作为损害赔偿的数额。然而,这种替代本身就隐含着惩罚性赔偿的意味。
  1.侵权人获利≠权利人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4条规定,《商标法》56条第1款(2013年《商标法》63条第1款)规定的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可以根据侵权商品销售量与该商品单位利润乘积计算;该商品单位利润无法查明的,按照注册商标商品的单位利润计算。其第15条规定,《商标法》56条第1款(2013年《商标法》63条第1款)规定的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可以根据权利人因侵权所造成商品销售减少量或者侵权商品销售量与该注册商标商品的单位利润乘积计算。
  这里有几点应当注意:第一,侵权商品销售量与该商品单位利润或者注册商标商品的单位利润的乘积,不能被直接作为损害赔偿额,因为商标侵权行为对于侵权人获利的贡献率还没有被纳入计算。否则,就相当于认定:侵权人所实现的商品销售数量都是由于使用了注册商标,侵权人在侵权商品上的所有获利都是因为使用了注册商标。但这在绝大多数案件中都是不符合实际的,不能因为某个经营者未经授权使用了他人的注册商标就要把它所有的盈利都划归商标权人。第二,在计算权利人因被侵权而受到的损失的时候,权利人因侵权而减少的销售量不能简单地用侵权商品的销售量来替代,这两者是不能划等号的,因为权利人销售量的减少可能有多方面原因,而且侵权人能实现的销售量不见得权利人就能实现,使用侵权商标对侵权人的销售量的作用是不确定的。第三,用注册商标商品的单位利润替代侵权商品的单位利润来计算侵权人的获利在很多案件中也是不符合实际的。正是由于这些原因,上述两个司法解释条款用了“根据”一词,意在表明根据规定的方法计算出来的金额只是进一步确定损害赔偿额的参考依据,而不是损害赔偿额本身,还需要考虑商标侵权行为对于权利人损失或侵权人获利的贡献率。第四,作为损害赔偿额确定依据的被告获利应当根据其销售额来计算而不是根据其实际的财务利润来计算,即便后者是零或者负数都不影响对于损害赔偿额的计算,因为需要认定的是使用侵权商标的行为对于被告的销售额有多少贡献。
  可见,用侵权人因侵权产生的获利作为损害赔偿的数额,弥补权利人因侵权行为而造成的损失,这种替代本身包含着惩罚性赔偿。因为影响侵权人获利的因素是多方面的,除使用他人的注册商标之外,侵权人商品的质量、为提升商品销量做出的宣传和推广、售后服务完善等多种原因都可能导致侵权人商品销售量的增加并使其获利增加。而简单地用侵权人的获利替代权利人的损失,这种替代对侵权人而言是不公平且不合理的,包含着对侵权人侵权行为的惩罚。
  另外,如前述,2013年修改后的《商标法》引入对原告有利的举证妨碍制度。值得注意的是,在适用该条款的情形下,仍需要结合原告的举证和案件的事实综合评估认定赔偿数额,而不表示该举证妨碍行为可以成为对其隐性的适用惩罚性赔偿。在这方面,美国法对于故意(willful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536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