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时代法学》
可分割制度在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中的适用及其启示
【英文标题】 The Application of the Principle of Severability in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Judgments and Suggestions for China
【作者】 连俊雅【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法学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外国法院判决;可分割制度;承认和执行
【英文关键词】 foreign judgments; the principle of severability;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文章编码】 1672-769X(2016)06-0103-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6
【页码】 103
【摘要】

推动法院判决的全球性流通为当今的主流趋势。司法实践中外国法院判决因其部分内容不符合被请求国的法律规定而频频遭遇无法得到承认和执行的困境。基于诉讼经济和确保法院判决跨国流通的动因,可分割制度被引入国际和区域性条约中。该制度允许当事人只申请承认和执行部分法院判决或被请求国法院依其国内法对外国法院判决进行分割并执行部分判决内容。可分割制度为中国突破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实践困境提供了新出路。中国需要借鉴国际条约和其他国家的司法实践,并入可分割制度并完善相关法律规定。

【英文摘要】

Facilitating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courts' judgments is the mainstream. However, judicial practices indicate that a foreign judgment is always denied to be executed due to part of the judgment violating the related laws of another country which is applied to recognize and enforce this judgment. In order to reduce the litigation cost and promote the free movement of judgments among countries, the principle of severability is regulated in international or regional treaties. According to this principle, recognition or enforcement of a severable part of a foreign judgment shall be granted where recognition or enforcement of that part is applied for, or only part of the judgment is capable of being recognized or enforced under the national laws of the countries which are applied. The principle of severability also provides a new approach for China to solve the problems about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judgments. It is better for China to learn lessons from other countries and make regulations about this principl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0321    
  
  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和执行是指一国法院依据其国内立法或有关国际条约承认外国法院的民商事判决在内国的域外效力,并在必要时依法予以强制执行[1]。司法实践中,当外国法院判决涉及惩罚性赔偿或存在其他争议事项时,被请求国法院以该部分内容不符合其法律规定为由拒绝承认和执行整个法院判决。基于诉讼经济和促进国家间法院判决的流通目的,国际条约或国内法层面开始引入可分割制度,允许承认和执行能够独立存在且改变当事人权利义务关系的判决部分,排除不具有确定性或违法公共秩序的判决部分。本文中可分割法院判决的承认和执行,指的是外国判决中包含数项可分割的内容,当事人只申请承认和执行部分判决内容或被请求国法院依据其国内法就其中一部分或数部分,独立予以承认或执行。作为全球的贸易大国,中国在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司法实践中困境重重,难以为跨国民商事活动的开展提供确定性的法律环境。可分割制度为中国突破当前的困境提供了新出路,值得并入和完善相关法律规定。
  一、有关可分割法院判决承认和执行的法律规定
  (一)可分割法院判决承认和执行的国际法规定
  1971年,由海牙国际私法会议通过的《民商事案件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和执行公约》第14条对可分割制度作出了明确的规定。根据条款的规定,如果外国法院判决依据被请求国的法律具有可分割性,那么该判决中的部分内容可以得到独立的承认或执行。1979年的《美洲国家间关于外国判决和仲裁裁决的域外效力的公约》第4条对可分割制度进行了类似的规定,即当外国法院判决无法得到全部承认和执行的情况下,允许被请求国的法院在一方当事人的请求下执行部分判决内容。1988年的《卢迦诺公约》则系统地规定了可分割制度,在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和促进法院判决在欧洲国家的流通方面起到重要作用。根据该公约第42条规定,若外国法院判决包含多项内容,但该法院判决无法整体得到承认和执行,那么被请求国法院应承认和执行其中一项或多项判决内容。外国法院判决是否具有可分割性则由被请求国的法律来决定。另外,该条款还允许申请人行使执行请求权,申请人可只申请承认和执行部分外国法院判决的内容。虽然2007年新《卢迦诺公约》[2]取代了1988年的《卢迦诺公约》,但仍在第48条中保留了可分割制度。同样,2001年的欧盟第44/2001号指令——《布鲁塞尔条例I》也基本沿承了1988年《卢迦诺公约》的这一规定,在第48条中对可分割制度进行了规定。从2015年1月10日起,《布鲁塞尔条例I》也由欧盟第1215/2012指令——《布鲁塞尔条例I(重订)》所取代,但该指令不会对《卢迦诺公约》产生影响。然而,新的指令没有保留《布鲁塞尔条例I》第48条关于可分割制度的规定。
  已于2015年6月生效的《海牙协议选择法院公约》第15条也对可分割制度进行了类似的规定,主要在于缓和缔约方在惩罚性赔偿判决的承认和执行方面的矛盾。此外,《海牙协议选择法院公约》的解释报告中对可分割制度作了更为具体的阐述:依据该公约第11条的规定,外国法院判决中的惩罚性赔偿部分无法得到承认和执行,但是若该判决的其他部分满足第8条的规定则应予以执行;外国法院判决具有可分割性的前提是被承认和执行的判决部分必须能够独立存在,并对当事人双方的权利义务产生重大影响;外国法院判决的可分割性问题适用被请求国法院的法律。为了进一步促进法院判决在全球的自由流通,2015年10月海牙国际私法会议又重新起草了《承认和执行外国判决公约(草案)》。该公约草案的第14条也保留了《海牙协议选择法院公约》第15条关于可分割制度的规定,以强化法律的可预见性和增强当事人对法院判决的信任。
  依据上述条约规定,以可分割法院判决承认和执行的申请主体为划分依据,可分为两种情形,即被请求法院在审理程序中主动予以分割并承认和执行部分判决内容和当事人自愿只申请承认和执行部分法院判决。被请求国法院适用可分割制度时需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外国法院判决必须依据被请求国的法律具有可分割性;其次,该外国法院判决的部分内容存在违反被请求国法律规定或依被请求国的法律无法得到执行的情形,例如涉及过高的惩罚性赔偿数额或存在无法确定的赔偿数额;再次,无法得到承认和执行的判决部分与其他部分是相互独立的,且其他部分按照被请求国的法律能够得到承认和执行。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外国法院判决存在某些特定的瑕疵时,如不满足管辖权条件、终局性条件、程序正义条件、非欺诈条件、无诉讼竞合条件、公共秩序条件,则整个法院判决无效,即使具有可分割性,也不应部分予以承认和执行。而当事人只申请承认和执行可分割判决中的部分内容,是在行使其执行请求权,被请求法院应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并依据国际条约或国内法审查后认为该部分符合承认和执行条件的则直接予以承认和执行。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二)可分割法院判决承认和执行的国内法规定
  许多国家通过其签订的双边或多边条约以及国内法对可分割制度也作出了规定,并具有相关的司法案例。不过,这些国家的可分割制度主要适用于涉及惩罚性赔偿的外国法院判决,即承认和执行补偿性赔偿部分,而不予承认和执行惩罚性赔偿部分。例如,英国依据《布鲁塞尔条例I》、《布鲁塞尔公约》、《卢迦诺公约》、《外国判决互惠执行法令》或普通法的一般规则,将外国法院判决中违反英国公共政策的惩罚性赔偿、税收或多倍损害赔偿的部分予以分割和排除,并依照普通法规定在重新起诉后作出新的英国法院判决或者根据1920年的《司法工作法》或1933年的英国《外国判决互惠执行法令》对其他判决部分予以登记执行[3]。根据美国《承认外国金钱判决统一法》的规定,外国法院判决中涉及税收、罚款或惩罚性赔偿的部分无法在美国得到承认和执行,但如果该部分内容可与其他部分分割开来,则其他部分仍可得到承认和执行。《瑞士联邦国际私法法规》规定,若外国法院判决中包含惩罚性赔偿部分,则只能在瑞士法所允许的赔偿数额范围内得到承认和执行,否则违反瑞士的公共政策。《俄罗斯仲裁程序法》禁止对外国法院判决进行实质审查,但如果外国法院判决的部分内容违反俄罗斯的法律规定,则俄罗斯法院可只承认和执行部分判决内容[4]。澳大利亚的法律允许惩罚性赔偿,但是根据普通法的一般规则或《外国判决法》的规定,某些包含有多倍损害赔偿的外国判决具有刑事处罚性质,违反了澳大利亚的公共政策而不能得到执行,但并不影响其他判决部分得到承认和执行[5]。加拿大的《萨斯喀彻温省执行外国判决法令》明确规定,法院在执行包含惩罚性赔偿或多倍损害赔偿或基于其他非赔偿性目的而获得赔偿的判决,应在萨斯喀彻温省所允许的赔偿金额范围内予以承认和执行[6]。白俄罗斯的法律规定,如果外国法院判决包含惩罚性赔偿或律师费用,承认和执行该部分判决将违反白俄罗斯的公共政策,则法院就可以只拒绝承认和执行该部分内容[7]。印度的有关法律规定,对于与其存在互惠关系的国家作出的法院判决,如果只有部分内容符合承认和执行的条件,则印度法院依据可分割制度予以部分承认和执行;对于与印度不存在互惠关系的国家法院的判决,即使部分内容满足承认和执行的条件,也只能在印度法院重新提起诉讼以获得执行[8]。南非1978年的第99号《商业保护法》第1A条规定,基于采矿、生产、进口、出口、冶炼、加工、使用或销售或拥有任何物品或材料所产生的交易或行为,无论这些物品或材料是在南非国内或国外或进口至南非或从南非出口,外国法院作出的涉及惩罚性赔偿的部分不能在南非得到承认和执行[9]。
  二、司法实践中可分割判决的承认和执行
  外国不仅对可分割制度作出法律规定,还有较为成熟的司法实践。通过分析相关案例,笔者发现主要可以分为两类:涉及惩罚性赔偿的外国法院判决和涉及其他争议事项的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和执行。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国际民商事交往更为频繁,中国法院将面临日益增长的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的需求。一味拒绝承认和执行涉及惩罚性赔偿或其他争议的外国法院判决将不利于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建立友好司法合作关系和促进国际贸易的发展。如何有效处理这些法院判决将是中国法院需要解决的一大难题。借鉴外国的经验将对中国的司法实践有所裨益。
  (一)涉及惩罚性赔偿的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和执行
  惩罚性赔偿,又称惩戒性赔偿或报复性赔偿,是指除补偿性或实际性损害赔偿之外给予的金钱补偿,具有惩罚和遏制不法行为等多重功能。惩罚性赔偿在普通法系国家中已有200多年的历史,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都采纳了这一制度。但是,由于国家间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差异,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与美国在惩罚性损害赔偿的适用上存在很大的差异:前三个国家对于民商事活动中的不法行为更多是通过公共机构加以控制,而美国更多地依赖私人诉讼来加以规制[10]。相比,大陆法系国家,如德国、日本,普遍对民事意义上的惩罚性赔偿持否定态度。原因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大陆法系国家强调民事赔偿的补偿性,因此一般对民事诉讼中的损害赔偿加以限制,其所规定的赔偿金额仅可使一方当事人恢复到受损害前的状态;即使规定了对非金钱损害的赔偿,但这类损害赔偿的主要目的仍是为了补偿受害人难以证明的非金钱损害或是不能归属于任一类损害的费用或支出而非惩罚或遏制不法行为;具有惩罚性、制裁性质的这类措施通常只有在刑事诉讼程序中才可以作出,而私法上的惩罚是不予接受的。各国对惩罚性赔偿的分歧立场不仅体现在其内国法院的司法判决中,而且直接影响着涉及惩罚性赔偿的外国法院判决在其国家的承认与执行[11]。在司法实践中,普通法系国家即使其本国法律允许惩罚性赔偿,但在承认和执行涉及惩罚性赔偿的外国法院判决时非常谨慎,经常会以该判决中的惩罚性赔偿部分具有刑事性质或违反公共政策而拒绝承认和执行。例如在Sarl Louis Feraud Intern v Viewfinder Inc案[12]中,纽约法院认为外国法院判决中的惩罚性赔偿部分违法了其公共政策因而拒绝予以承认和执行,但执行了其他判决部分。事实上,相比其他国家,美国法院更为广泛地作出涉及高额惩罚性赔偿的判决。为了缓和美国与其他国家在涉及惩罚性赔偿承认和执行方面的矛盾,很多国家都对美国此类法院判决适用可分割制度,只拒绝承认和执行违反其国内公共政策的惩罚性赔偿部分。
  1.涉及惩罚性赔偿的判决在欧洲国家的承认和执行
  由是否承认和执行涉及惩罚性赔偿的美国法院判决而引发的争议在欧洲国家已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欧洲国家法院之间采取相异的处理方式,主要分为三种:第一种,涉及惩罚性赔偿的美国法院判决一律不予承认和执行;第二种,将美国法院判决中的惩罚性赔偿部分和补偿性赔偿部分相分割,只承认和执行补偿性赔偿部分;第三种,若惩罚性赔偿部分被认定未违反被请求国的公共政策则予以承认和执行,但是惩罚性赔偿金额远高于其本国法院在同类案件中的损害赔偿则拒绝承认和执行。就德国而言,德国法院对涉及惩罚性赔偿的判决并非绝对地拒绝承认和执行,而是采取了具体分析的方法。具体而言,如果外国法院判决中的惩罚性赔偿具有很强的惩罚性而非补偿性,承认与执行该部分内容将违反德国法的基本原则或公共秩序,那么拒绝执行该部分,但对判决中的其他内容并不当然拒绝执行;如果该判决的目的在于补偿,例如惩罚性赔偿可能是为了补偿受害人难以证明的非金钱损害或是不能归属于任一类损害的费用或支出,则予以承认和执行。德国法院在司法实践中最为通常的做法是,对涉及惩罚性赔偿的外国法院判决予以分割,拒绝承认和执行惩罚性赔偿部分[13]。
  德国联邦最高法院于1992年拒绝承认和执行美国加州法院作出的涉及惩罚性赔偿的判决。本案是关于一个14岁的未成年人在美国被性侵的案件。其中原告(受害者)是美国公民,而被告(侵害人)具有德国和美国双重国籍,并在美国监狱服完刑后回到德国。在原告随后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加利福尼亚州的高等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共750, 280美元,包含350, 280美元的损害补偿金(已花费的医疗费280美元,后续的精神医疗费100, 000美元,住房费50, 000美元以及精神损害赔偿费200, 000美元)和400, 000美元的惩罚性赔偿金。由于被告的财产均在德国境内,因此原告向德国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美国加州法院的该项判决。德国初审法院裁定承认和执行整个判决,包括惩罚性赔偿部分。然而,在受害人上诉后,德国上诉法院却对美国的该项法院判决内容作出了实质性的审查。上诉法院认为,美国加州法院判决中惩罚性赔偿且精神损害赔偿的金额均过高且违反了《德国民法典》第328条中的公共政策,但已花费的医药费、后续的精神医疗费和住房费用可以得到承认和执行。该上诉法院还特别指出,惩罚性赔偿属于私法范围内而不属于刑法。对于加重赔偿的因素,上诉法院注意到受害人在受到此次侵害后遭受了严重的精神损害,成为一个四处逃亡的人且因偷盗汽车被抓捕,因此根据德国法的规定可以得到30, 000至120, 000美元的抚慰金。上诉法院还认为,由于原判决中被告并未被判定支付原告的律师费用,因此惩罚性赔偿应包含判决支付原告的律师费用,且该律师费用根据德国法应为总赔偿金额的25%。因此,上诉法院裁定承认和执行已花费的医疗费、后续的精神医疗费、住房费、部分精神损害赔偿费(70, 000美元)以及占整个判决总额20%的律师费270, 260美元。
  然而,德国最高法院认为,尽管惩罚性赔偿可以作为一种私法救济方式,但同时也具备私人惩罚的目的;惩罚性赔偿的目的在于惩罚不法行为和防止再犯,因此承认和执行该部分判决将违反《德国民事诉讼程序法》第32条规定的公共政策;承认和执行该惩罚性赔偿部分还将导致受害人获得不正当的财富,而德国法只允许对受害人实际遭受的损失予以赔偿。最高法院还注意到,美国法院并未判决由被告承担原告的律师费用,尽管原告不得不将总赔偿额的40%用于支付律师费用。最高法院认为虽然惩罚性赔偿可能在功能上有支付原告律师费用的作用,但美国法院并没有在判决中明确这一点,因此武断地将惩罚性赔偿进行分割将会违反德国法中禁止对外国法院判决进行实质审查的规定[14]。另外,《德国民法典》第347条允许对受害人所遭受的痛苦和折磨予以赔偿以弥补其损失,但是其并不具有与加利福尼亚州法中惩罚性赔偿类似的惩罚不法行为和遏制再犯的功能。因此,德国最高法院裁定对加利福尼亚州的法院判决进行分割,不予承认和执行其中惩罚性赔偿部分。
  2.涉及惩罚性赔偿的判决在日本的承认和执行
  1982年日本法院在Northcon I v. Katayama案[15]中拒绝执行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院作出的涉及惩罚性赔偿的判决。本案为涉及加利福尼亚州森尼韦尔市和美国奥勒冈州波特兰市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合同纠纷。美国法院判决Northcon I 合伙企业胜诉,并判决被告Mansei Kgy公司和 Katayama 共同承担425, 251美元的损害赔偿金以及Mansei Kgy公司单独承担112, 500美元的惩罚性赔偿金。Northcon I请求日本法院承认和执行美国法院的判决,包括惩罚性赔偿部分[16]。
  Northcon I依据《日本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的规定向日本东京地区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该法院判决。东京地区法院注意到,原审法院发现被告在签署合同中存在预谋,因此依据加利福尼亚州法律作出惩罚性赔偿以遏制不法行为,具有相当于刑事处罚的性质。但是,东京地区法院法院认为,由于该惩罚性赔偿只关涉私人而不涉及国家,因此并不是真正的刑事处罚。该地区法院还重新考量了原审法院作出惩罚性赔偿的证据,认为这些证据在判定Mansei Kgy公司承担惩罚性赔偿判决上证明力较“弱”,裁定承认和执行112, 500美元的惩罚性赔偿金将给被告造成难以承受的负担,违反《日本民事诉讼法》第200条中的公共秩序或善良风俗,因此不予承认和执行。
  在上诉过程中,申请人主张,日本法下特定种类的损害赔偿,例如痛苦、折磨、加重性损害赔偿和抚慰金的功能基本等同于惩罚性赔偿,因为它们也用于补偿某些无法计算出具体数额的损失。而日本高等法院认为,尽管上述类型损害在日本法下都可以得到补偿,但均与原告所遭受的损失具有直接的联系,而惩罚性赔偿的目的是惩罚和遏制被申请人的不法行为。因此,日本民法中加重性损害赔偿和抚慰金并不与惩罚性赔偿相等同。另外,高等法院认为,日本侵权法下损害赔偿的目的在于补偿受害人,而对侵害人的惩罚则超出了民法范围。至少从《加利福尼亚州民事诉讼法》第3294条的规定来看,惩罚性赔偿的目的显然在于惩罚被申请人,并且加利福尼亚州的相关判例也证实了这一点。此外,惩罚性赔偿所具有的刑法性质并不因其出现在民事诉讼中而改变,且《日本民事诉讼法》第200条和《日本民事执行法》第24条只适用于民事诉讼而非刑事,因此也就排除了惩罚性赔偿判决。此外,东京地区法院重新审查原判决法院针对Mansei Kgy公司作出的惩罚性赔偿的证据,违反了《日本民事执行法》第24条中禁止法院对外国法院判决作出实质性审查,包括审查证据的证明力问题的规定。随后,日本最高法院于1997年7月11日作出与高等法院的类似裁决,并没有采纳地区法院的存在瑕疵的推理。最高法院认为,外国法院判决只有符合《日本民事诉讼法》第

  ······法宝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032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