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时代法学》
法律职业资格考试改革背景下的法律文书学教学改革
【英文标题】 On the Teaching Reformation of Legal Instrument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he Test Reformation of Legal Professional Qualification
【作者】 肖晗胡露【作者单位】 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律教育【中文关键词】 法律文书;教学;理念;思维;技能
【英文关键词】 legal instrument;teaching;ideas;thoughts;skills
【文章编码】 1672-769X(2016)06-0112-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6
【页码】 112
【摘要】

法律文书学作为一门以理论为指导、以实践为主体的操作性课程,其规范性与质量逐渐被法学教育所重视,但它存在的诸如不重视法律理念教育、不突出法律思维培养、不强化制作技能训练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我国法律文书学教学更快、更好的发展。因此,改革传统法律文书学教学模式以适应司法改革、法律职业改革的需要显得十分必要,确立制作技能、法律思维、法律理念作为法律文书学教学的三大支柱是改革的重要路径。

【英文摘要】

As an operational course, the legal instrument teaching is guided by thesis, and occupied the main position by practice. The normativity and quality are gradually being valued by legal education. But, do not attach importance to legal ideas teaching, not give prominence to legal thoughts training, not strengthen production skills training, which are the many problems of its existence. To a certain degree, these problems restrict the faster and better development of legal instrument teaching in China. Therefore, the reform of traditional pattern in legal instruments teaching in order to meet the needs of judicial and legal profession reform is very necessary. An important way to the reform of legal instruments teaching is to establish three mainstays, which are production skills, legal thoughts and legal idea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0325    
  
  《关于完善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制度的意见》在“改革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内容”部分明确提出:“考试内容增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着重考查宪法法律知识、法治思维和法治能力,以案例分析、法律方法检验考生在法律适用和事实认定等方面的法治实践水平。”由于参加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主干成分是法学专业的学生或毕业生,因此,法律知识的传授、法律思维的训练和法律技能的养成便是法学教育的根本所在。在我国传统的法学教育中,法律知识的传授被视为法学教育的生命线甚至被视为唯一的任务,即便是在法律职业改革带动法学教育改革的背景下,无论法学教育如何改革,法学课程体系如何变化,法律知识的传授都应当是法学教育的基础,或者说,法律技能、法律思维、法律理念是寓于法律知识的传授中获得或实现的,故笔者在此对其不加讨论。由于理念具有价值导向作用,法律理念(或法治理念)不仅对法律的“立、改、废”具有引领作用,也对司法、行政执法以及其他法律实践活动具有引领作用,这就决定了法学教育不应忽视法律理念的教育。基于此,我们认为,知识、技能、思维、理念应成为法学教育之并驾齐驱的四驾马车,而且这四者应贯穿在每门具体的法学课程教学之中,法律文书学亦不例外。
  法律文书是由司法机关或特定的机关、人员依法在处理相关法律事务时所发布或出具的具有法律效力或法律意义的诉讼或非诉讼文书的总称[1]。随着法制建设的深入推进及各项法律活动的深入发展,法律文书的应用十分广泛。法律文书学承担着研究和传承法律文书知识和制作技能的使命,作为一门实践性、技能性极强的法学学科在法学教育领域中的地位逐步得以确立,如今,它已成为高校法学专业普遍开设的一门课程,作为一个新兴的研究领域它也取得了不俗的研究成果。法律文书学教学将法律与写作相结合,集法律与写作之基础理论知识的讲授与法律理念的传输、法律思维的培养、制作技能的训练于一体,在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树立依法办事观念和公平公正理念、培养逻辑严密的法律思维能力、形成严谨求实的工作态度和工作责任心等方面有着重要作用。但如何通过教学传授法律文书知识乃至于追求更高的价值目标,不同的教学模式有着不同的效果。以往只讲文书格式的教学或只讲文书格式+制作技能的教学模式使得该课程的教与学变得索然无味,同时降低了该课程的目标价值。这样,配合法律职业资格改革及该资格考试的改革,法律文书学的教学改革也势必进行。
  一、只讲文书格式的教学弊端
  法律文书是程式化文书,它的制作程序和格式须符合特定的要求。用格式来规范法律文书,意味着制作者一旦套用格式,就要受到格式的约束(或者说,格式就是法律文书制作者应遵守的写作规范),应当理性制作而不是“创作”法律文书。格式作为法律文书的外在形式,一般由首部、正文、尾部构成,语言文字也有许多是固定不变的。换言之,法律文书往往具有“千案一面”性,制作者自由发挥的空间没有文学作品或其他应用文那么广阔。制作者只有严格遵循格式和用语的要求,法律文书的严肃性、规范性、权威性才能得以充分展现。相较其他应用文,法律文书有更高的格式要求和用语规范。为避免各地自行其是,贯彻文书格式规范化、统一化原则,我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等以司法解释或部门规章的形式对各自领域的法律文书格式作了明确的规范,如最高检察院2012年印发的《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法律文书格式样本(2012)》,公安部2012年修订并颁布的《公安机关刑事法律文书式样(2012年版)》等。不同文种的法律文书适用不同的文本格式,相同文种的法律文书在格式上统一化。这种文书格式规范化的模式往往可以反映和保障法律活动的程序正当性,也可以体现和保障裁处实体问题的公正性。或许正是因为法律文书格式具有如此重要的功能和价值,也就引起了某些法律文书学教学者的高度乃至极端重视,课堂上非格式不讲,甚少涉及其他内容,一个学期下来讲了数十种乃至上百种文书格式。但是,实际教学中存在的这些过度推崇格式的现象,甚至唯文书格式一元论现象,必然导致该课程教学内容的严重失衡,其弊端是显而易见的:
  第一,格式呆板而不能变化,“千案一面”而欠缺个性,其本身就缺乏生动性、形象性,难以引人入胜。如果再加上教师教学平铺直述,语言干瘪,缺乏艺术性,则这种只讲文书格式的教学模式无疑会把学生推入梦乡,学生对此课程的学习兴趣也无疑会丧失殆尽。而学生一旦对学习客体失去兴趣,其求知欲望和学习自觉性也就如花朵凋零。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第二,只讲文书格式的教学,没有看到格式规定的不尽科学、完善之处,不利于向学生传授正确的学科知识。在我国,并非所有关于法律文书格式的规定都是科学合理的,有悖司法公正原则的文书格式仍然存在。例如,“民事调解书”的格式规定正文部分只需写明“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事实”及“协议内容”(即调解结果),不必写明调解的过程和达成协议的理由;在“确认协议”处写上一句:“上述协议,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这样的格式规定和固定不变的用语是不是显得过于苍白无力、底气不足[2]?再如,在法院的裁判文书格式中,不乏“以上事实,有……为证,足以认定”的表述,如此不经过证据的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论证就简单地予以确认或采信证据的格式规定难道没有违反司法的基本原则?可见,只讲文书格式的教学是不符合教学规律的,教师盲目教,学生学到的不是真理,而只是在真理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第三,只讲文书格式的教学,没有看到学生的学习主体地位,不利于学生主观能动性的发挥。有些法律文书课程教授者认为:法律文书内容简单,无理论深度,只需将格式介绍给学生,能让学生照搬照套应付测验、通过司法考试就可以了。这种思想既有悖教师传道授业解惑的本职工作,又没有看到学生在教育过程中的主体地位。不可否认,各类法律文书在格式的基本要素上确有相通之处,但是具体到每一文种,格式要求各有不同。例如,通缉令的格式规范中只需简单叙述案情,不写涉及案件性质的重要情节,更不写证据;提请批准逮捕书需写出犯罪嫌疑人数罪中的一罪,或者一罪里数次行为中的一次行为,在证据方面要求有证据即可;而在起诉意见书格式规范中,要求写明犯罪的全部事实,还要有针对性地列举基本的、关键的证据;而刑事判决书的格式规范中,不仅要层次分明地写明争点事实和法院经审理查明而认定的事实,而且要求较为详细地写明证明犯罪事实的证据,还要对控辩双方的主张和意见予以回应。可见,教师在课堂上简单地堆砌格式而不阐明不同文种的格式规范、所蕴涵的法理甚至法律理念是行不通的,一味地照本宣科只会让学生陷入“一看就会,一提笔就错”的误区中。
  综上,法律文书学作为一门边缘性、交叉性学科,在知识体系上有很强的综合性,倘若教师只教导学生机械记忆格式,不讲解格式背后的法情、法理,不引导学生思考格式与司法改革的衔接问题,被动地灌输理论、知识而不依靠学生的主观能动性优势进行综合能力的训练,是无法培养出法治建设所亟需的专业人才的。
  二、文书格式+制作技能模式的教学弊端
  随着只讲文书格式的教学弊端日益显现,主张法律文书学教学改革的声音越来越大,改革者们提出要在注重文书格式之外加强对学生文书制作能力的培养,于是,法律文书学逐渐把“文书格式+制作技能”作为教学的重点。法律文书学并非一门简单的法学学科,它以多学科知识的融合和综合能力的运用为培养目标,如法律知识、语言知识、社会学知识的融合,法律应用能力、写作能力、沟通交流能力的运用;它以法律为中心,更注重面向实践、服务实践,具有极强的实践性和应用性,也因此对文书的制作技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了应付各类考试,要求学生机械地记忆文书格式的教学不可取;为了应对人才培养目标改革,功利性讲解一些技巧,片面性讲授一些制作技能,不言明或言不明其所以然的教学自然也不可取。究其原因在于:
  第一,文书格式+制作技能的教学,忽视现有课程设置的现状,难以实现预设的培养目标和教学目标。在高等政法院校和综合性大学法律院(系)的法学专业课程设置中,法律文书课一般被安排在大三上学期或大三下学期,而在这个时间段,正是学生备战司法考试或着手准备考研的时候,与通过资格考试或升学的重要性相比,一门普通专业课的学习自然会被搁置一旁,大部分学生都不会认真对待法律文书学这门课程。除了课程教学在时间安排上的不尽科学,课时量的限制使得教师在训练学生的技能时只能依葫芦画瓢,只能简单地以“叙事是否清楚、要素是否齐全、标点符号是否正确”来衡量学生是否掌握了制作技能,让学生形成了只要掌握法律文书的格式、写法,就能写出一篇合格的法律文书的错误认识。忽视现有课程设置的现状,片面地强化格式+写作技能的训练而忽视针对证据、事实和法律适用进行说理的技能考察,此种教学方式是难以实现法律文书学的培养目标和教师预设的教学目标的。虽然在法律文书学教学实践中,教师不断尝试在授课中以案例为依托进行文书制作技能的训练,但教师对案例的分析往往变成了学生对案件曲折情节的探讨,学生对公安机关怎样侦破案件、检察官怎么起诉、法官怎么断案的兴趣多过了文书制作技能的学习,这也使得教师预设的教学目标没有落到实处。
  第二,文书格式+制作技能的教学,忽视法律理念、法律思维的培养,难以有效提高学生的综合能力和综合素质。素质教育观要求教师应从知识的传授者转变为学生学习的引导者和发展的促进者,要注重培养学生发现和探索现实世界的能力,不能为了教而教,而应是为了学生更好地学而教。遵循文书格式+制作技能模式的教学者仍是以“教书匠”的身份而不是“实践者”的姿态从事教育工作,忽视在法律文书学教学过程中向学生传递依法办事的观念和追求公平公正、效率效益等价值理念,也没有注重运用启发式教育引导学生找问题、思考问题以提高法律思维能力,这种教学模式实难培养出能用法律的概念、规范、原则和精神解决法律事务的合格法律人。初学法律文书写作者大多是迷茫的:他们懂得语文,却不懂法律文书的写作技巧;他们不缺范本,却缺乏法律理念和法律思维方法;他们学过法律,但很难将规则和事实融入论证[3]。因此,法律文书学授课的重点不是告诉学生格式是怎样规定的,而是要让学生理解格式为什么那样规定;不单是训练学生的写作技能,而是让学生形成深入的法律理念和辩证的法律思维,如此才能有效提高学生的综合能力和素质。
  三、法律文书学教学需要确立更高的价值目标
  我国目前的法律人才培养模式更为看重学生法律基础知识的积累。在高校法律文书学的讲授上也普遍趋向程式化,但法律活动和法律素材是动态的,其丰富性与复杂性决定了法律文书学的教学应融合法律知识、实践经验和伦理道德等多种人文因素于一体,程式化的教学是无法适应社会发展需要的。与我国的教学模式不同,国外在该门学科的教学上注重启发式教育,强调学生综合能力的培养,如在大陆法系的法学教育中,其将法律文书教学作为培养职业法律人的重要步骤,通过大量的训练和实践强化学生的写作技能;英美法系的法学院就更为重视法律文书的教学了,在教学过程中非常强调对学生进行法律思维训练,教师在向学生展示法律文书写作技巧的同时,还会通过大量的练习和讨论以引导学生总结概括出文书制作的语言特点与章法结构,并不断强化和提高学生的实际应用能力,进而促成法科学生“像律师一样思维”。自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司法改革的步伐更加迅速和深入,对裁判文书的改革亦加速进行,例如《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规定:“增强法律文书说理性,推动公开法院生效裁判文书”;2012年修订的民事诉讼法152条、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032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